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6章 進化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這些年輕的富n代,家裏有點錢或有點權,平時行事或多或少有些狂傲。但聯保局可不管你家什麽背景,不跟你講人情,也不跟你講金錢,他們就是一群堅定的“數據”捍衛者。

生存,是全球共同關注的話題。建立“第六數據庫”就是為了更長久地生存下去。而為“第六數據庫”服務的聯保局,占據道德高地,又有政策支持,手裏有權,還不給你麵子。

對上這樣一群人,就算是地頭蛇,也不敢正麵剛。

誰被他們抓住了,喊一聲“我爸是xx”,隻能得到冷漠的一句:“正好,把你爸也叫過來一起談談吧。”

所以,果斷認慫也是明智選擇。

當然,聯保局沒那麽多時間和精力去關注那些口嗨的人,但是,萬一誰口嗨瞎吹正好被聽到,還是會收到一點點警告的。

被眾人關注的五架直升機降落在鉞山管理部門附近的停機坪上。

聯保局這次一共過來八個人,飛機上裝的大多是采集數據相關的設備。

領頭的人身型高瘦,四五十歲,麵容冷峻不苟言笑,快步走進屋接過鉞山管理部門負責人遞來的調查總結。

負責人說道:“袁隊,我們將dna測序結果與小青龍繁育中心的數據庫多個目標序列進行比對,這條蛇與繁育中心部分個體存在親緣關係。”

說著又打開一份文檔遞過去,“我們還查到,五年前鉞山附近打掉一個走私團夥,而這個走私團夥曾從小青龍繁育中心竊取過一個蛇蛋。”

“一個?”

“是的,繁育中心那邊隻丟失一個蛇蛋。根據當時的記錄,蛇蛋是追捕過程中從車上滾落,誰都不知道它滾去哪裏。現在看來,這條小青龍很可能就是那個蛇蛋孵出來的。”

袁切眉頭微皺,看著手中的調查報告,因為時間短,上麵隻是記錄了部分信息。

“所以,這條蛇很可能是野生環境下自然孵化,並在鉞山保護區生活了五年?”

“目前收集到的信息是這樣的。如今小青龍的人工孵化率較高,幼體成活率也大大提升,數量已經比以前好很多了,但是,那些都是人工飼養的,野化放歸一直不成功。不僅僅是小青龍,其他動物重點繁育基地的放歸計劃進展緩慢,甚至部分還出現了退化傾向。

“生態鏈畸變,就算現在氣候恢複正常,對很多動物來說適應難度還是相當大的。而今天發現的這條野外存活五年的小青龍,基因中可能出現了多個有利突變,這是一種進化,能讓它更好地適應野外環境。具體結論還得等後續研究,時間太短,很多檢測還沒出結果。”

袁切又問:“風羿這個人呢?”

負責人道:“我已經問過他,他說是第一次抓蛇,抓那麽準全憑天賦。嗬,這話你信?”

“我信。”袁切將手中關於風羿的那份調查翻了翻,“有些人確實具備這種天賦。”

負責人愣了愣,很意外從袁切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風羿呢?我問他幾句話。”袁切說道。

“……在吃晚餐。”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隻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風羿三人配合鉞山各部門的工作,能說的都已經說了,原以為很快就能離開,卻被告知,聯保局的人要過來,會再問他們幾句,問完就可以走了。

行吧,反正也沒什麽好怕的,也就是回答過的問題再說一遍罷了。

吃完晚餐,風羿便等來了問話的人。對方胸前佩戴的徽章顯示來人的身份。

“聯保局袁切。現在負責調查鉞山小青龍事件。”袁切在風羿對麵坐下。

“您好。”這還是風羿第一次與聯保局的人近距離說話。

風羿原以為對方會再問為什麽能精準掐蛇的問題,沒想到,袁切並未提這個,而是說了那條蛇的來曆。

“能在野外孵化,存活下來,確實不容易。隻是五年過去,內寄生蟲病嚴重,再晚一個月估計就救不回來了。”袁切語氣平淡,聽不出情緒起伏。

風羿聽完倒是覺得這條蛇的命運帶有傳奇色彩,命真大!

袁切又問:“從自然保護區,闖入人類活動的區域,你覺得是它為什麽?追捕獵物誤入?”

“自救吧。”風羿說道,這也是他聽到這件事情的第一想法。

袁切點點頭,“有道理。”

風羿看他一副接受說法的樣子,趕忙道:“我亂說的,別當真!”

袁切看著他:“你說的肯定是你腦子裏閃過的第一個想法。”

風羿:“……是。”

“還是很有參考價值的。我會如實記錄下來。”袁切麵無表情將風羿剛才的話寫下,然後起身離開。

風羿一臉懵逼。

就這?

沒了?

你們聯保局誰的麵子都不給隻講證據和數據的嚴謹作風呢?!!

眼瞅著對方要走出門,風羿揚聲道:“我真的是亂說的,不要這麽草率啊!”

背對著風羿的袁切嘴角微微上揚,很快又拉平。

袁切離開之後,風羿三人被告知可以離開了,並派了一輛車將他們送回農家樂那邊。

由於風羿白天被拍照的時候遮得太嚴實,後麵吳吉和錢飛揚的存在感又不高,回到農家樂的時候並沒有引起其他遊客的注意。

這一天過得驚心動魄,晚上回到農家樂,吳吉被他爸媽拉著問話,錢飛揚回客房休息了。

風羿給老管家打電話,將今天的事說了,也提了聯保局袁切的事。

管家一聽袁切這個名字,“哦,聯保局的小袁啊。好久沒見他了,有十來年了吧。”

風羿:“小……小袁?你們認識?”

老管家:“不熟。十多年前,風女士協助聯保局調查一起偷獵食用野生保護動物案件,那時候小袁應該加入聯保局不久,不夠沉穩,被風女士打臉很多次。”

那時候,袁切剛加入聯保局就碰上個大案,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麵對什麽都靠“我猜”、抓蛇又格外熟練的風老太太,袁切一直保持懷疑態度。

後麵被打臉次數多了,袁切不得不承認,這姓風的老太太每次的猜測都特別準!比他們分析數日得出的結論更加精確!

再後來,袁切就接受現實了。有些人確實有那個天賦,不僅抓蛇如吃飯一樣簡單輕鬆,連直覺都是超乎想象的準!

風羿憋氣:“所以,他當年被打的臉,要從我這兒找回場子?”

管家笑嗬嗬安撫:“唉,小事情,你不用在意,他隻是跟你開個玩笑。他們忙得很,整天跟機器人似的忙得團團轉,忙著拯救萬物,當地球衛士,沒空理你的。”

管家又道:“你的身體在發生變化,會散發出一些氣息。你這次被小青龍找上可能是它嗅到了這種氣息,相比起其他人類,那條小青龍對你更友好一些,這也是它自救的一種選擇。”

風羿:“……真是它自己找過來的?自救?”

管家道:“多半是這樣,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這兩天可能就會有變化了。”

風羿驚訝道:“這麽快!周末都沒過完,適應期就結束了?我這就要開始……變了?”

管家語氣認真,聲音略微低沉,“進化,每進一步,就比別人多一分生存的能力。進化的過程,會伴隨著痛苦。這個過程,誰都幫不了你,我也無法插手,全靠你自己扛。你,做好心理準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