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6章 族譜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老人熟練地在手機上打字,看那速度就知道玩得賊溜。

然後將文字轉換成設定的,帶了一點戲曲腔調的男音。

“謝了,剛摘的果子,給你們抓點。”

啞叔給那兩人抓了兩把山果,在風羿下車之後,又往風羿手裏塞了幾個車厘子大小的山果。

風羿以前沒吃過,看車上那兩人吃得挺開心,取下手套,擦了擦手上的汗和果皮上的小泥點,嚐試。

甜,水分足,味道挺好。

那兩人很快就開車離開了。

啞叔取下草帽扇了扇風,將草帽扔進竹筐裏,又將風羿打量一番,在手機快速打字轉語音:“跟我來吧。”

風羿趕緊跟上去。

“呃……您怎麽稱呼?”風羿問。直接叫啞叔似乎不太尊重人。

“就喊啞叔!”手機語音。

見對方是真不在意,風羿也不糾結這個,看看四周的景色和平整的路麵。

“我瞧山上的路修得挺好,您沒買輛代步車?”

啞叔在手機輸入:“有吃有喝有網,要啥小汽車。”

風羿:“……有道理。”

想了想,風羿打算直接點。

“啞叔,我過來的目的,您知道吧?”

“知~道~我等好久了!”

“這話怎麽說?”風羿追問。

啞叔卻不打算多講,開手機外放音樂。

“是誰在唱歌,溫暖了寂寞……”

邊往前走,還跟著節奏噔噔地跳。

風羿:“……”

確定了,是個健朗活潑的老頭。

沒多久,風羿就看到了老管家說過的“風家祖宅”。

這是風羿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祖宅,與曆史年代劇裏麵的老建築有點像。

占地麵積不算很大,一磚一瓦很有古意,卻不破舊,顯然有人精心養護。這位啞叔確實盡職盡責。

啞叔走進屋裏放下竹筐,打了個手勢,示意風羿跟著進去。

一邊往裏走,手在手機上快速點著,輸入了一長段文字轉換語音。

帶著兩分戲曲腔調的解說,在安靜的祖屋內響起。

“看到那個寫著風字的牌子沒,那邊那個屋是風家祭祀供奉祖先的地方,放著一部分風家祖先的牌位。”

風羿推門走進那間屋內,掃視一圈,並沒有什麽特殊的地方。

裏麵幹淨是幹淨,空間也還算大。

也看見了一些寫著風家祖先名字的牌位,整體看上去確實有儀式感。隻是這些名字風羿沒聽長輩們提起過,也未曾從別人那裏聽說過。往上翻三代,記住他們的人都少了。

又細細打量一遍屋內。

怎麽說呢,沒有太出乎意料的地方,而且從裏麵的布置也看得出來,這裏很久都沒有外人過來。所謂祖宅,所說的什麽祭祀祖先的地方,現在這個時代確實沒有什麽人再在意這些,但是……

一個億的任務啊!

就這?!!

倒不是不尊重逝去的人,隻是,近幾十年來,人們已經漸漸簡化祭掃流程,像風羿這樣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如果不是接到這個任務,他壓根都沒有祠堂概念。也就隻是在電視劇裏麵看到一些,完全不會聯想到自己身上,清明掃墓也很少會去在意三代往上的人。

很難想象,一個億的任務就是在這個地方?

不過既然已經來到這裏,風羿也沒有立馬去找族譜。看了看,沒有電視劇裏麵那些跪拜的墊子,也沒有香、紙之類,於是風羿便站在那些牌位前拜了拜。

隨後,風羿正打算去尋找族譜,問問啞叔有沒有線索,側頭就見啞叔招手,從他的智能手機裏轉換出一段語音:

“行嘞~意思意思就夠了,快過來!”

風羿:???

不是,什麽叫“意思意思就夠了”?

見啞叔已經走了出去,風羿快步跟上。

啞叔帶著風羿走到另一個屋,屋裏有一麵跟周圍沒什麽區別的青磚牆。

啞叔將牆上暗格拉開,露出裏麵的指紋鎖。

風羿:!!!

啞叔抬拇指在指紋識別界麵按了一下,然後退一步,示意風羿也在上麵按一下。

風羿一臉懵逼,走上前按照啞叔的姿勢,抬起右手拇指在上麵按了一下。

隨著嘀的一聲,看上去完整的一麵牆,中間挪開一扇門。

啞叔這次沒進去,打了個手勢,讓風羿自己一個人進。

風羿給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設,總覺得知道了什麽不得了的信息。

看了看裏麵,好像並沒有什麽特別的樣子,但搞得這麽神秘,心裏也越發緊張。

不過既然已經走到這裏,風羿也不打算退。

深呼吸,抬腳走人入室內。

在他走進去的那一刻,牆麵挪開的門再次合上。

風羿更緊張了。

隨著牆麵的門合上,看似狹小的室內,亮起來許多燈。看不出什麽材質,不刺眼,但足夠照明。

也正因為這些燈亮起,風羿才看清楚室內。這裏並不是他所以為的那般狹小。

隻是這裏並沒有祖先牌位,也沒有留下任何祭祀性質的東西,周圍牆壁上有一些畫,有些看上去像蛇,有些奇形怪狀,不管是哪種圖畫,都是很古老的畫風。

視線大略掃了一圈之後,風羿又沿著室內牆麵走了一遍,依然沒有發現所謂的族譜。

族譜……

族譜在哪呢?

一邊嘀咕著,視線落到室中央一塊圓圈區域。

走近了看,這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圓圈,而是一條蛇咬著自己尾巴圈成一個圓環。

而當風羿踏進這個圓圈的時候,他脖子上佩戴的花錢自動懸起。

圓幣蛇圖案的一麵發出藍色的光,同時,一段高頻聲音從其上傳開。

風羿聽得很模糊,因為那段高頻的聲音,除了一開始發出的那一小段之外,後麵聲音的頻率逐漸超過他耳朵所能聽到的範圍。

與此同時,離他不遠的地方,地麵升起一道近一米高的立柱,看似整塊無縫的石柱上層石板展開,托起一個方形的近似書本的東西。

為什麽說近似,因為這書的外皮看上去太古怪了!

蛇皮!

別的皮他未必能判斷出,但蛇皮他絕不會認錯!

這種花紋他從未見過,但是,與陸躍的錢包給他的感覺不同,這不像是那種直接剝下來的皮,倒像是自動脫離的……

蛇蛻!

風羿甚至想象了一下,如果這樣的鱗紋在蛇身上存在,那得多大一條蛇!

不對,他現在的關注重點不應該是這個!

看著依舊發著藍光保持懸浮狀態的生肖花錢,再看看仿佛無縫從地麵生出來的立柱,最後視線聚焦於立柱的那本書上。

不知道是什麽材質,古樸又帶著說不出的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

書頁無風自動,快速翻頁。

風羿沒看清裏麵寫了什麽,隻能看出每一頁寫了短短幾個字,有長有短,不同字體、不同筆法。

這就是老管家所說的簽名?

這就是族譜?

“這族譜……跟我理解的族譜……差別很大啊。”

就算再遲鈍、平時再怎麽不關注前沿科技,風羿也知道麵前所展示的這些,不是常人能接觸到的!

此時此刻,風羿有了“我特麽攤上大事了”的覺悟!

風羿僵在那裏,渾身的汗毛豎起。

令人恐懼的是未知。

同時他也意識到,擺在眼前的,是一條從未想過、也從未了解過的路。

他有一種感覺,不,更像是一種本能。

本能知道要怎麽做。

就像雞孵蛋,鳥築巢,蜘蛛織網,蜜蜂釀蜜。

不學而能!

是刻進基因裏的記憶!

如果將這本“族譜”比作一扇門,簽下名字的那一刻,就是真正推開了這扇通向未知的門。

“族譜”停下翻頁,空白的頁麵攤開。

風羿伸出手,用食指在攤開的頁麵,寫下自己的名字。

最後一筆落下。

像是有一團水霧突然散開。

隔著霧氣,風羿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像一條盤踞的蛇。

意識漸漸脫離自我控製,仿佛在遠古與未來、夢境與現實的邊緣折返跑。

一牆之外。

啞叔靜靜站在門口,手機傳來新消息提醒,可能是網上的牌友,也可能是山下十裏八鄉的熟人,但此刻他並沒有分出一絲注意力在手機上,完全無視手機的提醒。

又等了會兒,啞叔咧開嘴無聲地笑,伸了伸懶腰,看下天色,這才掏出手機給幾個群裏發消息:

“今夜山裏天氣會變,風大有雨。早些下山,別上山頂,住山腰的都把室外的貴重物品收起來,雞鴨早點趕進籠,晚上門窗關好,車都開進車庫,沒事別出來。山腳的不用擔心,早些收衣服就行了,水汽重。”

這幾個群都是住在山裏或者山下附近的居民以及工作人員等。

看到啞叔這條信息,都冒了出來。

“真的假的?天氣預報說最近都是晴天啊。”

“山裏天氣變化快,啞叔是山上的老人了,聽他的話準沒錯。”

“新買的防水車墊有點氣味,放院子雨棚下麵打算吹幾天,也要收屋裏嗎?我今晚住山腰。”

“收吧,沒見啞叔說今晚風大,吹跑了咋辦。就算沒吹跑,山裏的各種殘葉泥水吹到上麵也不好啊。”

各個群裏麵的人抽空說著話,也有人看看外麵的天空。

“連片雲都沒有,真有雨?”

倒不是不相信啞叔的話,在小鳳山這片地方住久了或者工作幾年的人,都知道啞叔預測天氣特別準,每次有什麽變化都會提前跟他們說,比手機裏的天氣預報準多了。

這次啞叔說得太誇張,不少人半信半疑。

隻是,隨著時間過去,大夥兒就都發現天色不對了。

“今兒天黑得是不是太早了?”

“一覺睡醒發現晴天變多雲。”

“確實變天了,水汽有點重。室外濕度儀給我彈好幾條通知了。”

“山上天氣變化無常,聽啞叔的話吧,趕緊動起來!”

等到天黑的時候,留守在山腰的人,吃著晚飯,從屋裏往窗外看,能見度已不足五米。

打開院子的燈,什麽都看不見。

“好大的霧!”

“起霧不一定下雨吧?”

“那得看能不能達到成雨條件。有種霧叫鋒前霧。”

“是嗎?這個季節起這種霧?不正常吧?”

“別管它正不正常,我先拍個視頻!”

那人說著,拿起手機打開門,開始拍外麵的情形。

“隔離網那邊的蛇都不見了哎!”

平時夜裏也極其囂張的王錦蛇,此時已經不知道躲哪兒去了,四周隻有風吹過時葉子唦唦的聲響。

風漸漸大了。

有雨滴迎麵砸來,刺得臉生疼。

霧並沒有散去,水汽並沒有都變成雨滴。

過高的空氣濕度,呼吸已經有明顯不適感。

那人扛不住,不甘心地退回屋子裏。

很快,雨勢變大,被勁風帶著,砸在窗戶上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

手機信號從滿格變成一格。

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

天空不斷加厚的雲層自上而下壓來!

滾滾的雷聲像是有巨獸在上方踩踏。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狂風掠起水霧,在山中橫衝直撞,凶悍非常。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