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25章 遛魚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知道自己的鑒定手法與別人不同,第一次看到這種鑒定方法的人反應都差不多。

暫時不信可以,但信了之後別賴賬就行。

地下二樓那麽大一個實驗室還需要補充器材呢!

風羿的醫療實驗室之夢還在繼續進行中。

剛才摸玉石蛇骨鏈的時候,工作模式沒分心其他,現在正事結束了,看著那個透明盒裏的蛇骨鏈,視線順著每一節蛇骨看過去,腦內就形成了一張模糊的蛇形圖。不完整,但能知道個大概。

大腦在分析鑒定方麵是真的給力!

蛇骨鏈的尾骨並不完整,不適合做成鏈的那些骨頭都沒串在上麵。不過風羿還是著重看了蛇尾那兒的幾節骨頭。

白有為回過神,拿出手機晃了晃,又指指桌麵上最終排好順序的玉石,跟風羿示意,“我能不能,拍照?”

風羿起身讓出空間,“請便。”

白有為也顧不上什麽形象不形象的了,半蹲著調整姿勢角度,一手舉著手機,另一隻手必要時遮擋光線,讓玉石的反光不那麽強烈,能將玉石上的圖標拍攝清楚。

白景兩口將茶杯裏的水灌了,平時喝什麽茶都講究細品的人,此時也不在意那些,擱下杯子,拿出手機跟白有為一起拍那些最終排列出來的玉石。

兩人仔仔細細,用手機記錄下風羿排好的這一條玉石,確保玉石上的標記清晰,排序都完整記錄下來。這些相當於一個解密的重要密碼,兩位白總每人都拍了好幾個視頻加高清照片。

待拍完,二人就急著離開,去驗證這些最終“密碼”的正確與否。

白有為先給風羿匯入一部分酬勞,“依照約定,尾款會在我們確定之後,立刻轉入你的賬戶裏。”

說著白有為小心將那些玉石依序串起來,貼身佩戴。

原本那個裝著蛇骨鏈的透明盒子,也重新放入保險箱內,由白景提著。

風羿送他們出門。

見人出來,一直留意這邊的白律快步過來,想問他爸和他哥是不是發生了什麽要緊事,剛張嘴,就被他爸堵回來:“回去再說。”。

白律看看他爸和他哥,又看看這裏的庭院,轉頭問風羿:“羿哥,你那池子裏的錦鯉賣嗎?”

“你想要?”風羿問。

“……嗯。”

“不賣。想要直接撈,自己動手,那邊有盆有網抄。”

“盆……盆?”白律磕巴了。

你家風水錦鯉竟然是按盆送的嗎!

“看中哪些自己撈。”風羿不在意地道。

剛從小白他爹那邊賺了不少錢,幾條錦鯉的事,全撈走都行,他再去別的花鳥市場撈一批回來補上。

白律仿佛傻了一般站在那。

陸躍在旁邊憋笑。他就說了,這些錦鯉沒那麽玄乎,偏偏白律不信!十元幾條的錦鯉,才那麽點兒大,看得出來啥啊!哪來撿漏之說?

白律感覺自己的信念被衝擊了,衡量一番,沒過去撈魚。

“羿哥我能不能先留著?今天有事我得回去,下次過來撈?”白律問。

“可以。”

“哎!謝謝羿哥!”

白律道完謝,跟著他爸和大哥離開了。那兩位大忙人騰出時間過來,肯定有要事!莫非要破產了?最近不是說生意挺好的嗎?

白律憂心忡忡地離開,陸躍也沒在這裏久待,他還有幾場應酬,還得去拓展人脈,留在這裏的時間已經夠長了,跟風羿小聊了會兒便告辭,此趟目的達到就夠了。

離開前陸躍再次看了錦鯉池一眼。

“你也喜歡這個?喜歡就撈些回去。”風羿說。

“不了。我坐飛機來陽城,過兩天就得飛回去,撈了也不方便帶。”陸躍擺擺手。

他對這種不能充門麵的小錦鯉沒興趣,若真是喜歡這個,他隨便挑個店鋪買幾條就行了,或者讓人直接給他帶幾條精品,何必在這裏撈這種十元幾條的小魚?

等來訪者們都離開,風羿走到錦鯉池邊,蹲身去看池子裏的魚。

看錦鯉遊動時的魚尾,風羿腦子裏還回映著剛才見過的蛇骨。

尾巴出來的時候,骨頭肯定也變了啊。

也不知道變成什麽樣,醫療實驗室空蕩蕩的沒器材,拍不了片。

如果腿變成尾巴了,在水裏的時候,是橫著遊還是豎著遊?尾巴是左右擺動還是上下擺動?

到時候體重多少?

浮起來還是沉底?

風羿將手伸入水中。

有魚湊過來,以為在喂食。有魚感受到動靜,受驚遠離。也有魚仿佛沒事似的,繼續它們沒有目的地遊動。

風羿看著水中的魚,雙眼瞳孔驟然縮窄,目光仿佛變得沒有一絲溫度。平時收斂的氣息,從身上散發出來。

冰冷,危險,屬於捕食者的氣息,仿佛一隻無情的怪獸埋伏在此,伺機而動。

屋裏,廚房內。

正拿著菜刀咚咚剁排骨的小丙,突然感覺背後好像有陣寒風掃過,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顫栗感。

手上刀鋒一轉,擺出防禦的姿勢。

擺完等了會兒又覺得不對勁,探頭往餐廳那邊看。

管家正在擦拭幾隻杯子,餘光瞥見小丙在那兒探頭探腦,不急不緩地說道:“莫慌,他在逗魚罷了。”

“哦。”

小丙應了聲,回到廚房準備繼續做飯。

感受到手機不斷的新消息提醒,小丙打開一看,是他們四個人的私聊群,群裏另外三人正在說剛才突然的寒意是怎麽回事。

由於老板並沒有發出求助信號或者別的吩咐,那股寒意也很快消失,他們也就繼續自己手上的事情,沒立刻過來,但還是想弄明白怎麽回事。

剛才這事發生時,小甲在洗車,小乙在盯盤,小丁操控吸塵器在打掃衛生。隻有小丙離管家和風羿最近。

小丙在他們的群裏回複:“管家說,剛才隻是老板在錦鯉池那邊玩魚,不必驚慌,都散了吧。”

一聽原因是這樣,四人也就不再繼續聊了,繼續各自手頭的事情。

老板摸魚而已,確實不必驚慌。

不過摸魚都能摸出這麽大的動靜,不愧是老板!

錦鯉池邊。

風羿能感受到身體裏,那些沉睡的能量,藏在血管裏,隨著血液流動;藏在身體各處的細胞裏,隨細胞行使擬態時的功能。

但是,到了夜晚,這些藏起來的沉睡的能量,就會醒過來。

身體會依靠這些能量悄然發生變化,腿骨變成尾骨,肌肉改變形態,鱗片覆蓋汗毛與毛孔……身體下半部分完全改變!

能量醒來時,是什麽樣的呢?

他現在不需要全身的能量全部醒過來,隻叫醒手部。他想練習一下對能量的控製。

如果這種控製能更熟練,發生變化時也能更好地應對。

當能量醒過來時……

風羿看著水中。

伸入水中的手,發出瑩瑩的光,隻是在風羿有意的控製之下,醒來的能量並不多,散發出來的光也並不明亮,現在又是白天,陽光正足,更不顯眼。

但在風羿異於常人的視野裏,他能看見,伸入水中的手,周圍仿佛有一些白色霧氣生成。這與夜視攝像頭拍到的那些白色霧氣極為相似。

而這些白色霧氣,應該就是管家說的,伴隨能量逸散而生成的活性因子。

池中,原本逃離的那些錦鯉全都像是聞到美味的食物一般,瘋狂擺動魚尾遊過來,啄風羿伸入水中的手。

風羿見狀,壓製能量的活躍度,部分醒來的能量再次沉睡,隻留下一小部分處於稍微活躍的狀態。

這下魚群沒剛才那麽瘋狂了,不過還是比平時激動,一口一口啄風羿的手。

風羿又嚐試控製能量逸散,隻要逸散減少,隨之生成的活性因子也就減少。他希望身體裏能量活躍的時候也不會出現逸散,那樣就不必擔心被周圍生物察覺而引發異常狀況。比如天鵝碰瓷,蛇雕失智之類的。

隨著風羿的控製,手部能量逸散減少,對魚群的吸引力減弱,魚群外層逐漸散開。

也許細微的變化影響範圍有限,其他人不易察覺,風羿自身感受也不明顯,但水中的這些魚卻對這種能量的變化極其敏感。

風羿要的是更精準的控製!

於是,隨著風羿一次次的嚐試——

水池裏的錦鯉群嘩啦啦湧過來,散開。

嘩又湧過來,再散開。

擺弄清潔機器的小丁在空隙時間往那邊看了眼,別的他看不清,他就看見風羿蹲在池邊伸出一隻手在水裏劃來劃去,而池裏的錦鯉隨著風羿的手遊過來,散開,又遊過去,再散開。

“這是在,遛魚?”

小丁拿出手機給小丙發信息:

【老板這麽遛魚,魚會不會消化不良?】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