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09章 技術難度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風羿的要求,風乞都認真記下,並沒有多問。

其他人就算心裏好奇風羿為什麽買攝像頭放臥室,也不會問出來。他們現在還處在實習期,跟老板也剛開始相處,不熟悉,所以還是多做事少說話。

四人離開之後,屋裏隻剩下風羿和管家。

風羿想著怎麽問管家一些事情。

不過管家先出聲了。

“您是否有什麽困擾?或者,有沒有發生什麽變化?”

風羿想了想,說道:“是有一點小變化,我先觀察兩天。”

並沒有跟管家說太多,他想先弄清楚究竟是怎麽回事,不然他都不知道該怎麽問、怎麽回答。

管家想上去幫他收拾房間,風羿也沒讓。

“臥室我自己收拾。”

趁其他人不在,風羿還有一些問題想問問管家。

“我姑奶奶留給我的人才隻有他們四個?”

看這取的名字,甲乙丙丁,後麵是不是還有其他?

“以天幹為代號的話,有10個呢!”風羿說道。

“當然風女士當初確實選出了10位,不過您也知道了,這是一個雙向選擇。”管家神色平靜,這些並不是不可以說的。

風羿明白了。雙向選擇,就選他有意向,別人未必願意過來。沒條件就沒法吸引人才,就算強製叫過來了也留不住。

單看小丙廚師就知道,這些人才未必缺錢,如果沒有足夠的條件,沒有足夠的吸引,他們是不會過來的。

優秀人才有他們自己的驕傲,風羿當然給予尊重。

而甲乙丙丁這四位,他們的要求也不高,職業定位上,從某種角度來說,屬於基礎配置。

對風羿而言,標配就夠了,他又不打算做什麽驚天動地的大事業,高端人才他也用不上,強製讓人過來也是大材小用,更何況他還強製不了。

那就各自安好吧。

風羿打算將後麵那些人才都暫時拋開。

不過想來想去,風羿還是多問了一句,“小戊的職業定位是什麽?”

“私人醫生。”管家道。

風羿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沉默半晌。

“還是要爭取一下的。”

他要建自己的醫療實驗室,得有醫療人才!

這個太有吸引力了!

要不然他生病了找誰看去?醫院又去不了!

至於什麽時候才能將這個人才拉過來……總得將醫療實驗室建好。不然就算將人叫過來也沒有用武之地。

醫療實驗室和遊泳池這兩個目標,風羿將醫療實驗室絕對前置。

還是沒錢啊!

至於小戊之後的人才,風羿沒問。他擔心問了之後自己眼饞,也沒法提供足夠的條件將人才吸引過來,徒增壓力。

一步步來吧!

在此之前各自安好。

“以天幹為名,有什麽特殊意義嗎?”風羿又問。

“並無,隻選出來了十位,就以天幹為名,省事,好記。”管家道。

風羿:“……行吧。確實好記。”

“接下來您是否有什麽計劃?”管家又問。

“沒有。你有什麽建議?”

風羿就算心裏有想法也不會說出來,他現在對管家這些人還有些防備。不過現在聽管家怎麽問了,他也想知道管家還有什麽想法。

“冬季要來了。”管家說道。

“嗯,然後呢?”

“您這個冬天可以去陽城過,正好將在那邊的房產轉給您。”

風羿記起來了,他姑奶奶還留了一套別墅給他!

昨天管家就說過這事,隻是風羿昨天太困,大腦不在狀態,沒多留意。

一想到那套別墅風羿就興奮了。

“陽城哪裏的房子?”成年之前風羿都是在陽城生活,對那邊還算了解。

“祿海。”管家道。

風羿:!!!

風羿端起茶杯又喝了口水。

平息一下情緒,聲音還是明顯激動,“陽城祿海?就是很有名的那個,陽城祿海?!”

“是。”

風羿深吸一口氣。當初他從陸躍他們公司賺2000萬的時候,陸躍問他買房想買哪裏,風羿說“陽城祿海”,陸躍覺得他在想屁吃。

風羿其實也隻是想一想,他也知道自己買不了。

但現在!

他姑奶奶竟然留了一套陽城祿海的房子給他!

這是什麽神仙姑奶奶!

但同時風羿又不解,他姑奶奶是有自己的孩子的,祿海的房子竟然就這麽給他了?

據他所知,陽城祿海隨便一套房,10個億也不一定能拿下來,更何況那邊的房主基本不賣。

而且,錢都是其次,那代表了一種身份!

當年陽城祿海炒得最火的時候,沒點能耐都留不住房子。現在雖然陽城祿海人氣沒那麽高了,曝光率也少了,但是曆史地位在那兒擺著,排行榜上依舊靠前。

像這種有極大附加值的房產,不留給自己的直係血親而是留給風羿這個旁係血親?

“我姑奶奶在祿海有幾套房?”風羿問。

“一套。”

“就一套,為什麽她會把祿海的房子留給我?”

“那套房子其他人住不合適。”

風羿眉梢高挑。

“不合適?怎麽一個不合適法?”

“您去了自然知道。”

“你對那邊了解嗎?有沒有視頻照片什麽的?”

“並無。風女士買下那套房子之後,在那邊住的次數並不多。不過我覺得應當是適合你的。”

是否適合,風羿沒見到,也不知道。不過管家這個建議確實很好。

陽城的冬天確實比這邊暖和,他雖然不需要冬蟄,但是現在剛經過一個進化的拐點,天氣暖和的地方確實會更舒服一些。

還有祿海的房子,他也很好奇,一是祿海的曆史光環,二是想看看他姑奶奶給他留下的房子究竟是個什麽樣,為什麽管家會說更適合他居住?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

因為來這裏越冬的小天鵝以及其他候鳥數量增加,瑢城有關部門對鉞山南灘濕地及沿河岸區做出調整。

盯著這一帶的人挺多,每天還有天鵝吵鬧,說不準還會有天鵝飛到陽台啄門,不夠清靜。

有其他選擇,暫時離開這裏肯定是個好主意。

風羿在心裏計劃著,又開始思索他自身的問題。

等小乙將攝像頭買回來,風羿就回到樓上房間裏安裝攝像頭。

一開始風羿想著將攝像頭直接裝在昨晚那條痕跡的下麵,正對著床頭。

但是又一想,不太安全,要是晚上踢到了呢?

牆麵結構層都能踢傷,那攝像頭不是一踢就壞?

於是風羿又調整了角度,旁邊平移偏離一些。

調完還是覺得不多完美,風羿又將它移到更高處,離地板垂直距離一米八左右。

果然從更高的地方對著床麵拍攝,看得更全麵,也不容易被誤傷。

攝像頭可以連手機可以雲儲存,不過風羿隻是利用這些功能看了一下它的拍攝畫麵,方便調整角度。

放置好攝像頭之後,風羿就將攝像頭的網斷開,攝像頭裏麵插了儲存卡,晚上睡覺之前打開就可以了,然後等明天早上起來再查看。

斷網狀態下隻用儲存卡雖然麻煩一些,但是這樣更安全。

設置好攝像頭,風羿就去跟幾位新員工熟悉熟悉。

小甲開車他已經了解過了。小乙是個人才,現在工作方麵沒有什麽事情,隻當個生活助理太浪費,風羿跟他談過之後,撥了一筆錢給他打理,該有的證他都有,還有執業理財師經驗。

小乙的傭金比較高,但是,隻要有與之匹配的能力,風羿不介意高傭金。

當然,風羿也問了小乙,他這樣的人才,為什麽會選擇來自己這裏?不覺得委屈嗎?

對此,小乙助理並不覺得委屈,“這是一種投資,我認為這會超過我所有其他投資,給我更好的回報。”

小丙負責早中晚餐,廚藝確實不錯,吃得多了風羿還可以點餐。

至於小丁,陪著風羿打了兩小時的電子遊戲,又去小區的羽毛球場打了一小時的羽毛球。

老板和員工都平靜地適應了第一天。

晚上,風羿睡覺之前打開了攝像頭。

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醞釀了一個小時還沒睡著,直到熟悉的困倦感來襲,風羿才陷入沉睡。

這天晚上他又做了與昨天差不多的夢。

他又夢到了一條蛇在轉圈追它的尾巴,但是不管怎麽追還是差一點點,風羿看著幹著急。就差那麽一點點。

這麽追是追不上的!

繞的圈小一點不就能追到尾巴了嗎?!

蠢!!!

繞的圈兒這麽大,身體又不夠長,跑再快也追不到尾巴啊!

風羿在夢裏給那條蛇出謀劃策,但是那條蛇就是聽不見似的,繼續這麽轉圈,也一直就差那麽一點點。

淩晨兩點左右。

哢嗙!

堅硬物被拍碎的聲音從二樓響起。

房間的隔音效果還是不錯的,但是,牆麵結構層受損,聲音傳到了樓下。

睡在樓下房間的四人睜眼。他們對聲音的敏感度比尋常人高。

昨晚上也有動靜,他們也不知道這正不正常,先去問了管家。不過管家說“莫慌,他隻是做夢了”,所以他們也沒上去瞧,白天也沒表露什麽。

做夢嘛,正常,不就是動靜大了點,習慣就好。

但是今晚,這動靜更大了,好像還打碎什麽了。

屬於他們四人的【四大護法】群——

【護法丙】:羿少的房間又響了!動靜比昨天還大!

【護法丁】:肯定又做夢了!是不是白天打遊戲打球都沒打盡興?

【護法甲】:好奇羿少做夢夢到了什麽,這動靜,是做的噩夢吧?

【護法丁】:那我們現在是去表示一下員工的關懷?還是裝作不知道繼續睡?

【護法乙】:繼續睡吧。管家不是說最近晚上可能會出現一些奇怪的聲響?

【護法丙】:太可憐了!我明天調整一下菜單,多做些安神補腦的。

屋內再次安靜下來,二樓也沒了動靜。

天亮以後。

風羿醒的時候,腦子裏還在轉圈,等夢裏那些畫麵漸漸消失,意識也清醒了。

打了個哈欠,風羿記起了重要事情。

先盯著對著床的那麵牆。

牆上又多出一道痕跡,不過位置不在昨天那道附近,而是放置攝像頭的地方。牆麵結構層也刮得更深。

這些都先拋到一邊,攝像頭呢?

我安裝在那裏的,那麽大一個攝像頭呢?

怎麽連牆皮都沒了?!!

風羿趕忙起身去看。

昨天剛買的,嶄新的攝像頭,現在隻剩下地板上散落的一個個碎塊。

風羿提了提有些下滑的睡褲,快步走到那邊,蹲身在那些碎塊裏麵尋找儲存卡。

幸運的是,儲存卡看上去還算完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讀取。

電腦拿出來,風羿將儲存卡放進讀卡器,插入電腦。

能讀取。

風羿舒了口氣,又有些忐忑。點開儲存卡裏麵拍攝的視頻。

夜間拍攝的畫麵比較清晰,風羿看了看時長,緩緩拉動進度條,眼睛盯著屏幕上畫麵的變動。

他晚上睡相是不太好,左右滾來滾去,還踢被子。

風羿發誓他以前不這樣的!

一定是進化帶來的副作用!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風羿緊緊盯著屏幕。

當進度條快拉到末尾的時候,畫麵突然開始變白。起初畫麵模糊,像是起了霧似的,到最後完全是一片白色,什麽都看不見,然後哢一下,就沒了。視頻隻拍到這裏,那時候攝像頭已經被打掉了。

風羿看了看最後拍攝畫麵的時間,淩晨兩點多。

也就是說,牆麵上這個新增的刮痕,是淩晨兩點左右造成的。

不僅刮了牆麵,還打碎了牆上的攝像頭!這究竟是怎麽發生的?

檢查腳後跟。跟昨天一樣,腳後跟也沾著牆麵漆的粉末。

風羿抹了把臉,又查看室內空氣濕度數據,變化不大,在淩晨兩點左右的時候確實有波動,濕度略有上升,但漲幅不大,在室內空氣調節係統的工作下,也算穩定。屋內也沒有明顯的受潮跡象。

這就是說,鏡頭畫麵中那些遮擋的白色,並不是霧氣。

風羿將攝像畫麵回放,尤其是最後那一段,從畫麵變白那時候開始。畫麵剛開始變白時,雖然有些模糊,但還是能看到拍攝物的。

比如踢被子。

風羿盯著仿佛被一層白霧遮擋的畫麵,很快就發現了問題。

他這踢被子也踢得太有技術難度了!

怎麽就感覺,踢被子的,不是腳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