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八十一章 頂級地階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劍光倏然暴漲,仿佛整片天地間都充斥著無窮的劍意。


就在三位人族強者心中驚駭之時,那劍光卻是突然一斂。


隨後,他們的視線就恢複了正常,並且看到了那從天空中灑下的一片血雨。


那兩個魔族強者已然被醜劍客給大卸八塊了。


他們三人互望一眼,醜劍客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必定是亂劍分屍之局。真不知道他與這些魔崽子們有何仇怨,竟然下手如此毒辣。


這也是奇怪了,魔族出現的地方是揚州,泰州據此萬裏迢迢,總不會是魔族暗子殺了這醜劍客的什麽親人,所以才讓他對魔族恨之入骨的吧。


山穀內,突然傳來一道充滿了憤怒的厲嘯聲。


那聲音響徹天地,仿佛是一隻受傷的野獸,發出了臨終的吼叫。


三位人族強者都是哆嗦了一下,麵麵相覷,臉色有些發白。


“不好,是滄浪前輩的聲音。醜劍客兄,我們人族一位強者正在山穀中與魔族搏殺,還請助一臂之力。”


元霏倏然回頭,眼神不善的朝著那人看去。


你才是醜劍客,你全家都是醜劍客!


看著這充滿了怨念的眼神,三人都是一驚,隻覺得渾身冰涼,如墜冰窖。


然而,就在下一刻,卻見這醜劍客已經轉身,化作一道流星進入了山穀之內。


他們三人怔了片刻,這才不約而同的鬆了一口氣。


早就聽說最近來了一個泰州散修劍客,其人麵醜如鬼,令人不敢直視。並且性格古怪之極,遇敵之時從不與人聯手。


但是,他的實力極其強大,常常以一敵多,並且能夠取得勝利。


不過,凡是與他對戰的魔崽子,最後的下場肯定是極為淒慘,無一保留全屍的。


如今一見,這醜劍客比傳聞似乎更加的可怖和古怪。


隻是幸好,他是人族九州強者。


“快進去,滄浪前輩……”


另外兩人也是醒悟,連忙跑了進去。


他們三人的實力並不強,都是五十步以下的地階修者,其中兩人更是身受重傷,在麵對頂尖地階的戰鬥之時,其實幫不上太大的忙。


但是,這時候進去,哪怕是搖旗呐喊也是好的。


此時,元霏早已搶先進入。


他的目光如電,頓時看到山穀中正在戰鬥的兩個人。


其中一位是人族強者,那是一個獨臂老者,手持一件沉重之極的奇門兵器,那兵器像是一個獨腿銅人,他手持銅人的獨腿,揮舞間勢大力沉,勇不可當。


但是,此時他的一隻眼睛卻是血流如注,明顯就是受了暗算。


而在他的對麵,則是一個麵目陰冷的漢子,他的鼻子特別高挺,身上更是魔氣繚繞。


此人手持一把軟劍,身形晃動之間就好似一個影子,任憑老者如何攻擊,都是無法沾著他半片衣角。


而在地上,竟然還有著一具屍體,此人的身體已經被砸的近乎扁平,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者雖然一隻眼睛看不見,但唯一的眼睛卻還是瞥見了一人。


既然身上沒有魔氣,自然就是自己人了。


他非但沒有呼叫,反而是厲聲叫道:“快走,這魔頭是頂級地階,快逃……”


無論是此刻的元霏,還是隱藏在元霏影子中的徐毅等人,聽到這句話都是微微一怔。


這位獨臂老者的狀態如此之差,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他已經處於絕對的下風。若是再無人插手,那麽最後死的必然是他。


但縱然如此,麵對援軍之時,他卻依舊不肯退讓。


此人血氣熾烈,當真是天下罕見。


然而,元霏隻是冷哼一聲,手中長劍一揮,一抹奇異的劍光頓時從他的手中爆發了出來。


那劍光,猶如銀河瀉地,又如烈日當空,劍出的那一刻,仿佛整個天下都在劍意的籠罩之下。


老者一怔,那隻獨眼中流露出了驚喜交加之色。


頂級劍氣領域!


這一次來援的,竟然是一位擁有頂級領域的同階強者。


同樣的地階強者,也是有著強弱之分,而且這差距絕對不小。


就如山穀之外的那三人,縱然是全部參與其中,怕是最終也唯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這個頂級魔崽子一一擊破斬殺。


所以,他才會在發現有人出現之後,立即嗬斥的。


但是,沒想到這一次來的竟然是一位和他相若的頂級強者。


一劍出手,場中的兩人心情大為不同。


老者固然是大喜過望,而那位手持軟劍的魔族頂級強者卻是暗自咒罵了一聲。


隨後,他身形一晃,迅速退走。


既然又來一位頂級強者,他肯定占不到便宜,不走難道還要留下等死麽?


頂級強者之間的戰鬥除非是有著預先布局,否則很難殺死對手,一般都是交手幾招,除非是有著死戰的理由,否則都是各自散去。


果然,那人的劍光稍稍一斂,讓出了一條通道。


魔族強者抬頭瞅了眼這人,眼皮子微微一跳,竟然也被那張醜到了極致的臉龐嚇了一跳。


但隨後他身形閃動,從破綻中竄出,瞬間離開了這片山穀。


然而,就在他離開山穀之後,卻聽到身後突然傳來了利劍破空之音。


那個人醜多怪的人族劍客,竟然是持劍追了上來。


中年魔族一怔,這是怎麽回事?


他心中納悶,腳步卻是絲毫不慢,展開身形疾速遠走。


同時,他心中微動,如果隻是一個頂級地階強者,或許……


一念及此,他的速度就愈發的快了幾分。


而此時,山穀內,三位人族地階修者終於來到了老者的身邊。


看著淒慘無比的老者,一人叫道:“滄浪前輩,您……”


滄浪一把丟掉銅人,從懷中摸出了一把藥粉,撒在了受傷的眼睛上。


“那魔崽子說是單打獨鬥,卻在這裏埋伏了人,突然偷襲傷了我的眼睛。哼,魔族就是陰險狡詐,不可信。”


三人的目光看向那個幾乎被砸扁的屍體,頓時知道這就是那家夥埋伏的暗手了。


滄浪裹好了藥,道:“剛才那人是誰,劍氣如此淩厲,不在那幾位劍道大家之下。”


“前輩,那就是泰州散修醜劍客。”


“哦,就是最近名聲鵲起的醜劍客?”


“正是。”


“想不到啊。”滄浪操起銅人就走。


“前輩,您要去哪裏?”


“廢話,人家救了我,又追了上去,老夫當然要去幫忙了。”


三人麵麵相覷,醜劍客早已跑遠,您老追得上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