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79章 憋大招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這個換牙,它要怎麽換呢?”風羿問。

管家沉吟片刻,還有翻頁的聲音,感受得到,那邊似乎也十分苦惱。

好一會兒管家才說道:“這個需要你自己去發現,畢竟,我這裏記載的參考資料隻有小溝牙。而且,你的換牙期,比我預想的要早。”

意思是:你那雙大管牙沒有可參考的資料。

這個事情把風羿難住了。

“那……資料裏的溝牙是怎麽換的?”風羿又問。

“會長出一對新的出來,然後取代老牙。”管家說。

意思是,等新牙長出來了,老牙才脫落。

風羿照著鏡子,彈出一直收著的那雙大管牙。很明顯,根本不會有足夠的空間並列長出一對新牙。

“我應該不會采用這種方式。”風羿說。

“嗯,我也是這麽認為。所以,這就需要你自己去觀察去注意了。”管家歎道。

風羿思索著,管家說的是“換牙”,也就是說,如果是外因導致換牙,老牙應該是有損傷,或者已經不夠銳利、刺不穿獵物的皮膚,難以行使其功能,所以才會長出新牙來更換。

但是風羿這邊情況不同,風羿壓根沒有使用它,甚至為了取毒液,風羿更重視對牙的保養,每天早晚都刷得可認真了,就算一直藏在嘴裏也沒有什麽牙菌斑、牙結石之類的東西,白白淨淨。

不可能有什麽損傷。

要說饑餓導致,其實這段時間他還能忍受,不像當初科考時餓得那麽慘。

又或許,本就到了換牙的時期,正好環境和條件刺激,變化就來了?

不管如何,變化確實已經開始了,而且有了方向就不可能停止,直到它完成這一階段的變化。這種事情喊不了暫停。

“換牙期間需要注意什麽嗎?”風羿問。

“……注意營養。”

這有點像是廢話,畢竟風羿現在在外也不敢放開吃,而且因為熱搜的事情多少人盯著他,同時他抓蟒蛇的成績又十分亮眼,不僅在居民區被人盯,在沼澤也可能被其他參賽者盯。他現在都隻能在找蟒蛇的時候抽空隙啃壓縮餅幹了,要麽就是等回酒店加餐。

“要不直接退出吧。”管家說。

相比而言,肯定是風羿身體的事情最重要,錢和積分還可以以後再賺。

風羿當然不會拿自己身體開玩笑,他也知道這種變化很重要,不過他有自己的思量。

“換牙期大概會持續多久?”風羿問。

“資料上寫的是一個月以內,但是,我不知道你的情況是否會需要的時間更長。”管家也知道風羿一直在為實驗室的事情忙活,“最開始一段時間需要的能量不多,你有時間考慮考慮。”

“嗯。”

“盡量多吃,還好小丙給你做的壓縮餅幹在營養方麵下了功夫,先用那些壓縮餅幹頂著,在外麵用餐也多吃一些新鮮食物,回酒店再在房間點餐補一補。”

“嗯,我知道。”

“如果想咬什麽東西,可以多咬咬。”

“懂了。”

老管家在那邊歎了歎氣,雖說他不怎麽喜歡大管牙,但很關心風羿,又做不了什麽事,隻能提一些建議,然後尊重風羿的決定。若是早知道風羿的換牙期提前,他會建議風羿放棄這次活動。可惜,沒有如果。

通完電話,風羿一臉嚴肅坐在椅子上,抬起手,咬了咬自己的大拇指,仔細感受了一下。

嗯,得咬點硬些的。

將酒店房間裏的點餐冊子拿出來翻看。

一些物種被列入保護名錄,一些動物被限製食用,以往弗州的特產不一定現在能吃,不過風羿不講究那麽多。

翻著點餐冊,裏麵也沒什麽令風羿滿意的。

“這個肉太軟了……這個肉太薄……”

翻來翻去,什麽帶大骨頭的,什麽帶硬殼的都點一些。

用來磨牙。

等餐食送過來,安慰了可憐的胃,風羿拿著片貝殼哢哢哢咬著玩,一邊琢磨著事。

換牙,也伴隨著毒腺的強化,他隱隱能感受到。

但是這種毒腺毒牙強化,風羿不知道是否是好事。

毒牙再鋒利,毒液再強大,對他有什麽用?

再多的“食物”他又不能吃,都是受本地法律保護的。

反而可能會讓他在日常的生活之中,受到更多的約束限製。

如果是身體強化,什麽肌肉骨骼之類的都行啊,就算強化尾巴也行啊!

為什麽偏偏是毒腺!

他這身體也不弱啊!

風羿深思。

難道是因為尾巴沒放出來,於是身體做了跟上次一樣的選擇,強化毒腺?

如果選擇強化毒腺,那身體別的地方的強化,是不是就得往後排?

每一次強化都需要充足的能量來支撐,那用不上的部位就會處於節能模式?

難怪總感覺小尾巴安分了呢。

風羿換了片貝殼,繼續哢哢哢啃。

其實,往好的方向想,毒腺總比其奇怪他方向的變化要好。

對他的狀態肯定是有影響的,如果有可能,風羿希望比賽能盡快結束。

但很顯然不能。

所以,風羿就想著,要不提前退出?

但是不甘心啊,目前抓到的這些蟒蛇並不能滿足他的需求,換不到足夠滿意的機型。

來這裏一趟,就這麽回去?

管家說了,他還有準備時間。

風羿仔細琢磨了一晚上,第二天,同意了steve說的在沼澤連續待幾天。

steve很興奮,既然要在沼澤過夜,他們不乘船了。steve租了車,跟賀主任那邊打申請,撈了些必要的物資帶上。

但是沒能立刻出發。

一場降雨打亂了大家的行動。

不過參賽者們也將這當做一個短暫的放鬆,一個假期。

兩天的休息時間,風羿一直呆在酒店,steve去研究中心串門,他也沒跟著一起去,而是研究地圖,回憶著這些天以來,收集到的所有的氣味信息,跟地圖上一一對應。

分析最可能出現極限個體的地方。

兩天後,雨過天晴大家再次出發。

一場雨過後,原本幹燥的草地多了些濕潤,還多了些小小的水坑,對於一些人來說可能增添了阻礙,但是,也有人更擅長在這種條件下尋找蟒蛇

獵蟒活動開賽十來天後,人數少了很多,其中一部分是在獵蟒過程中遇到各種意外因傷退出,也有人因事退出,還有一部分人,被大沼澤裏麵不太友好的環境,以及其內猛獸的凶悍程度,給嚇退了。

風羿與steve開車出發時,他又看到了滑鏟鏟鱷魚事件的相關人物,潘魏寧和他的兩位友人。

那邊三個人見到風羿,主動上前打了聲招呼。

“隻有你們三個?”風羿問。

“我堂弟和另一位朋友被嚇住了,他們宅在酒店玩遊戲,不出來。”潘魏寧說道。

潘魏寧的堂弟就是曾被鱷魚堵在水裏的那位。

聽到這話,風羿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被鱷魚嚇到了?”

潘魏寧笑著搖頭,“不是。那之後又過了兩天,我們抓到了一條蟒蛇,雖然不大,但是都很興奮。去交貨點的時候,正好碰到另一組的業餘參賽者,他們抓著蛇拍視頻,其中一個人沒留意,被蟒蛇啃了一口。”

潘魏寧指了指臉,“直接啃臉上了,不鬆口。血流了一地。好在交貨點的工作人員有經驗,很快處理了這事。蛇鬆口之後,我們看他臉上全是牙印,跟被許多釘子釘過似的,鼻子好像都釘穿了,怪嚇人。”

就算體型不大的蟒蛇,那也是野獸,是猛獸!別以為蟒蛇沒有毒牙就咬不傷人,也別認為“性情溫和”的蟒蛇就不咬人,溫和都是相對而言。胳膊被咬都算幸運,像潘魏寧說的,那位被蟒蛇啃臉的人,之後的治療裏肯定得受不少苦。

甭管在活動開始之前強調過多少次,但總是有人忽略它們的殺傷力,得意忘形、疏忽大意,然後受到教訓。

steve聽到這些並不怎麽在意,這種事他見得多了,就算專業人員,也容易犯這種錯誤,更何況那些業餘的、心態更浮躁的人。

潘魏寧也不再多說,他們看風羿和steve的視線帶著崇拜和佩服,正因為經曆了,才知道大沼澤裏蟒蛇多難找,抓的時候稍一不注意就能被咬一口。

而到現在為止,風羿和steve不僅抓得多,抓過巨蟒,還沒怎麽受傷。

這就是高手的世界嗎!

雙方都有自己的計劃,不會停留在這裏太長時間。

steve說了聲:“祝你們順利!”

潘魏寧幾人也做了個加油的手勢,“也祝你們能抓到更大的蟒蛇,能抓到六米的再刷新一下記錄!”

steve聞言很高興,哈哈大笑著:“借你們吉言!”

等風羿他們的車開遠,潘魏寧車裏,其中一人說道:“我剛才發現他們車上裝的東西很多,這是要在野外過夜?晚上不回居住區了?”

“他們之前都是每天回來的。”

現在居住區每天有人討論這二人組又有什麽收獲,他們幾個就算沒去特意關注,也能聽到不少風羿和steve二人組的事情。尤其是那亮眼的成績,令人難以望其項背。

“或許,他們有新的發現,在憋什麽大招?”

不僅他們這麽認為,其他人在得知風羿和steve選擇在沼澤裏麵待幾晚上時,也是這樣的想法。

什麽?那倆不回來?

一定是在憋大招!

風羿他們開車前往沼澤深處,一路上兩人換著開,沒人開一小時。倒不是開車太累,而是時不時有人打電話發信息,steve就決定一小時看一次,統一回複。

不少媒體聯係了steve和風羿,他們希望能派出世界頂級攝影團隊跟拍,兩人沒同意。

steve又接到一個電話,麵帶微笑禮貌婉拒,通話完畢,放下電話嫌棄道:“礙事!”

他倆連賀主任那邊的跟拍要求都拒絕了,其他人的更別想!

他們帶了拍攝裝備,每天給賀主任交一些視頻材料就行,沒必要找人跟著。

而抓到的蟒蛇,他們會選擇一個地點,讓賀主任派人過來收。沼澤區主幹道有多個官方團隊負責幫忙接貨。

steve吐槽著那幫賊心不死的媒體,見風羿好一會兒沒說話,側頭看了看。

總覺得風羿今天出來,眼神格外幽深呢。

“風羿,你小子是不是真有什麽重要發現?如果有,你可別瞞著我啊!”steve認真道。

“真沒有。”

風羿確實還沒有什麽重要發現,他隻是有一點點新想法而已。

他決定速戰速決。

之前他忽略了一件事情,大沼澤裏幹擾的氣味確實很多,大腦裏也儲存了許多氣味信息,起主要作用的就是研究中心裏麵擁有的那些種類,他之前找蟒蛇就是按照這些氣味信息去辨認搜尋。

但是,大沼澤存在的,肯定比研究中心捕獲的,種類更多更複雜!

不同的混血,或者變異種,氣味都有差別。或許,在之前搜尋的時候,忽略一些較為陌生的氣息。

暴雨之後,大沼澤分布的氣味被洗刷過一遍。

但這對風羿而言未必是壞事。

他要去仔細分辨那些可能忽略的氣味信息。

他們這一次沼澤行,在沼澤停留了兩天。

這天夜晚,風羿半夜睜開眼,從雙人帳篷裏出來。

steve察覺到了,但沒在意。

風羿也許是內急,也許是要去車上拿點東西,又或許是打點私人電話。這邊是半夜,國內可是白天,也許還有一些屬於年輕人的悄悄話呢?

steve可不想去探聽那些隱私。

畢竟都是成年人了,相互尊重一下對方的隱私。

甭管是年輕人的情感隱私,還是網上炒得很火的風家財產之爭。

嘖,豪門恩怨啊~

那些煩惱steve並不想了解。

過去兩個晚上平靜無事,風羿也會在晚上去車上拿點東西打個電話之類,這些都是提前說過的。

但steve不知道那是風羿找的借口,他其實是去車上補充食物。

壓根沒什麽悄悄話和豪門糾紛。

風羿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更沒心思去關注早就放棄的風家財產爭奪。

開車門的聲音傳來。

steve心道:果然。

然後繼續睡。

風羿在車上啃餅幹,補充能量。

啃完準備回帳篷睡覺。

晚風吹過,帶來遠處的氣息。

風羿腳步一頓。

細細分辨。

似乎,風中有點奇怪的氣味信息。

這些氣味信息,風羿分析過後翻譯了一下,大概就是:

餓霸出洞,嘍囉退散!

風羿看向風吹來的方向。

“這個餓霸肯定不是我。”

那麽,是哪個大可愛呢?

寂靜的黑夜裏,風羿眼中瞳孔縮窄又放大,嘴角緩緩揚起笑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