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八十四章 徐兄弟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將第一種藥物投入丹爐之時,旁觀的潘熙和呂方都是默默點頭。


對於破境丹,他們兩人不敢說有太多的了解,哪怕是已經成功的煉製出了下品破境丹的潘熙,其實心中也沒有多少底子。


這就像是一個大廚,在做一些常用菜之時,總是能夠發揮出卓越的水準。那是因為他們每天都要炒,已經熟練到了骨子裏。


但是,如果讓他們烹製熊掌,駝峰……


除非是專業搞這個的廚子,否則一般廚師做的未必就會好到哪裏去。


大家都是新手,哥兒們不用五十步笑百步。


這壯氣丸是最基礎的丹藥之一,或許潘熙兩人如今已經很少煉製了,但是在他們最初接觸丹藥之時,對這個丹藥還是頗為上心的。


或者說,絕大多數的煉丹師第一次煉製丹藥之時,都會選擇壯氣丸。


所以他們對煉製壯氣丸都有著自己的心得體會,而且看其他人煉製之時,往往也會將自己代入其中。


徐毅的手法中規中矩,沒有什麽好說的,一個從未在丹房中拜師學藝的年輕人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


不過,這也從側麵證明,徐毅在煉丹上確實有著一手。能否煉製破境丹不好說,但壯氣丸應該不在話下。


“咦?”潘熙突地眉頭一皺,朝著呂方瞅了眼,卻見呂方的表情也是有些迷惑不解。


徐毅煉丹之時,初時步驟完全正確,都是標準的不能再標準了。但是,到了中途,他突然做出了一個極小的改變。雖然這個改變毫不起眼,就算是普通煉丹師也未必見得會注意,或許大概率會將這個改變當做徐毅的個人偏好。


但是,此時徐毅正在考核,潘熙對他特別關注,所以才留意到了這一點的不同。


然而,他並沒有直言詢問,因為在煉丹的過程中,煉丹師是不能打擾的。


這是煉丹師的規矩和鐵律,以潘熙對煉丹之道的虔誠,絕對不會帶頭違反。


他繼續觀看下去,發現在隨後的煉製過程中,徐毅一共出現了三次不同程度的變化。嗯,要說這變化很大倒也談不上,可潘熙就是有著一種感覺,或許這些變化就是徐毅所掌握的小技巧吧。


當然,這也唯有內行人才能看得出一絲端倪。若是換做曲晨等人……這不就是將藥材逐步丟入丹爐,然後等待開爐嘛,換我我也行啊。


終於,當徐毅完成了最後一個步驟,他站在丹爐之旁,默默的觀察著,片刻之後,他倏然伸手揭開了丹爐蓋子。


濃鬱的藥香從丹爐中飄了出來,瞬間彌漫在整個丹房之中。


曲晨眼神微凝,問道:“成了麽?”


潘熙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此清新的藥香,自然是成了。”


他這句話就差指著鼻子罵笨蛋了,但曲晨並未生氣,反而是哈哈一笑,道:“徐毅,這丹爐如何?”


徐毅滿臉的讚賞,道:“這丹爐神了,好的不能再好了。”


他學習煉丹術的時間或許不長,但是開爐煉丹的次數卻是極多,就算是呂方,十餘年的積累怕是也不過如此了。


雖說這些丹藥僅僅局限於兩種,但這份經驗畢竟擺在這兒,依舊不容小覷。初次接觸九龍丹爐之時,徐毅還不敢大意,生怕因為丹爐的不同導致自己無法把握。


但實際上經過操控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是真的多慮了。


九龍丹爐實在是太強了,如果一定要給個比喻,那隻能說當一個習慣於開麵包車的人,突然駕駛百萬豪車,享受到了那種風馳電掣般的感覺,這個時候,他的心情肯定是相當的激動。


並且會誕生一種想要將自己的麵包車扔了的衝動。


正如潘熙所言,九龍丹爐無論是熱度的傳導性,還是密封性都遠勝普通丹爐。在這種情況下,可以讓藥材達到更好的交融反應,別的不好說,那藥材中的有益成分損失肯定會因此而減少。


徐毅自我感覺,使用九龍丹爐煉製丹藥,遠比使用普通丹爐要容易的多。


若是他一開始就擁有九龍丹爐的話,或許研究進程能夠快上三成吧。


一個好的丹爐,竟然能夠加成那麽多,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這一刻,徐毅對於巧器門的壓箱底本事——煉器,也有了真正的興趣。能夠煉製這個丹爐的大能,想必也是一位高人了。


呂方搶先一步,檢查了一下丹爐中的藥液,他的臉色倏然一變,猛然抬頭道:“極品!”


“什麽?”潘熙一個箭步上前,看著黏稠藥液之時,雙眼隱隱放光,雖然僅憑眼力和嗅覺也能夠辨識的十有八九,但他還是小心的伸出手指頭,用指甲挑了那麽一點兒放入嘴巴中。


品嚐了一下,他收回目光,緩緩點頭道:“不錯,正是極品壯氣丸。”


眾人頓時一片嘩然,雖然在場之中人數不多,但曲晨、龔紅和常林等人卻依舊是頗為震撼。


極品丹藥,就這樣在眼前誕生了?


而更主要的是,煉製這丹藥的人,竟然是參加他們外門弟子大比之人。


在外門大比的雜藝比拚上煉出極品丹藥……這種事情在巧器門千年曆史上,怕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了。


曲晨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心中震撼,道:“徐毅,你若是想要罷手,那麽這一爐丹藥就算你煉製的雜藝考核,如何?”


徐毅尚未說話,就聽潘熙斷然道:“不可。”


他轉頭,氣勢洶洶的看著曲晨,道:“曲兄,你這是什麽意思?”


曲晨微怔,笑道:“潘兄息怒,我這不是擔心徐毅下一爐煉製失敗嘛。”


“哼,徐兄弟的破境丹材料已經預處理完畢,若是不煉丹,那豈不是浪費了。”潘熙肅然道,“此事無需再提,否則我當稟明房主大人,追究你的責任。”


曲晨瞠目結舌,嘴角抽搐。


其餘人也是一個個麵色迥異。


徐……兄弟?


潘執事,您確定沒有叫錯麽?


您的臉,在哪裏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