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21章 認知障礙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蛇雕屬於中大型鷹類,有食蛇性。

曾有人說,古代的“飲鴆止渴”的鴆酒,就是蛇雕的羽毛浸泡過的酒,蛇雕捕食毒蛇的時候,毒蛇的毒液可能會滴濺到它的羽毛上,於是就有了毒。蛇雕本身羽毛是無毒的。

也有人說,鴆酒的“鴆”,是一種已經滅絕的鳥類,不是蛇雕。

是與不是,風羿不怎麽在意。就算這隻蛇雕剛吃過毒蛇,有蛇毒沾在它的羽毛上,風羿也不怕。

他疑惑的是,這隻蛇雕為什麽會做出這種行為?

此時這隻蛇雕,還抓著他的胳膊,沒一點要鬆爪的樣子。

風羿輕微甩了甩,沒甩開。

而停在他胳膊上的那隻鳥,像是受驚,又像是不滿地叫兩聲,還舍不得鬆爪。

風羿又大幅度甩了兩下胳膊,雕沒甩開,反而被這隻蛇雕用翅膀砰砰打了好幾下。不疼,但是有點煩。

風羿想到在動物園的時候,工作人員給他說蛇雕的事情時提過,蛇雕捕獵時不喜歡附近有人,那樣它不僅要防備毒蛇的攻擊,還要防備四周,所以有野外科考隊偷拍蛇雕捕蛇時被發現,很多時候蛇雕會直接放棄盯上的目標。

風羿要的就是它放棄目標!

於是風羿看了看周圍,然後朝著那五個人過去。站了雕的胳膊還往五人那邊湊。

領頭的那位見狀,身形無比靈活地退後一大步,抬手做了個“停止”的手勢。

“行了你不用試探我!這次就算了!咱們各走各路,井水不犯河水!座椅這種小事沒必要這麽認真,你繼續坐,我們保證今天不再過來!”

最近花木市場那邊出了個事,像是提醒了某些部門,據說又要來一次嚴打,他們可不會蠢到撞槍口上。

這年頭,沒點知識積累都不好意思在街頭混,否則不到一周就能吃牢飯,更蠢一點的關進去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麽事。

他們是真沒料到這小子竟然能動用野生猛禽!

太陰毒了!

這是要把咱都坑去吃牢飯?

等會兒轉過街角我就把他舉報了!

還能拿獎金!

領頭那人心道:當麵舉報的話,我擔心這小子來個碰瓷,最明智的就是待會兒看不見再說,然後找人要個視頻當證據,不遠處那棟小樓的樓上有人在拍,人也認識,待會兒去要視頻就好。

風羿又看了五人一眼,然後選中其中一個,朝那邊走。

被風羿盯上的那個年輕人一見風羿帶雕走過來,想往後跑,哪知一轉身撞到了樹,兜裏的手機滑下摔地麵上。他逃避的腳步一頓,想蹲身撿手機,這時候風羿已經快走到他麵前了。

那人顧不上撿手機,目光死死盯著風羿,以及風羿胳膊上的蛇雕,麵帶驚恐:“我警告你!你不要過來啊!你再過來我要緊急避險了!”

他們也是了解過的,危及人身安全時,適度的防衛或者過失致保護動物死傷,無需承擔法律責任。

但是!非必要,他們沒有誰願意采取這種辦法!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靠近人,抓在風羿胳膊上那隻蛇雕又扇了扇翅膀。

風羿知道它確實是受了點兒驚嚇,但就是不鬆爪。

可其他人不知道實情,將這當成是一種威懾行為,也越發認定這隻蛇雕是風羿馴養的,靠過來肯定就是為了攻擊做準備。

那人見風羿走得更近,繼續往後縮,整個後背都緊緊貼在樹上,“我真的要緊急避險了!我要報警!喊人啦!!啊啊啊——”

一副恨不得喊破喉嚨的樣子。

側著臉也不敢看,一邊叫,還揮舞雙臂奮力在麵前劃出一道防衛網。

正嚎得起勁,突然感覺頭上一輕。

睜眼看過去,原本戴在他頭上的帽子,已經被風羿拿在手裏。

還打算過來幫忙的另外四人也頓住腳步,他們剛才可是親眼看見風羿以閃電之勢從那人頭上取帽子。

就這手速,他們要是真打起來,未必能討到好。

風羿看著手上的帽子,還算滿意,剛才對比了五人裏麵戴帽子的三人,就這人的帽子最新最幹淨,也不是綠的。

揚了揚手中的帽子,風羿道:“帽子收下了,精神損失費。”

五人:“???”

草泥馬!

太無恥了!

誰精神損失更大啊!!

不過五人怒不敢言,此刻隻希望這個帶雕的趕緊離開!這次的事情他們認栽!

風羿將帽子扣到自己頭上,壓了壓帽簷,搜寻離這裏最近的派出所。

好像也不遠,直接往那邊走。

如果中途這隻鳥被路人驚飛,他就轉身回去。

胳膊就這樣一直伸著,如果將胳膊收起來它依然不離開,風羿猜測它很可能會站到自己頭上去。

風羿心想著,回去之後就跟小丙廚師學抓猛禽!下次再遇到類似事情自己動手解決!

蛇雕盯著風羿片刻,突然啄過來。

風羿眼神都沒往旁邊挪一點兒,抬手機擋住。

過了會兒,再啄!

再擋!

尖銳的喙部啄在手機背麵,發出嗒嗒的聲音。

這隻蛇雕表現出了攻擊性,但並不強烈,更像是一種試探。

大概是因為風羿表現得太過淡定,連看都沒往蛇雕那邊看一眼,路上見到這一幕的人都以為風羿在與這隻蛇雕玩耍。

“這是愛的互動啊!”

一位路人拍完照感慨完,手機一翻準備報警。

沒《馴養繁殖許可證》的,禁止馴鷹和鷹獵,且現在也不接受個人申請。

非法獵捕、殺害,或非法收購、運輸、出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一隻也涉罪。

在他們看來,不遠處那個戴口罩帽子的人,十分可疑!

一看就不像是有馴養證的!

退一步說,就算有證,這麽帶雕出來也不好啊。

不過,他們最終還是沒報警,因為他們看見那個帶雕的人朝著派出所過去了。

這個時段,河岸附近的人也不多,派出所離得近,很快就到了。其間,此雕啄擊跺腳扇翅膀,死纏爛打。

在裏麵又花了點時間,風羿才出來。

那隻蛇雕會讓野生動物救護研究中心的人進行專業檢查,是否有別的什麽問題,同時也證明風羿的清白,證明這隻雕不是他馴養的。

當然,風羿能得到民警信任,也是因為他不僅積分高,還有聯保局頒發的鑒定師資格證,相對而言,高積分又擁有聯保局認證的鑒定資格證的人,違法馴養野生保護動物的幾率不高。

風羿帶雕的視頻迅速在網路上傳開,因為戴了口罩和帽子,也看不清長相。蛇雕倒是被人認了出來。

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這種也屬於比較敏感的話題了,自媒體有意帶一波節奏割流量,但官方很快放出解釋,說經專業鑒定,這隻蛇雕並非馴養的,隻是賴上他了,視頻裏這位是蛇類及製品鑒定專家,可能身上有蛇味,被賴上後隻能去附近找民警幫忙。

見到官方的解釋,網上又是一波“哈哈哈”,將這當成沙雕新聞看。

有人質疑蛇雕的嗅覺,空中飛行時離那麽老遠真的能聞到?禿鷲那種食腐類就算了,蛇雕也能?

還有,就算有蛇的氣味,蛇雕會攻擊這麽大體型的目標?

但是,隨後陽城野生動物救護中心官方賬號表示,經專家鑒定,這確實是一隻野生的蛇雕,放歸後跟蹤調查,它棲息於陽城遠郊的山林,平時也在近郊及邊沿地帶盤旋。

視頻裏這隻蛇雕的行為,也不像是表現出了仇恨或強烈攻擊性,所以,應當也沒什麽狗血的人雕恩怨。

網上眾說紛紜,風羿沒去在意,他已經坐車上回去了。

被蛇雕抓過的那隻胳膊,衣服上已經好幾個洞,都是被它的利爪抓破的。不過胳膊沒受傷,隻表皮有幾個淺淺的尖爪扣出的印跡,但很快就會消失。

這都是體質改變的結果。

到家了,風羿立馬去找管家,今天這事有太多疑問。

管家上網已經了解大致經過,但還是聽風羿講了一遍。風羿講述的時候,著重描述自己的情緒變化和身體狀態。

管家聽後,沉吟片刻,說道:“你現在這個發育階段,情緒激動的時候,可能會發出一些氣息,讓它們有認知障礙。”

“難道這些氣息會影響猛禽視覺?它們的嗅覺應該不強吧?”風羿不解。

他知道猛禽大多視力很強,至於嗅覺,除了少數物種是出了名的嗅覺厲害,其他的並不知曉,同科屬的動物也可能有較大差異。

管家說:“大部分鳥類的嗅覺有退化,但這種退化,也可能是分辨的氣味有限。某些特殊氣息不一定聞不到,甚至對它們影響更大。”

風羿一想,也對。嗅覺退化未必是全線退化,也許對某些氣味真的反應靈敏呢?

蛇雕被氣息影響而產生認知障礙這事先拋一邊。

風羿又跟管家說了當時情緒波動問題。

這個他相當在意。如果當時不是那隻蛇雕出現,他可能會受突然強烈的負麵情緒影響而反應過激。

“那種身體狀態和情緒負麵波動,並不正常,這是不是意味著,獸性更強烈了?我該怎麽做?”風羿擔憂。

管家的表情有瞬間的古怪,像是想笑,但硬憋著,然後用平時那種標誌性的淡定優雅的語氣說:

“這不是獸性,這是您遲來的起床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