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7章 餓了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醒來時,攤開的“族譜”已經合攏。

石台上層恢複原狀,將“族譜”封在裏麵。

石柱緩緩下沉,直至與地麵合為一體。

風羿蹲身仔細看了看,甚至擔心自己眼花看不清,掏手機用高清攝像頭放大畫麵想看清楚地麵每一個細節。

然而,不管是肉眼還是手機的高清攝像頭,所看到的、拍到的,都是一整塊沒有任何細紋的地麵,更別說裂縫了。

仿佛之前經曆的都是他的幻覺。

在室內仔細翻找了好幾圈,依舊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痕跡。

風羿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

他竟然在這裏呆了一夜!

現在時間是第二天早上七點!

他很可能就在這裏站了一夜!然而身體沒有任何僵硬不適!

找不出更多線索,風羿隻能放棄,抬腳朝牆上開門的地方走過去。

門自動挪開。

而隨著他往門那邊靠近,室內亮著的燈也挨個熄滅,等他完全踏出門,挪開的門自動合上的時候,密室裏麵已經一片黑暗。

走出這邊的屋子,外麵小院傳來動靜。

“啞叔早上好。起霧了?”風羿道。

“很快就會散了。”啞叔的手機放出語音。

霧氣將陽光擋住,但朝霞已現,能透過這層逐漸稀薄的霧氣,看見橙紅帶金的霞光。

老宅小院的各種花草樹木,大的小的葉片上都布著水珠,昨天還幹硬的土壤,現在或化為泥水,或因為潮濕而改變了形狀。

“昨晚下了雨?”風羿詫異。他可是查過天氣預報的,明明說這兩天都是晴天!

不過也有人跟他提過山上的天氣不好說,隨時可能變化,本地的天氣預報經常是一天幾變。

所以,風羿也就隻是隨口問了句。

啞叔掏出手機快速打字轉換成語音:“早餐是包子和麵,放在廚房你自己去吃。都是給你留的,別餓著啊,都吃完!我去茶園摘點茶葉。”

“這兒還有茶園?要幫忙不?我現在還不餓。”風羿問。

“不,你餓!”啞叔回道。

風羿還想說什麽,啞叔擺擺手,背著竹筐就出門了。

見狀,風羿隻好放棄,他還想著幫忙的時候打探些信息的。

廚房很好找,隻是,廚房餐桌上的東西,超出他的認知。

一個大瓷碗。或者說,一個大瓷盆,不知道從哪裏買的,都快趕上成人洗臉盆大。裏麵盛滿了手擀麵。

一個大蒸籠。蒸著10個皮薄餡大的包子,每一個直徑跟他手掌差不多,全是肉餡。

風羿眼神發直。

啞叔究竟對他有什麽誤解?

為什麽會認為他能吃下這麽多東西?

他以前邊在學校兼職拍廣告的時候,因為要管理身材,有一定的飲食要求,食量到現在也沒有多大變化。

以他的食量,正常一碗量的湯麵加一個包子……最多兩個,就夠了。

不能浪費糧食!

所以很有自知之明的風羿,從櫥櫃裏翻出一個正常大小的湯麵碗,從大瓷盆裏分出一碗麵,夾了個包子開始吃。

吃著吃著,就發現吃完了。

竟然感覺有點餓。

又分出一碗,夾了包子繼續吃。

饑餓感越來越明顯。

15分鍾後。

風羿看著連湯都沒剩一勺的大瓷盆,以及空空的蒸籠,沉默。

另一邊。

啞叔背著竹筐來到茶園。

一夜時間,茶樹冒出來許多新芽。

大葉子上滿是水珠。

露水順著葉沿滑下,聚集,墜在葉尖上下晃動。

朝霞透過薄霧,在清亮的水珠上形成一道道奇異的光。

啞叔蒼老的眼睛看著霧氣漸漸散開的茶園,咧嘴笑了笑,從竹筐中拿出一個特製的背簍,前背著,在茶樹間穿行。

雙手在兩邊同時采茶,隻采茶枝新生的細芽。

每一次揮手,都有多個新長出來的嫩綠的葉芽跳進背簍裏。

手臂舞動,快得隻能看見模糊的扇形影子,和密集的輕微的哢哢聲響。

比掃地機器人的刷子都利索。

衣衫很快被露水浸濕,背簍被葉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填滿,倒入大竹筐後繼續進行下一輪。

等啞叔采完茶回來的時候,風羿坐在門口的石坎上發呆,像是在思索什麽深奧的人生哲學。

看見啞叔,風羿回過神,瞥了眼手機上的時間,“這麽快就采完茶了?”

霧氣散去,陽光讓大地開始升溫,但仍舊能感受到一絲空氣的濕潤。

啞叔放下竹筐,手機回道:“你等兩小時再下山,我炒茶,送你兩罐。”

風羿:“……好,謝謝啞叔。”

我並沒有立刻就下山的想法啊!

我還想打探更多信息啊!

但啞叔很快就進入製茶環節了,極其投入的樣子,連一直沒離身的手機都放到一邊,也不讓風羿插手。

風羿隻能等。

兩小時過去,啞叔完工,分出一些用兩個特製的罐子裝好,遞給風羿:“放兩天再喝。”

連吃帶拿的,風羿不給錢都不好意思,正準備說些什麽。

啞叔隨意擺擺手,手機輸入幾個字:“不差這點錢!你趕緊回去吧,其他的,會有人跟你說的。”

風羿想問一問祖宅的事情、族譜的事情,還想從啞叔這裏打聽一下那位老管家的事情、那位姑祖母的事情,但現在聽啞叔這話,是真問不出什麽有用信息了。

明擺著趕人啊。

風羿將茶罐裝好,簡單收拾一下,看向啞叔。

啞叔打了個手勢:趕緊的!

風羿心中歎息,背著包往外走,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傳出來的語音信息,應該是啞叔的朋友發的——

【上線!三缺一!!!】

風羿回過頭,隻見啞叔一邊飛快打字,一邊抬腳往屋裏走去。

老人家是真挺忙的。

歎著氣,風羿往山下走。

這次沒戴頭盔麵罩,手套也都放進包裏。

他莫名知道,不戴頭盔麵罩也沒事。

活動的飛蟲漸漸多了起來,但下山的路上,風羿經過的時候,那些飛蟲卻主動避開,像是嗅到什麽討厭的氣息。

快到山腰的時候,風羿見到了昨天送他上山的那兩個人。

那兩人正從車裏抬出一個個大箱子,然後走到隔離帶,把箱子放到一個機器上,那台機器會將箱子傳送到隔離網的另一側,然後將裏的東西倒出來。

箱子裏裝的都是老鼠。

看那肥碩的體格,油光水亮的皮毛,這些老鼠平時生活得很好。

風羿過去跟兩人打了聲招呼,這次也沒讓他們幫忙開車送下山。剛辦成了一件大事,雖然心中的疑惑不減反增,但比昨天來的時候要踏實不少,身體也不疲憊。

“回去啦?”那兩人問。

“嗯,你們這是?”風羿走過去。

“給它們投喂老鼠呢。隔幾天就得這麽來一次,資源利用嘛,城區運過來的老鼠。養得這麽肥,不知道偷吃了多少東西。”

又倒了一箱,兩人看著隔離網另一邊的菜花蛇。

“怎麽感覺今天出現的蛇特別少?”

“確實沒有之前幾次活躍,畏畏縮縮的樣子。”另一人道。

“可是,看他們吞老鼠那架勢,還是挺猛啊,沒有生病的樣子。”

“估計是因為昨晚上下雨的原因吧,山上還是有點涼。等再升點溫會更活躍一點。”

風羿聽到他們這話,也走過去,近距離看看。

“不怕蛇了?”一人問。

風羿一頓,隨即點頭,“感覺沒那麽怕了。”

確實沒昨天那麽怕了。

就像他莫名知道那些蚊蟲會主動避開他一樣,他好像也知道:

【這群吃貨傷不到我!】

為了驗證,風羿又往隔離網那邊走近一步。

隔離網另一側,一條體長過兩米,軀幹比成年人小臂還粗的王錦蛇正吞老鼠,在風羿靠近之後突然一滯,緩緩轉了個向,有些艱難地扭著身體離遠了些,然後繼續吞食。

不隻是這條,旁邊其他幾條不管是正在進食的還是準備開吞的,也都迅速離開。

負責投喂的那兩人見狀,萬分驚訝:“怎麽突然就怕人了?平時不是挺橫的嗎?”

平日裏這群王錦蛇,即使旁邊有人圍觀也不妨礙它吞食老鼠,突然這麽“害羞”,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兩人也沒在意,猜測風羿身上是不是噴了驅蛇的藥水之類。

風羿離開繼續往山下走,又給昨天那個司機發了條短信。如果司機在開車,接電話不方便,空閑了就能看到短信了。如果一直到下山都沒回,風羿就另找車。

好在司機回得很快,直接打電話過來。

司機對他印象深刻,“安全就好……行,我現在離那邊不遠,馬上過去,大概等個……最多50分鍾。”

風羿現在不趕時間,跟司機約好之後,往山下走的時候還有心情欣賞一下山裏的風景。

還看到一隻躲起來的青蛙。

聽說保護區內也有青蛙蟾蜍之類的,隻是不多。那些王錦蛇被投喂老鼠太多,減少了對青蛙蟾蜍的捕食,讓山上還有少量存活。

風羿到達昨天那個停車場的時候,司機正好開車過來。

司機打量他一眼,“精神不錯。”

“還行。”風羿放好包上車。

車離開小鳳山的時候,正碰上保護區巡邏的人追捕一條“越獄”的蛇。而蛇正張大嘴,吞一隻青蛙。

司機:“嘖,蛇吞食的情形近距離看還是挺可怕的,你說是不是?”

說著扭頭要尋找共鳴,就發現風羿盯著窗外,嘴角有口水流下。

司機:???

風羿趕緊擦了擦嘴角,見司機一臉探究地盯著他,解釋道:“同學剛給我發信息,回去吃大餐。”

司機恍然,使勁點頭表示理解:“嗨,我也一樣,誰要是跟我說請我吃大餐,我比你還收不住!”

說完司機又叮囑一句:“不過記住啊,一隻違法,十隻入刑!你要吃就去吃養殖的牛蛙別碰青蛙,牛蛙現在很常見,個大肉多,哎我最喜歡紫蘇牛蛙!”

風羿笑著應聲,然後等司機回過頭開車的時候輕輕給了自己一巴掌。

什麽毛病!怎麽能看餓了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