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14章 專家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導演組湊在一起討論此事的可行性。

明星嘉賓那邊也說著風羿的事情,風羿隻演過一部網劇,能查到的信息有限,更多的他們也隻能問寧之曉。

寧之曉心裏發苦,如果那套房子的新主人真的是風羿,風羿又不缺錢,但是興起了客串一把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如果風羿加入進來,肯定會壓製其他人的戲份,畢竟鏡頭前的時間有限。

尤其看導演組那邊,興致勃勃的,還打著那套房子的主意,想要炒話題肯定會帶上風羿,這樣一來整個節目大家都去注意風羿了,請過來的那兩位當紅流量也未必能搶過他的光芒。

所以寧之曉很矛盾,既想風羿進來,能夠讓這個真人秀節目有更多的話題和關注度,他也能借這個機會跟風羿多熟悉。

但是,如果風羿加入進來,他就得做好全程打醬油的準備。

這邊寧之曉內心戲極其豐富,那邊導演組也開始各種暢想。

“還是要先確認一下去是不是他。”

“嗯,待會我親自過去拜訪,咱們正式一點。不過我覺得八成就是他了。”

“讓他客串一把也很有話題。”

“但是人家現在不一定看得上咱們這種節目。”

“勸說一下,他還年輕,年輕人容易動搖。既然以前曾混過圈,那就說明他有這方麵的想法,說是混不下去回家暴富,但如果有機會是不是就會動心?”

礙於協議,如果對方不願意,他們也不能拿對方炒作,但如果對方願意呢?

那協議出現的各種限製就不是問題了,說不定還能去屋裏拍,嘿嘿嘿。

導演組幾人特意收拾一番,準備了精美的禮物上門拜訪。

然後被告知主人家出去了,什麽時候回來也不知道。

沒辦法,楊導隻能先放下禮物,然後委婉表達了下自己的意思。

前往花鳥市場的風羿收到小乙的信息心中詫異,不過再分析一下就知道節目組那邊打的什麽主意了。

如果放在以前風羿說不準真會心動,如果他是有意重返娛樂圈,或者想要再踏進裏麵玩一把,這確實是一個雙贏的選擇。

但是現在。

心動?不可能的。

說退就退得徹底,真人秀綜藝節目更是不可能,嫌事情太少麻煩不夠?

而且他已經決定了要去考證,走別的路。

讓小乙那邊直接回絕。

車來到花鳥市場。

風羿還是小學時候來過這個市場,眼前的市場有一點記憶中的模糊熟悉感,但是變化更大。

沒讓小甲把車開進去,讓他停好車之後可以休息一下,或者自己隨便逛逛,不用跟著。

風羿帶著小丁往市場裏麵走。

氣味非常複雜,不過今天風羿為了挑選錦鯉,並沒有戴口罩,他打算用超嗅覺去辨別挑選。

超嗅覺係統能反饋更多的隱藏信息,生物的狀態是好是壞,嗅覺信息能夠直接傳達。

經過貓狗寵物店的時候,風羿還是有點心癢,多看了幾眼,不過他也知道他跟那些動物都沒緣分。

今天是工作日,市場上的人不多也不少,寵物店來來往往的人,有個店鋪擺出了他們的王牌西施犬吸引顧客。

風羿聽到行人在不斷驚歎感慨:

“唷這個小辮子真可愛!那小眼神~”

“拖把頭真柔順哈哈哈!”

“真是令人羨慕的發量!”

風羿遠遠看了眼,也沒靠近,他如果走過去肯定被狗嫌棄。

加快腳步,又路過一個寵物店的時候聽到老板和顧客的爭吵。

“老板你是不是騙我!上次我在你店裏買的長毛熊現在毛還沒長出來!”

“你再養一段時間,肯定是長毛!要麽就是你沒養好!不然你再看看我們店裏的招牌西施熊?”

風羿心想:西施做錯了什麽?為什麽取名都愛叫西施x?

唉,說到底還是因為長得太好看!

來到魚市,風羿沒奔著那些精品缸過去,他先看了看外麵那些大池子,裏麵那些不到巴掌長的魚。

他不打算買大魚,想著小魚的適應力可能會更好一點,買大魚回去說不準那些魚適應不了新環境。

到地兒了風羿也沒浪費時間,找老板要了工具就開始挑魚。

每一條魚身上發出的氣味會告訴他很多信息,一般人可能隻聞到魚腥味,但是風羿的超嗅覺係統能夠辨別更多的氣味分子。

其實風羿也不知道所有的這些氣味分子代表什麽,他隻是在分析這些氣味分子之後,憑本能去挑選那些稍微好聞一點的。

店老板坐在板凳上,打了個哈欠。

風羿挑的這些魚價位都不高,也不算什麽大生意,他提不起興致多介紹,而且他也看出來了,這位年輕顧客很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他多言。

打完一個哈欠,揉了揉眼睛,店老板掃視一圈,就看到個身影。

“嘖。”店老板低歎一聲,垂下眼裝作沒看見。

可惜對方直接往這邊過來了。

“劉老板,你店裏今天生意不行啊!”來人說道。

店老板懶懶地應了聲,“還好,最近市場都這樣,老張你也能理解吧?不然也沒這麽多時間出來閑逛。”

老張是花木市場那邊一家店鋪的老板,平時隻要店裏不太忙,老張就將店鋪交給家裏人看著,他自己拿著保溫杯,杯裏裝著酒,到處晃悠,聊點兒八卦,下會兒棋,再指點一下買家們。

現在他晃到這裏了,咂吧咂吧嘴,“我店裏生意還行,隻不過我坐不住。”

有兩個年輕女孩過來這邊看魚,老張就湊過去了,“你要買什麽?這整個市場我都熟,賣什麽東西是個什麽質量老板人品怎麽樣我都知道。”

周圍其他不知道去哪個店鋪買魚的人,聽到這話就湊過來了。

魚店的老板翻了個白眼,對這位老張很看不上,一個花木店的老板成天在別人的場子指指點點,裝得好像自己有多專業似的。

老張見大家都圍過來很是得意,他很享受這種被眾人關注的感覺,慢悠悠啜一口酒,“這挑錦鯉呀,有很多大學問的,你得仔細看仔細瞧,你不能蹲那就拿著網抄亂抄一通……”

正說著呢,那邊風羿已經戴了塑膠手套,蹲在那兒拿著個網抄一條又一條抄魚起來。

這完全屬於蹲那就開始抄魚,什麽細看細瞧,完全不搭邊兒。

老張忍不住了,“哎哎哎,你這人,挑魚不是這麽挑的!我剛還在說呢,你這邊就開始犯錯!這要是在學校,你肯定就是那種不認真聽課的!

“每一分錢都得花的值,就你挑的這些,比如你剛挑的這條,這頭型就有問題!還有這條,口位不夠端正啊!你這年紀輕輕的什麽眼神?”

旁邊兩個年輕女孩看看風羿,又看看魚,最後還是看風羿。

老張還在那叭叭,風羿可不管他那麽多,他準備高效挑魚,這魚池裏其實滿意的不多,聞著覺得可以的,兩隻手都數的過來。不過他也不打算隻在一個店鋪挑,每個店裏挑幾條滿意的就可以了。

而且他挑魚跟別人不同,別人的經驗用不到他身上。所以對老張的話,他壓根兒不在意。

“我不在乎那麽多,挑魚看眼緣。”

風羿這麽說著,繼續拿著網抄在魚池裏抄魚。

老張見風羿真不打算聽他指點,又批評幾句,繼續跟周圍的胡侃。甭管是花木市場還是寵物市場這邊,賣貓狗鳥魚的店鋪,隻要有人提起他都能說幾句。

說著說著,就說起了幾年前這個花鳥市場最大的事件。

“咱這個花鳥市場是陽城最大最有名的市場,但是要說真正的大事件還是得說七八年前的那事,你們外地的可能不知道,當年啊……”

老張故意頓了頓,啜一口酒,繼續道,“當年這裏發生過一起大案,有個寵物店的老板對外是在賣倉鼠金絲熊之類,其實啊,他家裏養著好多蛇!被查的時候,據說,100條蛇,就有99條是保護動物!”

“那剩下的一條呢?”有人好奇問道。

老張咂吧咂吧嘴,“剩下一條沒找到,混亂之中跑丟了,誰知道呢……”

說著慢悠悠繼續啜一口酒。

突然旁邊冒出來一句,“最後那一條被你泡酒了吧?”

噗!

“咳咳!咳咳咳!!”

老張被這一句驚得嗆住,好半天沒說出完整的字,想說什麽,又咳起來。

周圍越來越多懷疑的視線,老張心中也急,但是越急越咳。第一次覺得被人圍觀是如此煎熬。

魚店老板將老張打量一番,心中有了計較。他們市場的人對老張的脾氣還是有了解的,如果不是心虛不會這種反應,如果沒做過這種事,理直氣壯,老張立馬就能給噴回去,但是現在這情形……

幾位市場的老人們相視一眼,拿起了手機。

“不是咳……你汙蔑咳咳咳!”

老張臉色脹紅,又氣又急,平時用來裝逼的杯子都拿不穩,還濺了些酒出來。

老張顫顫抬起手指,指向剛才說話的風羿,眼裏因為激動的情緒滿是血絲,“你……”

風羿又抄起一條魚,起身摘手套,嘴裏說道,“好像還是蟒蛇?蟒蛇泡酒味道怎麽樣?”

“你咳咳咳——”

風羿沒理他,拿著挑好的魚去找老板結賬。

魚店老板快速算好了錢,這要是換平時就挑這麽幾條廉價魚他可不會有多熱情,不過現在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剛才風羿說的話上。

“你剛才那話是嚇唬他的?還是說你知道內情?”

“他杯裏的酒我聞出來了,蟒蛇泡的酒,有可能是樹蟒。”

“真的?!”

“應該不會錯。”

扔了個大消息之後,風羿就帶著他的幾條魚前往下一個店鋪,繼續挑魚。

而老張也不知道是心虛還是怎麽回事,也不繼續在市場逛了,立馬回去。

不過比他更快的是市場負責人。

可能是老張平時拉仇恨太多,難得被抓到這麽個事,有人就將消息捅到市場負責人那裏。

這事可大可小,如果隻有幾個人知道,還可以低調處理,但是當時那麽多人聽到,如果是謠言,他得辟謠,如果是真的,那就要往上報。

當年確實有一條蟒蛇丟了,知道這事的人並不多,那個年輕人能一口就將“蟒蛇”說出來,還是有一定可信度的。

另一邊風羿效率地挑了幾個店鋪的魚,中途遇到個以前的同學。

“風羿?你回陽城了?”那人打量著風羿這身裝扮。

因為要來花鳥市場這邊來親手挑魚,風羿穿得比較隨意,沒那麽講究,而且遇到人的時候他正蹲在十元幾條的魚池旁邊,拿著廉價的網抄,戴著一次性塑膠手套,完全看不出來以前那個富家子弟的樣子。

似乎混得有點慘啊!那人心想。

“嗯。剛回不久。”風羿回道。

撈完了魚風羿就不打算在花鳥市場這邊呆下去了,跟老同學客套幾句也沒多聊,多少年沒聯係過了,也沒有共同話題。

等風羿離開,那位老同學迅速將風羿又回陽城的事情在幾個聊天群裏告知。

還發了剛才偷拍的照片。就是那個蹲在魚池旁邊撈魚的一幕。

風羿走出市場,挑完魚就準備回去。

剛坐上車接到一個電話。聯保局的袁隊長。

“你在陽城?”袁隊長問。

“你怎麽知道?”風羿好奇。

“剛聽到個消息說是花鳥市場那邊以前的一個案子又有相關的事件。還有張側麵偷拍的照片。”

“哦,是我。”

“你現在有空的話,有個事請你幫忙。”

“什麽事?”

“有一批蛇膽,幫鑒定一下。”

風羿想了想,“沒鑒定過蛇膽,不知道準不準。”

“相信你自己的能力。”

“你不介意的話,我無所謂。”

“行,你直接去聯保局陽城分局那邊。定位我發給你。”

風羿讓小甲先送他過去聯保局陽城分局。

到地點了,有人等在那裏,戴著聯保局的徽章,比較年輕。年輕的跑腿人員。

“你就是袁隊介紹過來的專家?”那人上下打量風羿一圈。

這模樣瞧著不像啊,還帶著一點淡淡的魚腥味。

魚腥味?

那人眼中帶著質疑。

不過風羿不在意。

摸了摸下巴,風羿道:“是我。”

終於有一天,我也成專家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