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53章 國一鴨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愣愣看著飛進院子的那隻鳥。雖然不認識,但警覺雷達已經嘀嘀地響了。

剛說完這邊還挺安靜就被打臉。

而且,總感覺此情形……似曾相識?

電話那邊,錢飛揚沒聽風羿出聲,問道:“怎麽啦?好像有點奇怪的聲音?又有鳥飛去你家?”

“嗯。”風羿依舊盯著那邊。

“是你剛才說的,那邊比較出名的翠鳥?”

“不是。我先處理些別的事情,有空再聊。”

“行。”錢飛揚也不磨嘰。

通完電話,風羿看過去。

在院子裏客串花匠的小丁,聽到動靜已經往錦鯉池那邊過去了。

看到小丁過去,風羿就沒急著下樓看情況,而是打開手機的攝像功能連拍了幾張照片。

拍的照片還算清晰,攝像頭給力。

落到錦鯉池的那隻鳥察覺到小丁的靠近,扇動翅膀啪啦啪啦在院子裏竄,過了會兒又飛起,朝著旁邊翠湖飛過去。

風羿站在露台,看著那隻鳥飛落到翠湖湖麵。

湖岸邊有遊客正欣賞著湖麵風光,看到飛落的鳥驚呼一聲,跟同伴們說著什麽,還有人拿著手機踏上湖麵棧道,朝鳥所在的方向靠近。

然後,風羿就看見,那隻鳥仿佛裝了渦輪似的唰唰唰在湖麵上飆出老遠。

確定了,這鳥是速度型。

那隻鳥飛遠,風羿卻並沒有放下心,總覺得又有麻煩上門。

收回視線,風羿打開聯保局開發的那個識別物種的手機應用,選了剛才拍的幾張照片識別。

飛落到錦鯉池的那隻鳥約莫半米長,背部黑色,身體大部分白色和灰色,身體還有一些鱗狀的花紋,脖子和頭墨綠色,腦後長有蓬鬆的羽冠,仿佛被電擊過的殺馬特發型極其張揚。

大概是今天的陽光太好,拍攝的角度和時機選擇得太過巧妙,那隻鳥頭頸部深綠色的羽毛,在陽光下反射出刺眼的金屬般的光澤,尤其是腦後翹起的那幾根,綠得格外囂張。

風羿以前沒有見過這種鳥。

看著“照片識別中”的圖標轉動,識別程序又自動將照片局部放大,對目標身體上有花紋的部分進行二次識別。

隨後彈出了幾行高亮的文字:

【中華秋沙鴨】

【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

【查詢到您此刻所在地區中華秋沙鴨的越冬記錄較少,發現請立即聯係當地相關機構。電話……】

下方列了一長條不同機構部門的,以及同一部門多個座機號碼。

“中華秋沙鴨?鴨子?”

風羿的視線在“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那幾個字上麵停留片刻。

庭院裏,小丁詢問:“老板,剛才在院子裏飛過去的那個是什麽鳥?”

風羿:“牢底坐穿鴨!”

小丁手裏提著的枝剪差點甩飛。

“國……國一?”

“國一。”風羿點頭。

小丁慶幸,還好他剛才沒有動手去抓,一不小心用力大了,那隻鳥……鴨子出個什麽好歹,不知道會惹上多少麻煩!

“下次我看到了直接叫小丙過來,他更有經驗!”小丁說。

風羿應了聲,翻開剛才手機裏的照片,又點開識別頁麵鏈接的更詳細信息:

【不是每一種秋沙鴨,都叫中華秋沙鴨】

對比照片裏的一些特征。

確定了,確實是中華秋沙鴨。

嘴巴更尖,帶鉤,方便叼魚。

照片拍到的剛才那隻鴨子,身上鱗狀紋路非常清楚。這種鱗狀紋也算是此品種最醒目的特征。

資料上也說,這種鴨子鳴叫並不頻繁,不會太喧鬧。

其實,隻有這麽一隻,就算鳴叫影響也有限,又不是一直蹲在他家這兒。

但是!

真隻有一隻嗎?

中華秋沙鴨冬季會從北方往南飛越冬。

風羿看向空中。

果然,大部隊姍姍來遲。

領頭的鴨子魚都吃幾條了,後麵的才剛到這裏。

風羿估算了下,有二三十隻中華秋沙鴨從上方飛過,降落到翠湖的湖麵。

這群鴨子有的跟剛才那隻長得一樣,就是頭更黑,沒那麽綠。有的顏色不同,頭部顏色褐黃。

風羿又放翻到剛才的識別頁麵。

剛才識別的那隻吃錦鯉的鴨子是雄性,所以它們這個越冬小隊裏麵,另一種顏色的可能是雌性?

不過這些在眼下並不重要。

風羿直接給韋鴻羲發了信息,把剛才拍到的照片以及識別頁麵的截圖發給他。

雖然識別頁麵提供了很多部門的電話,不過風羿認識聯保局的人,直接給他們發過去,他們自然會高效地解決問題。

果然,發過去還不到10秒,韋鴻羲一個電話打過來。

“你確定剛才在家裏拍到的這些照片?隻有一隻?”韋鴻羲語氣激動。

“剛才隻有一隻,現在有一群了,大概二三十隻,已經飛到翠湖,那邊有很多遊客看到,我給你拍個視頻。”

湖岸邊有遊玩的人,飛來的那些鴨子往遠離人群的方向跑了,不過攝像頭給力,風羿還能拍到它們。拍到的影像有些模糊,不過足夠看到想要看的東西。

風羿本以為韋鴻羲會聯係相關部門,隻派人過來解決這邊的問題,沒想到韋鴻羲自己也跟過來了。

來的人有一部分去鴨群活動的地方調查跟進,一部分在湖岸邊豎起來告示牌,宣傳標語和法律法規等,告訴大家這裏有中華秋沙鴨在此越冬,請大家文明觀鴨,保持距離。

韋鴻羲跟那邊的人說了幾句,便直接來這邊找風羿,也沒進屋裏坐,隻在庭院走了走,問了當時的一些情形。

聯保局的因工作原因,去的地方多,見過貧瘠之處,也到過富貴之地,所以,來到這邊有名的別墅區神色也沒什麽變化,對他來說,甭管這裏的布置奢侈還是簡約,遠不如一根鴨毛有吸引力。

聽風羿說這隻鴨子直接降落在他家的錦鯉池,還叼了幾條錦鯉,韋鴻羲麵色複雜。

“你家這錦鯉,是有點太肥了。它大概是被錦鯉吸引的吧。不過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它們會飛到人類的院子裏叼錦鯉吃。一般情況下,它們還是很警覺的,離人較遠。”

“你對這種鴨子很熟悉?”風羿問。

“也不能算熟悉,我隻是以前實習期被前輩帶去長白山巡查,那邊是中華秋沙鴨的繁殖地之一。當時跟拍過中華秋沙鴨的幼鴨跳巢行為,對它們略有了解。”

“所以這些鴨子是從長白山飛過來的?”

“是,有研究團隊提供了更多信息,這一批從長白山南遷的鴨群,大部分已經在它們去年越冬的地方降落,不過這個小群體繼續南飛,引起了觀測人員的注意。剛才已經確定了,它們就是繼續南遷的那個群體。以往它們並不會南飛這麽遠,這種情況很少見。”

“我也看到識別頁麵說它們一般不到陽城越冬,所以,這一群鴨子是特例嗎?”風羿有點小擔心。

在瑢城的時候,遷徙的小天鵝已經給他帶來了一些多餘的關注,沒想到來了陽城又碰到這樣的事情。

見風羿皺眉,韋鴻羲笑道:“雖然不多,但是也有。別擔心,其實這也算是好事,中華秋沙鴨是一種水域環境‘生態試紙’,它們飛到這裏說明這裏的水域環境很好,不然也不會選擇這裏降落。看現在的情形,它們應當是選擇今年在這裏越冬了,能南下飛到這裏,還一出現就是二十多隻,不容易見到。翠湖有適合它們生活的地方,湖岸區域會做出一些布置。既能讓大家看鴨,也能讓它們安然度過冬季,和諧相處才是共贏嘛。”

想到什麽,韋鴻羲又加道:“不過它們在翠湖越冬期間,這邊的負責團隊會對出入翠湖區域的車輛和人員會進行抽檢。沒別的事,如果翠湖觀測站收到的異常報告可能會更嚴。監管加強也是為了防止一些違法行為,比如那些用彈弓打鳥的,誘拍的,抓一個重罰。”

“哦,對了!”韋鴻羲笑著對風羿說,“恭喜你,聽說你已經確定進入弗州獵蟒活動的專家團了。”

“嗯,申請通過了。”

“好好表現!這是個名利雙收的好事!”

閑聊兩句,再次進入工作狀態。韋鴻羲的視線在幹淨的庭院裏掃了一下。

“那隻鴨子在你院子裏飛的時候有掉下一些羽毛嗎?”韋鴻羲問。

風羿看向一旁的小丁。

小丁回道:“有半根。”

說著從裝垃圾的袋子裏翻出來。

韋鴻羲從工具箱取出一個透明的小瓶裝上。

“可以根據羽毛分析出一些數據。”

離開前韋鴻羲又跟風羿說,“雖然一般情況下它們不會靠近人類居住的地方,但是,已經有一隻鴨子在你家吃了錦鯉,我不確定它們會不會再次偷偷過來。翠湖裏的魚不少,但如果那隻鴨子覺得這裏的錦鯉更好吃,那就說不準了。如果損失嚴重,你可以申請補償。”

“補償倒不必,也不是什麽昂貴品種。”風羿說道。

他當初去花鳥市場買魚也被人拍過照片,這事一查就能知道,十元幾條的錦鯉。買回來隻是裝飾池子,都沒當寵物看待,自然也談不上有多深的感情。

韋鴻羲又建議風羿可以在錦鯉池上麵加裝一些阻擋物,隻要不是什麽誘捕工具或者對中華秋沙鴨有直接傷害的東西,都可以。

“如果還有什麽事,可以直接聯係我。”

韋鴻羲離開小區,要去翠湖那邊了解情況。

傍晚的時候風羿上網,看到社交平台上本地的官方賬號發的視頻,拍的是那群中華秋沙鴨白天在翠湖活動的。

風羿一眼就找到了那群鴨子裏麵,陽光下頭毛綠得油亮的那隻,妖豔又深沉。

這就是今天在院子裏叼錦鯉的鴨子。

也是這個南遷小團隊的領隊鴨。

所以……

“小甲小丁,明天在錦鯉池裏麵加一個遮擋棚!”

風羿的擔心並不多餘。

次日,那隻頭格外綠的鴨子帶著一支小隊在上空徘徊,隻不過可能發現這邊錦鯉池被擋住了,才不甘心地飛回翠湖那邊去。

接下來幾天,翠湖公園上空時常看到它們的身影,偶爾也會往小區上空飛,不過,再之後就很少會靠近人類居住的地方了。

鴨群隻在翠湖公園區域活動。

而翠湖出現二十多隻中華秋沙鴨的新聞,很快引起了大家的熱議。

正如韋鴻羲所說的,中華秋沙鴨對生存環境的要求很高,可以把它們看作是一種水域環境生態試紙,它們出現在翠湖區域也說明翠湖區的生態環境很好,商人們不會放過這個炒作機會。

於是,翠湖再一次成為了焦點。

陽城的人們,關注點在翠湖區周邊的小區,房地產開發商們借著這個話題開展了新一輪的宣傳攻勢。

純粹觀鳥的人也很多,每天都有不少遊客來翠湖這邊看鴨子。

還有些純粹是湊熱鬧過來打卡,如果沒有看到鴨子,來這邊走一圈拍幾張照片,看一看吸引“國一的鴨子”來越冬的地方究竟是個什麽樣。

而外地的網友……

“聽說這群鴨子剛飛到那邊就跑去偷人家院子的錦鯉?”

“據說還是翠湖旁邊有名的豪宅祿海別墅區!住那種地方人,院子裏養錦鯉都特別貴吧?”

“哈哈哈!不知道屋主會不會哭!”

“貴怎麽了?!我國一的鴨子吃你幾條錦鯉怎麽了?![狗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