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二十七章 壓力重重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看著這兩位的背影消失,元鼎的臉色極為凝重。


他突然道:“閎道友,莫非如今的局勢已經如此緊張了?”


忘塵道長絕對不是一個不知禮數之人,但是看他的做派,卻是沒有一點禮數。


不僅早早的派出了閎廿去檢驗徐毅的煉丹能力,更讓人不解的是,徐毅剛剛到達,便不計代價的安排他開始煉丹。在這個過程中,哪怕是款待的時間都沒有。


如果不是形式緊張,他又怎麽會如此苛刻。


閎雪沉吟片刻,歎道:“元道友,實不相瞞,如今我們與魔族交手,每日都會折損許多弟子。三州宗門雖然弟子人數諸多,但卻也無法承受如此的消耗啊。”她看了眼徐毅,又道,“其實,如果門門如此,倒也不至於引起眾人不滿,可是,貴門……”


徐毅一怔,訝然道:“地階強者?”


“不錯,麵對魔氣,地階強者的領域是最好的克製之法。而貴門的地階強者數量比其餘宗門多出一倍左右,他們巡弋魔洞,與魔族對戰,傷亡極少,戰果卻最為豐厚。眼看自家門派的優秀弟子前赴後繼的死於魔族之手,各宗門的天階長老們都有些急了……”


徐毅怔了半晌,苦笑道:“不患寡而患不均,我算是明白了。”


三州九大超級宗門,若是每一個超級宗門都來一位天階長老,那麽多天階長老的施壓,哪怕是神仙也扛不住啊。


他隱隱的有些明白,為啥忘塵道長如此的不近人情,而且自家宗門的兩位長老也是不曾露麵了。


徐毅甚至於在懷疑,揚州的三位天階煉丹師,為何選擇要在這個時候開爐煉製天階法則靈丹呢?


雖然不可能全部是因為他的緣故,但是否也有自己的一點因素呢。若真是如此,他還真的有些受寵若驚了。


閎雪輕歎一聲,突然道:“徐老弟,其實如果你真的煉製出了百爐辟地丹,對你而言也是有些好處的。”


徐毅一怔,訝然道:“此話怎講?”


閎雪緩緩地道:“你一路過來,途中也曾遇到過刺殺。”她瞅了眼元霏,道,“雖然我不明白,那一日的刺客為何要刺殺元霏,但……”


徐毅和元霏的臉色都是微微一紅,這個誤會可真是太大了。不過,他們也無法向人解釋啊。


閎雪搖了搖頭,道:“魔族之所以想要刺殺你,就是因為你能大批量的煉製辟地丹。但是,如果讓他們知道,你已經煉製出了百爐辟地丹呢?你說,魔族還會再不計一切的刺殺你麽?”


徐毅微怔,嘴巴微張,不得不說,用這種思路來思考問題,確實有些新穎,但也確實有些道理啊。


若是魔族知道九州宗門的手中有著上千顆的辟地丹,那麽隻會煉製辟地丹的徐毅,就不會再有多大的存在感了。


當然,與此同時,徐毅在三州中的地位也會直線下降。雖然不可能是利用完了之後一把拋開,但與此時的待遇絕對無法相比了。


然而,徐毅的眼眸卻是微微一亮。


他笑道:“多謝前輩指點,晚輩明白了。”他搓了搓手掌,道,“既然如此,那晚輩就要開始煉丹了。”


閎雪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元鼎沉吟片刻道:“徐毅,老夫去找找你師叔祖,你……”他頓了頓,又道,“百爐丹藥,你盡可拖延些時日,哪怕隔天煉一次丹,也不會有人催你的。”


徐毅連連點頭,心中卻是不以為然。


隔天煉製一爐辟地丹,對於一般地階煉丹師,甚至於是天階煉丹師而言,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畢竟,煉製辟地丹是需要耗損領域本源的事情。除非是自知終身突破無望,並且壽元無多,否則哪有人肯如此拚命。再說了,就算你拚命又如何,真能爐爐成丹,爐爐上品?


煉的越多,廢丹越多,狀態越差,真當材料不要錢,真當天階藥材是大白菜啊。


隔天一爐丹,二百天完成,保證不會有人苛責半句,但是,徐毅卻絕不想如此磨嘰啊。


待元鼎離去,徐毅目光一掃,看向剩下三人。


元鼎眼皮子一翻道:“徐師弟,無論你如何說,都別想趕走我。章師伯吩咐,我必須跟在你身邊。”


章妙嫣也是微微點頭,她雖然沒有說話,但那微微抿起的嘴唇,卻已經將態度徹底表明。


至於章鑫鑫,更是雙手叉腰,一臉憤憤的看著徐毅,似乎隻要他敢開口,立即就要動手了。


徐毅馬上識相的閉上了嘴,看著眾人歎了一口氣,手腕一翻,滴溜溜的一陣旋轉,將那天階丹爐拿了出來。


元霏看了一眼,立即收回目光,就像是從未看到一般,然後他轉身,來到了屋子外麵,雙手背負而立。


一股劍氣從他的身上若隱若現的出現,那劍芒絲絲擴散,慢慢的將整個屋子的半麵都籠罩其中。


雖說若是有元鼎這等強者到來,順手一劍便可破去,但有著這一片劍網存在,起碼能夠讓徐毅等人有著一絲緩衝之機了。


章妙嫣半轉身,來到了屋子的另一麵。片刻之後,一股寒意彌漫而起,將另外半邊也是封鎖住了。


劍網寒意組成了一個圓形,將這間屋子守護其中。


徐毅感激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然後將目光投向了架子。


章鑫鑫突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低聲道:“徐毅。”


“啊,大師姐,什麽事?”


“他們說的沒錯,想要連續煉製辟地丹,肯定會有所消耗,你……究竟消耗的是什麽啊?”章鑫鑫擔憂的道,“不會是……你的壽命吧。”


徐毅翻了個白眼,道:“大師姐,你看我像這種舍己為人的好漢麽?”


章鑫鑫想了想,用力的搖頭道:“不像。”


“那不就得了。”


章鑫鑫眨著明亮的大眼睛,悄悄地道:“那麽,你消耗的到底是什麽,告訴我,我不會告訴別人的。”


徐毅暗自苦笑,問題是我也不知道消耗的是什麽啊。


“大師姐,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我真的沒有消耗啊。”


章鑫鑫認真的看了半晌,突然眼珠子一轉,道:“我明白了,你消耗的就是本身壽元。”


徐毅一怔,自己不是說過不是了麽?


章鑫鑫笑眯眯的道:“你煉丹吧,我不打擾你了,再見。”話音剛落,她就一溜煙跑走了。


莫名的,徐毅就是有著一絲不安的感覺。


這小丫頭,不會又搞出什麽幺蛾子了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