發雜中文目錄

農家小娘子172章 謠言起(三)

時間:2022-06-16作者:青崗

“你不喜歡啊?那好啊,我也不喜歡!”羅永忠笑米米,疾步走到她身邊,“既然不喜歡,幹脆不答應就是了!”

徐堇依白了羅永忠一眼,這孩子總是這麽天真,還以為全世界都圍著他一個小祖宗轉呢!

“哎,你那是什麽眼神?”羅永忠被徐堇依鄙視了一眼,心裏十分不痛快,“本來就是嘛,那個熊娃子,長得那麽難看,生的又跟山裏真正的熊瞎子一樣,還不如不喜歡呢!”

“嗬嗬······”徐堇依倒是沒覺得熊燁琰哪裏生的醜了,他是長得很強壯好不好,哪裏醜了,這些人真是一點審美都沒有!

“笑什麽笑?小爺說話,你笑什麽?”羅永忠氣極了,一張臉被氣得通紅,手舞足蹈的說道:“難道那個熊娃子長得好看?我說徐堇依,你該不會傻了吧?你可是我心裏最最佩服的人,要是你不想嫁,沒人逼得了你!”

羅永忠說了這麽多,真正說到點上的,也隻有這句!是的,他說的沒錯,要是她徐堇依不答應的話,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大概不會管用!可是在這個時代,她和熊燁琰的風言風語已經傳遍了整個山塘村,難不成她徐堇依今後都不在山塘村生活了?可是,要是她真的不想,確實可以想辦法解決,可是自己遲早是要嫁人的,雖說她現在對熊燁琰沒什麽感情,可好過其他一點也不相熟的人不是?再說了,這件事也有仇氏咋愛裏麵穿插著,讓徐堇依十分難做!

巡視了一遍拍賣行,徐堇依專門和羅永忠一起商量了一下,“我上次交代你的都辦好了?”

羅永忠早在幾個月前就決定把自己的私房錢拿出來,和徐堇依一起準備大幹一場!或許是年輕人獨有的張狂和自信,羅永忠對拍賣行投入了十二萬分的心血,因為隔得比較遠,一般都是徐堇依把計劃告訴他,然後由羅永忠在心裏操作。

“恩,都按你說的準備得差不多了!”說到正事,羅永忠很快收起自己剛剛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一本正經的回答道:“解說員我尋了荊南縣最最有名的說書人,還有安全方麵,我去縣裏,請了幾個兄弟回來,保證事情萬無一失!隻是,你說的稀罕物真的有那麽多?宣傳單我已經叫人發出去了,想改都來不及了,你可不要半路掉鏈子啊!”

羅永忠哭著臉,要是徐堇依半路掉鏈子的話,他們上萬的銀子就這樣打水漂了!雖說他自己隻有不到一千兩銀子,可那是他千辛萬苦賺來的,意義不一樣!

“不,解說員去找一個美女,最好是那種特別妖嬈的美女,先把她帶到茶樓那些地方,好好聽聽人家是怎麽說書的!然後,還要教她一些必要的詩詞歌賦,最好是什麽都會,眼神要媚,身材要好!還有········”

“等等!”羅永忠聽得眼珠子都快從眼眶中掉出來了,誰能告訴他,徐堇依這是在找解說員嗎?這明明就是在找花樓裏的花魁娘子好不好?而且還是最好的那種,長袖善舞,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這樣的女人,怕隻有天上才有吧!“你確定?”狠狠的咽了幾口唾沫,這樣的女人,怕是將荊南縣都翻遍了,怕也找不到!

徐堇依點點頭,不管是哪個時代,都免不了俗,男人嘛,最喜歡的看自然是美女。之所以這麽選人,徐堇依是深思熟慮過的,特別是在這個時代,基本上都是男人在外麵跑,所以,這個人選最好還是女人,而且是美女比較好。

“不要問那麽多,你知道的,我不喜歡解釋,到時候你自己看效果就是了!這一次,一定大張旗鼓的告訴那些遊商,最好是多多吸引幾批遊商過來,告訴他們,我這裏要拍賣豆豉的坊子,還有其他稀罕玩意!”

羅永忠本來心裏還有一點忐忑的,聽到徐堇依這話,頓時所有的擔憂都被一股自信給淹沒了,頓時氣焰高漲,一拍大腿,“你放心,這事我親自去辦!”

“恩,別忘了找一個外表妖嬈嫵媚,內裏包含乾坤的女人,你也親自去辦吧!我想了想,這樣的女人,最好還是去花街柳巷那些地方,那才是專門*女人的地方,我們把她贖回來,花不了多少時間。其他事情你也跟進,依我的計劃,拍賣行最遲在過年前後就要開始營業了!”

羅永忠本來高漲的氣勢被 徐堇依那一句“花街柳巷”給嚇得跑氣了,頓時整個人都蔫了!苦巴巴的望著徐堇依,艱難的說道:“那種地方·····你叔叔都不準我去,我怎麽去挑?”說完,本來就不黑的臉刺此刻更是湧上兩團可疑的紅暈,不敢抬頭去看徐堇依。

徐堇依沒想到羅永忠還這麽純情,看他的樣子那麽羞澀,怎麽看都都有種想吐的感覺!禁不住狠狠的抖了一下,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說道:“少跟我說這些,難不成還要我去?你哥大男子漢,要不要這麽純情,搞得我罪惡得不得了!”

羅永忠被說的更加不好意思了,低垂著頭,不敢去看徐堇依,徐堇依無語望天,好吧,都是她的罪過,好端端的一個純情小男生硬是被自己給帶歪了!萬一要是給羅猴子知道了,怕是扒她一層皮都不解恨!

“好了,好了!”徐堇依真的受不了這麽純情的羅永忠,狠狠的被惡心了一把之後,便給他出主意,“這樣吧,要是你怕被你老爹知道,幹脆你就派人去。你下麵養了這麽多人,不給你跑腿難不成還要把他們供到香火上去不可?還有啊,你年紀小,可千萬不要自己一個人進那種地方,雖然我不反對你找幾個紅顏知己,但是煙花之地那種地方,萬一沾上了什麽病回來·······”

“徐堇依!”羅永忠氣鼓鼓的瞪著徐堇依,這個死丫頭,她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你還是不是一個女孩子?煙花之地、花街柳巷那種名詞是你能說的嗎?要是傳了出去,你的名聲還要不要?”

徐堇依愣了一下,沒想到羅永忠生氣的願意居然是她不把自己當一回事,連忙擺手,幹笑著說道:“我這不是在你麵前說嗎?不要緊的,但是,我說的你一定要放在心上!你放心吧,這項我會親自檢查的,開業前幾天我就會來縣裏,不管是重修屋子還是其他方麵,我都會一一檢查!這是我們打響名聲的第一步,也關係著將來我們拍賣行的發展,我會繼續把計劃改善,爭取更完美。對了,你也不要閑著,你是接觸最多的,有什麽需要改的,跟我說一聲,我們兩個好好討論一下!”

羅永忠點點頭,“對了,你以後還是不要給我寫信了,叫人給我傳信吧!實在不行,你叫你爹給我寫好嗎?”最後一句話,羅永忠幾乎是用哀求的眼神望著徐堇依。

天神啊,千萬保重徐堇依手不好,不能寫信,不然,他這雙眼睛怕是就要交代給她了!

李大夫和一般的莊稼人不一樣,因為職業的需要,李大夫寫的一手好行書,徐堇依在家也沒閑著,終於找到了能夠叫她寫字認字的人,所以,徐堇依用自己才練習了幾個月的書法給羅永忠寫計劃。徐堇依雖然前世是才女一枚,無奈到了這裏,什麽都要重新學,好在李大夫是自家人,不然就是徐堇依那雙手都要被打腫!

“為什麽?”徐堇依不理解,她腦子裏的計劃,當然隻能由自己寫才行,跟李大夫說?搖搖頭,算了算了,李大夫和仇氏兩人都不知道徐堇依準備幹什麽,兩人還被蒙在鼓裏,要是讓李大夫知道了,說不準家裏又有一場風暴了。

“你寫的字太難猜了!”無奈之下,羅永忠終於說出了原因,“你不知道,每一次你拿來信,我總是要話費很多時間去猜裏麵到底寫了什麽,雷都快累死了,這一次你又給我這麽多任務,要是再用你的字折磨我,還不如我死了算了!”

徐堇依小臉一僵,惡狠狠地瞪了羅永忠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是嫌棄我寫的字?”

羅永忠訕訕的笑笑,眼睛不敢去看徐堇依,隻好東躲躲西閃閃,嘴巴張張合合,最後憋出了兩個字:“·········不是!”

騙鬼去吧!哼,其實她已經很不錯了,畢竟才學幾個月,而且,李大夫都誇她了,說她天分好,一般一個隻要一遍就能記住,憑什麽羅永忠還要嫌棄她?

兩人又繼續說了半天,最後羅永忠苦著臉走了,徐堇依則繼續在縣裏晃悠著!出了她買下的鋪子一條街,行人漸漸多了,各種賣東西的聲音此起彼伏,徐堇依饒有興趣的走在停停,這段時間來,她覺得自己都快撐不住了,仇氏天天在家跟她講出嫁以後,要怎麽樣侍候丈夫,要怎麽樣侍候公公,怎麽樣操持家務,怎麽樣·····總之,仇氏是不會讓徐堇依閑著的!

街上的小攤子很多,特別是在城西這一邊,東西很便宜,很多婦人自己在家做了很多小玩意拿出來賺點錢貼補家用,所以這裏的東西很多都很實用。走了這麽久,徐堇依終於看到了一個賣各種小孩子穿的虎頭帽、虎頭鞋和一些小衣裳,覺得十分有趣,想到家裏的南瓜,再聯想他身上穿著這些好看的小衣服,腳步就像生了根似的,怎麽也走不動了!

拿起一個黃色的小虎頭帽,腦門處用青色的絲線繡了一個可愛的“王”字,布料不是很好,但是也不紮手,是棉的!用的絲線也不是很好,但勝在搭配的好,很可愛,拿在手上依依不舍!

“老板娘,這個怎麽賣的?”徐堇依眼睛從帽子上移都移不開,“還有沒有其他顏色啊?”

“小姑娘眼光真好!這個是我攤子上最好的一個,沒有了,這是最後一個了!”婦人一張嘴巴十分甜,“你可別看我這布料,是棉的,很適合小孩子,那些精貴精貴的布料,還不一定適合小孩子呢!”

徐堇依點點頭!這個倒是實話,“那這個怎麽賣的?”手伸進荷包,想要掏銀子,誰知道正拿在手裏的帽子一下子就被人搶走了,隨即,就聽到一道高傲的聲音從她身後傳來,“老板娘,這個多少錢,我們要了!”

徐堇依不著痕跡的蹙了蹙眉頭,回頭一看,眼前是一個年紀大約十六七歲的姑娘,身上穿著一身碧綠色黃色小碎花緞子小襖,裏麵穿了一件斜襟暗紅色暗紋的衣裳,下身套著一條淡綠色素色長裙,嫋嫋娜娜,配上那張頗有些姿色的臉蛋,倒也算得上一枚美女!特別是那一雙微微上揚的狐狸眼,見識嫵媚極了,一動一眸之間,媚光流轉,很是惹眼。

“哎呀,好一個精致的小娘子。”老板娘一聽就是個慣會做生意的,一開口就誇這個女子,“不是我自己誇,我的做工在整條街上都是難尋的,難得兩位貴客都看上了這一頂帽子,不過這位姑娘,是這個姑娘先看上的!要不這樣吧,你再等等,我回家給你拿一個!”

“我呸,你是個什麽東西,居然要本姑娘等你?”這位女子十分態度十分囂張,“我能看上你們家東西,那是你的福氣!你知不知道我是給誰買東西的?哼,單憑她一個土包子也配和我爭帽子?”

老板娘滿頭大汗,沒想到一頂帽子居然惹來了兩個不好惹的人,她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點辦法也沒有。徐堇依冷冷的看著她,老板娘一時不知道該怎麽辦,搓著手,緊張而又帶著哀求的眼神看著她!徐堇依不禁冷笑,難道她長得就是一副委屈樣?要不然這個老板娘怎麽就覺得她應該放棄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