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四十四章 絕地反擊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無盡的蒼穹之中,夜空皓渺無際,一輪孤零零的月亮躲在雲層中膽怯地閃爍著寂寞的光芒,似乎在努力且小心翼翼的朝著更遠處的雲層隱去。


院子中,徐毅凝神靜氣,平靜的看著不遠處的白衣女子。


這位神秘女子果然如她所言,半個月中每天晚上都主動來這兒找他,並且與他切磋武技。


嗯,所謂的切磋,其實是徐毅自我感覺良好,臉上貼金的說法,事實上他就是挨揍的那一個。不過,這半個月來的挨打並不是白挨的,如今徐毅的戰鬥力與最初相比,已經堪稱是天差地遠了。


而且,經過了這幾日相處,徐毅對她的脾氣也大致了解,兩人的關係自然談不上什麽友誼或融洽,但卻早已沒有了最初的忐忑和敬畏之心。


正如此時,徐毅冷眼麵對她之時,已經能夠做到摒棄一切雜念,發揮出全部的實力了。


白衣女子身形微微搖擺了一下,徐毅的眼神微凝,心中暗道,她又要消失了。


果然,就在下一刻他的視線微微模糊,而後失去了白衣女子的身影。


這種詭異的身法哪怕他在這半個月中已經見識了無數次,但每一次依舊會感到驚歎和棘手。


鬼影步練到這個地步,真不知道她下了多少年的苦功啊。


眼神微微下垂,徐毅的精氣神瞬間交融,所有的感官釋放到了極致。這是他在吃了無數苦頭之後自行摸索出來的一個解決辦法。


既然眼睛不管用,那就用自己的第六感吧。


至於第六感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反正我覺得有,那就是有。


一種銳利之極的感覺從右側傳來,徐毅不假思索的一個健步踏出,在這個過程中,他體內真氣湧動,身軀更是詭異的扭轉,雖然姿勢不見得優雅,但速度之快卻是匪夷所思。


鬼影步,經過半個月的磨練之後,幾乎已經融入了他的本能之中,隻要身體發出預警,就能毫無阻礙的使用出來。


一步踏出,那種強烈的危險感頓時消失。但僅僅是半息之後,這種感覺就再度誕生,並且愈發的強烈。


這是白衣女子緊追不舍的跟了上來。


徐毅邁開了大步,身形不斷扭動,在院子中快步疾馳,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身法更是詭異莫測。


鬼影步第二層的特殊步法其實並不是很多,加起來也沒有超過二十種。但是,這種種步法卻可以拆散配合,其中千變萬化,無窮無盡。


借白衣女子之手,徐毅這半個月已經將之融會貫通。雖然不敢說達到圓滿之境,但也是略有小成了。


“不錯,小心了。”


冷冽的聲音傳入耳中,徐毅的臉色一苦。


果然,下一刻徐毅就感覺到了一種恐怖的氣壓從身周升起,他仿佛置身於無盡的漩渦之中,有著一種身不由己,力不從心的感覺。


不過,在這段時間每天晚上都要承受類似的壓力。所以徐毅對此並不陌生。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徐毅的身形沒有半點停滯,那真氣竭力運轉,反而更快了那麽一絲。


而就在他竭力躲避之時,他的眼眸中卻也是閃爍著一縷奇異的色彩。


更快,再快,最快,他的潛力一點點的被逼迫壓榨了出來。


半個時辰之後,徐毅口中的喘息聲逐漸加重,這是他體力不支的跡象。確實,在那種龐大的壓力以及白衣女子鬼神莫測的身法壓迫下,徐毅的每一個動作都要消耗大量的真氣和體力,而且他的精神也是如此,那種無形的壓迫感讓他時時刻刻都處於一種瘋狂的邊緣狀態。


能夠堅持半個時辰,已經是他最大的極限了。


倏然間,徐毅的腳步一個趔趄,似乎就要跌倒了。


在他的身後,一隻小手仿佛從無到有的出現,輕輕的拍向了他的肩膀。


這是白衣女子第一次出手,此前她僅僅是以自身氣勢施展壓迫而已,直至徐毅精疲力竭之時才出手一擊。


正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追魂奪命。


眼看這一掌即將拍在徐毅肩上,而徐毅已經是退無可退,避無可避了。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徐毅的身形卻是突兀的做出了一個讓她意外的動作。


他那已經力竭的身體再一次扭了一下,雖然這個幅度並不大,依舊無法躲避她的襲擊。可是,因為角度的關係,徐毅卻也在同時伸出雙手。


一隻手猶如鷹爪,抓向她的手臂,而另一隻手則更為可怖,那掌心處已然變得鮮紅若血。


擒拿手。


鐵砂掌!


“啪。”


就在白衣女子的小手拍中徐毅肩膀之時,他的擒拿手也幾乎同時抓住了那看似柔弱的手臂,而鐵砂掌更是毫不留情的朝著她胸前直擊而去。


一直被女人追著打,可不是他的習慣和作風。


這半個月,徐毅一直在追尋一個機會,一個絕地反擊的機會。


他早就知道,白衣女子雖然會動手,但每一次下手都不會太重,別看每次徐毅都會痛的齜牙咧嘴,但事實上他身體因為有著小巨人身軀的反饋,所以真正受到的影響遠沒有表麵那麽嚴重。


而如今,就是他蓄謀了整整半個月的反擊。


可是,就在下一瞬間,徐毅卻發現自己又一次失敗了。


他的鐵砂掌打中了,但卻並不是白衣女子的前胸,而是她的另一隻小手。那隻小手中仿佛蘊含著深若大海般的力量,而他的鐵砂掌就像是石頭入海,掀不起半點風浪。


“嘶。”


徐毅身形疾退,臉色卻是微變。雖然鐵砂掌反擊失敗了,但是擒拿手卻將對方手臂上的一截衣袖給撕了下來。


那是一截欺霜賽雪的手臂,沐浴在月光之下,處處透露著女兒家的優美與纖細,如蘭葉葳蕤,四麵生姿。


徐毅臉色微變,連忙叫道:“我不是故意的。”


白衣女子不自然的縮了縮手臂,將之隱藏在身後,看向徐毅的眼神多了一絲波動。


片刻之後,就在徐毅以為自己即將迎來****的報複打擊之時,她卻是手腕一揚,扔來一個物件。


“外門大比還有三天,你的修煉到此為止,持此物去外門找曲晨執事,告訴他,你的鬼影步是他在半個月前所授。”


徐毅接過一看,那是一個玉釵,上麵刻著一個米粒大小的“妙”字。


當他抬起頭之時,卻發現眼前已經失去了那道曼妙的身影。


徐毅張了張嘴,他知道這位白衣女子應該不會再來了。但不知為何,他竟然感受不到半點喜悅,反而在心中隱隱的泛起了一絲惆悵,仿佛有什麽重要的東西丟失了。


用力搖了搖頭,徐毅暗自罵道。


自己又不是受虐狂,走了最好,以後不再相見。


ps:周二第一更,求推薦。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