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四十九章 半路攔道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徐毅三人不疾不徐的朝著陽猗洞天進發,若是乘坐飛艇,三日便可到達。但是,按照章鵬璟給予的線路圖,他們預計要走兩個月以上。


雖然徐毅對此很不以為然,但這可是章鵬璟的特意安排,他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當一個月後,他卻漸漸的發現,師父的這個安排或許還真是別有用心。


所謂的給自己揚名,那隻是一個說法。


在這一月中,他親身下場與人切磋的次數,最起碼也有一百場以上了。


這一百場除了幾次對手過於奇葩,要麽是不堪一擊,要麽是胡攪蠻纏之外,其餘人都是人階中級修者中的佼佼者。


事實上,若是對自己沒有強烈信心的人,又怎麽可能會上場挑戰呢。


與那麽多人的交手,對徐毅而言,那是一筆難以形容的豐富經驗。


為了獲取上品破境丹,他的那些對手都是全力以赴,沒有人說什麽藏著掖著的。


所以,徐毅也得以窺見了許多千奇百怪的武技。


相比於他在巧器門內門所見的擂台戰毫不遜色,而且,因為他身在其中,所以感悟更加深刻。


一個多月來,雖然他的明麵上實力沒有太多的提升,但徐毅卻知道,自己與剛下山相比,已經是截然不同了。


他對於戰機的把握,已經有了自己的心得體會,這一點,是師傅無論如何也教不出來的。唯有在無數次的戰鬥之中,才能逐漸培養出來。


察覺到這一點之後,他對於接下來的比武切磋再也沒有了抗拒的心思,反而是隱隱的有些期待了呢。


“師姐,下一個城市還有多遠。”徐毅沉聲問道。


章鑫鑫轉頭,目不轉睛的看著他,突然道:“徐毅,你變了。”


“啊,什麽?”


“你以前最討厭麻煩,也不太想出名的,但這幾天你卻積極了許多? 為啥?”


徐毅訝然看了她一眼,小丫頭真聰明,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心態變化。


看來? 她還是很關心自己的啊。


正要開口解釋一番? 徐毅的眼神卻是突兀的一變。


不僅僅是他? 就連身邊同樣策馬奔行的章妙嫣也是突然勒馬,目光變得冷峻起來。


章鑫鑫微怔,但她立即反應過來? 不僅勒馬? 而且大眼睛滴溜溜的亂轉,巡弋著四周。


與此同時,一張符籙無聲無息的落入了她的小手之中? 隻要她激發出去? 必將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這張符籙可不是一般的貨色? 而是章鵬璟親手煉製的寶貝。而且? 這並非一次性符籙? 想要煉製一張不僅耗時耗力? 而且花費極大。


也就是章妙嫣姐妹,才有這樣的符籙,而且還不止一張。


章妙嫣自然能夠感應到妹子的動作,但她卻是不動聲色,對此視若不見。


章鑫鑫的眼神愈發的凝重了? 姐姐竟然對此沒有異議? 那是不是說? 即將發生的危險? 連姐姐都沒有應付的把握了?


不過,她們兩人的心中並沒有太大的擔憂。


因為她們身上有著不止一張的底牌,哪怕來的真是地階強者? 而且還是地階中的佼佼者,她們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的。


遠處,兩道身影疾馳而來,他們的速度極快,遠比馬兒要快得多。


他們毫不掩飾自己的行蹤,身上的氣勢也並未收斂。


章鑫鑫看了片刻,緩緩地道:“地階修者。”


怪不得徐毅和姐姐會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原來來的人真是強敵哎。


哎,修煉符籙的人,精神力量就是強大,能夠比她更早發現敵人呢。


雖然他們尚不知來者是誰,但章鑫鑫卻已經在心中給予了敵人的定位。


片刻間,那兩人已經來到了他們前方不遠。


這兩人的頭上都帶著鬥笠,將麵容遮掩了起來。徐毅凝目看去,竟然也是看不透,可見他們頭上的鬥笠並非一般事物。


“兩位攔住去路,不知有何見教。”章妙嫣緩緩地道。


這兩人當先一位確實是地階強者,從他身上所釋放的氣息如淵如獄,強悍無比。而他身後那人就顯得弱了許多,但是這樣的地階強者,有一個就已經十分厲害了。


“老夫是誰,你等無需知曉。”那當先一人道,“老夫聽說,你們一路行來,挑戰高手,若是有人能贏了你們,就有一顆上品破境丹可得?”


章妙嫣微微頷首,道:“正是。”


“好,老夫這個侄兒,就是人階六級修者,想要與這位小朋友一戰。”那人身形一閃,已經讓開。


在他身後那個默不作聲的鬥笠人緩步上前,朝著徐毅抱拳一禮。


徐毅三人麵麵相覷,一位地階高手來此阻路,竟然是為了上品破境丹的挑戰?


上品破境丹確實十分難得,但那也是要看什麽人的。


一位地階強者,若是用點心思,這種丹藥還真不至於沒法搞到。


哪怕這位地階強者隻是一位散修,但就憑他的身份,隻要願意花時間和一定的代價,上品破境丹也不是什麽無價之寶啊。


何必遮頭蒙麵的做個攔路賊呢。


這件事情透著古怪。


“嗬嗬,怎麽,幾位看不起我這個侄兒麽?”那人冷然說道。


章妙嫣朝著徐毅微微點頭,章鑫鑫則是伸出了小拳頭揮了揮。


意思是,出手小心點。


徐毅翻身下馬,道:“這位前輩,晚輩每到一地,都會邀請各地俊傑一聚,閣下何不到時再戰。”


冷笑一聲,那人道:“我侄兒雖然厲害,但也未必能贏你的瞬發符籙,他不想在人前輸給你,所以私下裏挑戰。”


徐毅微笑著道:“晚輩挑戰,是為了揚名,我若是輸了也就罷了,但若是贏了,那這一場豈不是白打了。”


“嗬嗬,老夫既然來了,你這一場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章鑫鑫嘴角一撇,手腕突然有些發癢,很想將手中的符籙朝那蒙麵人的頭上甩過去。


徐毅則是雙肩一聳,道:“好吧,既然這一場較量免不了,那麽,閣下請吧……”


他對麵那人雖然也是戴著同樣的鬥笠,但卻始終都是一言不發。


見到徐毅準備完畢,他先是拱了拱手,然後站在原地,遙遙的一拳打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