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89章 真假

時間:2022-01-21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剛才也以為這位拉琴拉得跟割雞似的,是故意在耍他。

然而通過分析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情緒信息分子,風羿發現:

這位陶醉是真陶醉,拉琴的時候幾乎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

愉悅也是真愉悅,那種發自肺腑的喜悅圍繞全身。

但是在這個房間裏,作為聽眾的風羿隻感覺是折磨!

這位鄒先生耳朵裏大概裝了個修音器,他拉二胡拉的聲音自動在耳朵裏修成完美形態,所以才會對自己拉琴的技能沒一點b數!!

風羿坐在木凳上,神情略顯呆滯,琢磨著怎麽更委婉地表達一下,就見麵前輪椅上的鄒先生已經換了一把琴,正準備開始。

風羿一激動,身形一晃,木凳發出“哢嚓”一聲響。

風羿趕緊站了起來。

木凳的那一聲哢嚓響,鄒先生也聽到了,目光轉過去的時候,看到了木凳上裂開的縫。

鄒先生自己都愣住,完全沒想到自家的木凳會如此脆弱。難道是年限到了?

“可能使用年份有些久了,不夠結實,那邊還有個凳子可以搬過來,我去年才買的。”鄒先生說道。

風羿看了眼鄒先生指的那把凳子,並沒有過去拿。

他自己當然知道,剛才坐裂的那把凳子是怎麽回事。

剛才雙腳懸空,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那把木凳上,木凳確實承受不來300多斤的重量,正坐在上麵還好,但是一晃就不行了。

已經坐壞了人家一把凳子,風羿可不好意思再坐壞一把。而且,如果第二把也是這麽坐裂,鄒先生肯定會懷疑到他身上。

但也不能就這麽站著,客戶坐輪椅,他站著俯視,讓客戶一直抬頭說話,這樣不尊重人。

風羿視線掃了一圈,落在角落的一個物件上。

“我能坐那個嗎。”風羿指著角落那邊說道。

鄒先生轉動輪椅看過去,角落那邊放著一個木墩。

這個木墩有些年份了,從他爺爺手裏傳過來的。

現在對砍伐要求特別嚴,這種木墩很難見到了,但是在管製上都沒有蟒皮那麽嚴格。而且當年他爺爺買這個木墩的時候也才花了200來塊錢,木料也不算好,收藏價值其實不大。

但是木墩畢竟是爺爺留下來的,鄒先生也就留著了,平時也養護一下。

這個木墩與他手裏的這把二胡一樣,雖然是收藏品,但也有實用性。

隻是……

這個木墩夠寬夠厚實,但是太矮了,平時他都是用那個木墩放置東西,當展示架用。

“木墩太矮了吧?”鄒先生說道。

“沒事沒事,我就坐這個,我挺喜歡這木墩的。”風羿道。

夠結實!

承受得起他300多斤的重量!

坐上去可以雙腳懸空,隨便怎麽晃!

風羿將木墩抱過來,坐上麵。

既然風羿這麽說,鄒梵也就不再多勸。隻是看風羿坐上去的畫麵,就像是看成年人坐兒童凳,腿這樣曲著不累嗎?

甭管風羿的鑒定能力怎麽樣,來者是客,對客人這樣也太失禮了。

像欺負人似的。

對待個陌生人他也不會這樣,何況這人還是陸躍介紹過來的。

他鄒梵還不至於讓客人連凳子都沒得坐。

“要不我還是打電話讓我助理送個凳子上來,他就在樓下書房。”鄒先生說道。

“不用不用,咱們繼續。”風羿道。

趕緊鑒定完他還回去遊泳呢。租了一個月的遊泳場子,得抓緊時間訓練。

見風羿神色並不勉強,鄒先生收回注意力,抱著他第2把二胡醞釀情緒,準備開始。

看得出來周先生的興致還是很高的,隻是,風羿忍了忍,還是在對方準備開始拉琴之前打斷。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再拉一次再受折磨?

多聽幾次都不知道耳朵會不會被刺激得變異!

“鄒先生您稍等,為節省您的時間,我現在就可以把我的鑒定結果說出來。”

風羿在鄒先生詫異的目光下,繼續說道,“我跟鄒先生你不一樣,我天賦有限,不通音律,不知優劣,你們懂音樂的可以靠聽,但是我不同,我是靠鑒定皮料。

“我隻能從皮料上來辨別,至於木料部分以及其他細節位置,我是不懂的。所以我隻能辨認皮料,不能鑒定木料,也就沒法準確辨認它的價格。”

鄒先生聽完,緩緩點了點頭,認同風羿的這個說法,“確實,你們這些外行人無法從音色聽出它們的優劣。

有些不舍地放下手裏的二胡,鄒先生說道:“行,那你就說一說它們皮料的不同。”

風羿神色一正:“這五把琴,所用皮料從左到右依次為美杜莎7代皮、6代、6代、不知名材料,以及……羊皮。”

鄒先生看了看那五把琴,又看看風羿,嗬地笑聲出來,目光驚奇。

“你還真跟陸躍說的那樣,一眼就能看出來是什麽皮!”

雖然風羿沒有什麽權威機構的認證,但這鑒定皮料的本事確實無人能及,至少在鄒梵見過的人裏麵,風羿排第一。

對得起那麽高的酬勞!

既然如此……

“你跟我來。”

鄒梵控製輪椅,來到收藏室一處不起眼的小門。

打開之後,風羿就看見了裏麵的收藏品。

放外麵的那些都是可以給外人看的,而放暗室裏麵的,則一般不給外人看,裏麵放置的是一些重要物件。

鄒梵將裏麵一個長盒子拿出來,戴上手套,打開,取出盒子裏的二胡。

“就是這把。”

風羿看著這把琴。

他不會辨認木料,也無法從那些細節之處看出它的年份,但是琴上的皮料告訴了風羿太多信息。

想到陸躍的提醒,風羿琢磨著怎麽組織話語,能表述得更委婉。

鄒梵看了風羿一眼,像是看出風羿的想法,淡笑道:“直接說吧。”

風羿深吸一口氣,“這把琴的蒙皮,不太像是真的。”

說完風羿觀察周梵的臉色,發現這位大佬麵色並無變化,反而鎮定地點了點頭。

風羿又用自己的超敏嗅覺分析了一下空氣中代表情情緒變化的氣味信息。

並無變化。

這位內心和外表一樣很鎮定,心裏沒有多大的波動。

風羿眉梢挑了挑。

這跟陸躍說的不一樣啊!

要麽這位周先生並沒有所說的那樣看重那把琴,要麽,事態的發展一直在這位鄒先生的掌控之中,所以他並不急。

從剛才鄒先生說起二胡時的神情以及拉琴時的沉迷,前一種的可能性很小。這位是真喜歡二胡,所以對那把琴肯定也是在乎的。

如果是第二種情況,既然一切都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為什麽還把自己找過來鑒定?

風羿心中有疑惑,但並沒有問出來,拿錢辦事就好,不必過度好奇。

“皮料是什麽?”鄒梵問。

“美杜莎七代。”風羿回道。

“七代的皮料,那說明仿製的時間不長。”

鄒梵打電話讓樓下的助理上來,將那把琴遞給他。

“送去鑒定,加急,接受破損鑒定。結果出來之後就報警。”

“是。”

助理一個字沒多問,甚至連多餘的表情都沒有,接過琴裝進盒子裏,拎著盒子就走了。

風羿想著自己今天的任務是不是已經完成了?這位客戶滿意度如何?是不是應該支付酬勞了?

正準備提醒一句,就聽鄒梵問道:“我聽陸躍提起過,你前段時間跟著科考隊進山林裏麵考察了兩個月?”

風羿不明白為什麽鄒梵會問起這個,不過還是回道:“對,在南崇保護區考察了兩個月。”

這沒有什麽好隱瞞的,隻要去查就能查得到。

“你們這次考察的目標主要是蛇類?”

“對。鄒先生對這個感興趣?”

“我一直在關注這方麵的新聞,這次南崇保護區科考隊的新聞我也看了,你們南6隊這次發現的蛇,數量比以前多了。”

“隻是這次運氣可以,總體來說南崇保護區蛇的數量依然不多。”風羿回道。

這次是因為風羿跟著科考隊,他能辨認蛇的氣息,也就增加了隊伍發現蛇的幾率。

如果沒有風羿,南6隊發現蛇的數量跟過去幾年其實也差不多,就是緬甸蟒和眼鏡王蛇可能會錯過。

鄒梵又問:“那你覺得短期內最嚴保護法可能放鬆嗎?”

“短期是多短?”風羿問。

鄒梵像是在估算什麽,略作沉思,說道:“40年。40年內有可能放寬嗎?”

風羿回想了一下在南崇保護區科考期間,周教授他們之間的談話。

“難。”風羿道。

鄒梵麵上露出明顯的失望。

風羿見狀,聯想到鄒梵之前的言行,心中有了猜測。

室內氣氛變得沉默。

過了會兒,才聽鄒梵長歎一口氣,像是說給風羿聽,又像是在獨自歎息:

“我小時候聽老爺子拉二胡,老爺子說過,二胡是靈物,是集天地於大成的樂器,其上有動植物的靈性,每一處微小的改變都會影響它的音色……”

在鄒梵看來,仿皮就是仿皮,是代替不了真皮的!

就算拉出來的音色極為相近,那也沒有靈性!

風羿也聽出來了,這位一直抱著執念,就想著什麽時候最嚴保護法撤銷或者放鬆,能製作一把屬於他自己的蟒皮琴!

但是現在野生的蟒太少了,最嚴保護法依然像懸在警示線上方的刀,隨時對妄圖跨越這條線的人揮出淩厲一斬。

聯保局也盯得緊,偷獵、走私等案件一直在跟進。

鄒梵作為一個有野心的成功商人,是不能有這種黑點的。

就比如當初陸躍,發現自己被坑,手裏戴著的表、拿著的錢包都是真蛇皮之後,都不敢讓別人知道,隻能偷偷處理。

在這種大環境之下,甭管你內心怎麽想的,不能沾上這種黑點!

像那種野生老蟒皮製作的二胡,丟一把就少一把。

未來什麽情況不知道,但是現階段,短期內不可能再有野生老蟒皮二胡,就算有也不敢放在台麵上,不可能有存在記錄。

也正因為如此,那些幾十年前的,沒有了實用價值,隻能當工藝品收藏品的老蟒皮二胡,才會被黑市炒得那麽高。除了它們本身的木料皮料現在很難複製之外,還有一些附加價值,如知名藝術家曾用過的二胡,那附加價值肯定就更高。

所以鄒老先生留下的那把二胡,如果放到黑市,價格絕對不會低。

不過看鄒梵這麽淡定,很顯然他已經知道那把琴的下落,叫風羿過來可能也隻是走個流程,做給外人看一下。那把琴很大可能不會流落到黑市。

看著鄒梵很快調整情緒,從那種遺憾與歎息中脫離,風羿相當佩服。

“您心態真好。”風羿說道。

鄒梵淡然一笑,“創業20年,經曆過大風大浪,人生嘛,不可能絕對圓滿,有喜悅也有遺憾,想開點就行了。而且,拉琴可修身養性,心平德和。”

風羿當初跟著老師學琴的時候也沒達到這種心境,所以他還是很佩服這種以琴養性的人。

像麵前這位鄒先生,這種就很有大佬的氣質,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談笑中擺平一切。

當然,得忽略他的琴技。

拋開琴技不談,這位還是很有大佬氣質的,陸躍還是小看了這位。

“風羿,你見過的野外最大的蟒有多大?”鄒梵問。

“野外的?”

“嗯,不是動物園裏那些。”

“野外的話,那就是今年跟著科考隊在南崇保護區裏麵,抓到的那條五米左右的緬甸蟒。”風羿說道。

“五米……”

鄒梵說著,又打開他的暗室,從一個保險櫃裏麵取出一個東西。

“這是我爺爺留給我的,當年曾說給我做一把琴,蟒皮都準備好了,可惜即將做的時候最嚴保護法出台,管製極嚴,做琴的師傅不敢接,所以一直擱置下來。”

鄒梵將那卷蟒皮展開。

“也是5米左右野蟒皮,不過製皮之後會伸長一些,蟒活著的時候應該沒有你說的那條大,你覺得這張皮怎麽樣?對比現在的蟒皮?”

看著展開的這條蟒皮,鄒梵眼中帶著回憶。

風羿麵上一僵。

“這個……”

鄒梵回過神,淡笑道,“不要誤會,這張蟒皮是最嚴保護法出台之前弄到的,也辦過證明,不會拿出去交易。”

風羿還是沒吭聲。

鄒梵想到什麽,歉意笑道:“失禮了!不該給你看這個!”

能跟著科考隊進山林的大部分對野生動物的保護意識比較強,突然見到這些會比較反感。

鄒梵本隻是想讓風羿幫忙看一看,畢竟野蟒皮與野蟒皮也是不一樣的,生存的時代不同,生活環境不一樣,皮質肯定也有差異。

就是可惜了這麽好的蟒皮,時間放太久了也不適合做琴,他留著不過是個念想。一個執念。

鄒梵將蟒皮小心卷起來,說道:“實在抱歉,我隻是想問問以前的蟒皮與現在蟒皮的差異,沒考慮到你的感受。”

風羿糾結:“……但這皮是假的啊。”

鄒梵卷蟒皮的動作一頓。

“你說……什麽?”

“這皮不是真蟒皮。”風羿認真道。

空氣仿佛在瞬間凝固。

過了會兒。

“鄒先生!鄒先生你怎麽了!”

風羿衝出門朝外麵喊:

“喂!樓下的!!你們老板暈過去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