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68章 控蛇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雖然周教授幾人情緒狂亂,但這種時候不適發飆。

深吸一口氣,周教授壓低聲音問旁邊的steve,“他在幹什麽?”

steve表情微妙,“他大概可能是在……舞蛇。”

周教授揉了揉眉心:“看出來了!我就是不知道為什麽他越舞越起勁!是不是忘了本來要做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有足夠的經驗來控蛇嗎?!”

想到這裏,周教授盡量用平緩的語氣提醒:“風羿!別忘了正事!”

“哎!”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風羿停下手中的動作,對周教授幾人道:“不好意思我剛才有點激動!我就想驗證一下它‘跳舞’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現在看來,所謂的蛇聽笛起舞果然是騙人的!

“我沒有吹笛,沒有放音樂,隻用手掌就能讓它晃來晃去‘跳舞’!”

風羿完全是仗著天賦和本能行事。來到這條蛇麵前的時候,他好像就已經能夠感知這條蛇的情緒。

自從開始變異進化,風羿對蛇好像就失去了恐懼心理,這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進化以前,看蛇是蛇。

開始進化之後,蛇在他眼裏就不再是以前那個形象了。

真要打比方的話,就好像是——

一根辣條擺在他麵前。

怕不起來。

而在麵對這條眼鏡蛇之後,風羿很快就發現了關鍵點。它的視力還可以,但視線很直,會直直盯著目標。

所以,風羿很容易對它的攻擊做出預判。

因為它是直視,直直盯著不放,所以風羿的手掌在吸引它的注意力之後,它就會跟著風羿的手掌轉動。

那邊,steve也在跟程肆幾人解說為什麽那條眼鏡蛇會配合風羿“跳舞”,基本跟風羿所猜想的一樣。

“……它一直盯著某個目標,立起的身體也會跟著晃悠,不過,它盯的時候估計在想,麵前這個是什麽玩意兒?什麽時候下口咬?哪個時機命中率更高?”

程肆又問:“那為什麽剛才風羿的手朝它推過去的時候它要往後仰,而不是直接向前咬過去?”

“這個問題……”

說話間steve突然抬手朝程肆揮來。

程肆後仰避開。

steve:“懂了吧?”

程肆:“懂了。”

突然有個不明物體向你揮過來,你不得戰術後仰?

“差不多的道理,不過如果還有那種脾氣特別暴躁的,那就得更小心了。”steve說道。

紀錄片裏那些舞蛇人與他的蛇,那是從小養成的默契,對他的蛇的脾氣也更了解,不會在它怒氣值臨界點反複橫跳。

但一個陌生人碰到一條陌生的蛇,尤其是脾氣不太好的劇毒蛇,就算是steve這種控蛇老手,也會小心小心再小心,謹慎無比。

別看他抓蛇輕鬆,其實都是經驗積累,經驗的背後都不知道發生過什麽。

“風羿剛才跟這條‘周三’的互動,在不懂的人看來,好像是人與蛇共舞,事實上並非如此。

“這種就好像保持著一定安全距離的互動,雙方都在警惕。看似和諧,其實是處於一種緊張的對峙狀態。

“經驗豐富的老手們很明白什麽時候該起勢,什麽時候該收勢。

“一旦這種平衡被打破,如果沒有絕對的控場能力,總有一方要糟。”

人是在帶著目的地試探,而是蛇在這種試探中,琢磨著怎麽弄死麵前這貨。

steve說道:“在我看來,合適的試探才叫互動。

“不合適的試探,就好像有陌生人無緣無故在你麵前撩嫌做挑釁行為,還湊到你的攻擊範圍內叫囂著‘來呀~你他媽來咬我呀~’

“合適與不合適,這個度,隻有足夠經驗的人才能掌控,非專業人士切勿嚐試!

“你們千萬別試啊!”

說話間,steve發現那條眼鏡蛇扭過身,不跟風羿互動了。

“風羿!它要跑!拽……”

steve想要提醒風羿,拽它尾巴的時候千萬注意別被它咬了!

隻是話剛起個頭,就看見風羿衝過去

沒用工具直接伸手!

嗖!

精準將蛇掐住。

壓根就沒拽蛇尾巴。

steve沒說的話全卡在喉嚨裏。

他話還沒說全,風羿那邊就已經抓完了!

風羿將蛇抓過來。

“周教授,接下來怎麽做?”

“你先抓著,我們測些數據。”周教授道。

旁邊steve湊過來跟風羿交流怎麽控蛇。

談到這個steve就得意了,畢竟經驗豐富。

“……其實你還可以用手或者膝蓋或者其他什麽東西,在前麵吸引它的注意力,然後另一隻手繞到它後方,摸它的腦袋~

“同理,還能一邊轉移它的注意力,然後親它一口~

“不過這也看遇到的那條蛇什麽脾氣。舉個例子,同樣是‘周三’,有些個體你轉移它注意力摸它腦袋,它可能會不高興,但不一定會攻擊。而有些個體,你摸它一下,它嘶你一臉。”

雖然剛才有被風羿莽撞“舞蛇”的行為驚到,但看到現在,他就知道風羿很有分寸。

在steve眼裏,風羿已經是一個經驗豐富的控蛇高手了,所以有些經驗他們可以直接交流,不用擔心對方會作死,傳授這種與蛇互動的經驗的時候,也不必過多擔憂。

風羿和steve的控蛇經驗交流,基本上是steve說,風羿聽。

風羿打算著,下次碰到這種蛇,他也試試steve說的那些,也許能增強他對蛇的各方麵的感知能力。

“取毒液你會操作嗎?”周教授問風羿。

“……會。”

“那正好,省事,不用將蛇轉給steve了。”

周教授拿著裝毒液的器皿過來。

一般他們取毒,使用的是咬皿法或者咬膜法。處於攻擊狀態的蛇咬住皿口就會開始注毒。

不過,很多時候排出的毒量不多,那還得輔助一下。

周教授正準備讓人幫忙,就見風羿已經上手擠那條眼鏡蛇的毒囊!

下手精準!行動迅速!

周教授幾人都看愣了。

旁邊拿攝像機拍著的雷老師道:“可以啊你小子,這操作挺溜啊!”

風羿扯出個微笑。

……腮幫子疼。

steve在旁邊看著,“喔,瞧這小溝牙……這毒液量還是可以的,看來剛才跟風羿互動的時候確實沒怎麽噴毒。

“其實它們咬人和噴毒的時候是不一樣的,‘周三’噴毒的時候是這樣,你們看……”

steve伸長脖子模仿,“下撲,張嘴,翹起,tu ——”

風羿:“……”

steve覺得自己模仿得真是生動形象,足夠風羿他們看明白了。

“就是這樣!雖然‘周三’不是那種專業噴毒的眼鏡蛇,精度不高射程有限,但還是得注意,畢竟有劇毒。身上有傷或者毒濺到眼睛裏都是很麻煩的事情。”

測量數據采完樣便將這條眼鏡蛇重新放回山林。

負責拍攝的雷老師特別高興,之前風羿朝蛇走過去的時候他就開始拍攝了,風羿與蛇互動的整個過程他都拍了下來,休息的時候還看了好幾遍回放,請steve給他分析這種“與蛇共舞”背後的那些隱藏殺機。

程肆看得心癢。

剛才雷老師將拍到的那段視頻拿出來放的時候他也看了,甚至在腦子裏已經轉換了好幾種剪輯方式和宣傳策略,隻可惜,風羿並不會配合這種宣傳。

如果視頻裏的人換成自己……

程肆抹了把臉清醒一下。

他不是steve和風羿這種高手,如果是生死拚殺,他肯定不怕,但是想要控蛇,讓它在互動的時候拍到想要的視頻,那難度就大多了。

所以,程肆也就隻能在心裏幻想一下。

到了第二天。

也不知道該說程肆是運氣好還是運氣差,隊伍休息的空閑,他離隊去方便的時候,又看見了一條眼鏡蛇。

本打算喊風羿或者steve過來,話臨出口,又咽回去了。

心中某個想法滋生。

昨天看風羿那樣戲耍的那條蛇,讓那條眼鏡蛇跟著“舞動”,好像……很簡單?

為什麽不試一下呢?

算上跟隊進山脈之後抓的數量,也抓過十多條蛇了,有經驗了。

這條眼鏡蛇比上午風羿抓的那條明顯小一些,程肆覺得自己應該能hold住。

他想著,如果將自己戲耍這條眼鏡蛇的視頻拍下來,發到社交平台上去,一定會引發熱議!

不是每個戶外播主都能做到這樣的!

想法越來越強烈。

他沒有帶專用的拍攝攝像機,隻好用手機。

手機攝像功能有限,他無法讓鏡頭一直跟著人,隻能湊合著用用,待會兒盡量不要離開手機鏡頭的拍攝範圍。

架好手機調整好角度之後,程肆開始回想昨天風羿的所有動作。

時間過去不久,他又是特意去觀察了的,每個畫麵回想起來都非常清晰。

墨鏡他也隨身帶著。

程肆從兜裏掏出墨鏡,深呼吸。

“來吧,小可愛。”

真正麵對這樣的全國有名的毒蛇,程肆內心忐忑,保險起見,第一次跟蛇互動,嚐試還是不要來全套了。

前後左右搖擺還帶旋轉什麽的,他現在就不要求那麽高了。

離著一段距離,程肆先走了個圈。

那條蛇直立起前身,盯著程肆,頭也隨著轉動。

程肆膽子大了點,在手機能拍到的範圍,回想著風羿的動作,朝那條蛇走近。

不能說一模一樣,那也絕對差不了多少。

先來個左右試試。

蹲身。

然後……

雙掌伸出……

嘶——

“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