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69章 真相

時間:2022-01-21作者:陳詞懶調

程肆的這“啊”的一聲叫,也被周教授他們聽到了,都匆匆趕過來。

風羿原本自己溜達去找果子吃,聽到動靜也往那邊跑,嘴都沒顧得上抹。

周教授看了他一眼,心裏先記下,提醒了一句“不要亂吃東西”就往程肆那邊跑過去。

現在不是跟風羿說這些的時候。

周教授他們趕到時,程肆正在給手上的傷口擠毒血。

“被蛇咬傷了?”周教授快步過去。

“嗯。”

程肆看著情緒還算穩定,隻麵色有些許蒼白,表情僵硬,眼神還有些愣。

周教授隻當他被嚇著了。

“哪種蛇?”周教授看著傷口,問。

“跟昨天一樣的,眼鏡蛇。”

“隻有手上這個傷口?其他地方有受傷嗎?”

“沒有,就手上這點。剛才墨鏡掉了,撿的時候沒留意草叢裏的蛇,被刮了一下。”程肆說道。

steve看著程肆手上的傷口,“那你反應夠快,沒咬實,隻是被毒牙刮了下,不過還是有毒液注入。”

見沒有其他傷口,程肆也冷靜地應對,周教授略微鬆了口氣。

被毒蛇咬了之後,黃金三分鍾,盡量排毒血。

這三分鍾時間非常重要,如果被咬之後並沒有及時排毒,驚慌失措四處亂跑,那就完了。

身體血液流速加快,會導致毒素擴散更快。

這也是為什麽科考隊每次都要求必須有足夠的野外工作經驗,否則他們不敢錄用。有野外工作經驗的人遇到這種突發事件時,相對來說更冷靜,更有處理經驗。

如果換成其他不懂的人,一見被蛇咬,自己先把自己嚇丟半條命,或者慌亂,一慌亂就容易出事。

近幾年,錄進科考隊的唯一特例隻有風羿。

不過風羿有推薦人,聯保局袁隊長特別推薦,他們又很饞風羿的尋蛇天賦,所以才破格錄用。

其實最開始,科考隊決定錄用風羿的時候,都做好了風羿第一個被中途抬走的準備。

隻是沒想到,風羿雖然缺乏經驗,一些行為也相當大膽,偏偏一直完好無事,隊裏第一個受傷的反倒是有野外工作經驗的程肆。

答應跟程肆的團隊合作時,雙方都做好了沿途直播多少場,從頭跟到尾的計劃。

沒想到啊!

幾人心中各有思量,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給程肆做急救。

“抽血器!”

“水!”

“急救盒拿過來!配封閉液準備注射!”

畢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周教授迅速分配急救任務。同時聯係救援隊過來救人。

雖然程肆現在的情況還好,但誰也不敢保證不出意外。

野外能扛過氣候異常期的蛇以及它們的後代,大多都是更強壯的個體,毒性也有增強。誰知道有沒有別的變化?

而抗蛇毒血清在高溫下容易變性失活,得避光低溫保存。南崇山脈這邊的氣候條件,是不方便隨身攜帶的。

不過他們隨身帶著的急救盒足夠撐到救援隊過來。

配置的封閉液含有某些蛋白酶,蛇毒的主要成分是毒性蛋白,封閉液裏的水解酶會將蛇毒分解為無毒的小肽。

注射封閉液就是為了盡量阻斷蛇毒在淋巴、血液循環及軟組織擴散,能在一定程度上破壞蛇毒,阻止局部毒液被吸收。

不同的蛇毒有不同的封閉液配製方式,蝮蛇有針對蝮蛇蛇毒的最佳配製,眼鏡蛇也有相應的配製方式。

蝮蛇,比如五步蛇,竹葉青等,多為血循毒素。而眼鏡蛇、眼鏡王蛇等多是混合毒素,即血循毒素和神經性毒素都有。知道是哪種蛇毒,就可以選用最佳的蛋白酶配置封閉液。

科考隊的準備還是非常充分的。經過處理後,進入人體循環的蛇毒就少了,對人體組織的毒害力也下降了。

急救盒裏還有口服解毒藥,以及敷傷口的傷藥。總之,在救援隊過來之前,程肆的生命不會有危險。

做完急救處理,周教授看見了那邊架著的手機,走過去發現手機上還在錄著視頻。不過他並沒有多看,將手機取下。

“小程,你的手機!”

周教授將手機遞過去。

程肆接過手機,“謝謝。”

看著還在拍攝中的手機,程肆木著一張臉,按一下屏幕上的停止錄製鍵,然後,點擊“刪除視頻”。

周教授:……

周教授看向雷老師。

雷老師也遞給他一個眼神:這個受傷肯定有問題,不過,照顧點孩子的臉麵吧!

他們這種事見得多了,有些時候也會配合演戲。

而程肆這邊。

程肆不能讓別人知道因為他的貪心,以及對自身能力的錯估,錄視頻翻車了!

所以,此時此刻最強烈的想法,就是將手機裏那段視頻刪掉!!

手機錄下了他整個作死過程,太損形象,絕對能在圈子裏引發海浪般的嘲笑,一波又一波,期限不定,可能過很久還有人把他提出來嘲。

程肆知道未必能騙過周教授和steve他們,但能騙過風羿、騙過其他人就好。周教授這些人就算能猜出這個受傷過程有問題,但不會深究。可若是其他人知道,那就麻煩了。

所以,不管怎麽問,他就是“撿墨鏡的時候沒留意被蛇咬了一口”。

絕不是學風羿不成反被蛇咬!

在周教授他們為程肆做專業的急救時,風羿也幫不上忙,就在旁邊走動,留意一下周圍。

因為事情發生不久,氣味團並沒有散去。

各種氣味分子被嗅覺器官捕獲之後,將信息傳遞至大腦,於大腦分析成像。

很快,風羿就憑借他的超敏嗅覺,“看”到了一個由氣味團組成的模糊的動態影像,還原了剛才在這裏發生過的一切。

他“看”到了程肆的行走路線,還有那條並不算很大的眼鏡蛇。

那條眼鏡蛇原本在草叢裏待著,遇到人之後出現了躲避行為,卻被程肆攔了下來。

然後,程肆走到一邊……

風羿循著氣味看過去。

那裏正好是放手機的位置。

剛才周教授就是從那裏將手機取回,遞給了程肆。

所以,程肆是:

看見一條眼鏡蛇——攔下眼鏡蛇——架好手機——

再然後……

噢……

氣味信息告訴了風羿一切。

程肆這個傷受得確實有點……一言難盡。

不過,還是不揭穿了。

唉!

風羿自己也往緬甸蟒頭上扣過鍋。

反正……問就是蛇先動口的!

程肆的傷口已經處理完畢。

steve再次檢查一遍,“還好隻是被蛇牙刮了一下,有毒素注入但是不多,急救及時,沒什麽問題,剩下的就是等救援隊過來把他帶去醫院進行後續治療,依我看,最多一個星期就能好了。

“小程挺幸運,反應也快。如果被咬實了,毒液注入組織裏,還得擴傷排毒。又或者大量毒素直接注入血管,在血液和淋巴擴散,那就更危險了。”

周教授也道:“野外行走還是要小心,千萬不要仗著自己有經驗,就疏忽大意!”

周教授也是趁這個機會提醒隊裏的年輕隊員。一般年輕人想法多,容易衝動。

尤其是風羿!

希望程肆這事也給風羿提了個醒,千萬別仗著自己有點抓蛇技術就自大魯莽!

“已經聯係了救援隊,不過這裏並不適合救援隊的直升機過來,林子太密。先換個地方,小程你還是不要自己走動了。”

於是……

被風羿橫抱著的程肆,表情相當複雜。

救援隊接到周教授的求助之後,立刻聯係了離南6隊最近的救援小分隊,飛往南6隊所在地點實施救援。

……

風羿啃著一塊餅幹,看著程肆登上救援小分隊的直升機。

目光帶著三分羨慕。

程肆因傷離隊,但剩下的人還是得繼續沿著製定的路線走,完成此次科考任務。

風羿當然也得繼續跟著。

內心雖然已經瘋狂想吃大餐,但還是得忍著,繼續扛著。

既然接了這個任務,就得有始有終。

如果他真要是想離隊,也不是沒有辦法,抓條毒蛇往自己胳膊上來一口就行了……

也不對!

山林裏這些毒蛇的毒能不能毒倒我?

它們的毒能強過我嗎?

風羿陷入沉思。

而得到救援的程肆,這時候也完全放鬆下來,他現在狀態還好,意識也清醒。想著,必須讓這個傷發揮它最大的價值!

程肆的團隊有一人跟著救援隊過來,在了解了程肆的情況之後,放下心了,倆人商議幾句,那人便去跟周教授他們商量錄幾段視頻,讓周教授他們對程肆跟隊這段時間的表現做出個評價。

周教授幾人也同意了。

誇程肆被蛇咬後很冷靜,穩得住。誇他平時能吃苦,不怕累。誇他……

反正,都默認了不提程肆怎麽受的傷。

今天的事情,一方不深究,一方不願細說,雙方都將重點放在被蛇咬之前在隊裏的表現,以及被蛇的毒牙刮了之後的表現,這些是要拿出來宣傳的。

程肆的團隊已經開始製定宣傳方案,受一次傷能製造話題吸引一波流量也值了。

程肆最遺憾的,是這次沒能見到眼鏡王蛇。

離開前程肆還對steve他們說,“如果遇到眼王,一定要多拍視頻!如果steve能直播一下就更好了!”

steve笑道:“如果運氣好能發現眼王,那多半是風羿發現的。這小子尋蛇能力太強了,就是最近有點懶。”

程肆是不指望風羿了,同隊這麽長時間,他也看出來了,風羿對拍視頻沒多大興趣。

而且,明明尋蛇抓蛇能力極強,偏偏重心沒放在這上麵,好像樹上的野果都比蛇有吸引力!

steve想著這兩天的事情,又道:“其實也不一定是風羿發現,咱們隊運氣其實挺好,今天那條眼鏡蛇不就是你遇到的嘛。”

程肆:“……”求別說了。

他都已經給自己洗腦“撿墨鏡才被蛇咬”。

今天這個事情的真相他打死都不會說出來的!

視頻都刪了!

沒有誰能撬開他的嘴巴獲取真相!!

沒有誰!!!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