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5章 小鳳山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司機隻是覺得風羿長得挺好,有點像現在娛樂圈裏比較火的那些小年輕。其實他認不出哪個是哪個,在他看來長相都差不多。最近聽說有明星來陽城拍節目,他才多問了這麽一句。

風羿說不是明星,他也信了。

也對,明星怎麽會連車都打不到?

聽說人家明星走哪兒都有車接送的。而且,也沒有明星會去小鳳山那種地方吧?

所以,“我是不是載了個明星”這念頭,在司機腦子裏晃了一圈又飛了。

“去小鳳山幹什麽啊?科考的?拍視頻的?還是去探險的?這兩年倒是有幾個網紅去過那邊拍視頻,不過經曆都不怎麽好,現在也就沒人去了。”司機說道。

“找人。”風羿見這個司機話比較多,也想從他嘴裏多打聽些消息。

“小鳳山上有什麽?我這還是第一次去。”風羿問。

“有蛇啊,都說是蛇山了,連鳥都不在那兒築巢。哦,那邊也有很多農牧相關的公司,山下大片的農田牧場。”

“那我要是想上山,隻能用走的?”風羿又問。

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

“也不一定,聽說那邊山腰好像也有人住,會有上下山的車。具體不太清楚,你運氣好的話能碰到上山的車,出點錢讓他們載你一程就行。我聽人說的。”

“去那邊的話,要注意些什麽?”風羿打開手機備忘錄,準備將司機的話記下。

“注意些什麽?”司機砸吧砸吧嘴,“你上山的時候多帶吃的,野外的東西能不動就別動,你也不知道有毒沒毒。還有動物,再好奇也別去招惹,那地兒警衛無人機神出鬼沒的,反正每天都會出來巡邏一趟,時間不定。”

想起什麽,司機又道:“去年六月份的時候,三個外地來這兒探險的,讀高一的小崽子,偷偷摸摸背了一堆東西上山要搞自助燒烤,還準備去捉蛇,被無人機探查到火源飛過來抓了個現行。

“後來那三個就被抓去教育了,還得考試,森管密卷,動保十套什麽的,考合格才準出來。”

“動保什麽?”風羿沒聽清。

“‘森管密卷’,‘動保十套’,這是我們調侃的說法,就是森林法、防火條例、野外火源管理辦法等等之類的,簡稱森管。動保就是動物保護、生態環境保護相關的那些,某個專家總結了十套考題。後來聽說那三個平均身高1米8的小朋友,做試卷都做哭了呢!”

風羿恍然,記下關鍵詞。

司機繼續說,“總之,那邊是保護區,山上的動物你都別碰,甭管什麽蛇啊鳥啊蛙啊,你就當它們全是保護動物,安全起見都離遠點,一不小心打死打傷了有得煩。你就記住一句話——一隻違法,十隻入刑。”

“這……有點誇張,要是碰到老鼠呢?也不能打?最近多地鼠災。”風羿問。

“你特麽逗我?蛇山上有老鼠?蛇是老鼠的天敵啊!小鳳山一霸是王錦蛇啊,吞老鼠特猛,那兒的老鼠早被抄家滅族了!

“知道為什麽小鳳山的山腰還住著人?住那的人得管投喂!隔段時間就得從其他地方運老鼠過去,不然被隔離在保護區的蛇都得餓死。”

“哦對,王錦蛇吃老鼠的。”風羿點點頭,“而且無毒。”

司機又砸砸嘴,“王錦蛇,就是很多人說的菜花蛇,我們這兒也叫它大王蛇,很久以前,其實是用來養著吃的呢……”

“現在不讓吃了。”風羿道。

司機:“以前我爺爺奶奶那輩,老人們說的是‘見蛇不打三分罪’。”

風羿:“現在是‘一條違法,十條入刑’?”

“差不多吧。”司機歎息一聲,“好好的,氣候怎麽說變就變,動物說死就死了那麽多呢?”

風羿沉默。這話他不知道該怎麽接。

過去那近二十年的氣候異常期,太多動植物消失,常見的變成瀕危,瀕危的變成功能性滅絕。

支持最嚴保護法的人,不一定對那些動植物都懷著憐惜,也不一定都有什麽生態環保的意識,他們將大規模滅絕事件看做是預警。動植物的生存狀況,也是人類生存環境的指針,是第六數據庫需要采集的數據。

所以,“數據”得保護好。這是共同意識。

車裏氣氛有些沉重。

隻是這種沉重,隨著離目的地越來越近,又開始躁動。

道路兩旁建築越來越少,警示牌越來越多,還有印著電話號碼的牌子。

司機出聲道:“如果你在隔離區之外看到蛇,聯係警示牌上的電話,很可能那蛇就是保護區裏麵的,越獄了。”

風羿看到了不遠處拉起的隔離帶,而越往前走,道路離隔離帶越近。

這裏已經是小鳳山的範圍,風羿能看到隔離帶內一塊大石頭上,有條蛇微微立起前身看著他們,仿佛在看一條誤入蛇群的泥鰍。

越往裏走,離隔離帶越近,越能看到那些在隔離帶邊沿爬動的身影。

“這裏的蛇……果然很多。”

風羿臉色發白。

司機還好,不是第一次跑這邊,所以不奇怪,“它們隻是喜歡湊到隔離帶邊沿看走過的車輛和行人。”

“膽子這麽大?”

“這種蛇普遍膽子大也凶,現在仗著大家都不敢吃它們,越發囂張了。好了,到了!”

司機將車停到指定地點,後麵的路就隻能靠風羿自己走上去了,外來車輛不讓上山。

見風羿渾身緊繃,司機拍了拍風羿的肩膀,“甭怕,菜花蛇而已。”

風羿並沒有被安慰到。

遍地菜花可能隻是個鄉土劇,遍地菜花蛇那就是恐怖片了!

司機看了看停車場四周,將車停到可吸煙區。路上開車沒敢抽,小鳳山這邊專設了個不用下車的吸煙區。

點上煙,司機看著風羿穿戴裝備。

簡直武裝到牙齒。

笑了笑,司機說道:“我們這兒有句老話,‘一裏王錦蛇,十裏無毒蛇’。”

有話聽著有兩種斷句:

十裏/無/毒蛇——此地莫有毒蛇。

十裏/無毒蛇——這兒遍地都是蛇!隻是它們沒毒。

其實都一樣!

司機道:“雖然聽著誇張,但王錦蛇也吃蛇,你要相信,吃貨的實力是不容置疑的。”

風羿扯了扯嘴角:“謝謝師傅,您真會安慰人!”

司機笑著搖搖頭,“你說你,怕蛇怕成這樣,來這地方做什麽?這不是找虐嘛?“

風羿幽幽道:“生活不易。”

這話瞬間觸到了司機的虐點,叼著煙眼神滄桑:“都不容易啊。”

風羿問:“您不怕蛇?”

司機:“我又不下車我怕什麽?”

風羿:“……”好特麽有道理。

司機:“隻要我在車上,沒有一條蛇能偷偷鑽進我的車!我連廁所都不去!等離開這裏了再找地方解決。”

風羿:“……嚴謹如斯。”

司機:“我們這兒還有句話,‘驚蟄有雷鳴,蟲蛇多成群’,今年驚蟄過後老人們就說,今年的蟲蛇可能比去年要多。現在天漸漸暖和起來了,山上蛇蟲鼠蟻確實變多,注意著點。”

“謝謝師傅。師傅留個電話吧,我返程的時候聯係您,加錢。”風羿道。

“好吧。”司機對風羿的印象還挺好,舍不得錯過大單,也對風羿有些擔心。

想了想,司機說道:“這樣,最多三天,你要是不來電話,我就給你打過去,打不通我就報警,行不?”

“行!”

風羿也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司機這辦法合他的意。

交換電話號碼,司機抽完煙又檢查了一遍車裏,立馬離開了。

風羿背著包,有些不適地轉了轉頭盔,深呼吸,握著驅蛇棍上山。

都走到這地步了,還怕什麽呢?

再往山上走,拉起的隔離網就在路兩側,聚集在隔離網另一側的菜花蛇,吐著信子,隨著風羿的走動,跟著挪。

兩米長的菜花蛇在這裏並不罕見,也有更大的,風羿沒去看。

他現在隻感覺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快炸開。

在城市生活二十多年,親近大自然也是去的各大景點,或者典雅型農家樂,這種看起來人跡罕至動植物野蠻生長的野生態保護區,是第一次接近。

隔段路還能看到一波一波的叫不出名字的飛蟲,風羿走過去的時候,有好幾隻飛蟲直接歇在他的頭盔麵罩上。

有什麽飛落到肩膀上,過了會兒又飛走。風羿隻瞥到一個黑色的身影。

還沒到夏天,這些飛蟲已經活躍起來了。

繼續往上走,看到一個卡點,那裏有人守著。登記之後才讓風羿上山,也跟風羿說了風家祖宅的位置。

“這山上隻有一個老宅子,好像是風家的,具體不太清楚,那裏隻住了一個人,如果你說的是那個老宅子,順著這條路一直往上麵走,應該能看見,路上遇到人也可以再問,他們都知道。”

風羿謝過之後,繼續往山上走。

幸運的是,沒走多遠就聽到有車開近的聲音,搭了個便車。

開車的兩人是山下一個飼料廠的,上山也是有工作任務。

“風家祖宅?你是去找啞叔的?”一人問。

“啞叔?應該是吧,家裏長輩隻是告訴我那裏的宅子有人照看。我去老宅有點事。”風羿說道。

對方將風羿這身裝備打量一遍,“看你這樣子也知道是第一次來。”

“你們住在山上?住著好嗎?”風羿問。

兩人笑。

一人解釋:“現在誰還樂意住山上,有wifi也不行,晚上想吃個外賣都沒人送,更別說這地方蹲個坑都能有八條蛇圍觀,換你你願意?”

“不是有隔離帶?”風羿道。

“隔離網就在旁邊啊,蹲坑的時候你從窗戶看出去,不遠處的隔離網上扒著七八條蛇盯著你看。除了輪值或者臨時分派任務,其他時候我們都住山下的公司宿舍。能安穩住在山上的,那不是一般人。”

“比如啞叔?”

“對,啞叔真不是一般人,他還住得挺歡樂。”

“啞叔姓什麽?怎麽稱呼?”風羿問。

“稱呼?就叫啞叔啊,姓什麽不知道,反正大家都叫他啞叔,他不能說話。”

山上看著荒涼,但路修得很好,小車行駛在上麵並不顛簸,連稍大些的石子都看不到。

“每天有清理路麵的車。”一人解釋,“啞叔也經常讓人幫他帶東西,上下山的車輛不多,但也不少見。我們先把你送上山,待會兒再返回來。”

車往山上又行駛了會兒,過了山腰之後,隔離帶漸漸遠離車道,路邊的林子裏能看到人工活動的痕跡,栽種的樹木顯然經過規劃,有些是果樹,已經掛果,還有些風羿從未見過。

正想著,風羿突然聽旁邊的人叫道:“哎,我看到啞叔他人了!啞叔!”

車靠在路邊停下。

風羿順著他們所指方向看過去。

一位看上去七十歲左右、山間老農打扮的人,從林子裏出來。

大概是經常在室外,麵部黝黑,一條條皺紋深刻在臉上。布衣膠鞋大竹筐,褲腿帶著半幹的泥印,一頂草帽略微歪斜戴在頭上,幾縷微長的花白頭發,貼著帽沿探出,隨步子擺動。

老人背著的竹筐裏是剛采摘的蔬果,品種風羿大多認不出來,都是山上的特產。

駕駛座的青年打開車窗朝老人招了招手,“啞叔,你家來客人了我給您送來!”

啞叔朝車裏看過來。

風羿對上他的視線,並沒從他眼裏看到一點陰霾。

啞叔抬手擦擦汗,朝風羿露出個燦爛的笑。

然後,風羿就看見這位老人從沾著泥水雜屑的衣兜,翻出個最新款智能手機——

和風羿的手機是同係列,隻不過老人那款比風羿的多了“plus”。

頂配款,比風羿手上這個還貴三千。而且很難買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