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魏晉幹飯人第184章 禮賢下士(給書友“雪*花”的打賞加更2)

時間:2022-06-27作者:鬱雨竹

趙含章就道:“你明日就帶人去上蔡把他請過來,他現在是西平縣主簿了,很多事都要與他商量。”

其實是想得到他的一點兒建議,現在趙含章是有計劃,她也每天都很忙碌,需要處理很多事,可她總覺得缺少點兒什麽。

傅庭涵同樣忙碌, 他們已經盡量用下麵的人,但依舊感覺到效率和自己預想的有差別。

雖然宋智和耿榮都說他們效率很高了,但倆人依舊有種緊迫感,因為算一算時間,冬天就快要到了,一旦寒流下來, 土地凍上, 他們就種不了地了。

但現在, 他們啥啥都缺,雖然已經托汲淵去購買,還托趙銘出麵和塢堡裏的族人購買了一些,但缺額依舊很大。

趙含章戳著碗裏的麥飯道:“我的目標就是有朝一日讓我治下的百姓都能吃得起饃饃和米飯,不再吃豆飯和麥飯。”

麥飯,帶殼麥子煮的飯。

誠然,有些百姓是真不知道麥子去殼後磨成麵粉可以做更美味的東西,但那都是極偏僻的地方才如此。

更多的百姓是知道的。

但他們為什麽不做,還是吃麥飯?

當然是因為糧食不夠,要省著吃了。

哦,還有一個原因,因為懶和人力的問題。

麥子去殼後磨成麵粉,麥殼其實也可以打磨成粉,和麵粉摻在一起做成饃吃,雖然口感也不太好, 但比麥飯要強。

但磨成粉需要耗費很大的人力和時間,在生存資源需要大量時間去爭取的情況下, 沒有多少人有興致去做這種事。

畢竟有的吃就不錯了。

但好的飲食不僅能讓人有幸福感, 還能激勵人的鬥誌,趙含章又吃了一口麥飯,當即決定,“我要建一個磨坊!”

傅庭涵立即應和,“這個我讚同。”

趙含章不由一樂,將碗遞過去,“撥給我一些?”

傅庭涵移開,“不用,我能吃。”

第二天,秋武帶著人在半路上接到了成伯和常寧一行人。

秋武高興的道:“是女郎派屬下來接常先生的。”

常寧感受到了趙含章的看重,哪怕知道她是居心不良,哦,不,是有所求,但還是忍不住感動。

這就是轉換心態帶來的變化,果然,對方一旦變成自己的主君,成了一路人,那居心不良也變成了禮賢下士。

常寧感念趙含章的看重, 路上便加快了速度。

還未靠近西平縣,他就察覺到了不同。

道路兩邊的田裏, 正有不少青壯在勞作,他停下來看了一下,發現每塊地裏都有三五個青壯,而附近一個婦人和孩子也沒有。

普通農家並不是隻有男子下地,而是全家老幼,凡是可以自由行走的,都會到地裏去幹活兒。

常寧指了問道:“那是村民?”

秋武看了一眼後道:“不是,是女郎收留的難民,現在是長工。”

“那這些地……”

“都是無主的荒地了,”秋武道:“女郎讓他們開出來,今年要種小麥。”

常寧默默記下,越靠近縣城越熱鬧,兩邊田地裏也慢慢出現了他熟悉的婦人、老人和孩子,反倒是這些人勞作的地裏少了青壯年。

常寧不必問就猜到了,他歎息一聲問道:“西平縣守城之戰傷亡很重吧?”

秋武點頭,“是。”

因為正值農忙,所以城外很熱鬧,城裏就有些冷清,但依舊感受得到西平縣城的勃勃生機。

雖然道路兩旁的白幡和麻布都還掛著,但已經感受不到多少戰爭帶來的悲傷,每個走過的人臉上還帶著淺淺的笑容。

常寧沒想到趙含章竟然做得這麽好,西平破城才過去多久?她竟然就讓百姓們走出了悲傷。

常寧騎在馬上一路走一路看,已經有士兵提前去縣衙稟報。

趙含章便召集了在縣衙裏工作的大小吏員們出門迎接。

常寧才到縣衙門口,還沒下馬,趙含章就快步上來,一臉喜色,“常先生,您總算是來了啊。”

常寧受寵若驚,忙躬身行禮,“女郎這就羞煞我了,不敢當女郎如此大禮。”

“先生可是我千辛萬苦才請到的,再大的禮也受得,”趙含章拉著他給眾人介紹,“這就是我們西平縣的新主簿,常寧,常主簿。”

耿榮等人連忙躬身行禮,“常主簿。”

常寧忙作揖還禮,抬頭時看到站在第二排的還有個女子,他頓了一下便恢複如常。

連主君都是女郎,縣衙裏有個女吏員又有何奇怪的呢?

趙含章介紹他們,“這一位主簿見過的,傅大郎君,他雖不在縣衙中任職,但含章有許多事都要仰仗他,是我的左右臂。”

常寧就明白了,傅庭涵是幕僚的身份,以後就當做縣令師爺來看就好。

不過主君這態度轉變也太快了,竟然馬上就叫他主簿了。

趙含章先介紹的宋智,“趙縣丞事忙,多半時候不在縣衙裏,所以縣丞之職是我和傅大郎君一起管著的,瑣碎之事便交由宋智來處理,以後常主簿有需要和縣丞溝通的事,先找他。”

常寧就明白了,宋智是文書,不過似乎還未定下。

趙含章然後介紹耿榮,“這是我給常主簿找的文書,耿榮,因他父親是先主簿,他對西平縣還算熟悉,以後常主簿有不解之處問他。”

又對耿榮道:“你好好輔助常主簿。”

耿榮恭敬的應了一聲,“是。”

然後介紹了陳四娘,“這是陳四娘,她現在也是戶房的人,因為戰事,西平縣有許多孤寡孩童無家可歸,所以我在縣城裏開了育善堂收養他們,現在育善堂就是她管著的。”

陳四娘上前屈膝行禮。

常寧回禮,道:“育善堂耗資不少,所做賬簿要清晰明了,這樣才能長久。”

趙含章頷首道:“不錯,正巧她不僅心善,為人細心,還讀過書,能做賬簿,所以我便把此事交給她了,常主簿以後也多留意育善堂,那些遺孤我們既然開始養了,那就要養好。”

常寧應下。

然後就是縣衙裏的幾個衙役了,“還有一些人在外忙碌,此時不在縣衙裏,待他們回來再讓常主簿見。”

趙含章笑眯眯的道:“走,我帶先生進去看看你的公房。”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