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十五章 丹道大佬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當徐毅剛剛恢複了本來麵目之時,就聽見門外柏振年的聲音響起:“元師侄,徐老弟可在煉丹?”


元霏一把拉開了大門,道:“柏師叔,徐師弟,師弟……師弟他剛剛結束煉丹。”


柏振年愣了片刻,終於反應過來對方為什麽要重複那麽多次。


他的老臉不由地微微一紅,其實他也知道,自己這樣的稱呼有些不太妥當。但是,如今的徐毅真的不再是當初那個剛剛進入巧器門外門的小子能比了。


一百八十多位新晉地階強者啊,而且徐毅所掌握的丹藥更不止一種。單是那極品的焚筋洗髓丹,就讓柏振年眼熱無比,所以不知不覺中就改了口。


當然,這樣的改口又不是他一個人,看看人家陽猗洞天和倪和苑的人,特別是那些煉丹師,哪一個地階的不是一口一個老弟,或者是閣下。


至於那些人階的,嗬嗬,不叫一聲前輩好意思過來麽?


瞅了眼元霏,柏振年的麵色有些古怪。


前幾日老夫不都是如此叫了,為何不見你反駁,今天卻像是吃了火藥一般。


罷了,罷了,老夫不與你計較了。


他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道:“揚州三大宗門,楊子江門已經派人過來迎接了。他們中的一位丹師強者想要見見徐老弟,所以……元師兄,元師兄他讓我過來詢問一下。”


元霏的臉色都有些發黑了,我叫了三聲徐師弟,你就拿師父來壓我麽?


如果柏振年是其它宗門的人,哪怕是老牌地階強者,元霏此時怕也有著拔劍一戰的心思了。但這位畢竟是自家門派中的長輩,元霏縱然是心生不滿,但還是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章妙嫣姐妹在後方掩嘴而笑,難得見到元師兄吃癟啊。


徐毅整了整衣袖,他早就將天兵丹爐收好,道:“柏師叔,既然是元師叔相召,我們走吧。”


“好。”柏振年立即堆滿了笑容道:“徐老弟接連多日煉丹,辛苦了。”


看著柏振年那立即改變的態度,元霏長不由地一聲長歎。


這個世界上,果然是瞎子居多啊!


幾個人結伴上了飛舟甲板,果然看到飛舟上多了一些人。除了兩大宗門中的那些老朋友之外,還有兩個人特別的引人注目。


這是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以及一位長發披肩的中年女性。


那女性的目光敏銳如電,冷眼看來之時,仿佛能夠直接看透人心。而且,在她的身上還帶著一種徐毅十分熟悉的氣息。


劍氣和劍意,不問可知,她竟然也是一位強大的劍修,就是不知和元霏……大概率元霏不用比了。徐毅隱隱的覺得,這位女子或許是元師叔同級別的強者。


至於那位白發老者,他的眼神中似乎帶著幾許的渾濁,但徐毅一出來,他的目光就將其鎖定。


“這位,應該就是貴門的徐老弟了吧。”那老者微笑著道。


元鼎此人其實是一位眼高於頂的強者,但無論是他本人的實力,還是第一峰的背景,都足以讓他有此資格。


但是,此時聽到這位老者的詢問,他卻是麵帶微笑的道:“閎老,這位正是徐毅。”


說完,他向徐毅招了招手,道:“徐毅,快點來見過閎老,這位是楊子江門煉丹師,號稱煉丹第一人,你要向閎老多多請教。”


第一丹師?


徐毅臉色微變,連忙上前見禮。


然而,還沒有等他行禮之時,那閎廿就一步上前,拉住了他笑道:“徐老弟,你千萬不要聽元鼎胡說,老夫隻是楊子江門的一個地階煉丹師,連天階都不是,更談不上什麽第一丹師了。”


徐毅低頭道:“前輩過謙了。”


這位就算不是第一丹師,但起碼也是首席地階煉丹師的有力競爭者,否則元鼎絕不會如此客氣。


而且,徐毅上來之時,也看到了陽猗洞天的刑常和倪和苑的牧永誌,這兩位地階煉丹師都是滿臉笑容的跟在這位閎廿的身後。


以地階煉丹師的超然地位,竟然還對他如此尊敬,這位老人在煉丹師界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閎廿一抬手,指著他身後的那個中年女子,道:“這是老夫孫女兒閎雪,老夫打小傳她丹術,但她卻自己走歪了道,偏要學什麽劍法。雖然如今也成了地階,但……哎,可惜了大好的天賦啊。”


眾人都是一怔,就連元鼎的臉上都是微微有些尷尬之色,但那閎雪卻是麵不改色,似乎已經經曆的太多了,所以再也不為所動。


“閎雪雖然放棄了丹道,但劍術還是不錯的,此次過來,就是為了護衛我等。”閎廿笑著道,“有她在,你放心,魔崽子們動不了你。”


徐毅連忙道:“多謝前輩。”


“不用謝來謝去了,老夫聽說你來了,極為興奮。”閎廿頓了頓,道,“老夫聽說,你在二十日中開爐煉丹,竟然煉出了二十爐辟地丹,爐爐皆為上品。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眾人都是微微發怔,這位老人也太直接了吧,哪有一上來介紹之後就這樣詢問的。


徐毅沉吟著,但是看著對方那雙明亮的,仿佛不摻雜任何顏色的眼眸之時,終於是緩緩點頭,道:“正是。”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閎廿歎道,“竟然能夠以一己之力完成這樣的壯舉。可惜,老夫那時不在你身邊,否則若是全程觀摩,那就好了。”


牧永誌忍不住瞅了眼徐毅,道:“閎老,我們見過徐老弟的煉丹術。哎,他的煉丹術頗為神奇,但也唯有他自己才能使用,我們怕是……都學不來的。”


“哦。”閎廿愈發的感興趣了,道,“徐老弟,真有此事?”


徐毅想了想,道:“晚輩的煉丹術與一般人確實有些不同。”


其他人煉製辟地丹,都要動用領域本源之力,但徐毅卻隻是借勢用力而已,這兩者果然有著巨大的不同。


閎廿輕捋長須,他忍,再忍,最終還是忍耐不住了。


“徐老弟,老夫等不及了,就請你在飛舟上給老夫開一爐丹藥,如何?”


ps:今天白鶴外出,白天一更,晚上兩更。明日保證五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