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24章 嗅覺超敏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知道不會舌頭開叉之後,風羿心情輕鬆多了。

至於什麽“不一樣的世界”,又不是見鬼,不必怕!!!

雖然臉還是腫的,雖然鼻子還是很疼,但,扛過去不就好了?

疼著疼著就麻木了,習慣就好,不礙事!

不就是兩周時間嗎!

心理建設一做完,風羿淡定了,還有心情慢悠悠做了頓午飯——有段時間沒見到的流食。

插上吸管,吸溜吸溜吸溜~

吃飽喝足,風羿思考著接下來怎麽熬。

兩周時間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總不能什麽都不做。

還是先想想怎麽應對鼻子進化。

風羿再次開始查資料,越查越憂愁,各種假說,各種推論,知道得越多,越擔心,最後手機電腦扔一邊,不看了。

何以解憂,唯有擼鐵。

用鍛煉來驅趕憂愁也是個好法子,隻是鼻孔不通氣,呼吸的時候有些難受。

除了查資料和健身,風羿也做了其他準備。

不打無準備之仗!

有了前麵的經驗,風羿這次查完資料就開始下單買裝備。

超嗅覺器官,隨著進化,肯定會嗅到各種氣味,到時候怎麽辦?如果平時覺得好聞的氣味,到時候覺得刺鼻怎麽辦?

比如極具嗅覺特征的吲哚,極低濃度的時候是花香,濃度加重之後就是各種不可描述的臭味了,這能好受得了?

別到時候被氣味衝暈了。

有了之前長牙的時候買牙刷牙膏的經曆,風羿上網下單了不同濾材、不同功用的口罩,還有過濾效率大於90%、95%、99%的口罩備用。

買後覺得不保險,又下單買了塵毒防護麵罩。

空氣中除了有氣味分子,漂浮的塵埃纖維也都是帶有各種氣味的,風羿可不敢保證自己到時候不會被“毒”到。

人生第一次長進化版的犁鼻器,沒什麽經驗,風羿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太誇張,是否反應過大,不過,有備無患。

除了這些,風羿還在外送平台買了方便製作流食的食材。原以為牙疼腮痛過去了,就可以敞開吃了,昨天囤貨的時候也沒往這方向買,食材緊缺。

下完單,風羿穿了件領子可以立起來的帶兜帽的外套。

外套領子立起,兜帽罩著,“隻要我接外賣的速度夠快,外賣員就看不清我!”

至於快遞,下單的時候選擇快遞公司,並備注放在小區快遞櫃,他淩晨去拿,基本碰不到人。

宅家期間吳吉和錢飛揚也電話找過他,不過都被他找各種借口糊弄過去了,反正臉消腫之前是不會見人的。

一周過後。

臉上的腫脹消退部分,疼痛感也沒一開始那麽強烈,臉部勉強能看到一點輪廓,戴口罩出門終於不用被人當豬頭了。

一直堵塞的鼻孔,也終於通氣了。

通氣的那一刻,風羿深呼吸,然後,立馬用紙巾將鼻孔堵住。

嗅覺超敏是什麽感覺?

就像是有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刺激性氣味迎麵襲來,大量複雜的信息在瞬間塞滿大腦,衝得風羿頭一懵,甚至會產生“我是不是活在真實世界”的疑惑。

等緩過神,風羿隻能先將鼻孔塞住——

我的鼻子現在還不受我的控製,所以,對不起,我隻能先把它們塞住了!

就跟之前長牙的時候那兩根牙不受控製一樣,先暫停它們的工作!

這種時候,風羿買的防毒麵罩就起到作用了。

雖然口罩本身也有氣味,但至少阻隔了大部分氣味氣體和顆粒,讓他的大腦得到歇息的機會。

他得花時間適應這種改變,並探索一下,能不能控製新嗅覺器官選擇性地起作用,平時能休眠就最好了,不然他就別想正常生活。

這傷害太大!!

風羿站在鏡子前,看著鏡子裏那個帶著呼吸麵罩,神情凝重,仿佛在麵對什麽人生難題的人。

算了,還是不出門了。

他就這麽出去不知道會不會被當成神經病。

現在又不是什麽非常時期,而且近兩日連綿陰雨,雨量足夠洗刷空氣中的汙染顆粒,空氣質量一直良好偏優。

戴一般的口罩就算了,他戴著這麽誇張的防毒麵罩出門的話,回頭率沒有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八十,說不定還會被人拍個短視頻發網上去議論。遇上好奇心強的路人,還可能關心一下他是不是有什麽呼吸係統疾病,隻能呼吸無菌空氣什麽的。

於是,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風羿繼續宅在家裏,度過這段艱難的適應期。

鼻子的進化還沒有完成,不容易控製,但是風羿可以試著去分辨氣味,通過捕捉到的這些氣味分子,去辨認物體。

布帛、餐椅、沙發、電器,等等這些,都有它們自己的氣味。

去辨認這些氣味,用大腦記錄下來。錄入的信息多了之後,不至於一下子被各種氣味衝擊得大腦卡頓。

得有選擇性,也得專注。

在沒有足夠的處理能力之前,多任務之間快速切換的生物學成本太高,太容易讓人感到疲憊。

慢慢適應,一步步掌控。

從防塵毒麵罩,換到過濾效率99%以上的口罩,再到95%、90%。

不同口罩過濾側重點不同,過濾的顆粒、氣體的有差異。適應氣體信息之後,顆粒信息適應起來也快。

當然,這期間大腦的負荷超級大,風羿除了練習辨認氣味信息、控製新嗅覺器官之外,就是吃飯睡覺。太累了。

而到了這種時候,啞叔給的茶葉,也沒有什麽效果了。

一個月有效期已經到了,茶葉功成身退。

再好的茶葉也不能幫助風羿控製鼻子辨認氣味。

臉上的腫脹已經消退,臉還是那張臉,卻又讓風羿感覺到一點點陌生。

看起來一樣,就真的一樣嗎?

鼻子似乎跟以前一樣,但裏麵多了一個小小的嗅覺器官。

臉上並沒有多出一個酒窩,但多出的那些,外表並不能看出來。

看看外麵陰沉的天色,風羿打算出去走走。

這段時間,雖然每天在練習辨認氣味,對鼻子的掌控也逐漸加深,閉著眼都能在屋子裏晃悠。但畢竟這些隻是局限於屋子內,他想去看看,老管家口中的“不一樣的世界”是什麽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