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魏晉幹飯人第107章 同情

時間:2022-06-27作者:鬱雨竹

第107章同情

趙含章就拍了拍掌,立即有護衛抬了兩口大箱子過來,直接打開,給了在場所有人一個震撼的開場。

哦,除了傅教授,就是聽荷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多琉璃,連抬著的護衛都張大了嘴巴,沒想到他們抬來的箱子裏竟然裝著這樣的寶貝。

趙銘最先回過神裏,驚詫的看向趙含章,“這個怎麽煉製?”

趙淞也回神,瞪了趙銘一眼後道:“這是能問的嗎?”

但他也扭頭問趙含章,“這方子是你祖父留給你的?”

“不是,”趙含章直接否認,指了傅庭涵道:“這是傅大郎君的方子。”

趙淞鬆了一口氣,他就說嘛,大哥有這樣的好東西怎麽會藏著掖著?

趙銘卻是心一提,不由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很安靜,安靜的坐著,安靜的看著,這周遭的事似乎與他無關一般,見他看過來,還露出微笑對他點了點頭。

趙銘覺得自己沒有看錯人,雖然他年紀比他爹小,但他自覺走過的路,見過的人一點兒不比他爹少。

論識人之能,他自覺在他爹之上。

所以他能看出趙含章不安於室,看出她的野心勃勃。

而傅庭涵雖冷淡疏離,但眉眼溫和,這才是無欲則剛的人。

趙銘看看傅庭涵,再去看趙含章時目光就變了,他之前一直擔心趙含章出嫁後會因為野心從趙氏挖東西給傅家,但現在看來,他真是大錯特錯。

她分明是要從趙傅兩家一起挖東西壯大自己嘛。

趙銘同情的看了看他爹,又扭頭同情的看了看傅庭涵,實在不能融入他們的快樂之中,最後,他把同情給了自己。

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並不好,最可憐的並不是喝醉的眾人,而是那個清醒的人啊。

他可太操心了。

趙銘雖然很想私下找趙含章談一談,但想到倆人之前的交流,他還是按壓住了這個想法。

罷了,有些事說得太透反而不美,反正他們彼此心中都有數了。

趙銘泄氣般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還順手給趙含章倒了一杯,道:“三娘好手段啊。”

趙含章不客氣的收下了這個誇讚,舉杯道:“伯父客氣。”

趙銘抿了一口茶,再度在心裏惋惜,趙治要是還活著多好,不然把趙含章生成男兒身也好呀。

趙家若有這樣的男兒,他可以放百萬響的鞭炮慶祝。

想到在洛陽的趙濟和趙奕,趙銘悶悶不樂的幹了一杯茶,差點兒噎住。

茶可真苦啊,還是酒好喝。

趙淞已經圍著兩口箱子轉起來,將裏麵的玻璃製品拿出來,見它們的厚度、透明度都大不相同,不由好奇,“琉璃和琉璃之間怎麽相差這麽大?”

趙含章看向傅庭涵。

傅庭涵就解釋道:“材料配比不同,所以就不一樣了。”

趙淞慈藹的看著傅庭涵,問道:“長容啊,這樣的方子你是怎麽得來的?”

聽說傅家並不是很有錢啊,至少和他們趙家相比差遠了。

和擅經營存錢的趙長輿相比,傅祗就是方正、廉潔,一心撲在政務和水利工程上,誰能想到他孫子竟然知道煉製琉璃的方子,然後沒給傅家,反倒是在趙家煉製起來了。

趙淞都差點懷疑他們祖孫倆的感情了。

傅庭涵道:“從書上看來的,有的書上記載,火山口爆發過後便產生琉璃水晶,所以琉璃出現的必然條件便是高溫,至於材料,在火山口附近的材料都有可能,多研究些,再多看些書,一一排除就好了。”

不僅趙淞,趙銘都震驚了,“這麽簡單?”

傅庭涵總不能告訴他們,這種在現代能夠被公開的工藝在他這裏一點兒也不難,難的是沒有被公開的那些。

但趙含章隻要不是要求與鋼一樣的玻璃,或者是其他高分子玻璃,他都能推導計算出來,時間長短問題而已。

趙銘也起身走到院子裏,站在傅庭涵身側,好奇的問道:“長容平時喜歡看什麽書?”

“我喜歡看術數一類的書籍。”

當下倒是很少有人喜歡這種,趙銘道:“倒是繼承了傅中書所長。”

傅祗最聞名的政績就是修建了沈萊堰,使兗州和豫州無水患,哦,這就是豫州。

所以傅祗在這裏的名聲極好,這也是傅長容在這裏很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他能夠沒成親就跟著趙含章自由出入趙氏塢堡,一是因為他的孝順;二就是因為傅祗在豫州的好名聲了。

就是趙氏塢堡裏的人都感念傅祗斷絕水患的恩德。

趙銘越看越覺得傅庭涵溫和,再去看正圍著他爹諂媚的趙含章,不由長歎一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長容啊,我實在不知最後會是我趙氏對不起你,還是你對不起我趙氏。”

傅庭涵:“伯父,我們兩族是姻親,結的是兩姓治好,我與趙氏就不能共贏嗎?”

趙銘目光落在趙含章身上,為難的道:“總覺得有些難。”

趙淞已經看完了,回過頭來見倆人在竊竊私語,就問道:“你們說什麽悄悄話呢?”

趙銘如今心境又有了進步,所以更喜歡傅庭涵了,於是道:“我說要給長容取個字。”

他扭頭和傅庭涵道:“我記得翻過年你就十七歲了吧?年紀也不小了,可以提前取字,你若是不嫌棄,我為你取一個字?”

趙含章道:“伯父,你說晚了,他已經有字了。”

趙銘:“他取了什麽字?”

“庭涵。”

趙銘不解,“這是何意?你既取名長容,那應該”

“我覺得這字挺好聽的,朗朗上口,對了伯父,五叔祖,我也有小字。”

“我知道,”趙淞笑吟吟的道:“你祖父最後一封信提過了,說是給你取字含章,還讓我想辦法記到族譜上,不過”

趙淞一臉為難。

趙含章表示理解,並不勉強,“記不記的無所謂,隻要五叔祖記得我就行。”

女子連上族譜都不容易,更不要說還要記名字了。

她能在族譜上落下一筆,行三,名和貞就不錯了,再往上添,除非有一天她飛黃騰達到趙氏都要仰望她,那他們就會非常主動的給她添上小字,以及其他各種事跡了。

??趙銘很快就要到碗裏來了

?明天見

?

????

(本章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