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15章 無證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新出爐的風·專家·羿,對這個身份適應得很快,而且他也有信心!

如果是鑒定別的,他不一定有把握,但如果是蛇類或者蛇類製品鑒定真偽,他信心很足!

隨著進化,他自身的能力也在加強,以前就有這方麵的天賦,現在就更不用說了,鑒定起來絕對比以前更輕鬆。

因此,就算是站在很多人望而生畏的聯保局門口,麵對聯保局的成員,風羿也一點不心虛。

沒什麽好心虛的,再說,也不是他主動過來,是聯保局的袁隊長請他過來幫忙的,如果能順利幫上忙當然更好,如果幫不上,那也不是他的錯!

所以有什麽好心虛的?

聯保局陽城分局門口,年輕的“專家”與年輕的調查員沉默相對。

風羿在想,這人一看就是新加入的跑腿人員,還帶著點稚嫩感。當初鉞山小青龍事件的時候,風羿見過袁隊長以及袁隊長身邊的那些人,對比一下,麵前這位就不夠看了。就算對方嚴肅著一張臉,風羿也感覺不到有什麽氣勢。

直白點說,裝得再牛逼,那也是一股萌新味兒。

風羿也不急,就這麽靜靜看著對方,他沒通行證進不去聯保局分局裏麵。

最後還是年輕的調查員沒端住,先出聲,拿出證件自我介紹,“韋鴻羲,聯保局陽城分局調查員。”

“我是風羿。”

“知道,袁隊長剛才給我們推薦了你,請你過來幫忙。”

韋鴻羲過來接人,他有袁隊長發給他的一張風羿的照片,但是看到真人還是覺得不敢相信。

不過既然袁隊長大力推薦,心裏有再多的質疑也先壓下。

“請跟我來。”

韋鴻羲領著風羿進入局裏,也沒有去其他地方,直接前往檢測部門。

“這邊,我們檢測部門的陶主管在檢測室裏麵等著。”

進去之前風羿換了身對方遞過來的實驗服。

從花鳥市場直接過來,身上還帶著點魚腥味,換了身衣服之後魚腥味淡去很多,至少別人聞不到了。

穿著白色實驗服,風羿跟著韋調查員進入檢測室。

分局檢測部門主管四十來歲,帶著點儒雅的研究者氣質,看上去人很隨和,比較好說話的那種。

但是風羿知道,能夠在聯保局分局的檢測部門當主管的人,不會是看上去那樣隨和。

“陶主管,人我帶來了。”

隨著韋鴻羲帶人進入,檢測室裏其他人都望過來。

陶主管笑得和氣,“你就是袁隊長大力推薦的風專家啊!”

要是換個人說這話,風羿肯定覺得對方在陰陽怪氣,但是陶主管那神色那語氣,就感覺隻是一個來自長輩的比較親切的調侃。

當然對陶主管口中的稱呼,風羿是不敢認下的。

專業人士麵前,風羿這個無證“專家”還是要表現得謙遜一些。

“專家不敢當,隻是有點這方麵的天賦。”風羿說道。

“能被原隊長大力推薦的可不僅僅隻是有天賦就夠的。別在這兒站著了,要不咱們先去旁邊的休息室喝茶聊會兒?聽說你是半路被袁隊長叫過來的。”

“不必,咱們還是說正事吧。”喝茶什麽的風羿可不想跟這位陶主管喝,趕緊辦完事就撤。

“不急,來,這邊坐,先休息會兒。”陶主管指了指旁邊的座位。

等風羿坐下,陶主管繼續說道,“袁隊長說過,你鑒別起來效率很高,用時很短,所以咱們稍稍耽擱一點時間也可以。

“我聽說今天下午花鳥市場那邊曝出來那個事,是你聞到了對方酒杯裏的酒,你真能聞出酒裏的蛇味?還聞出來是樹蟒?”

陶主管眼中閃著好奇。

風羿想了想,點頭,“是聞到了,我覺得是樹蟒的氣味。”

“這太神奇了!泡過酒之後我覺得是很難聞出來的。”不是不信,陶主管純粹隻是感慨。

“你既然有這種天賦,有沒有興趣來我們聯保局陽城分局的檢測部門工作?”

風羿:“……沒有。”

要進聯保局審核太嚴,進去了限製太多還經常加班,沒那個信仰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堅持下去的。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大秘密不能被人知道,如果加班時候小尾巴突然冒出來怎麽辦?

雖然不想進聯保局,但是……

風羿說道:“我正準備考證,鑒定師資格證,蛇類方向的。”

檢測室所有人一愣,包括帶風羿進來的韋調查員,都是一副詫異的神色。

“你還沒考證?”韋鴻羲簡直不敢相信,袁隊長竟然推薦一個無證人員過來幫忙?!

陶主管也是為之愕然,不過很快就恢複剛才的隨和,笑著說,“陽城這邊也有考點,有1到2個環節我也參與過,鑒定師資格證,其實不會考那麽多理論知識,重要的是實際操作。”

有些人有自己的一套鑒定方法,但是不一定會告訴別人。

陶主管說:“這樣,既然你說了要考證,今天這裏又有其他實驗室團隊的人員,想讓他們服氣,先試你一下?”

風羿也打算借這個機會多拉一拉陽城分局這邊人的好感和信任,到時候考證也輕鬆一些。遲早要得到他們的認可,不如現在借這個機會提前表現一下。

“行。”風羿氣勢不虛。

陶主管看了看時間,“半小時,先試他一下,怎麽樣?”

陶主管這話是跟檢測室裏其他人說的,此時檢測室裏的人有一部分是這裏的員工,還有一部分是市裏其他部門和實驗團隊的人,今兒本就是分局請他們過來幫忙的。隻是剛才袁隊長突然一個電話,說推薦一個效率特別高的年輕人,可能會給他們帶來更多的幫助。

陶主管想得明白。如果風羿有證還好,沒證的話就得多加一些手續堵其他人的口。人言可畏。

都覺得自己是專業人員,憑什麽一個連證都沒有的小子能跟他們共事?

雖然這些人沒說,但陶主管也能猜出來他們的心理。所以為了避免後續的麻煩,不如花半小時處理一下。

“如果考證,實踐部分一般是分三輪,那現在我選一個考題,我們檢測部門留有樣品,正好方便這個測試。

“金錢白花蛇,就是藥材上我們說的名字,一般它的來源是眼鏡蛇科銀環蛇的幼蛇幹燥體。”

陶主管做了說明,又問,“銀環蛇你知道吧?”

“知道。”

“接觸過嗎?”

“抓過。”

風羿心道:我不止抓過,我還叼過它的尾巴!

當然這些是不能告訴這些人的,不然肯定口誅筆伐。

“接觸得多嗎?”陶主管問。

“不多。”

“如果不熟悉,那就有點難度了。”

另外一位檢測員說道:“這個鑒定師證本就不是那麽好拿的。”

既然已經說了金錢白花蛇,再換一種蛇不可能,考試的時候也不會根據你熟悉哪種蛇就給你挑了哪種蛇的題。

鑒定有很多種方法。傳統的性狀鑒別、顯微鑒別、理化鑒別,以及微性狀鑒別色譜質譜技術,和一些現代的分子鑒別方法。就看需要哪種,熟悉哪種。

“第一輪,鑒定完整蛇體。這4個裏麵隻有一個是金錢白花蛇。”

隻要稍微有一點點了解的,可以從有無毒牙先篩掉一個,剩下的三個裏麵可以從頭部、背鱗,環紋等等方麵去鑒定。

不過後麵這些鑒定方法一般是有豐富的經驗積累才能辨認出來。現在的造假技術太高了,可能在製作過程中人為處理更接近於真品。

“如果還是有疑惑,你可以借助一些顯微儀器觀察細微性狀特征。”陶主管說道。

風羿點點頭,示意聽明白了。

“第二輪。我選的試題是蛇類藥材混偽品鑒別方法,破碎或粉末狀樣品鑒定。前段時間海關查獲的一批樣品。”

如果鑒別者有紮實的專業知識,可以從樣品細微結構的微小差別鑒別出來真品。專業人士更熟悉金錢白花蛇這種常見的混偽品顯微鑒別特征。

同樣這邊也有理化鑒別的儀器,如果更擅長各種理化鑒別技術,也可以借用這些儀器來鑒別真偽。

“至於第3輪,咱們先不說,你先把第1、2輪測試過了咱們再談第3輪。”

陶主管讓手下一個員工把第一輪需要的樣品拿過來,“那咱們先進行第1輪測試?”

“一二輪的都擺上去吧。”風羿說道。

陶主管定定看了看他,“行!然後讓員工把第2輪測試需要的樣品也擺到空的試驗台上。”

又拿出一個計時器,上麵顯示的時間所有人都能看到。公平公正,一切都在大家的眼皮底下進行。

“這份是答案。”陶主管拿著一張折疊成小方塊的紙推到一邊,“答案我都不知道,樣品是聯保局一位老員工挑選的,原本樣品的順序也打亂了重新編號,尤其第二輪需要用到的樣品,就算是我,沒有借助儀器檢測之前我也不知道哪些真哪些假。”

眾人點頭。陶主管的行事作風他們還是相信的。如果風羿有什麽違規的小動作,大家也能到。都是鑒定方麵的老手了,眼睛也毒,他們都自信,如果風羿玩什麽小花招,他們絕對能看出來!

陶主管又對風羿說道:“那邊實驗台上所有儀器你都可以使用,如果還需要其他什麽儀器可以跟我說,能免申請使用的,我都能提供。”

“不必。”

風羿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實驗手套帶上,走到實驗台前。

第1輪4個樣品,盤起來的金錢白花蛇,4個裏麵隻有一個是正品,其他的全是仿品。

風羿看了一眼,就把其中一個指了指,“這個真。”

然後走到實驗台的另一側,台麵上放著十份粉末狀和塊狀樣品。

而這些粉末狀和塊狀的樣品裏麵有部分真,部分假。陶主管並沒有說這裏麵有幾份是真的。

風羿……風羿依舊能一眼就看出來,但是,還是湊近仔細聞了聞,仿佛在向大家證明他的嗅覺天賦。

然後抬手,將第1號第3號第7號樣品撥到一邊,第6號第10號樣品撥到另一側,剩下來的樣品聚到一起。

10份樣品分成三類。

“真品,真偽混合,偽品。”

風羿又想著,既然決定借這個機會多表現表現,贏得更多專業人士的認同,還是得賣點力。

於是,在分出這三類之後,又指著6號和10號樣品說道,“6號真品含量多一些,大概有三分之二,10號裏麵真品含量比較少,可能隻有四分之一左右。”

“我的鑒定結束了。”

陶主管沉默地按下計時器的“停止”。

陶主管看看時間,從他按下計時器的開始鍵,到現在,57秒。

用時一分鍾都不到!

將放到一邊的整理好的答案紙拿過來,看看答案又看看台麵上風羿擺出來的那些,陶主管繼續沉默,將手中的答案紙遞給其他人。

檢測室裏其他人早就等得心急,他們剛才看到風羿最快速的檢測,整個人都處在一種仿佛被刷新三觀的震驚之中。

一分鍾不到!不借助任何儀器,沒有使用傳統或者現代技術的任何鑒定方法,就這麽一看一聞,結果就出來了?!

要麽風羿在耍他們,要麽這確實是一個天賦極強的人才!

看看答案,再想想剛才風羿說的那些。

沒錯!

一個都沒錯!

連第二輪6號和10號這兩個真偽混合樣品都說出來了!

混合比例說得都極為接近!

隻不過答案紙裏麵顯示的是儀器檢測到的更精確的數據和百分比。風羿隻是說出了一個大致的比例。

但是儀器檢測需要的時間和風羿鑒定的時間差太多了,而且一般情況下他們也不需要那麽精確的百分比數據。

如果遇到需要實時鑒定的事件,直接請他過去一看一聞結論就出來了,那還需要什麽樣品送檢流程?

“這簡直……”

“人才啊!”

陶主管難得笑出聲,“這兩輪的測試,我說他雙優通過,大家沒異議吧?”

“沒。”

“沒異議!這簡直比儀器檢測還效率!”

對在場的專業人士們來說,如果沒得到他們的認可,什麽刻薄的話他們都能說出來。但如果是得到他們認可了,對於有能力的人才,他們絕對不吝嗇好言好語,甚至隨時隨地都能吹出彩虹屁!當然最終目的是為了拉攏人才,如果能拉到自己團隊那就更好了!

“那第3輪測試?”風羿問。

“第3輪測試,咱們也直接來實踐吧,今天請你過來也是為了這個事。”

陶主管指了指不遠處的另一個大的實驗台麵。

“剛查獲的一批蟒蛇膽幹,1000多個。當然,不全是真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