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3章 有蛇!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甭管釣到什麽東西,能釣到就不錯了,你還奢望釣幾條?”錢飛揚打擊道。

互相損幾句,三人便靜下來釣魚。

像他們這樣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就算出來度假也都是看風景拍照片,發掘一些有趣的東西,然後到朋友圈、社交平台秀一把。很少有願意釣魚的。所以有人把釣魚歸為“中老年人遊戲”。

吳吉從小被他爸帶著釣魚,有點這個愛好。就是每次都釣不到什麽,屢釣屢空,屢空屢戰。

關注公眾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風羿就沒這個愛好了,也沒這個時間,之前又是兼職又是工作室,偶爾一兩次跟他們一起出去釣魚也都是放鬆心情,全當繁忙工作之後的休假時間。目的不在釣魚,隻為休息。

這次也一樣,所以風羿心態還算平和。

吳吉不同,他是抱著一雪前恥的目的來的。

然而,半小時過去。

什麽動靜都沒有。

原本在他們附近釣魚的人,也因為遲遲沒有收獲,收拾東西換地方釣去了。反正釣魚區這麽大,換個地方說不定也能換換運氣。

錢飛揚已經沉不住氣了,掏出手機搜寻這附近哪個地方人少風景好,他待會兒去拍照片。

風羿在發呆。他還在想著老管家說的話。小變化究竟有哪些變化?顯不顯眼?

而吳吉,左等右等,甚至把他爹寫給他的釣魚秘籍翻了一遍,時機、釣位、餌料窩料,這些都沒錯啊,又換了n種姿勢和釣法,魚怎麽就是不上鉤!

遠處傳來起哄的聲音。

吳吉看過去。

是個老大爺釣魚團體,笑得特別大聲,隔這麽老遠都聽得到那股得意勁兒。

“穩!穩住!”

“好!”

“網抄呢!抄起來抄起來!別給抄跑嘍!”

“老當益壯,不減當年呐!”

“啊哈哈哈哈過獎過獎!”

相比起那邊的熱鬧,他們這邊就冷清多了。仿佛到了個假釣魚區。

吳吉看看自己的小夥伴。

一個眼皮半闔,坐那兒半天不動,如老僧入定參悟禪機。

一個正刷手機,不知道在看什麽,嘿嘿嘿地傻笑。

實在憋不住,吳吉湊過來跟風羿和錢飛揚說道:“你看那邊那群老大爺,都已經開啟連杆模式了,咱們這邊半天沒個動靜啊,肯定是此地今天風水不好,已經被人把這邊的魚釣完了。要不咱們換個位置試試?”

“你去那邊試試,我就在這裏。”風羿說道。

他剛才確實有種神遊天外的迷茫,最近感知力受到幹擾,不起作用了。這邊安靜,適合思索問題。

錢飛揚打著哈欠:“不行啊,我還是不適應這種沉悶的活動。我再刷會兒手機,還是手機更好玩。”

吳吉一噎,自己跑去看了會兒別人是怎麽一條接一條釣上魚,然後回來再試!

沒一會兒,他們附近僅剩的那兩個釣魚人就起身往更熱鬧的區域過去了。

離開的時候那兩人還嘟囔:“之前還嫌釣到的魚小,現在連小魚都釣不到了!”

“不管使什麽法子就是沒有魚怎麽辦?”

“這不是技巧不技巧的問題,它就是沒有魚!我懷疑那邊那些老頭使了什麽手段把魚都吸引過去了!”

等那兩人走遠,這片地方,就他們三個還守在這裏。

風羿給吳吉建議:“你也換個地方釣吧。”

吳吉不甘心:“不!我非得在這裏釣一條不可!剛才跟劉大爺發語音,他說就是在這裏釣上來一條大的!嘿那小老頭還嘲笑我,讓我別浪費時間!”

又守了會兒,吳吉耐心告罄,心中憋了一股氣,一身的蠻力無處安放,得搞點事才行。

刷手機刷到附近的新聞,有人遊玩的時候拍到一隻野兔子。

吳吉撇嘴,“還‘兔嘰’,大老爺們兒賣萌要臉嗎!”

找到一朵開得正豔的小花,吳吉換三個不同角度拍了照片,發給在外省出差的女朋友:【[害羞]送你一朵小發發~】

完了又覺得一朵花太寒磣,不夠體麵大氣,吳吉起身看看四周,風羿右側不遠處就有一叢花開得正好,便走過去。

“不愧是生態景區的農家樂,這草長得多茂盛,說是定期修剪,看這高度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修理了吧?”

一邊說著,撥開雜草,吳吉研究起了怎麽拍才更有意境。

這一研究,就讓他發現了嘩點。

褐綠相間的斑紋在茂密的草叢裏並不顯眼,但吳吉全身的細胞就像是齊齊開啟了雷達般,發出驚懼的訊號!

安靜冷清的區域,平地爆發一聲破音的雞叫:

“有蛇!!!”

吳吉驚得差點靈魂出竅,大腦告訴他快跑,但雙腿壓根不聽使喚,傻了般在那杵著。直到被一股大力拉開。

等緩過來喘口氣再看去時,風羿單手掐蛇站在那裏。

吳吉臉色煞白,嘴巴張合幾下,沒發出聲來,牙齒都在打顫。

而正望著遠處的風景區,想著待會兒去哪裏尋找素材拍一套自然係照片的錢飛揚,被吳吉那一聲雞叫驚得釣竿扔水裏也顧不上撈,看清這邊的情形,連滾帶爬跑過來。

錢飛揚過來又不敢靠近,比劃著對風羿說道:“你你你要不要用兩隻手?”

他看著那條蛇三角形的頭,非常擔心風羿的手。

被咬一口手都得廢掉吧?

雖然不懂蛇,但看頭型就知道是毒蛇啊!!

這麽大一條蛇,體長絕對過兩米了,換他兩隻手齊上陣都hold不住!

風羿單手這麽掐著,雖然暫時很穩,但看著就心驚膽戰,生怕那條蛇下一刻就掙脫咬人。

“注意別被它勒住!”錢飛揚看向那條蛇的尾巴,想著要怎麽幫忙。

也注意到那條蛇尾巴尖兒是白色的。

旁邊,吳吉好不容易把驚飛的魂拉回來,牙齒打著顫,都不敢看那條蛇烙鐵一般的大頭,“穩穩穩住!千萬穩住!我找找有沒有木叉什麽的……”

“對,還要報警!我馬上報警!”吳吉抖動的雙手差點把手機抖掉。

風羿僵著臉,他自己都不知道剛才那一瞬是怎麽抓住蛇的,像是一種條件反射,又像是一種本能。

他當然也擔心一隻手掐不住,但過了那個瞬間他就不知道另一隻手該怎麽去抓了啊——

所以,不知道該怎麽辦的時候,隻能先維持現狀,單手保持著剛才的力道、剛才的姿勢,掐著蛇,一動不動。

另一隻手朝吳吉和錢飛揚打了個手勢,讓他們離遠點,這蛇看上去很危險。

釣魚區已經有其他人聽到動靜往這邊過來。

深呼吸,風羿看了眼已經語無倫次抖著手機報警的吳吉,扭頭對錢飛揚說道:“快把我的包拿過來!”

錢飛揚也顧不上別的了,飛快跑過去將風羿放地上的大背包拎來,跑太急還差點摔倒。

“你帶工具了嗎?蛇勾、手套什麽的?”錢飛揚說著將背包的拉鏈拉開,就要翻找工具。

風羿:“快!把我的墨鏡遞來!”

錢飛揚:???

遞什麽玩意兒???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