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46章 大佬氣場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是真覺得自己這倆毒牙長得浪費了,但是他也不知道該怎麽處理,如果處理不好,可能會招來聯保局和某些部門上門交流人生,或者直接被請去喝茶。

參觀完唐奎的場子,白律也到了,莫曉光趕緊離開這個令他神經時刻緊繃的地方。

唐奎將釣魚工具遞給莫曉光和風羿以及剛剛到達的白律,然後帶三人前往他家的魚塘。

雖說今天這片地方沒見什麽人,但能看得出來平時經常有人走動,路也修理得平整,開車過去沒幾分鍾就到了。

有凳子有遮陽傘,不遠處還有幾間很有古典風格的瓦房,那裏有休息室和洗手間。

地方不大,配置卻齊全,也能看出來唐奎他家有一定財力。

看來養殖場的生意確實不錯。

離養蛇場遠了,莫曉光的膽子又肥了起來,問了唐奎一個問題,他琢磨了一路:

“我如果從小養一條蛇,它長大了會不會聽我的話?”

在養殖場裏麵他不敢看那些蛇,也不敢靠近,那種強烈的恐懼感到現在還深深刻在腦子裏,所以,養殖場一行並沒有讓他克服對蛇的恐懼,同時他又明白,這種恐懼並非短時間內能克服的,既然短期不行,那就來個長期!

我不能一下子麵對那麽多蛇,也無法麵對大蛇尤其是巨蟒那種體型,那不如就從一條小的無毒蛇開始?

唐奎不也說了嘛,他爸媽的場子裏養了很多種蛇,無毒蛇也是有的,如果是脾氣好顏值高的無毒蛇那就更好了,這樣的蛇從小蛇開始養,時間久了有感情了是不是就能克服對蛇的恐懼?

可能私人養蛇還需要申請一些什麽證?不過唐奎家應該認識很多人,讓他幫個忙,能申請的話申請個證應該也不難?

莫曉光期待地看著唐奎。

唐奎思索片刻,不怎麽讚同地道:“先不說證件難不難辦,如果你想把它當寵物,你首先要知道,它跟狗跟貓那些動物是不一樣的。蛇的腦部構造比較簡單,神經係統相對來說不是那麽複雜,養久了它會對熟悉的氣味和行為不產生緊張和焦慮反應,但若是你期望它能像狗那樣跟人產生感情什麽的,可能性不大。”

見莫曉光麵帶茫然,唐奎表述直接點,“它們大多數都不太聰明,有些時候,該咬還是會咬。”

莫曉光……徹底放棄通過養蛇來克服恐懼了。

一直聽著的白律對此也有些好奇,他早上有事錯過了養殖場一行,也並不想進去近距離瞧,不過好奇心並不小。

“我爸說,幾十年前的時候,一些養殖場是養蛇直接賣給別人吃的呢,有些酒樓的招牌菜都有蛇,不過後來出台了一係列的保護法和相關規定,不讓吃了,野生和養殖的都不讓。以前陽城這邊有道菜叫‘龍鳳鬥’,用的就是雞和蛇。”

莫曉光插嘴:“我吃過啊!你家酒樓不是有嗎?就在招牌菜的那個冊子裏,還挺貴!不會是……”

白律解釋:“不是不是!保護法之前陽城本地的都是用蛇和雞,但相關法律和規定出來之後就都換了材料,我家酒樓用的是大黃鱔和鳳頭雞。”

說著白律又問唐奎:“我聽莫曉光說你家養了不少蛇,你們現在這麽大的養殖規模,壓力大嗎?是不是有聯保局的人一直盯著?”

唐奎笑了笑,“壓力當然是有的,但其實也還好,隻要依照規定不越界就行。

“我家的養殖場現在有蟒蛇、尖吻蝮……也就是五步蛇,有王錦、滑鼠、烏梢、銀環、眼鏡蛇等等,不過還有些稀有品種以及國外引進的品種就是和藥廠或實驗室合作的了。

“像我們這類商業化養殖場還是有存在必要的,我們能提供的產品對衍生資源有替代作用,很大程度上可以滿足市場需求,減少野外壓力,換個角度來講,對野生種群也具有積極的保護意義。

“有正規渠道能夠購買,一些藥廠和實驗室也就沒有必要冒著違法的風險去野外抓蛇了,隻要要不是那些稀有品種,其實大部分價格也不算特別高,至少比去野外抓蛇被關進去的好。

“我還發表過論文,是關於野生和養殖蛇類的判別與鑒定的。”唐奎說。

“養這個還要寫論文?”莫曉光驚了。

“寫啊。”唐奎似是感慨,眼中又有些嘚瑟的笑意,“也算是對野生動物保護做出一點貢獻吧。我們這些養殖戶的鑒定經驗,可以讓相關部門的一些專項行動更好地發揮作用。

“部分執法人員難以認定蛇的來源,也不是每個團隊都能邀請像羿哥他們這樣的專家去鑒定,所以我們的這些經驗發表在期刊雜誌上,那些看到的人就知道怎樣去初步判別鑒定了。現在偷獵盜獵的人還是很多的。”

唐奎跟他們說了會兒話便離開了,他的養殖場那邊得親自盯著,不能離開太久,最近新招的員工經驗不足他不太放心。

等唐奎離開,魚塘邊安靜了許多,三人開始釣魚了,注意力並不全在釣魚上。

白律在琢磨“龍鳳鬥”,拿出手機翻幾十年前的資料片,現在不讓吃蛇了,但是看看曆史資料滿足好奇心是可以的。

莫曉光在苦思該用什麽辦法來克服對蛇的畏懼心。

至於風羿,他正在考慮:我該怎麽對待我的牙?

半小時後。

風羿依舊保持著原來的姿勢。

因為怕遇到蛇而離風羿不遠的莫曉光,同樣沒有釣上一條魚。

那邊,一心二用的白律已經釣到第三條。

莫曉光看看白律的收獲,又看看自己這邊,再默默瞟了眼風羿。

莫曉光往白律那邊挪。

又半小時過去。

莫曉光終於釣到一條魚。

白律釣到第五條。

風羿那邊,依舊原樣。

莫曉光給白律發信息,他擔心直接說出來會被風羿聽到,打擊風羿的自尊心。

莫曉光:【風羿那邊還是一條都沒有啊。】

白律:【莫非他就是傳說中的釣界空軍?】

莫曉光:【這不叫空軍,這叫大佬的氣場!把魚都嚇跑了:)】

莫曉光想了想,還是對風羿說道:“羿哥,要不你試試打窩?”

打窩是為了提高效率而向垂釣點投放誘餌。

由於這裏是唐奎自家的魚塘,唐奎也說了魚塘裏的魚比較多,好釣,所以他們並沒有預先打窩。

但是現在看風羿這情況,難道他真的要空手而歸?

莫曉光今天把風羿拉過來釣魚,可不是想風羿空手回去的,釣魚有收獲他才好下次再約,如果啥收獲都沒有那下次就不好將人約出來了,沒風羿這種抓蛇專家在他總覺得沒有安全感。長遠考慮,他還是希望風羿能喜歡上釣魚,多多益善。

“要不我幫你?我特意找人要的配方!”莫曉光說道。

風羿回過神,“謝了,不過不用,我再試試。”

“行,我也再繼續試試,我就不信比小白釣得少!”

莫曉光覺得現在的氣氛太沉悶了,為了活躍氣氛,說起了一些釣魚的事:

“我以前加過一個釣魚小分隊,隊裏有個人,他老家不在陽城,那家夥放假回老家,禁漁期偷偷跑去江邊釣魚,打窩噎死一條江豚,嘖嘖。聽說判得有點重。”

白律:“……江豚國一吧?”

“嗯呐,事情曝出來的時候群裏都被震懵了!”

風羿聽著莫曉光和白律的議論聲,收斂心神。

過去一小時的釣魚時間裏,他心思壓根兒不在這上麵,一直在思考他的牙,以至於氣息隱隱有些泄露,那些氣息可能會對魚起到驅逐效果,所以魚遠離了這裏,這就是一開始莫曉光離風羿近同樣一條魚都釣不到的原因。

風羿反省了一下,剛才失誤了,活動牙齒的時候思考太過投入以至於沒控製好氣息。

調整狀態,繼續釣魚。

沒幾分鍾就有魚上鉤了,然後開啟了幾分鍾一條的快節奏。

不隻是風羿這邊,莫曉光也顧不上和白律八卦了。

“怎麽感覺突然魚就變多了!”莫曉光興奮道。

之前唐奎跟他們說他家魚塘的魚比較多,好釣,剛開始的一小時莫曉光隻釣了一條,覺得唐奎騙了他,不過現在信了!

至於為什麽剛開始一小時釣不上魚,說不定魚因為什麽原因跑到魚塘另一邊去了,現在又跑回來。

管他呢!

能釣到就好!

還這麽多!

下午收杆時莫曉光還意猶未盡,他今天算是過了把癮,釣得都忘了前一次遇蟒的陰影。

風羿這邊收杆更早,不過也沒離開,就躺在旁邊草地上,臉上扣了個帽子遮擋。

莫曉光和白律以為他晚上睡眠不好,在補覺。但其實風羿隻是在想事情。

中午吃午飯時,當著莫曉光和白律的麵,風羿吃得並不多,之後回車上又補了點,但車上帶的食物也沒多少,為了節省體力以及更專注地想事情,風羿提前收杆,躺這兒假裝睡覺。

為什麽沒去車上睡?

相比車上,風羿覺得草地上更舒服。

這邊的草地有專人定期打理,據唐奎說,有些甲方爸爸商談合作的時候也會來這邊釣魚,所以都打理得很好。

反正風羿覺得這草地睡著還行。

今天氣候適宜,不冷不熱,適合在草地上找個地方發呆想事情。

對於兩顆大長牙,風羿還有點打算。

首先,去買兩隻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