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17章 師哥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可能因為是上班時間點,地鐵裏不算擁擠,但也沒有空位。

風羿站穩,看著車廂內顯示的整條線路的各個站點名稱。很多熟悉的站名,每個站名的背後都有很多這座城市的故事,也有屬於風羿自己的回憶。

有開心的,也有不願意回想的。

以前這條線他也經常坐,當時其實家裏有車接送,但風羿不喜約束,總愛四處跑動。

上學放學之外的時間,多數時候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一個原因是家裏的車有另外安排,另一個原因,他不喜歡被人盯著。

去哪都有司機盯梢。渾身不得勁。

第一次見管家時,風羿說脫離風家是因為理念不合,這也是真的。

風家的大家長喜歡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希望他們這些小輩從出生開始就按照他製定的程序走下去。

不過成年之前,風羿還是相對比較自由的。

風家人口多,風羿這一輩的兄弟姐妹不少,除了幾個被選中的重點培養,其他人,基本放養。放養也意味著更多的自由支配空間。

風羿也是被放養的那一類,他從小就不得大家長喜歡,長相不討喜。長大之後還違逆,不夠聽話。

等成年了,能接觸一些家族資源了,但風羿不樂意按照大家長的安排去做,去哪個學校選什麽專業,以後的發展路線全都安排好,那有什麽意思?

於是風羿叛逆了。也放棄了風家的資源。

考大學離開去了瑢城,從富家子弟變成一個需要自己掙大學學費和生活費的苦學生。

不過他其實過得並不算差,就是大學期間經曆豐富了些。

現在,離開風家不代表他不能來陽城生活,離開不代表他要逃避。

而且風羿現在選擇的發展路線,風家也幹涉不到。

如果能左右聯保局的想法,風家的影響力不可能隻局限於一個陽城。

當然,他姑奶奶另算。

他姑奶奶與陽城風家是分開的。

風羿回想管家的話,當年姑奶奶打聯保局袁隊長的臉,打得很響啊。

不過想到了風家的那些事,風羿心情就不好了。他回去之後要找點樂子!

他打算回去之後問問管家,看管家能知道風家的多少事情,知道誰家的糗事說出來開心一下。

“你好,打擾一下,我們是陽城大學光影傳媒社團大一學生。”

風羿側頭看過去,兩男兩女,4個很年輕的學生,一股青春活力的萌新味兒。

“我們在做一個地鐵人文相關的視頻,請問能不能占用你幾分鍾的時間,做一個簡單的采訪?”站在最前麵的那名女生問。眼裏閃著激動,但比較克製。

風羿點頭。

“你是陽城本地人嗎?”

“在這裏生活過,大學考出去了,現在回來生活一段時間。”

“哦哦,大學考去哪裏?”

“瑢城。”

“已經畢業了?”

“嗯。”

“那你覺得,陽城地鐵與瑢城地鐵,有什麽不同?”

“……我近兩年坐得不多。”

“哦哦,那我們換一個話題,你現在是,上班?”

“……自由職業。”

“每天都乘坐這條地鐵線?”

“並不是,我離開這裏6年了,這是我回來第一次坐這條線。”風羿說道。

一名男學生聽到這話眼前一亮,素材啊!

不過風羿並不打算多說這六年裏的事情,他們也就不再追問。

“跟六年前相比,你覺得這條線有什麽不同?”

“有個站點改了。”

四名學生看了眼整條線的站點,那名家在本地的男生說道,“改的是陽城一中那裏的站。你以前是陽城一中學生?”

“對。”

“師哥!我也是陽城一中畢業!”

風羿對他笑了笑。

“師哥我們能拍個照片嗎?你這樣站著就行,剛才什麽樣現在也什麽樣,就像一個普通的乘客。當然,你也可以使用一些小道具。”

四雙眼睛期待地望著風羿。

風羿戴上口罩,“拍吧。”

四人:“……”

你這個小道具是不是有點……

最後還是拍了。就是可惜沒拍到全臉,也不是正麵,顏值壓根沒凸顯出來!

不過畢竟涉及到個人隱私,他們拍的這些視頻是會發到網上的,所以風羿這個選擇他們也能理解。

到站點了風羿下車,然後發現那四位學生也下車了。

“師哥,沒想到我們同一個站下!”

“你們去哪?”風羿問。

“翠湖。”

從這個站點到翠湖還有一段距離,不算很近。

“你們打車過去?”風羿說。

“對,我們要去觀鷺台,師哥你也去那邊嗎?打車的話要不要一起拚車?”騎自行車太陽太大,今天的任務比較重,他們商量之後決定打車過去。

“一起吧,我叫的車已經來了。”

風羿看看手機,小甲已經給他回信息,說了停車點。

四人見風羿看手機,以為風羿在網上打車平台叫的車。

“那拚車?或者我們轉賬給你。”一人問。

“不必。”風羿說道。

“謝謝師哥!”

從這裏到翠湖觀鷺台,打車費不算貴,但這也是對方的好意,四人想著,到時候視頻做出來好好宣傳一下,讓大家多看看這位好師哥!

風羿帶著他們去乘車地,也就是小甲發給他的地址。

小甲開的是那輛七座的改裝車。

“現在網上叫車還能加到這種……”

那男生看著車標,話沒說完,就見司機已經下來了,還幫忙打開車門。

好像有點不對勁。

風羿對小甲說,“先送他們去觀鷺台那邊。”

“好的老板。”別的小甲也不多問。

小甲又幫那四個學生開了車門入座,副駕駛座上沒讓坐人。他不習慣旁邊有不熟悉的人坐著,那樣他還需要分出注意力。他以前被人搶過方向盤。

這點風羿知道。

車裏座位夠。二排還能坐一個,後排能坐三個。

等風羿坐進車裏,發現還有一個食盒。

小甲解釋:“管家讓我給您帶的,說您可能需要。”

做了1000多個蛇膽幹的鑒定,還不是像陸躍他們公司那些貨隻簡單鑒定真偽,風羿這次可是賣力了的,鑒定得更細致,當然消耗的能量也多。確實餓了。

管家真的是體貼入微!

不過車裏有其他人,風羿也不好意思現在就開食盒吃飯。

再過會兒就到家了,等回去再吃。

風羿跟小甲說話的時候,車裏四個學生支著耳朵聽。

“管家”這種職業,一聽就不是一般人家裏會聘請的。

再看看車內,就算不懂的能看出來這些價值不菲。

於是,剛才還話很多的人,拘謹了不少。

車到達地點。

別的城市也有觀鷺台,而翠湖這邊,當年這一帶開發,建公園的時候也修了個觀鷺台。據說選址選的就是最早那些黑臉琵鷺出現的位置。

而這個地方,離祿海別墅區也很近。

翠湖已經成為陽城著名景點,沿湖修建了翠湖公園,配套設施完善。不過由於離城中心比較遠,平時來這邊的大多都是住在附近小區的居民。

這個時間點,人不算多。

車不能直接開進裏麵去,離著點距離,四人下車。

“謝謝師哥!”

看著車離開,四人終於放開了話語。

“沒想到這種人也跟我一樣要坐地鐵!有豪車為什麽還要坐地鐵?!”

“想什麽呢,也許人家隻是因為要辦的事情比較特殊,或者隻是找找情懷。”

“他應該也住翠湖附近。住在翠湖這邊的都是有錢人啊!”

“在地鐵上也看不出來,感覺這師哥挺親切的,沒有富家子弟的傲慢。”

“你又不是陽城一中畢業,不必跟著我們叫師哥!”

“嗨,帥得一筆則為師,叫師哥有什麽錯!多出來的這一橫,也許就是金大腿呢?其實我剛想要抱大腿來著,沒好意思~”

“聽司機叫他‘老板’?自主創業啊?”

“也可能是繼承億萬家產。這麽年輕,一般就是這種了。今天采訪的這位路人找對了啊!不虛此行!”

“那當然!一進車廂我就盯上他了!那顏值,在車廂裏簡直像在閃光啊!”最開始跟風羿說話的那個女生得意。

“顏狗就是擅長捕捉這種閃光點。”

“一邊兒去!要不是我眼尖,你們能遇到這樣的好事?咱們今天這經曆寫出來能拉不少點擊和讚吧?”

“回去就寫!”

一小時後。

四人在觀鷺台拍攝素材。

剛才進翠湖公園又采訪了一些路人,耽擱了不少時間。到了觀鷺台就開始找角度,找可拍攝的事物。

一名男生拿著手機,調整攝像頭拍遠處的事物,原地慢慢轉了一圈,然後……

“臥槽?!”

“怎麽了?”其他人聞聲過來。

“等等,我再看看!”

那學生調整鏡頭,再次對準剛才的方向。

“咦?沒人了?”

“什麽沒人了?你剛才拍那兒了?可別偷窺,拍人家的隱私!咱要有職業道德!”

“這……應該也不算偷窺吧?我剛才好像拍到那位師哥了。”

“真的?哪兒?”

另外三人聚過來。

那男生指了指,“祿海別墅區。”

另一邊。

風羿也察覺到剛才有人在拍他,他也看到了觀鷺台那邊的四個學生。

下樓,風羿找管家。

“管家!我發現觀鷺台那邊能夠直接看到二樓的露台!”

雖然隻是能看到露台的一角,但也是能看到的!

風羿在想,觀鷺台建在那裏,是因為當時第一批黑臉琵鷺過來的時候,就是聚集在這裏。

這麽巧,就在這個位置?能看到這邊二樓露台?

再想想瑢城的時候,那些小天鵝每天覬覦他的陽台。

是不是有種熟悉感?

當初那群黑臉琵鷺,身在湖裏,也許心已經在露台這兒了!每天盯著!

所以當初那些黑臉琵鷺為什麽會來這裏?

是因為這裏原本的環境?

還是因為某個人改變了這裏的環境?

“當年那些黑臉琵鷺飛到這裏,是因為姑奶奶吧?”風羿問。

管家笑而不語。

不過這已經算默認了。

果然!風羿心道。

在瑢城,風羿以一己之力拉高了鉞山附近的房價。

而陽城這裏,姑奶奶她老人家早就憑一己之力,讓當年還是“養老大院”的祿海別墅區,在一眾別墅區裏封神!

所以這麽一想,其實自己的那點影響力也不算什麽。不就是拉了點兒鉞秀小區的房價?也沒全國轟動舉世皆驚啊。

沒一會兒,小乙告訴風羿,那個真人秀綜藝節目組兩個導演又找過來了,想跟風羿談合作,意圖勸說風羿去參加他們的真人秀。

想來想去風羿決定還是見一麵。有什麽話當麵說清楚,省得對方一直不放棄。

他今天下午才從聯保局的手裏賺了50萬,還不算積分。

這也是憑本事賺錢!還不用擔心被人限製!

錄綜藝容易招太多人惦記,還要被人拉著炒話題。麻煩事多,錢也不會多多少。何苦呢?

不去!

風羿果斷拒絕了。

當麵,堅定地,拒絕了!

確定風羿真的沒有參加節目的想法,兩位導演隻能遺憾離去。

沒想到風羿說退圈還真的退得徹底!

等那兩位導演離開,風羿在想事情。

如果他繼續混娛樂圈,肯定會被風家的大家長出手幹涉,那樣就更不爽了。

風羿回頭又繼續問管家。

“我爺爺。就是現在風家的大家長,你了解多少?”

“哦,風老爺子啊。知道他,我沒跟他接觸過,但我聽風女士提過他。”管家道。

“說說!”風羿一臉八卦的神情。

風家大家長,他還真不知道有多少八卦糗事。

管家麵帶慈愛,“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都是聽風女士說。大多時候她都是抱怨風老爺子的性格不太好。”

風羿點點頭。

老爺子獨斷專行,不近人情,恨不得什麽都聽他的,訓兒女跟訓狗似的,不看重的孫子孫女在他麵前跟野貓沒多大區別。

“我跟他接觸也不多。我從小不得老爺子喜歡。”風羿說。

管家:“噢~~”

風羿本來以為管家會安慰一句“那是他沒眼光”,但是這一聲“噢”,聽著很微妙啊。

管家看著風羿,滿眼憐愛,“你受苦了!其實,很可能你隻是被遷怒了。老爺子不喜歡你的長相,大概是因為風女士很喜歡這種長相。”

風羿摸了摸自己的尖下巴,靜靜看著管家。發現管家沒開玩笑的意思。

管家說:“你長相確實討喜。”

“所以老爺子跟姑奶奶的關係並不好?”風羿問。

“從小被按著打,老爺子可能……有心理陰影。”

風羿:“……”

哇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