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51章 獸性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來到物業管理處這邊沒多久,就看到曹星那兩個小孩在家長的陪同下,趴在臨時水池旁邊的圍欄那兒看魚。

兩個小孩的家長一邊關注著孩子,一邊跟一位40多歲的女士說著什麽。

看到風羿,兩個小孩的家長趕緊領著孩子過來,感謝風羿昨天晚上救了曹星二人。

昨晚上光線太暗沒看清,再加上擔心自家小孩,注意力都沒放在其他地方,回得也急。等回到家確定兩個小孩子的狀態還算好之後,他們就找物業詢問風羿的聯係方式。

不過物業沒給,說這得風羿本人同意才行,否則他們不會把業主的聯係方式隨意告訴別人。

雖然沒要到風羿的聯係方式,但業主群裏發出來的照片有風羿他本人的,所以兩個小孩的家長也知道了風羿的長相。

辨識度高,剛才抬眼一看就認出來了。

兩個小孩的家長感激風羿的救命之恩,看到這條魚的體型,再聯係曹星二人的講述,他們知道,如果不是風羿,曹星這孩子估計就被拖水裏去了!

詢問了風羿的門牌號,兩位小孩的家長打算抽個時間正式上門送上謝禮。救命之恩可不能隻嘴上說說!

“他們怎麽樣?是不是昨天被嚇得太狠?”風羿問曹星二人的心理狀況。

兩位家長露出輕鬆又有些慶幸的笑,“還行,都能過來看魚了,還看得特別起勁,剛才還跟他們小夥伴吹牛呢。”

兩位家長告訴風羿,小區裏有個心理醫生,給這倆小孩看過,曹星對生死一線的陰影遠沒他們想的大,情況也比較樂觀,提到魚其實沒有多大的恐懼心理。

“哎,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看電視看得太多,這麽大一條魚,他們也就隻當成一個小妖怪,就算差點被拖水裏,緩過來之後還真不怎麽怕。他們倒是更怕你,還把你當成大妖怪呢哈哈哈!”曹星他爸笑道。

如果這條大鯰魚是小妖怪的話,風羿這個能把大鯰魚拖上岸的人,可不就更厲害?

大人們覺得自己猜到了小孩子的邏輯,也隻當成一個玩笑話。

在家長的強烈要求之下,曹星二人一改剛才跟小夥伴們吹牛的狂傲,一點一點挪過來,哆哆嗦嗦地道謝,也不敢直視風羿的眼睛。

感激是真的。

畏懼也是真的。

這時候物業管理處那邊過來個人,視線掃視了一圈,然後落在風羿身上。

“風先生!那邊來人了!”

負責物種鑒定的人來了。

風羿精神一振。

15萬來了!

跟著物業的人一起過來的有三位,一位年紀比較大,五六十來歲,是此次負責鑒定物種的。

另外兩位,其中一人40來歲,麵容冷峻,可不就是上次小青龍事件遇到過的袁隊長!

跟在袁隊長身邊的是個年輕人,胸前佩戴聯保局徽章,看年紀估計加入組織不久。

風羿一看到袁切就比較緊張。他那些話可不容易騙到這位經驗豐富的聯保局隊長!

這位不是忙著鉞山保護區那邊的事情嗎?已經調查完了?

那我待會兒被問的時候該怎麽編?

跟在袁切旁邊的那個年輕人倒是認出了風羿,他看過小青龍事件的檔案,裏麵有風羿的調查報告和照片,無口罩墨鏡的那種。

怎麽又是這小子?

有點莽啊!

上次單手掐了一條兩米的小青龍,這次直接把一條三米的歐鯰拖上岸!

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的事!

年輕隊員打量風羿的時候,袁切走過來,看了眼魚,又看向風羿,嘴角微微向上拉了拉。

風羿總覺得他這個笑有點意味深長。聽管家說過這位的事之後,風羿就擔心這位當年被打過的臉,要回報到自己身上。

管家說這位忙得很沒時間理他,但現在為了一條魚親自跑來一趟,又是為什麽?

風羿還在想怎麽編拖魚的故事,就聽袁切說道:“入侵種歐鯰,獎金15萬,再加15個積分。”

風羿一聽“積分”,心中一喜。

第六數據庫建立之後,為了鼓勵人們保護當地的生態環境,弄出來這個“積分”,根據所做的貢獻給予相應數額的積分獎勵。

這個積分直接綁定第六數據庫,全球範圍認可。

好處很多,比如繳稅優惠、個人信用、簽證辦理等等,這可以看作是另一種個人的社會價值證明。如果積分高,在某些時候是可以直接走綠色通道的。

一些大富豪們做慈善捐贈,如果是生態方麵的,也會得到一定的積分,但肯定不是簡單的比例換算。

15積分可比15萬重要得多。

十五萬就想買15積分那是在想屁吃。

對風羿而言,自然是15積分更重要!

風羿正為15積分高興呢,袁切又道:“你捉小青龍的積分已經發放,30分。”

風羿:!!!

抓條蛇這麽多?!!

像是知道風羿在想什麽,袁切繼續道:“按理抓條蛇不可能給這麽多積分,但此次意義重大,而且沒有傷到蛇,也起到個宣傳作用,沒有獎金,所以積分多申請一些。”

風羿明白,能申請下來這麽多積分,肯定是袁隊長使了力。

是我小人之心了!

袁切跟風羿說完這些之後,就過去看魚,離近些仔細觀察,跟旁邊年輕的隊員說道,“長到這個體型,很可能就是當初放生的那一批。到時候采樣測序做個比對。”

旁邊圍觀的人好奇地問:“長這麽大,它們吃什麽?”

袁切淡淡道,“什麽都吃。喝水的鴿子,寵物,甚至年齡比較小的兒童。”

謔!

人群激動了。

之前有人丟寵物,大家都是各種猜測各種傳言,其實未必當真。現在被證實河裏麵確實有這種大魚,家裏有小孩有寵物的都警惕起來了,絕不靠近河水!

聯保局那位年輕的隊員在記錄一些信息,詢問昨天晚上的事情。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將這事討論百八十遍了,七嘴八舌將事情的起因經過告知。

群眾:“……曹星他們翻牆出去找野鳥蛋……”

年輕隊員額上青筋一繃。

群眾:“……野鳥蛋沒找到,發現一隻野生大鱉就衝上去捉……”

年輕隊員青筋再繃。

袁切倒是笑了笑,語氣平淡地說道:“把他們家長叫過來吧。”

於是圍觀的住戶們熱情聯係了那兩位小孩的家長,告訴他們即將接受聯保局式愛的教育了。

那位年輕的隊員問完這邊的事,又去問風羿,想問清一些細節來整理一份詳細的報告。

“你救人之後為什麽還要去河裏呢?”這是年輕隊員無法理解的。

晚上那麽暗,既然已經救了人,又不知道河裏究竟是什麽東西,怎麽有膽量衝進河裏?

風羿肯定不能說自己當時獸性大發。

“衝太快沒刹住腳,滑水裏去了。”

年輕的隊員點點頭,這種說法確實有可能,又好奇道:“你怎麽在水裏捉住它的?”

風羿:“它一張嘴我就給扣住,然後往岸上拖。”

“就這?”

“嗯呐,就這樣,這魚攻擊力不強。”

聯保局隊員:???

風羿:“當時太激動了,具體細節我記不清。”

聯保局隊員又問:“它沒有劇烈掙紮?”

風羿回想了一下,那魚掙紮了,但是不算劇烈。

於是語氣肯定道:“沒有。”

“……”

年輕的隊員認真盯著風羿的眼睛,還是沒從他眼中看出說謊的意思。

袁切剛跟那位物種鑒定專家說完話,走過來聽到兩人的對話,便跟那位年輕的隊員說:“你別問他,不具參考價值,你去問問這小區的住戶有誰家在河邊丟過寵物,大概在幾月份,哪個季節。”

之後就沒人去理會風羿了。

一小時後,這些人帶著那條大魚離開,並告訴風羿,獎金會在24小時之內打入他的銀行賬戶裏。

小區業主群裏麵大家又在激烈爭論——

住這種地方真能長壽?

還是會被嚇得折壽?

風羿對這類話題沒興趣,回家之後他就聯係了管家,昨晚上“獸性大發”對他的影響太大,他想詢問管家知不知道壓製這種獸性的辦法。

老管家聽聞,他其實並不認為這是什麽大事,也不認同這是什麽“獸性”。

不過既然風羿如此在意,便說道:“可以試試進行一些舒緩的運動,或者聽一些能讓你心情愉悅、比較放鬆的音樂。”

風羿想了想。也是,就像有些脾氣暴躁的人想要變得平和,可不就得修身養性?

但是該怎麽修身養性?

做什麽運動能緩解暴躁、壓製戾氣?

其實,也不一定是做什麽運動,古人修身養性不是也會彈琴的嘛!

風羿當初演網劇為了那個角色是特意去學過琴的,雖然沒那個天賦,彈得不好,但是拍攝的時候架勢擺出來就是比純外行人順眼。

除了彈琴還有什麽?

聽歌?

風羿不怎麽喜歡聽舒緩歌曲,他平時聽的搖滾流行樂居多。

那麽,除了搖滾流行音樂和那些舒緩的歌曲之外,還有什麽能聽的?

聽什麽呐?

想來想去,風羿終於想到還有一類音樂可以試試,看管不管用。

掏出手機,風羿在搜寻框裏輸入——

【舞蛇人吹笛曲】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