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魏晉幹飯人第217章 天才

時間:2022-06-27作者:鬱雨竹

趙含章也坦誠,直接指向汲淵。

汲淵對上趙銘的目光,微微一笑道:“當年夏侯仁進京選官進兵部,在職方司任職,因與賈氏交惡,憤然辭官。郎主追出京城,特托他為大晉畫輿圖,他以如今收存輿圖多有不準為由拒絕,但之後郎主一直寫信托付,他便開始借著遊曆之便四處校準作畫。”

職方司是兵部專門掌管地圖的部門,還負責匯總地方上傳的地圖測繪,要論誰對大晉的疆土地域最了解,那除了一些特別留意的大佬外,那就是職方司了,因為他們就是幹這個的。

能被趙長輿所托就已經表明夏侯仁在這方麵頗有能力。

“前些年他和郎主還有書信往來,偶爾提及他已畫了不少州郡的圖,可惜後來賈後弄權,京城混亂,他和郎主便斷了書信,”汲淵道:“這次在這兒看見他,我這才想起。”

趙銘沉思,“就不知道這畫稿他是打算上交朝廷,還是留給夏侯家呢?”

汲淵沉吟片刻後道:“當年郎主許諾他,他隻要畫出校準的輿圖,他便代他進獻給陛下。”

從夏侯仁的手稿來看,他連河流淤堵情況也都標注在上,這樣詳細的一張輿圖,進上後,夏侯仁可封爵矣。

不過誰也沒想到局勢會變化這麽大,之後不僅賈後死了,現在皇帝也死了,換了個新皇帝吧,趙長輿也死了。

汲淵道:“他願意將此心血輸給女郎,固然是因為琉璃作坊價值高,但未必沒有郎主之故。”

趙銘心中一動,“若能再得他其他的文稿……”

趙含章衝他豎大拇指,“伯父好誌向,我也是這麽想的,所以我們得和他搞好關係,若能將他留在塢堡長住就更好了。”

趙銘:“……你就不怕他發現你在西平縣的那些貓膩?”

從他畫的地圖來看,夏侯仁可不是個粗心的人。

趙含章滿心的熱情被冷水一澆,雖然她自信她可以瞞住,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現在還那麽弱小,那麽無助,還是不要輕易在大中正和何刺史麵前露臉了。

趙銘放下畫稿道:“盡快抄,把人送走。”

現在趙氏和趙含章已經綁在了一起,她出事,那就是趙氏出事,他決不允許有人危害到趙氏。

趙含章乖乖的應下,“可這文稿如此的多……”

趙銘道:“我讓族中子弟過來幫你。”

趙含章立即謝過,笑眯眯的把趙銘送出門,由他出麵,可比她去請方便多了。

果然,趙銘一發話,趙寬等人就得乖乖上門。

被選上來的都是書畫不錯的,連十一叔公都跑來看,看到如此詳盡的畫稿,他不由摸著胡子讚道:“夏侯子泰不愧是名士,畫得好啊,這上麵的測繪比例算過了嗎,可有問題?”

趙含章:“沒有,他很注意,所用的測繪比例都是一樣的。”

所以這也方便了他們匯總。

十一叔祖看著西平縣的地圖,連連讚道:“妙啊,妙啊。”

趙含章看著心中一動,湊上前去,“十一叔祖,這圖都是分開的,比如我們西平縣的圖,他就分了兩部分,完全是走到哪兒就畫到哪兒,有些還在原圖上做修改,學識一般的人都分不出哪兒是對的,哪兒是錯的。”

“但這手稿都是贏來的,我們已經占了便宜,總不好再去請夏侯叔父幫忙,而我們族裏,能有能力將此圖匯總畫下來的,也就十一叔祖了,”趙含章眼巴巴的看著趙琛,“十一叔祖,您要不幫幫我唄。”

趙琛差點兒把胡子給揪下來,他一臉嚴肅的道:“休得胡說,你銘伯父和程叔父都擅畫,不都比我強?”

話是這麽說,但嘴角翹得不那麽明顯就好了。

不等趙含章繼續勸說,他已經自顧應下,“不過他們都忙,估計沒空,這圖關係重大,我便來幫你一把吧。”

趙含章立即道:“我這就讓人單獨收拾出一個院子來,以後十一叔祖和兄弟們就在院子裏畫圖,有什麽缺的隻管找我,我給你們找。”

傅庭涵見她三兩句就忽悠了一個長輩過來幹白工,不由微微搖頭,跟著一起去了新院子。

趙琛等人忙了一上午,但也隻是開了一個頭,才把畫稿按照順序方位整理好。

圖紙擺了半間屋子,大家圍著沉思,“十一叔祖,從哪裏下筆?”

趙琛還在思考,傅庭涵一直指了一處道:“從這裏。”

大家看去,發現是管城,不由驚訝。

趙琛卻是略一沉思便拍掌道:“妙啊,從那裏有一條官道和河流直通洛陽,豫州也從那裏開始,可惜沒有洛陽的圖。”

洛陽屬於司州,而且洛陽的輿圖也不是隨便畫,夏侯仁就是畫了也不可能交給趙含章。

傅庭涵一點一點的看過地上的圖,見他們還在糾結怎麽下筆,便道:“我來開始吧,我把輪廓畫出來,後麵你們來填充。”

傅安立即把今天一早趙含章找出來的絹布攤開,鋪滿了地板。

趙琛想要攔住,傅庭涵已經沾墨落筆,他頓時忍耐了下來,生怕打攪到他,反而畫壞了。

這麽大一張專門製圖的絹布可不便宜。

趙琛覺得傅庭涵太衝動了,怎麽也要先打一下草稿再開始吧?

但看著,看著,趙琛眼中閃過異色,趙寬幾個也圍了上來,看著傅庭涵拿著尺子一點一點的從管城開始往下繪製,不看原圖,竟然分毫不差的標注出村鎮,道路與道路之間的測繪數據也一模一樣。

趙寬等人都震驚的看向傅庭涵,這是什麽腦子啊,都不用比對的嗎?

趙琛也震驚,等他將開頭畫好手筆,他就拉住他,“庭涵,你怎不到園子裏去參加禮宴?”

傅庭涵愣了一下後道:“人太多了,我又沒有認識的人。”

“怎麽沒有,趙寬幾個不是嗎?”趙琛立即指派起來,“你們幾個別就光顧著自個玩,帶上你們妹夫一塊兒去。”

他道:“庭涵不是外人,你們平日多照顧著些。”

趙寬等人連連點頭,也熱情的招呼傅庭涵,“我們帶你,別看這兩日來塢堡的外人多,其實來參加禮宴的多是我們趙氏的熟人,有親朋,還有同窗,我們介紹你認識。”

傅庭涵:“我們不是要畫圖嗎?”

“圖什麽時候都能畫,但禮宴隻有三天,你們今天先別忙了,去園子裏玩兒,這兒有我就行。”說罷,趙琛把他們推出去,讓趙寬等人帶著傅庭涵去玩兒。

如此才華,怎能不讓天下知道?

三娘把人拘在家中也太浪費了。

------題外話------

明天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