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46章 人嫌狗厭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就看著他們大搖大擺地離開,嘴裏還叭叭談論著風羿。

“信我!他不是妖怪,你們看他太陽下的影子,那就是人的影子,我爺爺說了,太陽能讓妖怪現出原形,妖怪在太陽下的影子是不一樣的,要麽沒有,要麽就是原形的影子……”

三個小孩回頭看了風羿一眼,繼續叭叭。

“哇!真的耶!”

“而且他的眼睛也跟我們一樣,一看就沒什麽殺傷力,妖怪的眼睛不長這樣!”

“他看上去也不夠強壯,說不定翻牆還比不上我們!”

風羿:……

厲害了這個小區的熊孩子!

薛林當時可沒有跟他說這個小區還有這樣的小屁孩!

反正沒什麽事,風羿就想著跟過去看看是哪家的,找家長好好談一談這些小朋友半夜爬人家院牆的事,畢竟不可能每天晚上都得防著他們,不睡覺了嗎?

出了院子沒走幾步,就碰到一位牽著隻小京巴出來散步的老太太。

那狗一看到風羿靠近就叫,原本歡快搖著的小毛尾巴戒備地垂下,尖牙外露,上唇都快翻起來,胡須一抖一抖,眼裏滿是警惕地盯著風羿。

老太太輕喝一聲,將狗牽遠了一點,歉意地看著風羿。

“你也是才搬過來的?”

這個“也”字聽著就知道,最近搬回來住的人肯定很多。

“對,我才搬過來沒幾天。您好。”風羿說道。

“我就說你看著麵生。”老太太很有聊天的興致,在走道旁邊的公共長椅上坐下,盯著風羿的臉看了會兒,“長得真俊哎……你也是跟他們一樣,聽到鉞山出了小青龍,才搬回來住的吧?多大了?”

風羿:“……24。”

為了防止老太太問一連串沒什麽意義的問題,風羿主動問道,“剛才有幾個小孩跑我這邊來,領頭的那個大概這麽高,曬得黑黑的,比較壯……”

風羿才剛描述兩句,老太太就無奈笑道:“你說的可能是糟心他們一夥。”

風羿:???

糟什麽?

風羿以為自己沒聽清,往老太太那邊靠近一步。

見風羿一臉疑惑,那位老太太解釋道:“是曹星,隻不過那孩子太皮了,我們都叫他糟心。他,還有跟他玩得好的幾個,在咱們小區裏出了名的人嫌狗厭。”

汪汪汪!

原本蹲在老太太腳邊的小京巴,見風羿往這邊靠近,叫了幾聲又警惕地低吼。

老太太將它直接抱起來放腿上,摸著狗頭安撫,再次遞給風羿一個歉意的眼神,說道,“可能第一次看到你,不熟,它對陌生人有些警惕。不過不用怕,它不咬人,熟悉之後它還是很親近人的。”

頓了頓,老太太又補充道:“打過疫苗了。”

風羿看了眼還在對他呲牙的小京巴,站在原地沒有再靠近,繼續聽老太太說這幫熊孩子的事情,同時也了解一下小區各方麵的信息。

提起曹星這個小區有名的熊孩子,老太太也很有話題。

從老太太的口中風羿知道,這些小孩父母忙,隻是偶爾會從城區回來一趟,沒空管他們,住在鉞秀小區這邊的老人又沒那麽多精力去一直盯著,這些小孩可不就是每天都如脫韁的野狗,四處撒歡。

都說七八歲是人嫌狗厭的年紀,鉞秀小區這邊的“人嫌狗厭”年齡段卻要長得多。

大概是因為離保護區近,他們從小接觸的事物太多,總是有過多的好奇心以及過高的活躍度。

過了十歲也沒收斂,不然也幹不出組團翻鄰居牆院的事情。

不過風羿聽老太太提起那幫孩子的語氣,雖然嘴裏說著人嫌狗厭,但眼中並沒有怨恨或排斥情緒。

在小青龍事件之前,小區裏搬走的住戶很多,所以顯得冷清,這群孩子鬧歸鬧,但也沒有做出什麽特別出格的事情,老人們倒是喜歡這種熱鬧,每到期中期末考試那幾天小區裏就會變得格外冷清,許多住在這裏的老人反而不適應。

所以,總的來說,小區裏的常住住戶們對這群熊孩子比較寬容,忍耐度也高,即便偶爾會被氣得血壓升高,但過後也沒什麽脾氣了。

“他們肯定是看你家經常沒人,才盯上你家了。”

老太太往風羿的那棟房子看了眼,搖頭道:“院牆太矮了,裝飾那些花裏胡哨的沒什麽用,不如加高點。不過咱們這兒離保護區近,限製比較多,你可以去物業問問能怎麽改。”

聽老太太這語氣,那幫小屁孩不是第一次幹這種事了,之前小區裏搬走的人多,無人居住的房屋也多,不一定會選到這邊最偏僻的角落,即便有,次數也不會多。

但是現在,鉞山小青龍事件之後,很多人覺得這裏適合養老或者休養身體,陸續有人搬回來了,這群小鬼可不就得再找目標了麽!

老太太又道。“如果你擔心晚上糟心他們去翻你的院牆,可以把燈打開,連夜亮兩處燈,他們知道屋裏有人就不會盯上你了。”

風羿心想,也是,估計盯了好幾天,發現風羿這邊的屋子每天晚上都沒亮燈,才組團過去翻院牆。

但翻院牆這事本就不對啊!!!

每次都這樣輕拿輕放真的好嗎?!!

謝過老太太,風羿打算直接去物業那邊問一問改院牆的事。他之前確實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所以院牆也沒有改動,現在看來,想要在後院睡得安穩,還是得把後院的院牆加高一下。

物業的位置他是知道的,辦理過戶手續的時候有一些信息還得在物業這邊改動,薛林帶他去過。

因為這次不趕時間,風羿也想好好逛一逛小區,了解一下小區現在有多少住戶,居住環境怎麽樣,所以有些地方還是繞遠道陸走的。

中途遇到有個老大爺帶著剛會走路的小孩,那小孩踉蹌走著,啪嘰一下摔地上,風羿離得近想要過去扶起,那小孩抬頭一看,哇的哭出來,哭得臉都脹紅了。

那小孩的爺爺趕緊跑過來讓人抱起,“哭什麽呀,這個叔叔隻是想幫你。”

那小孩抽泣著,臉埋在老人肩膀那兒,就是不看風羿。

老人倒是對風羿友善一笑,風羿回了個笑就離開了。

快到物業管理處的時候正好碰到一戶人家剛出門,年輕的夫妻倆推著嬰兒車像是要去串門。

小區裏麵防蚊蟲做的還不錯,並沒有看到很多飛來飛去的蟲子,不過總會有那麽幾隻新飛過來的不大點兒小飛蟲,再加上現在有太陽,嬰兒車遮陽篷打開著,防蚊蟲紗布也放下了,躺裏麵的小孩基本看不清外麵走過的人長什麽樣。

但是在風羿靠近他們的時候……

“嗚哇——”

驚懼的哭聲聽起來特別尖銳,也將小孩子的家長嚇到了,小夫妻倆安撫好一會兒哭聲才停。

而這時候風羿也已經快步走遠了。

一次這樣,兩次也這樣,風羿就有些懷疑了。

小區裏帶“人嫌狗厭”這個標簽的,是不是還得多他一個?

總這樣也不行啊。

風羿想著是不是自己還在進化過程中,也沒能控製住自身的、有異於尋常人的氣息,所以才讓這些小孩和動物們對他格外警惕?

但是大人們為什麽就沒這樣呢?

難道是小孩子的犁鼻器還沒有完全退化?

人身上的犁鼻器可是會在生長發育過程中逐漸退化消失的,說不準那些傳說中的隻有小孩能“看”見的東西,其實是因為他們還沒有完全退化的犁鼻器在發揮作用?

不過這些都隻是風羿的猜測,畢竟他不是嬰幼兒,也不是狗。

但收斂不了的氣息確實是一個麻煩事,這種氣息是行走的金鍾罩,但也如同黑夜裏發光的靶子。隻有收放自如,需要它的時候讓它發揮作用,不需要它的時候絲毫氣息都不漏,這種才是最安全的。

風羿決定回去之後就試試對氣息的掌控。

在物業問清楚了要知道的事情,填寫了改建申請,物業征詢了風羿的意見之後,找了負責改建圍牆的人,今明兩天準備材料後天就能開始改建圍牆了。

物業也問了風羿要改建圍牆的原因,知道是曹星那些小孩子搞的事,笑了笑,見風羿並沒有要追究的樣子,也跟那位老太太一樣,建議風羿晚上開兩個燈,開幾晚上他們就不會盯著了。

離開物業管理處往回走的時候,風羿又遇到了那個叫曹星的小孩。是這小孩突然蹦出來的。

曹星戴了一副猩紅的美瞳片,嘴上套著個逛漫展的時候買的牙套,臉上貼幾張鬼麵貼紙,張牙舞爪的,要嚇唬風羿一下,給昨晚上受到驚嚇的小弟報仇。

風羿靜靜的看著他在那兒齜牙咧嘴,然後冷漠地“嘁”了一聲。

心道:雙目猩紅但不夠犀利,那牙也沒我的長!還假得很!

沒去理會那幫原地糾結的小屁孩兒,風羿回家簡單收拾一下就出門覓食去了。

夜晚。

風羿在後院鋪好自己的專用床墊之後,躺下來看了一眼房子裏兩處亮著的燈。

雖然有點浪費電,但還是聽了那位老太太的建議,開了兩處房間的燈,尤其是樓上的那間,離得遠也能看見,知道這屋子裏有人住。

今天那些小屁孩知道這屋子裏有人住,不會膽大肥過來翻牆了吧?再翻他就得找他們家大人了。

一小時後,風羿摘掉眼罩,麵無表情往外走。

拉開門就看到在前院外麵的小身影。

這小孩不是曹星,但也是昨晚上過來翻院牆的其中之一,已經在他院子外麵走了走去半小時了。

大概是被突然開門的動靜嚇了一跳,那小孩都驚得愣在那兒。

“喂,小朋友,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覺在這兒幹嘛呢?”風羿麵無表情道。

仿佛被嚇呆的小屁孩好一會兒,才回了個:“嚶……”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