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62章 是什麽給你的自信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出發地,有人開車跑公路,有人騎自行車前往一些小道路,也有人徒步,慢悠悠地從遊覽區開始走。不同目的,不同的出行方式。

也有人弄了船,沼澤神器空氣船。

風羿就看到有一隊像是國內來的業餘參賽人員,五六個人,租了一艘大些的空氣船,船開動的時候還有人拿著手機自拍,旁邊有人怪叫著,享受這種新奇的活動和未知的刺激。

“老約什說的船在那邊。”

steve對照手機上收到的圖片和船的信息,帶風羿去找老約什租給他的船,很快找到了停在岸邊的船。

其他參賽者們大多已經出發,這邊的船並不多,對照圖片找起來也容易。

“沃倫?”steve看著船上的人。

老約什的船上,站著個四十來歲的白人男性,steve認識他,這人也是研究中心那邊的,不過不是研究員,他做的其他後勤類工作。

船上的人也抬手,“嗨steve,老約什說讓我當你們的駕駛員。”

steve愣了,他以為沃倫隻是把船開過來交給他,沒想到還得一直跟著?

拿起手機,最新一條是老約什發的語音信息:“讓沃倫帶你們去沼澤林。”

steve給他回:“不必擔心,我也會開空氣船。”

老約什很快回複:“我不擔心你,我擔心我的船!”

steve:“我覺得你對我有一些誤解!”

老約什:“那就誤解吧!祝你們好運!對我的船溫柔點!!”

steve:“瞧你說的,肯定溫柔。放心吧!用我們的友情保證!”

發完信息,steve叫上風羿,“出發!”

steve摩拳擦掌:我的大可愛!

風羿摩拳擦掌:我的實驗器材!

跟steve一樣,風羿今天也戴著墨鏡,他倒是不怕陽光刺眼,戴墨鏡一是防風,二是抓蛇或者找蛇的時候,遮擋一下眼神,免得被人看出異樣。

這時候河麵的船並不多,船在河裏開得較快,看得出來沃倫是個熟手,對這裏的地形熟悉。

河水流速很慢,有些河段幾乎完全被植物覆蓋,隨著一艘艘船行駛過去,破出一條條“路”來。

開船的多是本地人,他們對這裏更熟悉,這裏有被草覆蓋的河流和水灘,如果是雨季,會更濕潤,大片草地覆蓋著水流,船開過去時就像直接在草原上飛。

旱季期間,很多小水灘已經幹涸,或者隻剩下淺淺一層,沒那麽暢快肆意。

船行駛一段,便會稍作停留。

steve和風羿下船,在附近走一走,然後對照手上的地圖,以及手機的定位,做一些附加標注。

第一天他們本就沒急著抓蟒蛇,得先摸清地形,先對照地圖熟悉一下區域,心裏能有個數。

活動開始之前steve就打算帶風羿先進沼澤熟悉地形的,沒想到封區了。不過,不急,他們還有時間,一個月呢。

他們這次最終目的不是為了抓更多的蛇,而是抓更大的蛇!

所以,在行動之初,需要一些專業的分析,然後再奔往幾個重點區域尋找。沼澤地太大,必須得劃重點。

古人有雲,磨刀不誤砍柴工!

steve跟風羿說著手上的地圖,上麵還有季節變換的水量分布圖,不算特別詳細,但極具參考性。

正分析著呢,空中一架救援直升機呼啦啦飛過去。

steve詫異:“剛開始就忙起來了?”

沃倫一直坐在船上,翻看手機,淡定地道:“哦,有人被鱷魚咬了。兩支小隊看見同一條蟒蛇,搶著去抓,沒留意踩到了一條鱷魚,其中一個被咬了。好在鱷魚不太,咬傷不重,養一個月就能下地走路了。”

風羿:“……”這傷還是有點重的。

沃倫翻著他的幾個聊天群,獲取更多的最新信息,還感慨著:“這該死的勝負欲。”

不過翻了會兒沃倫就沒興趣看了,見steve拿著地圖記錄著什麽,說道:“旱季抓蟒蛇的難度要大一些,這時候它們不太活躍,如果在雨季,尤其是繁殖期,那就好抓了。研究中心有個‘清除計劃’你們知道嗎?”

steve點頭:“聽說過。繁殖期抓到成年的雌蟒,裝跟蹤器,然後放回野外,等它吸引更多的雄蟒之後,一網打盡!”

沃倫對這種高效率抓蟒蛇的事情很是讚同:“繁殖期的雌蟒,附近總能找到許多雄蟒。研究中心已經抓到很多蟒蛇了,這幾年,能感覺到大沼澤蟒蛇的數量得到一定控製。清除計劃還是成功的!”

風羿歎道:“這美人計玩得溜啊!不,應該是美蟒計。”

沃倫說:“所以,這裏未成年的小蟒蛇數量可能會多一些。大蟒蛇不好找,旱季尋找難度也會增加。”

沃倫開玩笑般笑著建議:“或許,你可以試試向上帝許願?”

“我不信上帝。”風羿說。

“那你信什麽?”

“信祖宗。”

“噢~那你可以向你祖宗許願,保佑你能盡快發現一條蟒蛇!”

“其實,對我而言,找蟒蛇這並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

“是什麽給你的自信?”沃倫問。

“或許是……祖傳的dna?”風羿道。

“哈哈哈哈!”

沃倫大笑出聲,心想:這年輕人真幽默!

就是有些自信心爆棚,自大了,大沼澤會教他做人。

每年全球都有很多極具經驗的蟒蛇獵人來到這裏,但其實收獲並不比研究員們使用“美蟒計”抓到的蛇多。也許,一個月來下,就找到十幾條。空手而歸的人不在少數。

“太陽大氣溫高的時候,它們不會暴露在外麵,而是躲在遮擋物下麵,枯樹枝,或者厚厚的草叢,又或者其他地方。可能在你覺得有蛇的地方尋找幾個小時,最後什麽都沒找到。有時候它在你腳邊你都不知道。”

“你說的,是這樣式兒的?”

風羿俯身,伸手從腳邊的枯枝堆積裏拽出一條蟒蛇。不算太大,也就兩米多的樣子。

沃倫:“……”

風羿本來沒打算抓這條蟒蛇,這條蛇的體型不在他們的目標範圍,本想著在枯樹枝這邊做個標記,給團裏其他人發個定位,讓他們來抓,但沃倫的話已經說道這裏,風羿也就隨手拽出來了。

沃倫看看枯樹枝堆那邊,又看看風羿手上的蛇,滿臉糾結,“你是怎麽知道它藏在裏麵的?”

風羿:“祖傳的dn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