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40章 換房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早上醒的時候,以為自己還在做夢。

過了好一會兒,麵上表情又變得茫然。

這不像是做夢啊……

小臂伸到嘴邊,彈出尖牙微用力一咬。

“嗷!”

風羿直接彈坐起來。

沒做夢!

那為什麽周圍都是濕的?!

要不是沒聞到異味都特麽要懷疑自己尿床了!

也不對,尿床都不至於整張床都尿濕。

伸出手掌在枕頭上按了下,看著手掌上的水漬,風羿更茫然了。

誰在他睡著的時候灑水了嗎?

房間裏入眼之處全是水漬,衣櫃表麵布滿水珠。

風羿起身打算仔細看看,腳落下一踩,布拖鞋像是泡過水般,“噗嗤”擠出一小灘水來。

地板更是慘不忍睹。

風羿如遊魂一般,晃出臥室,看看客廳的情形。

!!!

閉眼,深呼吸。

家具、吊頂,所有物品,潮濕的仿佛浸過水之後發出來的各種……

紮心的氣味……

扶著門框,風羿感覺肝都在顫抖。

這是他大學時候辛苦打工、創業,憑自己的本事買的第一套房,裝修是自己全程盯著的,家具是一件件親手挑選的,每一件都擺放在最適合的位置,每個細節都是他的心血!

現在,全毀了……

好一會兒,風羿才緩過神來,去查看除濕器。

室內這麽潮濕,除濕器依舊安安靜靜的,很明顯故障了。

風羿又翻看手機應用裏麵除濕器的工作記錄。淩晨一點左右,室內濕度數據突然拔高,直接自動開啟最強檔的除濕模式,但堅持了兩小時就報廢了。

“淩晨一點?”

那時候還在做夢吧?

想到什麽,風羿眼皮一跳,衝到洗手間。

洗手間的鏡子上還附著一層水霧,紙巾更是全都成了一坨。

直接用手擦去鏡麵水霧,風羿照照鏡子。

臉上沒有什麽奇怪的變化,身上也看不出什麽,但是,眼前屋內所發生的這一切,風羿很難說服自己這與進化無關。

所以,啞叔說的一月之期過後,進化真的都沒有預警了嗎?!

風羿打開手機,看小區業主群的聊天。

果然,業主群裏早就吵鬧開了——

【潮氣太重了!地板全濕噠噠的!】

【梅雨季節是這樣。不過,瑢城的梅雨季節還沒到吧?】

【屁的梅雨季!我家是高層,以往梅雨季也沒到現在這樣的潮濕程度!昨晚上洗完掛起來的衣服,今早上看竟然比昨天還濕!】

【家裏窗戶都關死了隻有室內空淨係統開著,也擋不住外麵的潮氣嗎?】

【是不是建築材料的原因?房子質量問題?我家濕氣也重,不過沒像你們說的那麽誇張。】

一提到建築問題,物業不能裝死了,出來澄清,絕對不是房子的問題,說:“可能是昨晚上出現‘層雲’,使某一高度樓層的業主們家裏格外潮濕。”

所謂“層雲”,也有人稱之為“高霧”,給人的感覺近似於霧,但不接地,經常籠罩山體和高層建築,可能隻會維持幾個小時,等太陽升起之後就會消失。

這個解釋還真有不少人相信,當然也有人質疑,小區這邊是否真的能達到層雲的形成條件?

但除了“層雲”這個解釋,大家也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而且,小區裏確實如此,雖然大家都覺得昨晚上潮氣重,但也隻有一棟以及附近的兩棟樓高樓層的住戶感受格外明顯。

確切點說,這三棟樓,二十五層以上的住戶潮濕感格外明顯,尤其是三十層上下。其他樓棟的同樓層的業主們並沒有像他們這樣潮濕得誇張。

心驚膽顫地翻著這些聊天記錄,風羿升起一股罪惡感。

憑直覺,這件事與他有關,但他也沒法解釋,更不好出麵做出什麽賠償。為了避免給住戶們製造更多的麻煩,風羿覺得還是盡快離開吧。

給吳吉發了條信息,知道他在家,風羿直接走樓梯到29樓。

門打開著,客廳裏吳吉正趴那兒拿著吹風機小心地對著沙發吹。

風羿看了眼吳吉家裏的情況,確實有明顯受潮,但還能搶救一下。

吳吉一邊搶救自己心愛的布沙發,一邊說道:“我現在特別擔心,一天還好,如果以後每天晚上潮氣都這麽重,那我家這些桌椅櫃子估計全得廢掉。你家怎麽樣?應該跟我家差不多吧?”

“全廢了。吊頂估計都得重新做。”風羿說道。

吳吉投以同情的眼神。

“你說那什麽‘層雲’怎麽就偏偏就出現在我們這兒了呢?還半夜偷偷飄過來!誰都沒防備!”

風羿:“……是啊,半夜偷偷出現!”

從吳吉家裏出來之後,風羿又去樓上樓下打聽一番,住戶們與吳吉家裏的情況差不多,有明顯受潮但還能搶救,可如果再發生幾次,估計家裏家具裝飾什麽的都得報廢了。

回到家之後,風羿給管家打電話,把這邊的情況說了說。

“水霧確實是進化過程中會出現的,嗯……比我預想的要早。”管家道,“如果不想讓別人發現,你可以搬出去。不過,風女士在瑢城並無房產,隻能你自己去想辦法了。”

“房子的事情我自己解決。”風羿的目的隻是確認一下這個情況是不是與他的進化有關。

掛了電話之後,風羿打開房產應用,搜寻租房信息,看哪個偏遠的獨棟小別墅能租住。

買房肯定不是立馬就能買的,他原以為還有時間慢慢看,現在,還是趕緊遠離吧。買不了房就先租房,租不到合適的,就……

睡公園?

風羿翻看了一會兒,有個電話打過來,是陸躍。

“我昨天跟你說的那個鉞山附近的房子,你今天有時間去看嗎?房主是我表哥,他下午過去那邊拿東西,如果你想去看房的話,我跟他說一聲。先說明一下,那房子我沒有親眼見過,隻是看過照片,但我聽別人說那房子不錯,周圍環境特別好,就是有點偏。”

“偏不是問題,我今天有空看房!”風羿說道。

偏點好啊,偏點就沒人注意到他的異常動靜了!

再出現潮氣也不用禍害鄰居。

過了會兒,陸躍又道:“他現在就在那邊,我給你個詳細地址,你自己過去直接跟他談,我公司有事走不開。”

“行。”

收到詳細的地址信息,風羿在地圖上搜寻,確實離城區比較遠,離鉞山保護區特別近。不過對現在的他來說,離城區越遠越好。

簡單收拾一下,風羿開車前往陸躍所說的地方。

到地兒了一看,這個小區確實偏僻,住戶感覺也不多,都沒見到幾個人。

陸躍說的那棟房子,是靠近河的,也是小區裏麵最偏的一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屋主長期不在這裏住,又缺乏護理,房子看上去有些淒涼。

風羿到的時候,房子主人正將一個儲物盒和兩本書放上車。屋主看著與陸躍差不多年紀,但與陸躍那種帶著銳氣的商人相比,這位有些……藝術家的憂鬱氣質。

看到風羿,那人擦了擦額頭的汗,“你就是陸躍說的那個想買房子的?姓風的那個?”

“對,是我。”風羿上前兩步將掉地上的書撿起來遞過去。

“謝謝。”對方接過書放好,“我叫薛林,薛定諤的薛,歸隱山林的林,陸躍是我表弟,他說你要買地段偏僻的獨棟房子。”

風羿被他“薛定諤的薛”震得愣了愣,回道:“我叫風羿,龍卷風的風,後羿射日的羿。薛哥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我確實想買這類……比較親近山水的房子。”

總不好說他想遠離其他人,方便搞事?

早上看到小區業主聊天群裏麵的聊天記錄時,他都想直接找個遠離人煙的小山村過與世隔絕的生活了。

不過,畢竟心態還沒達到“退隱山林”的地步,風羿暫時放棄隱居了,或許以後會因為進化而與世隔絕生活一段時間,但現在不行,他會抑鬱的。

聽風羿說“親近山水”,薛林輕笑,帶著回憶地看著野草叢生的房子,“親近山水的房子不少,但麻煩事也多。我先跟你說說。

“這片小區,因為靠近鉞山,離保護區近,管得很嚴,有什麽改動都得先申請,批準了才能動。裝修啊,改建啊,就算是你自家的花園,想要大幅改動,也得先申請,有個碼你可以掃一下,網上申請就行。隻要改動不大,很快就能批準。

“之前有些人就是覺得住這裏想改建點什麽地方手續太複雜,這個不準那個不讓的,就都搬走了。不過近一段時間,因為小青龍的事,有些業主又回來住了。也有些趁熱度還在,提價售***如我。”

薛林說著,重重歎了一口氣,“說實在話,我賣這房子,有趁漲價賣出去的意思,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住這裏,放著又太浪費。快兩年了,到了夏天,院子裏的野草都能長得比我高。”

說到這裏,薛林像是陷入了回憶中,那一身憂鬱的氣息更濃了:“對我來說,這是個悲傷的地方……”

風羿看他一說話就沉浸在回憶中,幾次張嘴想提醒一下:

你臉上、手臂上有三隻黑花大蚊子在咬你!

周圍還有一群蚊子虎視眈眈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