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二十八章 封塵之術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徐毅收斂心神,將目光再度投向了這些架子。


上麵堆滿了各種藥材,其中以那兩種天階藥草為中心,越是靠近它們的,藥材就越是珍貴。


沉吟片刻,徐毅有意無意的掃了屋子內外的兩個人一眼。


無論是元霏,還是章妙嫣,都是盤膝而坐,他們的精神意念都放在了劍網和冰雪防護之上,無論徐毅在裏麵做些什麽,他們都不會知曉。


或者說,他們已經刻意的封閉了內視的方向。


既然徐毅說了,煉丹之時不想受人打擾,哪怕其中並不包括他們,但他們也是相當的自覺。這一點,就連章鑫鑫都做的很好。沒看到她已經哧溜一聲不知道跑哪兒去了麽。


看著諸多藥材,徐毅的心中大動。若是真的一爐爐的煉製,天不知道要耗費多少精力。不過,徐毅已經打算,使用自己的神通了。


每天裝裝樣子,然後用神通將丹藥變大,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巧器門之時,因為觀看煉丹的人太多,徐毅也有著照拂同門的想法,所以才會辛辛苦苦的煉製了二十爐辟地丹。但是到了這兒,他隻要將丹藥交出去,就足夠了。


至於怎樣煉製的嘛,估計也沒有人會管那麽多的。


意念釋放,徐毅想要看一看,這些藥草的品質。


哪怕是產地一樣,同一片藥田中的藥材,也會有著品質高低之分。徐毅對藥材的品質要求不是很高,隻要中等過得去就可以了。


但若是忘塵道人給他準備的都是低品質藥材,徐毅也就有話要說了。


然而,當他的意念拂過這一片藥材之時,卻是微微一怔。


在這藥材之中,竟然有一塊玉簡,而且,當徐毅的精神力量掃過之時,竟然隱隱的與這塊玉簡起到了一種共鳴的狀態。


這是什麽東西?


徐毅心中微驚,能夠與精神泛起共鳴的,肯定不是平凡之物。但是,這樣的玉簡怎麽會落到藥材之中呢?


倏然,徐毅抬頭,望向遠方。


他突然想起來了,閎廿大師在離開之前,曾經說過一句話。


“此外,煉丹前……認真點。”


那時候,閎廿說的特別的沉重,但徐毅等人都沒有將這句話當做一回事。他們都以為,這是閎廿忙中出錯,讓徐毅煉丹之時,認真點。


確實,百爐丹藥啊,而且都是最耗費精力的辟地丹。


隻要有一個不慎,就是丹藥報廢的結局。所以,以一位老前輩的身份,提醒他認真點,豈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徐毅伸手一招,那玉簡頓時從藥材中飛了起來,落入他的手中。


看樣子,那句話是別有所指了。


這東西是閎廿特意藏在此地的麽?那他為何要這樣做呢?


徐毅沉吟片刻,還是釋放了精神力量探入玉簡之內。這玩意既然能夠與人的精神力量共鳴,自然也能相互探索了。


下一刻,一股奇異的文字從玉簡中飛了出來,以意念交流的方式印在了徐毅的腦海之中。


這是……徐毅的臉色微變,感應著這些奇異文字,臉色變得頗為古怪。


這竟然是一種功法,嗯,也不能說是功法,而是一種極為特殊的,以煉丹為功法的修煉之道。


也就是說,隻要你煉丹,不斷的煉丹,那麽就能在這個過程中將丹藥之力轉化為你的真氣。煉丹的同時也就是淬煉真氣,或者說是以煉丹之術替代真氣修煉的特殊方法。


徐毅緩緩的放下了玉簡,臉上的神情極為古怪。


這,竟然是一門如此神奇的功法。


徐毅以前隻是低階的外門弟子,對於修行大道知之甚少。但是,自從與章鑫鑫相識之後,在大師姐的熏陶之下,對於天下各派修行者也是有了一些了解。


能夠傳承萬年的九州各大宗門,其實各有絕活。


他們巧器門的煉器之法號稱天下第一,天兵閣樓中十餘把不同的天兵,在各門派中堪稱數量第一。


嗯,十餘把天兵就算數量第一了,天兵的數量未必就會比天階長老的數量多到哪裏去,這就是現狀。


而在揚州,楊子江門卻是以煉丹起家的。據說,楊子江門有著上古煉丹術的傳承,煉丹既修道,丹爐在手,天下皆為丹藥。


不過,那上古煉丹術也僅僅是一種傳說,哪怕在楊子江門中,似乎也已經失傳多年了。


但是,看著這玉簡之時,徐毅的心中就是有著一種極為強烈的感覺。這玩意,就是上古煉丹術之傳承。


徐毅可不相信他的運氣那麽好,這玉簡是無意中跌落於此的。但是,閎老他為何要這麽做呢?


沉吟許久,徐毅依舊是毫無頭緒。


看著無數的藥材,他一咬牙,不管了,先煉了再說吧!


手腕翻飛,各種藥材開始跳動起來。他原本還想要使用神通偷懶,但如今上古煉丹術在手,情況又是不同了。


就在徐毅開始煉丹之時,閎廿也是走出了花海,與忘塵道人並肩而行。


他們兩人相視一眼,都是心思重重的長歎一聲。


“閎師兄,將這玉簡給他,也不知道是對是錯啊。”


閎廿瞪了他一眼,道:“你是宗主,老夫隻是提議,做決定的是你。”


忘塵道人啞然失笑,抬起了頭看向天空,緩緩地道:“萬年來,除老祖之外,就未曾再有人能夠將這上古煉丹術學成了。嗬嗬,若是此子真有此能力,那也是他的緣分。”他大袖一揮,道,“此子為了大家夥,竟然肯開百爐丹藥,他既然有此豪情毅力,老道又怎會吝嗇一本宗門秘傳。”


“宗主,你若是這樣想,那就最好了。”閎廿笑道,“宗門秘傳是宗門秘傳,但卻是一本萬年來都無人能夠參透的秘傳。”


忘塵道人不動聲色的輕捋長須,仿佛並未聽到這句話,然後平靜的道:“閎師兄,我隻是有些奇怪,你為何會如此看好他呢?”


閎廿沉默半晌,腦海中回閃著觀看徐毅煉丹之時的一幕幕。


那小子,竟然能夠感應到他的一絲偽法則,如此年紀,如此修為,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輕歎一聲,幽幽地道:“宗主啊,放眼天下,若是連他都無法學成上古煉丹術,那麽或許此術,就真的該永久塵封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