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64章 你說是吧?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參悟人生什麽的,風羿先放到一邊。

他拿著那條竹葉青,周教授他們幾個給這條竹葉青測量體征等方麵的數據。

旁邊steve 目光癡迷地盯著這條竹葉青:“白唇,焦尾,這顏色這身板……哎?怎麽感覺它精神有點萎靡?沒之前咱們抓的那倆竹葉青活潑。”

“可能沒睡醒吧。”

風羿默默收回自己剛才琢磨參悟人生的問題時,不小心釋放的氣息。

現在他已經能將氣息隱藏得很好了,不然他怎麽抓蛇?那些蛇啊,各種爬蟲啊,山林裏的動物啊,估計聞到氣息隔老遠就跑了。

對於風羿這個說法,steve不怎麽相信,但是沒一會兒,這條竹葉青又肉眼可見地活潑起來,如果不是風羿抓著,估計能立馬朝幾人發起攻擊。

steve放心了,“可能它真的隻是剛睡醒。”

看著這條竹葉青,steve 又忍不住跟他們分享“我與小竹的二三事”。

“白唇竹葉青很毒的,雖然不至於那種一口能斃命的程度,但是被咬一口很疼,特別疼,能疼得你喊爹喊媽,恨不得把被咬的地方剁掉!

“我有個朋友,在野外抓蛇的時候就被白唇竹葉青咬過,大老爺們兒都疼哭了呢!”

程肆默默離那條竹葉青遠了點。

測數據、取樣之後,風羿又將這條竹葉青放回樹上。

隊伍繼續前進。

“咱們這次進山,收獲還是很多的,比去年他們科考隊收獲多多了!”拿著攝像機的雷老師說道。

去年雷老師也是跟隊進山拍攝,所以去年的情況他非常了解。今年跟著周教授的隊伍進山,能抓到這麽多蛇,並不全是換了一條路線的原因。

雷老師看向風羿。這小子對蛇的存在太敏感了,就像剛才那條竹葉青,在樹裏藏得那麽好,隊裏誰都沒發現,這小子一眼過去就看見了。

當真是人不可貌相!

1000積分給得值!

周教授幾人也是同樣感覺。聯保局的袁隊長沒推錯人,要不是有袁隊長的推薦,誰能想到還有這麽個人才呢?

隊伍進山第四周。

隊裏其他人再次黑了兩個度,風羿也終於變黑了點,但這隻是跟他之前相比。如果與同隊伍其他人相比,那簡直就是白得發光!

程肆已經沒精力去羨慕嫉妒恨了。科考這種性質的活動他也就隻能參與一次,絕對不會想參與第二次的,就算參與也肯定不是這種進深山一兩個月的科考。

再看風羿。除了瘦了點黑了點,依舊是精神抖擻,整天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

現在周教授也放心讓風羿自己去林子裏走動觀察。一是風羿已經證明了他自己在野外山林的生存能力,二是風羿對蛇的存在敏感,說不定能發現他們沒注意到的蛇以及其他爬行動物等。

進山四周,收獲頗豐,抓到的蛇也比去年多多了,可以說近10年來進山科考的隊伍,就沒有比他們抓蛇數量更多的。如果將數據打印出來,能比其他隊伍的數據厚一倍!

隊伍還幸運地拍到了懶洋洋曬太陽的鱷蜥。

活化石級的鱷蜥,也是風羿最先發現。周教授激動得跟基地那邊連打5個電話。

科考隊關於鱷蜥的資料太少了,氣候異常期之後,多少科考隊都沒發現鱷蜥,這次是隊伍休息時,風羿自己到附近閑逛的時候發現的。

而鱷蜥的發現,也讓風羿爭取到了更多的“自由”時間,這段時間他能在山林裏找點兒吃的,如果不是另找吃的,他到現在也不至於隻瘦了這麽一點,估計都瘦脫相了!

又是一個霧氣天。

能見度太差,隊伍並沒有出發。

“聽說基地那邊曾經有次霧氣天用無人機進山拍攝,差點沒飛回來。”雷老師說道。

“山林裏霧天還是影響很大的。”周教授決定趁霧天讓大夥兒多休息休息。

“再過兩個多小時,估計就能散得差不多了。”風羿說道。

“嗯,希望如此。”周教授道。

這段時間來,風羿不隻證明了他抓蛇的能力,還向大家證明了他看天氣的本事。

果然,兩個小時後,霧氣散去,陽光灑下來。

耳邊,鳥叫聲被蟬鳴取代,吵個不停。

動物們藏身密林,隻聞其聲不見其影。想了解深山裏的動物還是得多靠科技手段,隱蔽的攝像機總能記錄一些珍稀動物的蹤影。

“充足的降水和濕潤的環境,讓這裏的植物生長茂盛。視野遮擋太強。哦,那邊,你們看那些山壁岩石的造型,那些都是雨水拍打山石留下的痕跡。”周教授指著一處山壁說道。

一年看不出來,那就十年百年千年。

至於千萬年……數千萬年前這裏可能還是一片汪洋呢。

謝研究員取了一份水樣:“這裏的溪水真幹淨。”

朱教授看著霧氣散去的山林,頗為感慨,“都說水之命在山,山之命在土,土之命在木。山水土木是生命共同體。確實如此。”

謝研究員:“人與自然也是生命共同體。”

周教授就說:“古人不早就有‘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這種理念了嗎?‘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黿鼉、魚鱉、鰍鱔孕別之時,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

朱教授接話:“還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我覺得也有這意思。”

風羿:“……我去附近轉轉。”

他並不想聽周教授跟朱教授“論道”。

風羿也不是第一次“去附近轉轉”,於是周教授強調幾句安全相關的老話,便同意了。

程肆現在也不跟著了,他看得出來風羿隻想自己一個人轉轉,每次轉轉總能有點收獲,要麽是能吃的野果,要麽是發現爬行動物。

而且,風羿就像腦子裏自帶指南針一樣,就算沒太陽的大霧天,辨認方向也相當準,所以壓根不用擔心風羿會迷路走失。

風羿走在林子裏,漸漸聽不到周教授他們的聲音。

他能夠感受到山林裏那種和諧,感受到那種勃勃生機。

山為脊,水為脈,支撐起了這裏的整個生態係統。數千種植物在此生長,欣欣向榮。

陽光出來,植物們開始了又一天的爭奪之戰。即便是地上不起眼的一棵小草,也參與了這種生存競爭。

如果仔細去看山林那些細節,競爭無處不在,甚至廝殺慘烈。

腐敗的枝葉漸漸化為營養,成為其他植物的能源補給。

也有新的競爭者破土而出,參與陽光和土壤的爭奪。

深呼吸。

有泥的腥味,有花的芬芳,有枯葉慢慢腐爛散發的氣味,也有視線無法捕捉到的各種隱藏信息。

水氣散去的山林,迎來一天中最熱的時候。

昆蟲的鳴叫聲減弱,整片山林逐漸安靜下來。

陽光穿過林間的空隙,投下一道道光柱。

遠處有氣流在山脊翻騰,可能在醞釀下一次霧氣或雨水。

瞬息萬變的氣候也是山脈自己的節奏。闖入的人或者其他外來生物不一定能適應,但生長在這裏的每一個生命體,即便是在人類看來渺小的螞蟻,也早已習慣了這裏的節奏。

“溫度合適,濕度合適。這種時侯出來特別爽!你說是吧?”

風羿看向一側的矮樹叢。

眼中的瞳孔迅速收窄,成為一道裂縫。

熱感應與超敏嗅覺疊加的感知世界裏,矮樹叢之下亦是清晰可見。

風羿咧嘴露出個笑。

兩顆長牙不安分地彈出來。

那雙帶著窄瞳的眼睛,看上去冰冷又無情。

……

steve閑著無聊,在隊伍歇息點附近拍攝昆蟲。

正拍著呢,突然聽到一聲喊:

“ste——ve!”

聽出是風羿的聲音,steve也顧不上其他了,往風羿那邊跑去。

隻是沒跑多遠,腳步一亂差點被自己絆倒。

steve看著前方,心率加快,血壓飆升。

風羿抱著條大蟒蛇朝這邊跑來。

如果將那條大蟒蛇換算成人類,四舍五入——

相當於風羿抱著個一米八的、正在奮力掙紮的大漢,狂奔而來!

而風羿這邊,掐著蛇往steve的方向跑了段路,反應過來這次有點崩人設了,怎麽也不應該能抱著條大蟒蛇飛跑。

於是,風羿把纏身上的蛇身扒開往地上一扔,掐著蛇,另一隻手摟著一段,繼續往steve這邊飛奔。

“steve!快看這裏有條大可愛!”

心驚肉跳擔心風羿被絞殺的steve:“……”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