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06章 孵化(下)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外殼的形成,阻止了更多的能量逸散出去。

硬殼包裹,構成了一個能量充足且穩定的內環境。

岩洞再次暗下來。

風羿感覺自己做了很長一個夢,夢見遼闊與荒蕪,還有隱藏在霧靄中的舊事。

夢見一座座城市從荒蕪中鑽出,又被風沙夷為平地,許久,新的城市崛起,而後,繁華凋零。

一粒塵埃穿過黑暗,在壓抑靜謐中航行。

所執,所見。

飄然佇立。

然後,塵埃落定。

……

覃山峽穀。

崖壁上,千年大佛凝視著黑夜,靜靜看著峽穀中水霧湧動。

峽穀入口處,黑色的車身之內,老人看著顯示屏上的時間跳到【0:30】。

峽穀裏麵風力更強了。

之前去探路的人放置的攝像頭,全部失聯。一開始信號受到幹擾,很快就變成了直接斷開。

車身遭受著風雨的衝擊。

外麵雨聲嘈雜,車內卻是緊張到極致的靜默。

五個人,連呼吸聲都停下了。

車內燈光之中,五人皆是神色緊繃,視線沒有焦距,人坐在車裏,思緒卻不知道飄到哪個話題維度去了。

坐在第二排多功能車座上的老人,目光盯著電子屏幕上的時間。

終於,時間數字跳到【0:31】

僅僅一分鍾,卻像是過去了很久。

不知道車內是誰第一個深呼吸,幾人神經鬆懈下來。

車外,衝擊車身的風雨,變得柔和了。風力減小。

又過了會兒,顯示時間的數字緩緩跳動,一直到【0:35】,但車內依然有種焦慮忐忑的氣氛。

就像考試考完了,但是結果沒有出來,還得繼續等待。

直至黎明時分。

噌——

老人手中的懷表發出一聲高頻的提示音。

猛地睜眼,老人打開懷表表蓋。

指針微微晃動之後指向一個方向。與之前不同的是,指針上還有一道細小的光,像是接收到了某種信號,亮得刺眼,又令人興奮不已。

老人一直嚴肅的臉上,露出愉悅的笑。

車上其餘四人在懷表發出聲響的時候就停下手裏的動作,齊齊看向老人。見到老人麵上的笑意,高懸的心終於放下,氣氛活躍起來。

“叔,現在可以出發了嗎?”駕駛座上的人握住方向盤。

“出發!”

峽穀中,雨已經停了,風勢變得柔和,隻有濃厚的霧氣還在山穀中緩慢流淌。

駕駛座上的人,開著車前往山穀深處,想到什麽,剛毅的麵孔帶上了些羞澀扭捏,“叔,待會兒見麵,我們該怎麽稱呼他?少爺?羿少?老板?”

老人想了想,“他還沒決定要不要留下你們,所以還不算你們的老板。先叫羿少。”

坐在後排的一個魁梧身影也羞答答地問,“那,如果羿少嫌棄我們薪資要求高還得管吃管住,怎麽辦?”

“唔……”老人像是才想到這個問題,麵色不變,“這就是你們之間的事情了。我隻是個管家,不幹涉他的決定。”

車內又是一靜。

老人麵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不必緊張,平常心,露出你們最真實的一麵就好。”

說完抬手正了正領結。

車內四人不語。

這老頭出發前大清早焚香沐浴,換上了定製好的像是去參加國家盛宴的禮服,皮鞋擦得鋥亮,還做了個發型!

這尼瑪叫平常心?

呸!

車內一片靜默。隨後,這四人裏除了駕駛座上的那位,另外三人掏出手機,手指飛快在手機上打字,在他們的小聊天群裏吵開了。

駕駛座上的人雖沒有參與討論,但思索著:待會兒自我介紹的時候該用什麽樣的姿勢占c位?

副駕駛座上的人眉頭微蹙,望著手機屏幕的表情凝重,像是在商談幾個億的合同。

第三排靠左車座上的人,身材魁梧,麵帶憂慮,粗壯的手指打一會兒字,又停下來作沉思狀,然後繼續打字。

第三排靠右坐著的人憋紅了臉,相冊與聊天群來回切換,圖文並茂,手機裏的照片一張張甩群裏,像是在證明什麽。

他們四人各有分工,但是,能不能留下,留下幾人,還得風羿來決定。所以,第一印象一定要好!

這種關鍵時刻,站位也是很重要的!因此,他們得提前決定好站位,到地方了可沒時間給他們商討!

坐在多功能車座上的老人,沒去理會車內的暗潮,他取出一個箱子,裏麵裝著他親手熨燙好的衣物,對著屏幕上的自拍攝像頭,將每一根錯亂的發絲都整理服帖,然後,收拾好電子屏幕和多餘的物件,雙手托著一件浴袍,神態莊重。

——

水下岩洞裏,一片黑暗與寂靜之中。

哢——

哢哢——

堅硬外殼碎裂的聲音接連響起,碎塊在水中下沉。

風羿撥開身上的碎屑,腿一甩朝上方遊過去,露出水麵,坐在這處特殊的岩洞裏。

這處岩洞像是水下通道的盡頭,洞裏空間,一半是水,一半是流通的空氣。

他現在的感覺就像是,安穩地睡了一覺,剛睜眼,腦子還沒清醒,還有些許困倦感。

四周依然沒有光,但並不影響視物,甚至比之前看得更清晰。感官得到了一次極大提升,也得到了更好的融合。比如視覺、嗅覺係統,等等這些,以前需要刻意地控製,現在,風羿真正感受到這些都是身體的一部分,收放自如。

其他的,好像也沒什麽變化?

手還是手,腿還是腿。

沒有變成蛇哎!

那我究竟成功了沒?

風羿認真感受了一下。本能並沒有提示失敗,那應該是成功了。但……

沒有變成蛇哎!!

不知道是該失落還是該慶幸。

其實慶幸居多,還能在人類社會生活,不用擔心變成異類。

沒長鱗片,沒多尾巴。

我還是我!

“孵化”也不過如此!

風羿露出微笑,又收斂笑意。總覺得沒這麽簡單。

再檢查一下身上。穿的衣物全不見,裝兜裏的現金也消失。

用本能查找,得到的答案是:分解了。

在剛才的進化過程中,強大的能量與特殊力場作用之下,這些全化成灰,沉入水下岩洞裏。

風羿揉揉有些脹痛的腦袋。還好沒隨身帶更多東西。

不對!

風羿看了看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沒穿!

我怎麽出去?!

現在該怎麽辦?

風羿發愁。

本能還是不靠譜啊,早知道會這樣,應該提前在外麵放一個包的,裝上衣物備用。現在處境尷尬,怎麽回去?

光著出去有傷風化啊!

要是被哪裏的攝像頭拍到,就更不好了。

交流好書。現在關注 可領現金紅包!

隻是這地方太偏僻,沒人過來,求助都無法。沒帶手機,無法與外界聯絡。

外麵好像快天亮了。那等半夜再跑出去?偷偷跑到有人的地方,然後求救說自己被半路打劫了?

也不怎麽好。

風羿也不嫌冷,用腿撥著水,琢磨著接下來怎麽辦。要不要先睡一覺,等睡足了,大腦更清醒了,再想辦法?

這麽想著,風羿靠在岩壁上醞釀睡意。困倦感還是很明顯。

餓了……

嗯?

風羿睜開眼,仔細分辨吹進洞內的空氣傳達的信息。

有人!

氣味略熟悉啊。

更加敏銳的嗅覺捕捉到了空氣中的氣味信息。四名年輕男性,一個老頭。前麵四個陌生,後麵那個,曾經接觸過。

管家?

風羿挑了挑眉。

這老頭是怎麽找到這裏的?

不過,風羿能感知出來,他們並沒有威脅,也沒有惡意。

來得正是時候。

……

水池邊上。

四個青年一個老人,靜靜站在那裏。

突然,五人眼神一凝。

有生物在水下穿行,快速靠近。

嘩——

一個身影從水中躍出,穩穩落在池邊地麵上。

隨之帶出的冷冽水氣都有種真刀實劍的驚人氣勢!

眉宇間透著一股淩厲的凶意,正麵施加而來的恐怖壓力,讓人背後汗毛都炸起!

四人心中一凜。這位未來老板,似乎不太好相處的樣子。

風羿抬眼看過去。

本來隻打算過來露個頭交流,畢竟沒穿衣服。但衝太猛直接衝上岸了。

不過無所謂,反正就這幾人,也沒什麽不好意思的。

大腦還有些混沌,思維略遲鈍,風羿繃著一張臉,麵無表情,別人也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麽。

目光掃過那四個陌生人,落在老熟人身上。

看似簡單其實極其講究的燕尾服,筆挺的站姿,連嘴角的弧度都像是精心測量過一般,從發型到著裝都帶著一種古板的優雅。

“好久不見。”風羿說道。

“好久不見。”

管家微微一禮,腳步迎來,抖開浴袍,為風羿披上。

風羿穿著浴袍,打量這位老管家。這是,認同了吧?

雖然一直有聯係,但是,自第一次見麵,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麵對麵交流。與第一次不同的是,管家這次多了些恭謹與親近,看過來的目光也更慈愛……

慈愛?!

風羿挪開視線,下巴點了點站在不遠處的那四個人,“他們是?”

大概是剛從岩洞裏出來,聲音都帶著些涼意,有點冷漠。

管家遞上一條幹毛巾,“風女士為你培養的助手,他們都是專業人才,雖薪資要求高,但能力強。不過,是否留下取決於你。”

風羿接了毛巾正擦著臉上的水珠,聞言動作一頓。

尚有些迷糊的大腦精準定位到關鍵詞。

什麽專業人才?

什麽薪資?

有多高?

養不起可不可以全拒?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