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60章 巴掌臉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給鱷魚看完眼疾,鱷魚的壓製解除,近四米的鱷魚,逃似的往水塘那邊跑。

“沒想到鱷魚能跑這麽快,這是受驚了?看不出來大個頭性子有點慫。”程肆說。

“短吻鱷性子大多都比較溫和,不過得有技巧,得了解它們的習性。”

steve在旁邊提醒,他怕程肆輕忽大意重蹈覆轍。畢竟,程肆在他這裏是個隻有0.1蟒之力的渣渣。

不過這點不用steve提醒,程肆看過很多關於鱷魚的報道,號稱脾性溫和的短吻鱷也有不少傷人的報道,將飼養員咬斷手甚至致命的新聞他不是沒見過。

剛才steve讓人過去幫忙的時候程肆猶豫了片刻,就是因為那一刻他又想起了一個報道:有人幫短吻鱷看眼睛結果被咬斷手。

慫,不代表沒殺傷力。

更何況是這種大體型咬合力強的猛獸。

它不僅咬,咬住了它還來個翻滾!

這誰能扛得住!

大卸八塊都是輕輕鬆鬆吧?

程肆打了個寒顫。

他應付中小型鱷魚還行,這種大個頭的還是留給專業人士。舟山眼鏡蛇給他的教訓太過深刻,沒硬本事就別輕易嚐試,嚐試不起。

而風羿這邊,他可不認為是他自己嚇到鱷魚了,而且他現在是擬態,也就比一般人重一點點。

老約什讓人觀察這條鱷魚的狀態,他則帶著steve往蛇類區域那邊走。

沒研究中心內部人帶著,很多區域他們進不去。

steve不是第一次來,一邊往裏走一邊給風羿和程肆解說。

“這邊分好多個飼養房,有本地蛇,也有外地蛇。”

走進一個飼養房,裏麵層層疊疊堆著許多飼養箱。

旁邊分隔了一個簡約的辦公區,辦公桌上也放著一個不大的飼養箱。

老約什在出入登記表上填寫,steve已經伸長脖子往飼養房裏麵看。

程肆在這個不大的辦公區掃了眼,捕捉到一個令他神經敏感的形態。

“眼鏡蛇!”

都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程肆是一朝被眼鏡蛇咬,到現在對形似眼鏡蛇的生物都有些反應過度。

那膨脹的頸部,隻是略略一眼就讓程肆頭皮一緊,回想起了當初被咬的一幕,以及住院期間不那麽好的回憶。

極度不適。

正填表的老約什被程肆這一聲驚得抬頭四顧,哪有眼鏡蛇?!

跟不少華人有合作,雖然華語不太熟,但如“眼鏡蛇”之類的關鍵詞還是懂的,正因為如此,老約什聽到程肆的驚呼才會茫然,第一個想法就是:飼養箱裏的眼鏡蛇‘越獄’了?!

不過,順著程肆的視線看過去,老約什笑出聲,給steve遞了個“你來解釋”眼神,繼續填表,他帶過來三個人,得再登記三個人的信息。

steve走過來,看著桌麵飼養箱裏那不大的一條蛇,此時正膨脹著頸部對著他們,一副凶惡樣子。

那體色再加上這幅模樣,乍一看還真有點像眼鏡蛇。但是……

“不是眼鏡蛇,是東部豬鼻蛇。”

程肆愣了愣,靠近再去看。

哦,是豬。

豬鼻蛇一大技能——

【巨毒蛇!】

【我裝的~】

程肆不自在地幹笑兩聲,“咳,這豬,個頭不大心眼不小啊。”

他不是不知道豬鼻蛇會偽裝毒蛇,有些像大三角頭毒蛇,有些則更像眼鏡蛇,但是,剛才視線一晃看到那膨扁的脖子,有點條件反射了。

風羿安靜站在旁邊沒出聲,飼養房裏麵的氣味太重,他有些不適,不過也趁這個機會補充大腦數據庫,記住那些陌生的氣息,便於以後辨認。

桌麵上飼養箱裏麵的蛇,他不看也知道不是眼鏡蛇,氣息不一樣,是條也沒什麽威脅的小蛇,也就沒多留意。

知道是豬鼻,程肆不怕了,反而起了興致。

“我能摸摸嗎?”程肆問。

老約什點頭,“可以。”

程肆伸手去摸,說著,“這灰黑的體色,剛才一下子沒認出來,我看過別人養的豬鼻蛇,不過顏色比較亮。”

說話間程肆感覺手指被撞了撞,不過他不怕,不理會它的虛張聲勢。

豬鼻蛇屬於後牙蛇,倆尖牙位於喉嚨那兒,不容易被咬到,毒性也不強,沒什麽危險。說毒液,其實更像是一種變異版唾液,而不是傳統毒蛇的那種毒腺注毒。

每個人體質不同,對豬鼻蛇“毒液”的反應也不同,大部分人被咬了沒啥大反應。

“傳說中的,東部·戲精·豬鼻!”

隨著程肆的話音落下,風羿看過去,隻見裏麵那條豬鼻蛇像是中毒一般,痛苦,扭曲,掙紮,大張著嘴,蛇信子甩外麵,仿佛在無聲咆哮,最後腹麵朝天,泄殖腔散發著臭味。

這一切就像是在訴說:

此蛇已死,肉不新鮮,敬請繞道!

程肆把它翻個麵,讓它腹部貼地。但下一刻,整條蛇又自動腹麵朝天。

程肆還要再摸,steve阻止,“行了,適度,這樣會對它產生不好的影響,咱們不要過度刺激它了。而且,豬鼻的毒對大多數人來說沒啥大反應,但也有少數例外,上個月有個倒黴的年輕人被它咬了,這周才從醫院出來。過敏反應有些激烈。”

程肆表示理解。過敏這事,真的很難說。

steve繼續道:“所以,放過這條小可憐吧。”

風羿揚了揚眉。聽聽,別的毒蛇steve叫它們“小可愛”,這條東豬叫它“小可憐”。

steve歎道,“相比起在飼養箱裏看到它們,我更想在野外看它們拱土。”

總的來說,steve對這條東豬的興趣不大,見老約什已經填完訪客登記表,便說道:“約什,我能去看看你表弟養的那些大可愛嗎?”

老約什的表弟也是這裏的研究員,不過約什偏向鱷魚,他表弟的研究則更傾向於蛇。尤其是那些大型毒蛇,和巨型蟒蛇。

“當然。”已經填完訪客登記表格的老約什帶他們繼續往裏走。

裏麵有好幾個小飼養房,大部分是毒蛇。

其中一個房間裏,研究員們正在給毒蛇取毒液。

steve雙眼一亮:“看來我們來得正好!需要幫忙嗎?”

程肆往裏看,多是成年體大型毒蛇,比如一名研究員正抓著的東部菱斑響尾蛇,大沼澤存在的一種毒蛇,眼前這條估計養了不短的時間。這體型的毒蛇他看著就知道穩不住。

往旁邊的其他飼養箱看。

巨蝮、太攀、黑曼巴等都有。

再看另一邊。

“啊這個!是小青龍?”

靠近看箱子上的標簽,莽山原矛頭蝮,沒錯了。

“風羿!羿哥!這條跟你抓過的那條差不多大吧?你覺得飼養的和野生的什麽區別?”程肆問。

“胖一點。”風羿道。

“……”

程肆不繼續糾結小青龍胖不胖了,他的視線被一條大肥宅吸引。

“加蓬噝蝰!不,好像是犀角噝蝰,加蓬噝蝰在它旁邊的箱裏。肥蝰不愧是肥蝰,這視覺衝擊就是不一般!”

細長體型的蛇,與粗短型的蛇,給人的視覺衝擊確實不一樣,尤其是麵前這個飼養箱裏的肥蝰,不知道養了多少年,看著跟巨型毛毛蟲似的。

但,甭管看著多胖,它們依舊是渾身肌肉的危險生物。

都是程肆穩不住的類型。

那邊,steve剛抓完一條蛇,取了毒,詢問身旁的研究員下一個是誰,然後跟風羿說:“下一個kc(眼鏡王蛇),你要試試不?那邊那個。”

風羿順著steve所指的方向看過去,“行,我來。”

他知道steve是希望他多表現一下,以便從這邊的研究中心弄到更多資源。

程肆退後一步,給風羿留出更大的活動空間,雙眼盯著那邊,手裏的攝像機打開,這些都是他今天能獲得的寶貴素材。

“這條眼鏡王蛇有四米多了吧?真帥!帥得像條假蛇!”

steve也是目光灼熱,“看,它沉穩的姿態!睿智的眼神!”

旁邊的一名研究員:“如此神奇的物種!王者之心,不容藐視!”

風羿走過去,手影一閃,掐著眼鏡王蛇,將它從飼養箱裏抓出來。

畢竟四米多的蛇,風羿另一隻手輔助,將蛇抓著就要往實驗台那邊走。

風羿轉身,發現其他人都看著他。

其中一名研究員手中正拿著蛇鉤,一副要遞工具給他的樣子,手都伸出來了,僵在空中。

旁觀的老約什張著嘴巴。剛才他正打算跟著詠詩般歎一歎kc的王者之風,半個詞都沒說出來呢,這邊就結束了。

風羿這輕鬆隨意的姿態,不像是剛抓了一條聞名全球的巨型毒蛇,更像是抓著一條長圍巾!

這讓他們怎麽接著歎下去?!

他們以為風羿會借這個機會拿著蛇鉤耍蛇,很多來這裏的人,都會這樣體驗一把,畢竟是難得的機會。研究員們也都是借這個機會秀一秀他們這裏養蛇的能力,不是誰都能養出四米多的眼鏡王蛇的!

賓主互動,商業互吹,這樣才有愛嘛!

誰知風羿不按套路出牌,就這麽徒手上了!

他們準備的那些話都沒機會說出口!

程肆的攝像機沒錯過研究員們的反應,憋著笑,給風羿比了個手勢,無聲道:“牛嗶!”

風羿是抓過眼鏡王蛇的,而且抓的還是野生種,這條比他在野外抓的那條大,但畢竟是圈養的,殺氣沒那麽強。本來沒當多大的事,此時見其他人都盯著自己,風羿看看手裏的蛇,沒錯啊,是眼鏡王蛇。

“需要擠毒液嗎?”風羿問。

研究員們回過神來,“不,隻記錄攻擊時的自主排毒,不擠毒腺。”

這條眼鏡王蛇在咬住取毒器的時候,格外凶狠,那毒液像是拚命一般地注入玻璃器皿裏,一點不像是剛才沉穩的樣子。

程肆看著那毒液量不自覺抖了抖,這要是被咬一口……

眼鏡王蛇之後,風羿又抓了幾條蛇,老約什便帶他們去蟒蛇那邊。不過這次研究員們對風羿的態度明顯熱情許多,還主動交換了聯係方式。

養蟒蛇的那邊,飼養箱更大,裝飾成一個個小房間,程肆都感覺自己到了動物園的爬行館。

綠水蚺頭擱在樹枝上,沒什麽溫度的雙眼隔著玻璃注視,分叉的舌頭一吐一吐。

程肆問風羿:“它盯著我呢,你說它現在是在發呆還是在思考?還是在想別的什麽不太好的事情?”

風羿看了眼,回道:“相比起思考和其他,我更相信它隻是吃飽了在發呆。”

程肆鬆了口氣,“這種大蛇近距離看還是很可怕的,感覺這體型能輕鬆吞下我了。”

控製著手中的攝像機,程肆走到蟒蛇那邊。

蚺與蟒還是不同的,這裏也分了區。蚺這邊除了綠水蚺,還有黃水蚺、紅尾蚺等,不過程肆對那些沒太大的興趣。

steve指著靠裏側的幾個大飼養箱給風羿看,“那邊那些就是我們這次活動的主要目標。”

風羿走過去,記住這幾種蟒蛇不同的氣味,等進入大沼澤了更好分辨。

程肆站在一個飼養箱前:“這就是蟒屬大佬們在沼澤地混出來的超級種?”

steve難得神情嚴肅,“嗯,比較危險的生物。”

程肆拍著照,“頭看著不大,但軀幹部分能裝下我了。”

steve讚同地點頭,“對,巴掌臉,嘟嘟唇,這小花臉瞧著可愛,但能吞下一隻鹿了。”

風羿、程肆:“……”

這尼瑪哪裏可愛了!

不要亂形容啊!

程肆不敢再正視“巴掌臉嘟嘟唇”這樣的描述了,他知道steve麵對爬行動物的時候總是不太正常,於是側身跟風羿說話。

“這條蟒蛇跟剛才的森蚺一樣,瞧著在發呆的樣子,你覺得它現在在想什麽?”

風羿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我覺得它可能有一點……不便明說的惡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