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44章 近視眼?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因為這個突發狀況,風羿大半夜沒睡,跟管家聊完之後,趁深夜人少,開車去了鉞秀小區那邊,繼續搭帳篷睡草地。

這次熟門熟路,支帳篷打好地鋪之後,風羿睡不著。

倒也算不上心煩意亂,煩著煩著,就習慣了。

前麵牙疼疼得半夜睡不著覺也經曆過,腮疼臉腫說話吃飯都是各種折磨,照樣扛過來了。現在眼睛也在變,雖然略有不適,但比起前麵那些經曆,好受多了。

不過這次的事情也提醒了風羿,以後還是得時刻注意著,不然無聲無息又有啥發生變化,他自己不知道卻被別人瞧見,那就麻煩了。

不過,風羿心大,眼睛無聲無息發生變異了,他經曆一番情緒波折之後,竟然還有心情去聽周圍活躍的夜間動物們k歌。

可能是感知到風羿的存在,排斥風羿的氣息,夜行動物們離風羿並不近,蚊子都飛去別的地方了。老鼠的氣味也消失了,風羿想抓兩隻試毒都沒法。

但不遠處,河岸邊傳來蛙叫蟲鳴,呱唧嘟?的,熱鬧得很。

更遠的地方,時不時會有幾聲不知是鳥還是別的野獸發出的叫聲。

潮濕的空氣和自然的氣息,給風羿一種安心感。

若是換以前,沒去小鳳山之前,風羿獨自呆在這種地方肯定會擔心得整夜睡不著,就算睡著也會做噩夢。

到底不一樣了啊……

他的生活習性在改變。

有些喜好也變了。

以前他覺得哪兒都沒有家裏的床舒服,還買了死貴死貴的床墊。現在他卻感覺草地睡起來比高檔床墊更安心。

風羿戴上眼罩,閉眼醞釀睡意。

過了會兒。

起身將睡袋從帳篷裏拖出來,放在後院雜草叢生的地上,鑽進睡袋裏繼續醞釀睡意。

露天的感覺比困在帳篷裏好受多了。

氣溫,尚可。

濕度,適宜。

如果不是睡袋限製,他能在草地上再打幾個滾。

睡著之前,風羿還在想:下次不要睡袋了,帶個薄墊子,鋪草地上肯定很爽……

藍牙耳機也帶過來,如果外麵的呱唧聲太吵就戴耳機睡……

……

風羿是被太陽曬醒的。

從睡袋裏鑽出來,拿起放在帳篷裏的水杯,咕嚕咕嚕一口氣喝完。

摘掉眼罩的時候眼睛有片刻的刺痛,緩了會兒才適應。

找到房子裏的鏡子看了看,眼睛似乎是穩定了,直立的橢圓形,仔細看,變化幅度比較小,沒昨天那麽活躍了。

“還是得隨身帶個鏡子,隨時觀察。”

風羿走出門,看了看外麵的太陽,把手機攝像頭打開當鏡子,觀察眼睛的變化。

陽光照射的時候,眼睛瞳孔收縮成一條窄縫,看上去犀利又冷酷,虹膜也變淡了些。

“這樣也太明顯了!”

風羿將地麵的帳篷墊子簡單收拾放好,又逛了逛房子,熟悉房子的構造,想著以後怎麽布置。

屋子裏的電器大部分還能用,拎包就能住了。

做好打算,風羿戴上墨鏡,開車出去買生活用品和基礎廚房電器。好在這天氣戴墨鏡的人多,風羿就算戴著墨鏡進商場買東西也不會太奇怪,隻要停留時間不長就行。

吃飯問題,風羿直接點單之後打包帶走,路過菜市場的時候買了些簡單易處理的食材。

風羿留在鉞秀這邊又呆了一天,等收到快遞信息通知,才在半夜回到城區的房子。

兩個快遞,一個是他在網上買的隱形眼鏡,巴掌大的盒子裝的一小盒,風羿讓快遞員放到快遞櫃,他回來的時候取。

而另一份,是老管家寄過來的。

原本風羿也打算著讓快遞員放在快遞櫃,但快遞員說,這包裹有些大,風羿便讓他直接放家門口了。

等看到實物,風羿才知道為什麽快遞櫃放不下。

如果不是看到管家給的訂單號,他還以為誰給他寄了個節日大禮包!

兩個快遞包裹都拿進屋,風羿摘掉墨鏡,拆快遞。

先拆的是他在網上買的那個隱形眼鏡。

說起隱形眼鏡,風羿自己沒近視,第一次戴隱形眼鏡是在拍網劇的時候,飾演蛇精,需要一些妖異效果,所以佩戴了異色虹膜效果的美瞳片。

有以前的佩戴經驗,風羿沒遇到佩戴麻煩或者強烈的不適應感。

遮擋瞳孔的半盲片能遮擋住眼睛的異常,但也確實對視力有阻礙。風羿用手機近距離自拍看了看,遮擋效果還可以,隻要不近距離盯著就不容易發現。

摘掉半盲片放到鏡盒裏,風羿又去拆管家的那份。看到裏麵裝的東西時,風羿好一會兒沒反應。

長歎一聲,風羿沉默地把裏麵的各種小盒子拿出來。

老管家確實寄了隱形眼鏡過來,隻是他老人家分得更細,還分“日用”型和“夜用”型。

標了“日用”的那盒,遮擋瞳孔的部分顏色較深,佩戴後就算盯著眼睛看,隻要不是近距離仔細觀察,都看不出來。與風羿在網上買的半盲片相似,但看上去更自然。

老管家還特意貼了個標簽:【周拋,每片使用勿超過七天】

而“夜用”那個,夜晚佩戴,睡覺的時候也不用摘。

“夜用”那盒同樣貼了個標簽:【每片使用勿超過三日】

風羿戴上試了試。

日用款遮擋更強,對視力幹擾也強,不過,比他在網上買的要好得多,舒適透氣,輕鬆自在,而且還能看見一點,簽文件的時候湊近點也能看清。不像他網購的那一份,戴上啥都看不清,就算湊到眼前貼著看也很模糊。

夜用款遮擋淺,看得就更清楚了。

風羿對比一下使用感受,就將網上買的那盒扔一邊去了。

繼續翻大包裹裏麵的小盒子。

有隱形眼鏡盒——盒子上麵的印花還是獸眼和豎起的瞳孔。

這老頭是有多喜歡豎瞳?

除了眼鏡盒,還有眼鏡護理液,隱形眼鏡自動清洗器、清洗液。

還有一瓶眼藥水——一個精致的帶著蛇紋的大瓶子,附帶一個適合隨身攜帶的、跟普通眼藥水差不多容量的小分裝瓶。

還有眼部按摩儀。

風羿看著麵前的這一堆隱形眼鏡、眼藥水、清洗機、護眼儀,還有護眼說明書。

深呼吸。

這差別對待也太明顯了!!!

“嘖!”

風羿搖頭。

這老頭當時得多嫌棄他的那兩根管牙?

如果當時長的是溝牙,這老管家會不會也寄一份牙膏牙刷護理產品大禮包?

“可憐哎!”

風羿彈了彈自己的兩顆大長牙。

將快遞垃圾收拾好,風羿戴上夜用款隱形眼鏡,又收拾了一些需要用的物品,開車去鉞秀小區那邊過夜。

一片茂密雜草的院子裏,鋪上墊子,放上枕頭,拉了個薄被,滴兩滴眼藥水,戴上眼罩。

聞著濕潤的、帶著自然氣息的空氣,風羿心滿意足地睡著了。

既然解決了眼睛的遮掩問題,又決定買下房子,風羿也不再耽擱了,次日聯係了薛林商量房屋過戶手續。

薛林見風羿試住幾天之後還是這麽決定,也不多勸。畢竟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喜好,有些人就是喜歡這種居住環境,

薛林先過來房子這邊看了眼,最後檢查一遍有沒有漏下什麽,然後站在前院麵向房子,憂鬱的目光盯了半小時作為徹底告別。

薛林沒陸躍那麽多複雜心思,還叮囑風羿:“重新裝修的時候,把除濕係統換一下,或者找人來檢修,該換得換,以前的不知道還能不能用,就算能用,也肯定沒現在的新款好。不裝修就算了,但如果大改的話,除濕係統一定要做好,離河太近,家裏容易受潮。”

以前薛林住在那裏的時候,因為要畫畫,在防光、防潮、防熱、抑蟲、抑菌等方麵花了不少心思,風羿可以根據他自己的喜好進行修改。

“哦,還有,我剛才看院子裏的雜草好像長得更茂盛了,幾天沒見,又拔高一截,你還是盡快找人處理一下,這個季節容易長蛇。”薛林說道。

“……嗯。”

風羿想著,院子裏的草是得處理一下,那些氣味難聞的拔掉,再將河岸邊氣味好聞的移栽一些過來。

薛林又說了一些自己在這裏居住時應對各種問題的處理經驗,說完才遞給風羿一份合同。

“陸躍讓人整理的,你看看有沒有問題,沒問題就簽了。陸躍還聯係了辦事的人,我們這邊商量完後就讓他帶我們去辦理其他手續。”薛林說道。

風羿接過來看了看,合同條款和違約條款等寫得比較詳細,又因為是陸躍讓人整理的,風羿得看得更仔細才行。

今天大太陽,風羿出門前戴上日用款隱形眼鏡,瞳孔一定程度被遮擋,有些看不清,隻能湊近了看。

見到這情形,薛林詫異無比:“你是近視眼?上次都沒看出來。”

“不是,最近眼睛有點小毛病,過段時間就好。”風羿說著,略顯費力地一頁一頁仔細翻看合同。

薛林在旁邊瞧著都覺得累,“要不然,你去配個眼鏡?”

“真不用,我不是近視,隻是眼睛最近有點小毛病,沒大事。”風羿回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