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50章 放生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想著怎麽解釋的時候,出來尋找的人終於到了。

老遠聽著哭聲都以為真出了什麽人命大事,兩個孩子的家長更是嚇白了臉,憋在心裏的一團火瞬間被澆滅,再大的怒氣也抵不過孩子的安全。

然而,等趕過來發現兩人安然無恙,隻是被嚇哭之後,剛才被澆滅的一團怒火又旺盛地燒起來了!

這邊忙著就地教訓孩子,那邊物業管理處的人,以及幫忙出來尋找的住戶們,此時關注重點則放在另一處。

過來的時候第一眼肯定是放在哭聲發出的位置,也就是曹星兩人身上,第二個關注的,便是風羿以及風羿旁邊的那條大魚。

“我去!這什麽!”一名業主將手電照過去之後驚叫出聲。

“這是水怪嗎?”另一名業主大步過去,又覺得離太近不安全,退了兩步。

深夜突然見到這麽大一條魚,誰都不可能淡定。

“瞧這嘴,這體型,完全可以……”說話的人看了看魚,又看了看旁邊還在哭的倆小孩,沒繼續了。

物業的幾名員工此時走過來,他們剛才已經跟管理處那邊通過話了,從王哥口中了解到這邊的事情。

驚歎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的魚,“目測確實有三米了!”

“聽王哥說,如果這魚確定是歐鯰的話,獎金15萬呢!”

“厲害!”

說著又問站在旁邊正甩胳膊的風羿。

“王哥說,這兩小孩是你救的,這魚也是你抓的,真的嗎?你一個人抓了這麽大一條魚?”

鉞山附近釣魚的地方很多,他們平時也會組團一起去釣魚,稍大一點的魚都得費好大的勁,麵前這條三米的大魚簡直無法想象!

如果換成高大威猛跟坦克似的壯漢,還有些可信度,但風羿這絕對稱不上壯的身材,實在令人懷疑。

風羿活動著胳膊,麵部展現出了比當初演網劇時還精湛的演技,語氣還帶著三分得意,“可不是!不過也是運氣好,這魚可能比較虛弱,好抓,再加上我平時健身注重力量訓練,河岸邊又潮濕滑溜,摩擦力小,不然還真拖不上來。艾瑪,累死了,胳膊都快斷了!”

不遠處正在挨教訓的曹星二人哭聲一噎,臉上還掛著淚,震驚又畏懼地看著風羿。

正好對上風羿往這邊看的視線。

兩人一哆嗦,抱著各自家長的腿開始嚎。

其實現在大家找過來之後,手電和燈將周圍照得很亮,人的表情也能看得清晰。

風羿看過去的那一眼,真沒有什麽威脅的意思,他就隻是想著,之前天那麽黑,對普通人而言,就那麽點月光,看人都是模糊的。兩孩子就算看到,又能看清楚多少?

所以風羿不怕他們說,兩個受到驚嚇的小孩子,在手電都沒打開的夜晚,能看清楚什麽?說的話可信度又有幾分?

到現在這倆除了哭就是在說“水怪”,看到什麽都會妖魔化、誇張化的小孩子,說的話可信度確實不高。

因此,風羿真不覺得必要去威脅這倆小孩什麽。

隻是,風羿這自認為沒有威脅意味的平平的一眼,又將正在腦補“大妖怪打完小妖怪就要吃人了”的二人嚇得不輕。

平時撒嬌狡辯賊溜的嘴皮子,現在哆嗦著話都說不清,嚎過之後就隻是一抽一抽地哭。大家隻當他們今晚被嚇狠了,有心理陰影。

兩個小孩的家長很快將他們帶回去,等著他們的估計還要有混合雙打。

不過河邊的人反而更多了,聽到消息的住戶們,也有耐不住好奇心扛著蚊蟲的叮咬出來看熱鬧的。

曹星二人偷偷翻牆出去這事,在業主群裏早就傳開了,本來有些人不耐煩看這倆熊孩子的破事,突然有人放出來一張照片,就是那條三米長的大鯰魚。

本來準備閉群睡覺的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說熊孩子他們沒興趣,但要是說這個他們可就不困了!

有人問了地方披著衣服就找去現場看魚。

這些年小區裏其實一直都沒發生什麽大新聞,翻來覆去就是那麽幾類事,突然出現三米的大魚直接成了小區的熱點新聞。

物業的王哥他們在有人替班之後,也都跑去現場。

隻是,看到實物,他們抓魚賺錢的想法就動搖了。

我真能抓到?

這麽大的魚,人還沒把它拖上岸,它就能把人拉水裏去。就算僥幸能抓住,我胳膊得廢吧?

為了15萬塊錢廢掉倆胳膊,不劃算!不值得!

釣?

就算能釣這種魚,遛魚都得靠船!

所以,看到實物之後,確實有很多人相信風羿說的“這魚可能比較虛弱”。

物業的人拍了照片給有關部門報上去了,得到回複之後打算用車將魚拖回管理處,那邊已經有人做了個臨時的水池。接下來就隻用等明天負責人過來鑒定了。

這條魚太大,四五個人合力才搬上車,還累得一身汗。

而這幫人搬魚的時候,風羿就在旁邊看著,他現在的人設是雙臂疼痛、疲勞過度、體力不支的拖魚人。回去的時候,他也是坐著車回的。

物業還特意找人過來給他檢查了一下胳膊,是一位在附近醫院上班的阿姨。

“沒什麽事,年輕人就是身體好。如果不放心明天可以去大醫院做個詳細的檢查。對了,今晚上回去的時候檢查一下身上有沒有其他傷口,如果有傷口還是得盡快處理,防止細菌感染。”那阿姨說道。

聽到這話,風羿麵上也是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

拖走魚,物業又在河邊豎了幾個警示牌,防止還其他人跑到河邊作死。誰也不知道這河裏還有沒有第二條這麽大的。

這晚,不少人都沒睡好,時不時有人跑去物業管理處那邊的池子裏看魚,各個角度拍的照片傳到業主群裏,然後又被人轉發到其他親友群、八卦群等等。

於是,第二天風羿一醒,就聞到了小區裏多出來的那些陌生人的氣味。

風羿給物業那邊打了電話,詢問鑒定的人什麽時候過來,是否還需要走什麽流程。

物業那邊告訴他,負責鑒定的人很快就會過來,如果鑒定確實是歐鯰,體長體重也都沒有問題,獎金就會在二十四小時內發放,不用著急。

風羿心想:我沒著急,我就是想著如果鑒定的人還要問話,該怎麽回答?

絞盡腦汁,風羿想了好幾個回答,就等著待會兒鑒定的人問話。

反正早上也沒什麽事,照了鏡子確定看上去沒什麽異常之後,風羿出門,來到物業管理處旁邊的臨時水池。

此時雖然物業已經圍了三道圍欄,但看魚的人還在逐漸增多。

有個70來歲的大爺,此時站在水池邊侃侃而談。

“這就是歐鯰!我以前抓過的!不過當時也就隻抓了一條一米多的,還不到兩米,比這條差遠了!”

大爺嘴上謙虛著,臉上卻帶著得色。圍在這兒的人裏麵,有多少抓過一米多的大魚?!

聽著四周的驚歎聲,大爺輕咳一聲,見大夥兒的注意力又集中過來,繼續道,“現在那點獎金都不算什麽了啦!五六年前吧,那時候三米的歐鯰懸賞是五十萬!大家一窩蜂跑河麵上抓魚,誤傷其他珍稀魚類,還出過人命,後來就出新規了,獎金也降下來了,不鼓勵私人捕捉。

“像這種大魚,私人捕捉太危險了,尤其是那些楞頭青,魚還沒捉到,自己估計就被拖水裏去了!15萬可能也就補貼個醫藥費!

“聽說其他地方還見過四五米的呢!”

大爺說著,就聽有人問:“這個真是入侵物種?”

“可不是!”大爺激動道,“這玩意兒是氣候異常期之前就引進來了,起初隻是作為經濟魚類引進馴養,氣候異常期那時候,不是有很多人求神拜佛嘛,就有人買了一批歐鯰的魚苗跑去放生,全給倒河裏了!

“當時正好有個專家組過去指導生態係統方麵的工作,聽說這事,十個教授氣進醫院六個,其中兩個年紀比我還大,進醫院就下了病危通知書,唉!”

一說到胡亂放生,再聯係入侵物種,大夥兒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像這種亂放生的得判刑吧?”有人問。

“肯定的!”大爺說道,“當年查了這事之後,就讓那個放生歐鯰的人進去吃牢飯了!”

“該!放生也不能亂放啊,就算不是入侵物種,四大家魚也不能亂放!”有人說著。

“那不是功德!那是作孽!是貪功!建功為善,貪功是惡啊!唉!”一位大媽轉動著手腕上的串珠,搖頭歎息。

這些年過來,大家的生態環保意識也在增強。

看到麵前這條大魚,再一說入侵物種,大家就明白了,像這種怪物級的大魚,個大,生長快,又不挑食,入侵的這些年,本土魚估計過得很慘。

有個年輕人抓了抓頭發,小聲道:“這麽大的鯰魚……也可以吃的吧?”

那大爺咂了咂嘴,“土腥味兒太重,難吃!”

“加點花椒掰點蒜?或者燉個茄子?”

“不行!一想到這魚可能在河裏麵吃過屍體,我就沒了胃口。又不是饑荒,那麽多味美的魚能吃,我幹啥要吃這種?”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