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82章 一朝被蛇咬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因為謝季傑出了事,今天跟謝季傑湊一起的人全部被叫過去問話。

陸勤,也就是偷偷帶女朋友跑去新品室看新品被陸躍當場抓住的那位,原本被關起來了,陸家打算到時候台上要合照才把他拉出來當工具人湊數,但現在不得不把它他提前放出來。

謝季傑的家人想問陸勤是否知道一些事情,比如有哪些人跟謝季傑有仇怨。

陸勤被叫出來的時候還一臉懵逼,他還以為陸躍要把他關到需要合照的時候才放出來。

聽到謝季傑出事,陸勤傻眼。

他們玩得瘋,但是從來想過自己會被下毒!

這次中招的是謝季傑,那下次呢?輪到誰?

本就膽小的陸勤瑟瑟發抖。

陸勤將自己知道的,能說的,都說了。

被問完話之後,陸勤看陸家沒有其他人來盯著他,也不想被繼續關著,於是去找他的小夥伴們。

至於仍舊被關著的女友……已經被忘一邊去了。

由於千裏集團出手快,而謝季傑現在也沒有生命危險,場內一切繼續。

陸家人手裏有實權的都忙得很,壓根沒工夫盯著陸勤。

【看書福利】送你一個現金紅包!關注vx公眾【書友大本營】即可領取!

陸勤是在會場一角找到自己小夥伴們的。他得仔細問問謝季傑的事。

雖說中毒原因還沒有出來,但是他也更傾向於有人給謝季傑投毒。

現在謝季傑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如果沒及時治療呢?如果下毒的劑量更大呢?

那肯定就是原地飛升了!

跟他們玩一起的其他人這次心理陰影更大。

陸勤不在現場,他們可是親眼看著謝季傑怎麽倒下去的。

“太可怕了!”

有一人跟陸勤講。

“當時我就站謝季傑旁邊,他說掰叉子,我們就起哄,我還嘲笑他吃飯沒勁,然後很快就看到他手在抖……就這樣抖。”

那人複原了一下當時的情形,抖手的動作跟當時謝季傑抖得一模一樣。

“他還流口水,那簡直像是不受控製,然後就倒了,怎麽叫都不應聲!被抬走的時候都口吐白沫!嚇得我都快尿……哭出來了!”

別看他們平時挺囂張,其實一個個膽小得很。

陸勤聽著他們還原現場,更怕了。之前他被關起來的時候一直在罵陸躍,現在反而感謝陸躍把他關起來,至少比外麵安全。

“也不知道季傑什麽時候能醒,到時候咱去看看他。”一人說道。

看謝季傑是一方麵,另一方麵,他們想知道謝季傑有沒有留下什麽後遺症,比如腦損傷之類的。

醫護人員將謝季傑抬走的時候,他們恍惚聽到過一句,說的什麽可能是神經性毒素。

神經啊!

這一聽就很可怕!

約好了到時候一起去看謝季傑,陸勤又道:“元哥呢?他怎麽不在?”

“元哥被他爸帶過去了,說要見幾個人,他估計逍遙不了多久了,馬上要去自家公司上班。”

他們幾個是不願意成天待在公司的,反正手裏又不缺錢,等什麽時候玩夠了再去上班。

正說著呢,嚴定元走了過來。

不過身上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撞衫之後他就讓人給他重新去買了,然後抽了個空換了現在這身。

嚴定元正欲說話,眼神一凝,看著一個方向。

其他人也跟著看過去。

便見到,風羿和陸躍說著什麽。

陸勤當時躲在新品室的布簾後麵,隻聽到過風羿的聲音,並沒有見到人。現在離著這個距離,他也沒法將風羿跟新品室的那個人對上。

看幾人麵色不對,陸勤就拉著一個人問了,這才知道撞衫的事。

難怪剛才嚴定元過來的時候其他人的表情有那麽點不自然,原來是嚴定元換衣服了。不過這些對他們現在來說都不重要。

“那小子看上去跟陸躍很熟啊。”有人道。

陸勤也說,“雖然我不知道那小子是誰,但我了解陸躍,他那個人無利不起早,也虛偽得很,想要他用這種親近態度對待,耐著性子說話,那肯定是利益相關的人。”

嚴定元這時候出聲:“這麽說那小子並非無名之輩?”

陸勤點頭,“肯定有什麽背景!”

幾人不說話了。

如果那小子真有什麽背景,那他們之前還起哄讓謝季傑去潑人家一身酒,會不會被記仇?

他們是不是惹上麻煩了?

他們家世都很好,但人與人是不同的,在家裏當吉祥物當工具人的,和在家裏掌實權的,那肯定玩不到一塊,也沒那個底氣。

因為摸不清對方的底細,又不敢過去問,就拍了照片,到時候再找其他人問問看有誰認識。

他們這邊說著風羿,風羿似有所感,抬眼往這邊看過來。

幾人瞬間一靜。

不過風羿很快就收回視線,沒再看他們這邊。

風羿對他們沒興趣,他現在正聽陸躍說謝季傑的事。

他已經知道了中毒的人叫謝季傑。謝季傑家裏開公司的,與千裏集團一直有合作。謝季傑在家是老幺,同輩裏麵最小的一個,家裏麵比較寵他,結果寵成了現在這個性子。

“平時寵得過頭了,說話不帶腦子,想什麽說什麽,得罪的人多。”

陸躍看到手機上新收到的信息。

“醫院那邊確定了他種的是某種神經毒素,具體是什麽毒還不知道,說成分複雜。

“也不知道是動物中提取的還是植物中提取的,又或者是人工合成?

“是在場內還是在場外中的毒尚不清楚,因為可能毒發有延遲。”

風羿問:“沒有報警查一查?”

陸躍嗤笑一聲,“他們那群人平時玩得太瘋,經不住查的。現在他沒有生命危險,他家裏也不敢讓警方查。”

又擔心風羿會質疑場內食物的安全,陸躍道:“今天他們來這邊吃過的喝過的,我們都讓人檢測了一遍,沒有任何毒性。他喝的其他人也喝了,都沒事,就他有事。至於更多更細節的東西,那就看謝家願不願意查。

“謝季傑估計還得在醫院待個幾天,正好,清靜。謝季傑這次中招也給其他人提了個醒,他們再這麽毫無顧忌瘋玩下去,遲早出事。”

陸躍還有事情,也不可能一直在這跟風羿聊天,安排好場內的一些工作之後就離開了。

年慶的夜場已經開始了,中央舞台上待會兒還有新品秀。

場內充滿歡慶的氣氛,熱鬧非凡。

風羿並沒有在會場呆下去。

雖然出了這種事情,他也挺擔心查到他頭上,但胃一點都不擔心,消化效率快得很!

風羿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需要這麽多能量。

他也沒感覺身體哪裏需要充能,就隻是一直吃不飽。

以他的經驗,估計又有哪裏要變異了,不然吸收不了這麽多能量。

不在會場繼續待,是因為會場的絕大部分人都去關注中心舞台了,各個餐區的人很少,他如果自己一個人在那一直吃就很顯眼了。

與其這樣,不如提前離開,然後自己找地方繼續幹飯。

接下來兩天,風羿繼續在這邊呆著,同時關注謝季傑那邊是否有變化。

其他時間依舊是吃了睡睡了吃。

就連風羿自己都好奇,吃進去了那麽多食物,化為的能量究竟吸收到哪裏了?!

——

謝季傑在做夢。

一直在做噩夢。

夢到一條蛇在追他。

凶戾的雙眼,血盆大口,還有那兩顆如死神鐮刀一般的大毒牙!

不管怎麽跑,回頭就會發現那兩個大毒牙依然在身後,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謝季傑嚇醒了。

一身冷汗。

急促喘著氣。

情緒還沒從剛才的夢中脫離,雙眼盯著天花板。

非常陌生的環境。

然後動動眼球看向四周。

“啊!”

謝季傑想揮手將近處的一個儀器連接管揮開,但抬手很艱難,好不容易抬起來了,發現手上也連著管子。

“啊!!!”

謝季傑瘋狂將連在身上的各種儀器的軟管甩開,嘴裏還驚恐大叫著。

儀器尖銳的報警聲在病房內響起。

旁邊的陪護人員趕緊叫人來幫忙。

謝家也一直有人守在這邊,聽到動靜趕過來的時候,謝季傑的情緒稍稍穩定,但是看到那種長管子就會情緒激動,麵容驚恐。

看到自家兄長進來,謝季傑像是看到救星一樣,“哥!救我!有蛇!有好多蛇!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這裏!”

謝家大哥好不容易將謝季傑安撫下來,而謝季傑因為藥物作用,以及體內毒素尚未完全清除的原因,很快又睡過去。

離開病房,謝家大哥就問醫生,“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

那醫生也不太確定。

“他可能因為體內毒素的原因產生了一些幻覺,將一些長條型的東西看成了蛇,比如儀器連接管,輸液管,甚至充電線。”

想了想,醫生問:“他被蛇咬過?”

謝家大哥道:“他小時候被咬過。帶他旅遊,他自己偷偷跑出去玩被咬的。不過是條無毒蛇。自那之後他就很怕蛇,特別怕!

“他中的是蛇毒嗎?”

醫生搖頭,“現在隻能知道是一種神經毒素。這種毒素成分非常複雜。我們懷疑這可能是一種新型毒素。”

這種話謝家大哥已經聽過很多遍了,他知道謝季傑中的是神經毒素,會導致全身神經活動絮亂,呼吸中樞麻痹,也就是窒息。

當時的情形其實非常危險,如果不是陸家人請了醫護隊,能及時趕過去救治,謝季傑這條命就懸了!

現在謝家人就等著謝季傑醒過來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麽,他到底有沒有接觸過某種危險的藥物。

醫生說道:“我們想對他全身做一個更全麵的檢查,看看身上有哪些可疑……傷口。”

這下謝家大哥不敢保證了。

謝季傑平時玩得太瘋,他們也不知道謝季傑有沒有做出更瘋狂的事情,得先確定一下再讓醫院做檢查。

如果謝季傑真的丟了命,那謝家人肯定是一絲一毫線索都不放過,跟陸家鬧翻也要把場內場外查個底朝天。

但現在謝季傑沒生命危險,這症狀又有太多疑點,真查出來,要是查到謝季傑犯了事,想遮掩就不是那麽容易的了。

遲疑之後,謝家大哥還是決定等謝季傑身體恢複了,腦子清醒了,私下裏先問一遍再做安排。

——

風羿在酒店住了5天,一天換一條街進食。

等了5天依然沒有什麽動靜,風羿就知道自己應該是安全了。

或許這就跟陸躍說的一樣,謝季傑他們平時玩得太瘋,謝家不敢細查,也就不會查到風羿頭上。

風羿收拾東西,拖著行李箱又飛回瑢城。

聽過他們說謝季傑中毒的症狀之後,風羿就知道左邊毒牙漏出來的那點點毒是神經毒素。

如果有血循毒素的話,傷口會腫起來,甚至潰爛。

但這跟早些時候風羿自己試毒的結論不一樣。

毒牙剛開始生長發育出來時,風羿就做過分開測試,當時的兩顆毒牙出來的毒,造成的傷口是一模一樣的。

再後來他就沒有做分隔測試了,都是兩顆牙擠出來的毒混一起做著測試。

前些天他用魚做試毒,也沒有分開試。

其實,仔細回想,那天跟管家通過話之後,風羿咬自己胳膊,兩個牙印造成的傷口有細微的差別。

隻是當時壓根沒往這方麵想。

現在看來,並非注毒不均勻,而是毒素本就不一樣!

要重新試毒了。

風羿拿出了兩個笛形杯,也是之前他收集毒液時用過的那兩個杯子。

風羿用左邊牙齒釘在手臂上注毒,杯子則在右牙接毒液。

他現在還無法控製單邊輸出,要輸出隻能兩邊同時進行。

這樣咬了一下覺得太別扭,把杯子放一邊。

雙手托腮式!

不過這次托的不是腮,而是一手對著一顆毒牙,同時朝手掌注毒。

由於身體已經產生了極強的抗性,為了看出差異,風羿這次注毒量稍有點多。

注毒完畢,風羿就觀察兩邊傷口的不同。

這次明顯多了!

左邊毒牙造成的傷口,紅腫並不明顯,稍微有點麻癢。

右邊毒牙造成的傷口,則出現明顯的腫脹,灼痛,有輕微出血。

不過在身體的抗性作用下,右邊的傷口腫脹並沒有保持多久,很快消退了,痛感也不清晰。

但新的試毒結果出來了!

現在風羿確定了,他的兩顆大長管牙產生分歧……

不,應該說,左右毒腺產生分歧!

長時間饑餓之後,一個覺得神經毒素更強更利於生存,另一個認為血循毒素更牛逼更具威懾性。

當然,可能還有其他毒素摻和其中,具體什麽樣風羿也沒法得知。

他現在隻知道,左右兩顆毒牙出來的毒液不一樣了!

風羿:厲害了我的牙!

都進化出個性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