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農家小娘子102章 離開

時間:2022-06-16作者:青崗

李襄璽承認自己膽小,他不敢問出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必須去哪裏,依依,不僅是為了我···········”

後麵的話李襄璽再也沒有說出來,徐堇依猜測不到,隻當是李襄璽在家裏還有什麽牽掛!看來接李襄璽的人,就知道李襄璽家不簡單,“襄璽哥哥,你們家事大戶人家麽?”不等李襄璽回答,徐堇依一個人喃喃說道:“大戶人家最是齷蹉,什麽都有,襄璽哥哥,我看他們都不是個好相處的,你萬事小心!”

李襄璽眼眶漸漸紅了,但是男人的氣概卻讓他始終沒有掉眼淚,這些東西他早就知道了,那樣的家,那樣的家人,要不是上天垂憐,如今哪裏還有他李襄璽?可是這話出自一個十二歲的小丫頭,不管這話她是從哪裏知道的,聽在他心裏,就如同一塊石頭落進了平靜的湖麵,蕩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漣漪。

“你········放心吧,我會的········”

除了讓她安心,李襄璽不知道這會兒自己改說些什麽,或者說,此刻他已經隱隱有些後悔了,要不是開了那間作坊,要不是因為這樣,自己其實可以一直陪著她,等著她長大的吧?

“恩!”徐堇依點點頭,“襄璽哥哥,你等一下!”

徐堇依說完轉身就跑了,很快,她就從屋子裏拿出一個小包袱,隨即又聽到屋裏仇氏嘀咕的聲音:“依依,這孩子,都十二歲了,怎麽還像個小孩子似的?娘教過你什麽?”

徐堇依沒有理會仇氏,迅速把東西塞到李襄璽懷裏,仰著頭說道:“襄璽哥哥,這裏麵有我最新做出來的吃食,保證獨一無二,天下無雙!”

李襄璽緊緊抱著這個小包袱,他可以感覺得到,這裏麵是兩隻小小的壇子,跟酒瓶子差不多大,有點重,不知道裝的是什麽。

“謝謝!”李襄璽把包袱係在馬匹上,對一個跨步,上了馬,大聲對屋裏說道:“師父,感謝你養了我兩年,感謝你教會我很多道理,我就要走了,師父,再見!”

說罷,狠狠一夾馬肚子,馬兒吃疼,離箭般射了出去!那幾個小廝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小跑著跟了出去。

“這麽快?”

“跑什麽跑?讓他火急火燎的回去,我看他回去能進門不?”

“還以為自己是個什麽東西?不就是一個死了娘的下作東西嗎?”

“就是,哎喲,累死我了!”

“···············”

他們的聲音在風中飄散著,若隱若現,徐堇依聽得分明,可是這會兒李襄璽都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隻有風聲還在她耳邊奏樂!

現在沒辦法了,隻能祈求上天,不要讓他遭那麽多罪!

進了屋,仇氏就伸頭看了看徐堇依身後,“襄璽怎麽就走了?這孩子,飯還沒吃完呢?對了,你問過他了麽,什麽時候回來?”

徐堇依搖搖頭,她沒問,但是,應該不會回來了!

“他··············”李大夫看著門口,聲音有些落寞,養了那孩子兩年,如今一下子走了,他真的很不習慣!可是這又怎麽辦?那是他的家人,難道他能攔著他不讓他走麽?“好男兒誌在四方,他該去尋找他的天空了!”良久,李大夫才緩緩說出這句。

徐堇依偏過頭,問道:“可是李叔,萬一小雄鷹還沒來得及展開翅膀就被折斷了怎麽辦?”

“什麽雄鷹不雄鷹的?”仇氏白了女兒一眼,這丫頭如今愈發不懂事了,桌上這麽多長輩,說話也不看看場合,“這個娃子最厲害,幹你什麽事?”

別人或許聽不懂,但是李大夫肯定聽懂了,隻見他詫異的回過頭,盯著徐堇依,眼中盡是驚訝!這麽小的年紀,居然就看懂了世間的人情世故,是幸還是不幸?

徐堇依沒有回答仇氏的話,而是低著頭扒飯,她現在什麽都吃不下,而另一邊的仇氏吧啦吧啦的說個沒完,她和熊燁琰說著說著,居然說到了徐堇依過生日那會兒。

“依依這孩子就是有時候說話太直爽,但是這菜啊,做的真不錯,上次她生辰,非要自己弄一個什麽雞蛋羹,真的好吃極了!娃子,你呀就在我們家多呆一天,我明天讓她給你做!”

按照他們山塘村的習俗,過生日的時候,要煮熟一個雞蛋,從頭一直滾下來,幾歲就滾幾次,寓意是把黴運全部過渡到雞蛋上,然後吃掉,這樣一來,在接下來的一年裏,孩子就可以健康平安的長大。

但是那天因為很忙,家裏請了人幫忙插秧,仇氏隻是匆匆忙忙的給徐堇依一個雞蛋,就出門去了。

晚上送走了大家夥,仇氏才想起來,大半夜的要給徐堇依親自做好吃的,徐堇依舍不得從仇氏這麽忙碌,便說自己做了一個雞蛋羹,就不讓仇氏忙活了!那天晚上,母女兩一人一勺子把雞蛋羹吃完,仇氏直誇徐堇依又做菜的天分,這雞蛋羹做的好吃極了。

“嬸嬸,不用麻煩了!”熊燁琰這些天一直早上下山,等下午收工了就回去,仇氏一直覺得熊燁琰這樣太麻煩了,但是礙於家裏沒有屋子,沒辦法,隻好厚著臉皮讓這個孩子回去。想到這裏,仇氏這才想起徐堇依的話來,要是早點建一間屋子的話·········

“恩!”又是一個字,徐堇依聽完,不禁瞥了一眼熊燁琰,這個臭小孩,說話總是這麽悶,無聊死了!

徐堇依站起身來,跟大家說了一聲,就出門去了。

他們家後院裏,一條大黑牛正悠閑自得的站在那裏,嘴裏嚼著一些嫩草,這些都是徐堇依前去地裏拔回來的。

“嬸嬸,我還有事!”熊燁琰猛地站起來,向長沙和仇大福告了辭,轉身就出門去了。留下長沙和仇大福、李大夫三人麵麵相覷,半響,長沙才緩緩吐出一句:“這孩子脾氣可···············”

可怎麽樣長沙沒有說出來,但是大家都知道,熊燁琰性子又直又楞,也沒多在意,仇大福安慰仇氏,“好了,孩子還小呢,說這些做什麽?”

“還小?”仇氏反問道:“我記得···········娃子今年也十八歲了吧?都是大人了,幾年及冠吧?”

“你還別說,這一提醒,好像還真是的!”李大夫收斂起眼中的情緒,腦中不由得回憶起十多年前,那時候自己都還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呢,熊大錘子家世代都住在山上,打獵為生,但是那一年,熊大錘子真的好運氣,撿了一個漂亮美麗的娘子,這十裏八村的誰不羨慕?那時候他還調皮的爬了很高的山上去看過,第一次初見,他就不由得喊了一聲“仙女兒!”

隻是,熊燁琰生下來沒一年,熊大錘子那個如同仙女一般的娘子就不見了,這麽些年過去了,他除了上山采藥見到過幾次,幾乎沒怎麽見麵!

“是啊!娃子是個好的,就是他們家··················”仇氏半截話被自己生生吞了下去。因為熊大錘子他們家世代打獵,又長期住在山裏,哪家的老子願意自家的閨女吃苦?再加上他們家熊燁琰的長相··········太彪悍了!要不是熟識的人,隻怕是第一次非要以為這是見到強盜了!

“············”李大夫沒有說話,隻端起酒杯,和仇大福喝了一杯酒!

徐堇依再後院呆了一會兒,很無聊,一想到這幾天騎牛的樂趣,她就忍不住膽子大了起來。徑直取下牛繩子,自己牽著牛走了出去。

熊燁琰一出門就直接朝上山的那條小道跑去,速度之快,一般人比不過!而在他走後不久,徐堇依牽著牛從另一條小路上出來,不住的念叨:“黑牛,你停下一下不行麽?怎麽會不聽話呢?熊娃子那個黑炭的話你就聽,我的你就不聽?氣死我了,我,我···········”

徐堇依就想不通了,這條牛在熊燁琰手裏乖得不得了,叫停下就停下,叫抬腳就抬腳,說什麽就什麽,為什麽輪到自己,它就偏偏和自己作對呢?

猶豫了好幾次,徐堇依還是疾步走到牛身邊,想要一下載衝上去,但是,努力了好幾次,最終還差點摔倒在牛肚子下麵,嚇得再也不敢這麽做了。

這一天,徐堇依是神情懨懨的回家的,特別是看到李大夫把牛牽走的那一刻,眼神怎麽看都不對勁。仇氏還以為徐堇依是舍不得,便笑著跟她說道:“要不依依,我們自己去賣一頭牛去?”

本來這事仇氏興起的話,誰知道聽了,高興地不得了,立馬就將剛剛沒有騎上牛的不悅甩開了,拍手說道:“正好正好,娘,我也是這麽想的,我還想買匹馬呢,對了,還有房子·············”仇氏無奈的搖搖頭,這丫頭就是風一陣雨一陣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