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每天都離現形更近一步第1章 最討喜

時間:2021-12-05作者:陳詞懶調

春日的陽光穿過窗戶照在寬大的茶室內。

風羿看著麵前的一疊紙,麵色緊繃,額頭一滴滴汗滑下。

一小時之前,他還是個因合夥人背叛欠下巨債陷入困境的苦逼青年。

而現在……

風羿看了眼桌子對麵的老頭。從衣著到頭發絲都一絲不苟,像個古老的紳士,麵帶微笑,連嘴角翹起的弧度都像是丈量好一般,多一分太刻意,少一分顯敷衍,仿佛桌子上擺放的隻是一疊菜單而不是一份價值過億的財產轉讓協議。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書還可領現金!

在風羿陷入困境幾乎絕望的時候,就是麵前這個老頭出現在他麵前,告訴他,他有一個從未見過麵的姑祖母,前不久去世了,給他留了一份巨額遺產。

作為一個剛經曆社會捶打的成年人,風羿是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這事,而且還出現得這麽巧!

所以在遇到這個事情的時候,風羿腦子裏第一個想法——

死騙子!

但是現在,風羿麵對桌上這份財產轉讓協議,心中其實已經信了七成。

當然,這裏麵還有不遠處坐著的三位律師的因素在內。這三位,都是本市很有名氣的律師,上網搜就能搜出不少這三位的信息,其中一位風羿也短暫打過交道。

為什麽不是全信?

麵前放的是財產轉讓協議而不是遺囑,據這位老管家所說,風羿那位從未見過麵的姑祖將財產分割後留給他的那部分直接給到了老管家手裏,然後由老管家分批將這些財產轉給風羿,不設期限,也沒要求具體金額。

這操作在風羿看來就很迷。

完全想不明白那位姑祖為什麽用這種方式贈遺產。

老管家就這麽值得信任?甚至勝過她的子女?

如果是姑祖母的子女孫輩,無論哪個過來,還能理解,怎麽說大家都有點血緣關係。

但,一個老管家?

而這位老管家第一批轉給風羿的,就是一個億。前提是風羿得做一件事——去風家祖宅,在族譜上寫上風羿自己的名字。

先不說風羿聽都沒聽過的“風家祖宅”。

“族譜”?

這種東西還存在?

什麽年代了竟然還有族譜??

不過拋開這些,隻是找到祖宅寫個名字就能拿到一個億,這也太簡單了吧?

他不信。

但是,一個億啊……

背負債務的他現在確實需要。

好一會兒,風羿釘死在紙張上的目光才艱難挪開,垂下的雙手在褲腿上擦擦掌心的汗,“……我先去趟盥洗室。”

坐對麵的老人理解地笑了笑,略微點頭,“請便。”

風羿身體僵硬地走出茶室,所有的冷靜卸下,呼吸急促,快步走進盥洗室之後關上門,衝到洗手池打開水龍頭用涼水狠狠潑了把臉。

冷水也沒把他泚醒。

很好,不是夢。

風羿看向鏡子裏的自己。

多日的失眠和欠債的壓力,他已經好長時間沒休息過了,布滿血絲的眼球在情緒刺激之下,有些可怕的猩紅。

又衝了把臉,匆忙擦幹手之後,風羿掏出兜裏的手機。上麵顯示的10多個未接來電都是催款的。

忽略那些,風羿打開通訊錄,看著其中兩個電話號碼。五年前離開風家之後他就沒撥過這兩個電話號碼,猶豫,還是撥了其中一個。

響了許久無人接聽。

撥另一個,剛響兩聲就斷了。

不意外。

風羿輕輕呼出一口氣。

人還是得靠自己!

將手機放進兜。

又用涼水抹了把臉,整理一番,回到茶室。

升溫的大腦冷卻了些,聲音仔細聽依舊有一絲顫抖,但說話不像剛才那樣磕巴了。麵對老管家時,微笑也變得自然了。其實內心依舊亂得一批,但麵上必須得穩住。

“抱歉久等。”

“無妨。”老管家看著風羿此時的狀態,麵上笑意加深,“想好了?”

“嗯,冷靜想了會兒,還是有很多疑惑。你出現的時機這麽巧,我都要懷疑你是故意的了。”風羿試探道。

“不,我本來計劃一到兩年的觀察期,我從上個月開始關注你,這是第二個月,知道你這邊遇到了不小的麻煩,才提前與你接觸。”老管家不急不緩地解釋。

風羿不知道這話是真是假,又問了那位從未謀麵的姑祖母的事情。

老管家簡單說了說。

風羿了解到,那位姑祖母很早就出國了,有子女,主要在國外發展,不過國內也有產業,財產分割的時候,給風羿留了一部分。離世之後也葬在國外,風羿想祭拜得出國。

再多的就沒了。

老管家不願意多說。

“我想知道,風家是個大家族,國內這邊,我這一代兄弟姐妹那麽多人,為什麽選我?”風羿問。

老管家麵帶微笑地看著他,仿佛在看一隻剛撿從路邊撿回來的奶貓:“風女士說,你的長相最討喜。”

風羿摸了摸自己的錐子臉。

“她老人家眼光真好!”

長這麽大,頭一次有老人說他的長相討喜!

聽多了說他長得“花心濫情沒福氣”之類的話,乍一聽到誇他“長相討喜”,挺意外。

風羿也認為自己夠帥,娛樂圈裏錐子臉明星多得是,比他臉尖的多得去了,隻是長輩們似乎更喜歡傳統“福相”,或者看上去更穩重更有正氣感的臉型。

不過……

管我長什麽臉,帥就完事兒了!

風羿倒不完全是自戀。

大一時去理發店理個發,店長親自找他合作。平時在學校也常收到多個社團的活動邀請。

大二時他擴大合作範圍給自己賺學費和買房錢,理發店、照相館、服裝配飾店,連校外那條商業街上最大的火鍋店都找他拍過廣告牌宣傳照。

大三下學期他與人合夥開了個小工作室,不再一個人單打獨鬥,也攢夠錢擁有了屬於他自己的第一套房。在同齡的普通學生中算人生贏家了。

大四運氣好擠進了一個網劇劇組,演了個戲份不算重的“蛇精”角色,沒想到後麵運氣更好!今年開年網劇播出大火,他也借著那個角色在網上刷一把存在感,算是終於踩到了娛樂圈的一個邊。

本來發展得好好的,事業處於絕對的上升期,他還計劃著趁勢衝進娛樂圈裏撈點錢,沒想到關鍵時刻被捅了一刀——那位合夥人製造了一連串事故,然後卷款跑了。

風羿獨自麵對暴怒的合作商和巨額違約金以及各種賠償款。

所以,他現在的處境,債台高築,確實急需這筆錢。

如果不是處境艱難,就算一個億擺在他麵前,他也會斟酌再三。他的經曆告訴他不能太天真,如果沒有足夠的承受力,天上就算掉下餡餅也會把他砸死。

長相最討喜?所以給他留了大筆錢?

唬誰呢!

一個億,這後麵得有多大個坑等著他!

然而明知道有坑他還是得往裏踩。

甭管心裏怎麽吐槽,風羿麵上隻是笑了笑,繼續問道:“風家祖宅在哪裏?是陽城的那套百年大別墅?”

老管家輕笑,仿佛對風羿口中那套百年大別墅不屑一顧。

“陽城遠郊,小鳳山。”

風羿心道:果然沒聽說過。

他在陽城出生長大,一直到高考結束脫離風家才離開陽城來到瑢城上大學,再沒回去過。小鳳山好像也有點印象,但不深刻。

不過小鳳山上的風家祖宅是第一次聽說。

當著老管家的麵,風羿掏出手機,搜寻陽城小鳳山的相關信息之後,沉默了。

知道不會容易,沒想到挑戰難度真挺大。

小鳳山,又被當地人稱為蛇山,因為那裏蛇特別多。

看到網上發的那些圖都能渾身起雞皮疙瘩。

風羿很討厭蛇,但是,為了度過這次的難關,蛇又算什麽?

再說了,小鳳山的蛇,絕大部分是無毒的菜花蛇,小鳳山上也是拉了隔離帶的。

“祖宅,有人看守?”風羿問。

老人對風羿的這種反應像是比較滿意,笑容微展,“當然,總得要人打理。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跟看守的人打過招呼了。”

風羿點頭,這樣看來,難度也不算大。

“我得說明一下,我高考之後就脫離了風家。”頓了頓,風羿加道,“理念不合。”

脫離風家的人跑去風家祖宅翻族譜添名字,那是啪啪打臉,肯定難度極大,參考電視裏曆史劇的情形,風羿得好好計劃一番。

老管家聽出了風羿的顧慮,說道:“你不必擔心,族譜與那邊的風家人無關,當年風女士親手將族譜放入你們風家祖宅,其他人並不知曉。”

風羿眉梢挑了挑。

這話聽著不對啊。

放在風家祖宅的族譜跟“那邊的風家人無關”?

這還劃分界限了?

風羿猜想著爺爺和姑祖那一輩是否有什麽“分家”矛盾。

坐在對麵的老管家遞過來一個十二生肖花錢。

這種看上去隻是個小飾品的金屬幣,風羿並不陌生,他脖子上就戴著一個。從小戴到大。

花錢的一麵是十二地支以及對應的生肖,另一麵是八卦圖。

在風家,隻有蛇年出生的人,才擁有一個這樣的生肖花錢。

風羿將戴著的花錢掏出,就見原本握在老管家手中的那枚花錢脫手飛來,與他戴著的這枚花錢貼到一起。

兩枚圓幣重合,其上圖紋轉動。

一層金色的光芒閃過,刺得風羿看不清花錢上的圖紋。

哢的一聲輕響過後,靜止。

再看,完全看不出兩枚圓形花錢疊起來的痕跡,跟之前相比,花錢厚度略有增加,而原本十二地支和生肖的那一麵,隻剩下幾乎占據一整麵的蛇圖案!

風羿這次控製不住表情了,瞪大眼睛,將花錢取下來正反翻看,還用手指摳了摳。

確實合二為一了!

“這個……新科技?”風羿舉著花錢問對麵的老管家。

“老科技。”老管家說道,“你去祖宅的時候也戴著它,它是打開族譜的鑰匙。”

“鑰匙?”

風羿意識到,或許這個“族譜”,與他所想的並不一樣。

他沒關注過科技板塊,也不知道如今究竟有哪些神奇的科技,聽老管家這麽說,感慨了一會兒科技日新月異。甭管新科技還是老科技,震得住人的就是牛x科技。

至少他震驚了。

同時心中升起十二萬分的警惕。

都用到這麽厲害的科技了,事情肯定不會如字麵上寫的那樣簡單。

但協議還是簽了。他如今的處境,這個才是最優解。

協議簽完,老管家很快就離開。離開前留了個手機號碼,讓風羿有事聯係他。

等老管家和律師們離開後,風羿一個人在茶室裏呆坐了會兒,平息好情緒才出店門,不然神情恍惚心緒起伏太大的話,開車容易出事。

不過剛出店門,微涼的風一吹,風羿腳步突然頓住,他記起來一件事。

一拍腦門。

“最要緊的事忘了!”

趕緊掏出手機給剛存的號碼發信息——

【在?】

【能先借我點兒錢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