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65章 我看不懂,但……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決定抽空再去買幾雙鞋備用,不僅是進沼澤用的靴子,什麽運動鞋、居家拖鞋之類的,也買幾雙。

弗州最近的天氣雖然好,但也不是每天都是大晴天,這一個月的活動時間裏有很大可能會下雨。下小雨還好,下大雨外出不便,就得呆酒店裏了。

風羿想著,如果下雨留在酒店房間,他就在浴缸裏多泡幾個小時。尾巴完全變出來是不可能的,活動起來浴缸受不住,而且空間也太小了,活動不開。

變點鱗片就可以了。

泡澡的時候,風羿看著雙腳變化出來的鱗片,歎氣。

離家時間不長,但是他已經開始想念家裏的大浴缸和地下室的泡澡池了。

也或許是這些天來尾巴一直沒出來,憋得慌,突然來到沼澤地這樣合適的天然環境裏,就在水裏踩那麽兩下都覺得興奮不已。

晚上溫度降低許多,這要是放在白天溫度更合適的時候,尾巴那不得瘋狂想出來曬太陽?

唉,愁。

連帶著心情都有些憂鬱。

“太可憐了。”

但尾巴出來是不可能的,不過風羿想著,後麵幾天可以開始去找巨蟒了,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試試踩水玩?

甚至如果沒人注意,可以脫了靴子在水裏爽快地遊一把?

算了,畢竟是在活動期間,若非必要,謹慎一些為好,誰知道無人機什麽時候會突然飛過來?

或許還有些潛藏於各處的聯保局的巡視員?

風羿左思右想,決定還是穿著靴子在水裏玩玩就好,隻要變化不大,靴子也不會破。

今天是沒心理準備,雙腳的變化突然了點,撐破了靴子。下一次他會注意。

在風羿琢磨怎麽踩水玩的時候,其他獵蟒團隊的人也在議論他。

隨著外出隊伍一一返回,去指定地點交蟒蛇,也會問一下其他團隊的情況。交貨點的工作人員不會說太詳細,但關鍵的信息也透露給更多人知道。畢竟這也不算什麽隱私,風羿也沒特意強調保密。

於是,風羿的名字,以各種語言出現在他們的聊天信息裏。

格瑞森兄弟,專業獵人團隊裏麵比較有名的兄弟搭檔,他們還帶了一條受過訓練的獵狗。今天他們抓到了五條,這已經算是不錯的戰績了,至少在他認識的人裏,沒有能多過他們的。

這時節並不是蛇活躍的時候,而且最近偏幹,沒雨季那麽濕潤,蟒蛇多數時候都藏著,就算是出來曬太陽的那些,也是在隱蔽的遮擋物之下,比如草叢樹枝之類,直接暴露在外的少見。

枯黃的草叢裏一眼望去,壓根兒找不到,就算是經驗豐富的獵人也不一定能一下子尋到。他們兄弟倆尋找蟒蛇的經驗豐富,獵狗能幫助他們更快更準確地找到蟒蛇。

他們今天是走的陸路,車開到一個地方之後帶著狗進入沼澤地去搜尋。

雖然獵狗能幫忙,但是也有諸多限製,還有其他氣味幹擾,尤其是要避開鱷魚存在的區域。大沼澤裏鱷魚可不少,所以有許多地方他們不會靠近。

鱷魚是受到本地政府保護的,有一些手段他們能用在蟒蛇身上,但是無法用在鱷魚身上,若是被無人機拍到,或者被巡查員撞見,他們會失去本次活動的資格。

除了聯保局,他們今天沿路還碰到了本地水域管理局和地質調查局的車。

被這些人盯著,他們很多手段也使不出。

第一天大家都剛進來,容易抓的都抓了,之後每天有個兩三條就算運氣不錯。很多人第一天就空手而歸呢。

本以為第一天他們能抓到五條已經足夠亮眼,能跟人炫耀,沒想到還有個抓七條的!

“第1天就一個人抓7條?”

“交貨點的人說的,消息屬實。不管大小,能一個人抓7條蟒蛇,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能打聽到他是使用什麽手段抓到的嗎?”

“我有個朋友認識這邊研究中心的人,據他們所說,這個人使用的是‘祖傳的dna’。”

“……天賦的另一種說法?還是說,有其他隱蔽的手段隻是不願意說?”

“那就不知道了。”

“嗯,他不需要避開鱷魚,又有不為人知的搜尋技巧,確實可以抓到這麽多。接下來在沼澤裏遇到他可以觀察一下。”

甭管各方的反應如何,“風羿”這個名字已經在大家腦子裏留下了點印象。

另一邊,程肆今天在外跑了一天,直播時長超過8個小時,不過晚上回來還不能馬上休息,團隊統計了各方的信息之後,程肆又開了直播。

這邊是晚上,但國內是白天,直播間裏的人不少。

“時間太短我們能收到的信息有限……”

這還是他們出了錢之後才拿到的信息,有些獵蟒隊伍他們接觸不到,也沒有時間挨個去找,最簡單的就是和其他媒體團隊共享信息,或者出錢從別人手裏拿到信息。

但就算是這樣,也無法輕易拿到完整確切的數據。不過這些已經夠了,無關緊要的數據,他們也沒必要去費心力找。

程肆心情不錯,“我看到這些數據的時候也很詫異。之前看其他媒體吹的各地的精英團隊,什麽經驗豐富的老獵人,什麽聞名圈內的夫妻檔,還有什麽如拿了金手指一樣的兄弟加狗組合,到頭來,還是我羿……蛇哥最牛x!

“就是可惜啊!我今天沒能跟著去拍!”

早知道風羿和steve他們今天隻是摸路線而不是去抓巨蟒,他就得死皮賴臉再跟一回!

“抓幾條?蛇哥第一天就抓了7條蟒蛇呢……不是巨蟒,他們第一天隻是去熟悉路線……是啊,早知道我就去跟了,我現在正後悔呢……明天不行,我剛給他們發信息被拒絕了,說明天要正式開始尋找巨蟒……沒辦法,那是高手的世界,我還得再練一練……”

程肆跟直播間的觀眾們互動,回答一些能回答的問題,不過,為了避免給風羿帶去麻煩,他說起風羿的時候還是說的外號。

隻是程肆不知道,風羿的名字已經漸漸傳開了。

第二天,程肆特意觀察了風羿和steve,發現他們今天走的路線跟昨天不一樣,知道那兩人是真的另有安排,才放棄跟著。

steve早上見到風羿就開始吐槽,“賀主任又跟我說,讓我少帶你去一些奇怪的地方!”

steve聽賀主任那話第一反應就是,他沒帶風羿出去鬼混!

哪知賀主任說的是風羿的鞋子。

“昨天沒留意,你那鞋行不行啊?感覺不結實,不耐穿。要不我的借你?我帶了備用的。你穿多大的碼?”

風羿拒絕了,“沒事,我有帶備用靴,挺結實的,昨天那雙隻是意外。這事我跟賀主任解釋過。”

“解釋沒用,那老頭不聽,他這人吧……”

steve說了一路賀主任以往的事情,直到他們登船。

他們今天選擇的出發地,並不跟昨天一樣,也與大部分隊伍的不同。這是製定好目標路線之後決定的。

將路線跟沃倫說了,沃倫思索了片刻,回憶他熟悉的沼澤區域,然後道,“大致明白了,先跑一段,到了不確定的地方再問你們。”

今天沃倫準備好了,一定要拍到風羿抓蟒蛇的視頻!

昨天他回去跟同事和朋友們說,那些人還不信!說沃倫是誇大其詞,瞎吹牛!

風羿在研究中心抓毒蛇的視頻在網上還能搜到,但你說在野外隨手一拽就是一條蟒蛇?胡特麽扯呢!

生活在弗州的人,誰不知道沼澤裏麵蟒蛇難抓?!而且現在還是旱季!

沃倫委屈得像個強製綁住嘴的密河鼉。

明明就是真的!

無奈沒圖沒真相,他隻能期待今天能拍到,證明自己沒說謊。

船在水上駛過,不過這時候出行的人太多,速度沒有提起來。風羿和steve也不著急,steve繼續分析著沼澤地的信息,而風羿,則眼饞地看著周圍的環境。不能放開玩,過過眼癮總是可以的。

船行駛了一段路,沒見到其他船,沃倫卻降低了船速。

“怎麽了?”steve問。

風羿看向一處,“那邊有人,好像遇到了短吻鱷。”

那邊站著四個人,聽到動靜望過來,從期待到失落,麵部情緒變化明顯。

這時候steve也看清那邊的情況了。

四個人,三個人站在一邊,另一個人站水裏,中間橫著一條近四米的短吻鱷。

“風羿?”其中一人抬聲問。

“你認識我?”風羿道。

“我叫潘魏寧,翟一遊的朋友,昨天在安檢處見過你。能幫忙嗎?”

潘魏寧也不太確定。翟一遊隻跟他說遇到蟒蛇可以找風羿,風羿抓滿蛇很厲害,但是沒說遇到大鱷魚怎麽辦啊!

他們隊伍昨天空手而歸,蟒蛇沒抓到,反倒是適合釣魚的地方遇到幾個,有人建議帶釣竿找地方釣魚,抓不到蟒蛇可以釣魚玩嘛,這活動也沒說進裏麵抓蟒蛇的時候不能釣魚啊。

決定後又約了個釣友,潘魏寧想著活動期還長,其他人釣魚的時候他可以在附近找找有沒有蟒蛇。

打聽了些旱季沼澤區適合釣魚的地方,定了個遠些的,沒其他人打擾的地方,租了釣竿和其他釣魚用品,大清早跑這兒占地,防止被別的業餘團隊的人占據。

水潭還算平靜,就算裏麵有鱷魚那也沒事兒,他們打聽過,這裏也是密河鼉生活的區域,而不是美洲鱷。

現在也不是繁殖期,鱷魚也不那麽活躍,隻要不太靠近岸邊,不下水,那就沒事。

活動期間對部分釣魚工具會有限製,具有殺傷力的那些都不準帶入。

沒想到魚釣到了還沒拉上岸,一條大鱷魚衝出。

不僅衝上岸,還追著他們跑。

潘魏寧的堂弟不慎跌了一跤,滾到水裏。潘魏寧幾人想去救,但這條大鱷魚橫檔在中間,他們使手段吸引鱷魚,但效果不大,反而鱷魚像是越來越怒的樣子。

“已經打了求救電話,隻不過……得再等等。”

主辦方這邊的救援隊伍會優先去救專家團隊的人,昨晚有幾個專家隊伍沒回來,在沼澤地做研究來著,今早上遇到點麻煩,救援隊伍過去救他們了,這邊暫時顧不上。

而且,這裏的救援人員,對待潘魏寧他們這種出錢進來的業餘團隊,態度略顯敷衍,同時在那些人的眼裏,這邊這種不屬於特別緊急的情況。

這時候就看出專家牌的優勢了。業餘人員靠後。

潘魏寧加錢去找了私人救援團隊的人,隻不過會來得稍微慢一點。

業餘團隊並不止他們這一個,不少業餘團隊的人,本事沒多大,惹事的能力倒是一等一。

不過,他們這也不算惹事吧?

如果隻是兩米的鱷魚,潘魏寧自己就能搞定了,但麵前這條三米多將近四米的短吻鱷,誰也不敢輕易去試。而且,麵前這條短吻鱷好像與他了解過的大部分短吻鱷不一樣,更容易怒,它現在就盯著水裏的人。剛才他們就見識過它的速度,現在隻想拖延時間的,等待專業人士救援。

聽到船聲的時候他們以為救援的人到了,沒想到是參賽者。

steve和沃倫商量著怎麽處理,船上沒有專業的捕鱷工具。

“可以吸引它的注意力。”steve說。

“這幾個人肯定也做過,但效果不大。短吻鱷裏麵也有另類。”沃倫指了指,“可以查一下這是哪條短吻鱷,它尾巴上有標記。”

steve拍了照,詢問研究中心的人。

這時候風羿說道:“我過去解決吧。”

“你一個人行?”steve問。

“行!”

見風羿說得肯定,steve看看那邊的情況,點頭,“你注意點。”

風羿下船往那邊過去。

沃倫擔心道:“這個體型的短吻鱷一般需要幾個人配合,除了少數專精於此的高手。你確定讓他一個人過去?”

“別小看他,他有一個人應對巨蟒的實力。”

說是這麽說,steve還是拿著船上有限的套繩、船槳等工具過去,以防萬一。

沃倫拿了工具跟著下船,同時也好奇,風羿抓蛇厲害他知道,也親眼見過了,但是鱷魚跟蛇不一樣。

steve和沃倫跟在風羿身後,想看看風羿怎麽處理。

接著他們就看見,風羿加速,然後……

一個滑鏟!

眾人:???

這什麽操作?

直接滑進鱷魚嘴裏嗎?!

steve: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