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47章 香味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之前釣魚的時候風羿就聞到了風裏帶來的雞味,還是很大一群雞,顯然這附近還有養殖場。

莫曉光他們收竿時唐奎也過來了,說要請他們吃頓晚飯,嚐嚐農家菜。

一聽農家菜,莫曉光和白律都有興趣了,吃多了酒宴餐廳,換個口味也不錯。

“哎,正好,我今兒釣到的魚殺一條,就那條最大的!”莫曉光指著其中一條魚,“現釣現吃,總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他今兒玩得開心,雖然開局不利,但總的來說收獲頗豐,朋友圈都秀幾輪了,拍的照片也能撐麵子。尤其是下午最後那倆小時,忙得他都忘了“蛇”這回事。

風羿不關注魚,他問唐奎:“你家也養雞?”

唐奎詫異,“對,有個養雞場。”

因為時常有合作方過來,養雞場太鬧騰,所以離這兒有段距離。

“賣嗎?”風羿問。

“賣!不過數量不多。”

其實一般是不往外售賣的,唐奎他家主要是養蛇,養雞場隻是附帶,裏麵的雞一部分喂蛇,一部分自家人吃,分開養殖的。

一聽農家土雞白律也嘴饞了,“我也買幾隻!”

晚飯唐奎讓人在準備,他們並沒有等在這裏,而是開車去買雞。

養雞場離魚塘有段距離,不過開車很快就到了。

相比起唐奎他爸媽養蛇的規模,這個養雞場確實並不大。

唐奎也沒有帶他們去養殖場裏麵,而是去養雞場旁邊的一個院子,那邊圍了一個雞圈,雞圈外,有個老人坐在木凳上理菜。

唐奎領著他們過去,“叔公,我帶我朋友過來捉幾隻雞。”

老人抬起頭來看了風羿他們三人一眼,笑容客套,不熱情也不冷淡,“行,不過得他們自己挑,唐奎你小子可不許幫忙!”

雞圈和養雞場是由唐叔公負責,雞圈這邊的規矩也由唐叔公定,不過這也不是什麽大事,客人自己挑選,他們幫忙處理就好。

“那行。”唐奎轉身跟風羿他們三人說道,“那你們挑,挑好了我幫忙捉。”

在來的途中風羿三人已經說好了,一人買兩隻,

唐奎倒是想直接送給他們,反正也不多,就6隻雞,再貴也貴不到哪去。

不過風羿三人堅持購買,釣魚的錢轉賬時直接將兩隻雞的錢按市場價一起付了。

莫曉光對買雞原本沒興趣,但是見風羿和白律都要去買雞,他就湊個熱鬧。

挑雞這種事情,他平時壓根兒不會去關注。

莫曉光看向白律,“你家不是做餐飲類的嘛,你幫我選吧,怎麽挑?哪些更好吃?”

“這……”白律舔舔嘴角,“要吃了才知道。”

他家雖然是餐飲行業的,但是他又不負責材料的挑選,他隻負責吃。

唐奎見狀,直接道:“隨便選就行,我家的雞都是平時吃雜糧蟲子菜葉之類的,活動量也大,隨便挑!”

“那就隨便挑吧,這些雞的體型差距怎麽這麽大呢?”

莫曉光選了兩隻看起來夠肥的,他選啥都喜歡挑大的。

唐奎跟他解釋:“這是肉雞土養,品種跟本地土雞不一樣,個大肉多。”

“那就這倆肉多的!”莫曉光可不管其他。

白律則選了一隻閹雞一隻母雞,也沒怎麽挑。

唐奎幫他倆抓了,又去看風羿。

風羿抬手,“那隻母雞,還有,那邊那隻公雞。”

原本坐邊上收拾青菜的唐家叔公麵色一變,在唐奎去捉那隻公雞的時候,阻止道:“那隻不好,換一隻。”

唐奎一直留意著他叔公那邊,見狀笑道,“舍不得?這隻養出感情了?”

風羿挑的這隻公雞在這個雞圈裏個頭不算最大,就是凶了點,但雞圈裏跑動好鬥的雞也不單單這一隻,總的來說,在雞圈裏並不顯眼。

唐叔公滿臉糾結,“不是養出感情,而是這雞今天吃了蜈蚣,一條大蜈蚣,幾隻雞分食了,就這隻反應大,比平時要凶很多,我原打算再觀察兩天。”

唐奎一愣,然後看向手中抓的這隻雞,“難怪。”

他就說風羿挑中的這隻公雞今兒怎麽這麽凶呢!

雞吃蜈蚣跟人吃甲魚一樣,那是大補啊!

而且唐叔公說的是一條大蜈蚣,那肯定也是有毒性的,吃了帶毒的補品,這隻公雞又有異常反應,確實不好讓客人買回去。

理論上說,應該沒事。

甚至有人覺得這種更補。

不過,人與人的體質不一樣,而且補物食用不當也能成毒物。

另外,氣候異常期之後,蜈蚣似乎也變得更毒了。蜈蚣直接進雞的胃裏,不走血液循環,但在消化過程中可能會產生一些激素,這些對人有正麵還是負麵的影響,就不好說了。

而如果有毒進入雞的血液循環,雞能扛這些毒性,人也能嗎?

安全起見,還是留在雞圈多觀察幾天。

唐叔公咕噥:“還真會挑。”

分吃蜈蚣的就那麽幾隻雞,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在這個雞圈裏豪不顯眼,而吃了蜈蚣的雞也不是每一隻都有異常反應,偏偏風羿挑中這隻有反應的,而且是大反應!

唐奎指了指風羿,對他叔公說道:“介紹一下,這位,捉蛇的專家。現在看來,挑雞的本事也不小!”

“哎,羿哥要不換一隻吧,這隻雞反應有些異常。”唐奎連忙道。

“不換,就這隻。”風羿道。

“……你確定?可能有毒的。”唐奎問。

“嗯。”

“那……行吧。”

這時候莫曉光晃悠過來,“羿哥,你咋這麽會挑?一挑就挑中剛吞了蜈蚣的!咱都關係這麽好了,你能跟我說說怎麽分辨?”

“隨便選的。”風羿說道。

總不能說他憑氣味挑的,那隻吞了蜈蚣的大公雞聞起來格外“香”!

當然,這香味對別人來說未必是好的。

另一隻雞則特意挑的是沒吃蜈蚣的,做個參照。

倒不是風羿一開始聞出來它們吃了蜈蚣,他隻是分辨出來這些雞的氣味不一樣,吃了蜈蚣的雞是另一種“香味”。

挑好了雞,唐奎找人幫他們宰殺處理幹淨了打包裝好。

不過風羿挑的那兩隻沒讓唐奎宰殺,直接活的帶回去。

他要試毒。

那倆牙許久不用,不知道毒性下降沒有,毒素是否有變化?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