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四十四章 冰雪天地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驚變突起,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


如果在場有地階強者的話,熊符還未必敢當場出手。


但問題是,章妙嫣早就有所聲明,邀請的都是人階級強者,修為最高的也就是人階九級罷了。


而且,熊符在城中也是以為人豪爽仗義而聞名,哪怕是鄧藝臨,也不曾想過,他竟然會不顧顏麵,做出這等事情來。


然而,就在熊符的身形高高躍起,即將越至高牆之上的那一刻,一道冷然的聲音突然響起。


“留下吧。”


隨後,所有人都看到了極為奇妙的一幕。


熊符的身周突然的變了,一抹白色的光芒瞬間出現,以無與倫比的速度蔓延起來。


下一刻,那熊符的身周就已經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啪。”


熊符人在半空,身形轉動,卻是突兀的停了下來。


他的身上迅速的彌漫起一層層白色的冰雪鎧甲。


寒冰術?


徐毅的眼神微動,感應著這股強大至不可思議的力量,他駭然轉頭。


一般的寒冰術雖然也能釋放寒氣,冰凍敵人,但那也隻是小範圍的攻擊而已。但這一刻,以熊符為中心,寒氣範圍卻是大了起碼十倍。


哪怕是站在數十米之外,也依舊能夠感受到那股子刺骨的寒流。


這寒流侵體,仿佛連血液和骨髓都能凍僵。


這股寒意,遠比寒冰術要誇張的多。


熊符的身軀拚命扭動,他體內真氣高速流轉,身體如爐似火,想要將身周的冰雪消融。


但是,他立即發現,這周圍的冰雪之力遠比想象中要強大的多,哪怕他已經竭盡全力,但卻依舊無法抵禦。


別說是將之破開逃遁了,哪怕是想要維持住寒意不侵入身體,似乎也是無法做到。


他勉力的挪動著腳步,但卻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最後僵直在原地,整個人看上去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座冰雕。


在場眾人無不是打了個寒噤? 用著駭然的目光看向主位上的章妙嫣。


此時,這位出場之後,一直端坐主位? 低調的幾乎不開口的女子? 正抬起了一隻手? 那纖纖玉指遙遙的點向熊符。


“瞬發符籙……”


“又是一位啊。”


幾位人階高級修者麵麵相覷,他們立即認出了這種手段。


原來,這一次巧器門出來的強者中? 並不是隻有一位掌握了瞬發符籙的符道天才? 而是有著整整兩位之多。


不過,讓這些強者真正感到震撼的是,章妙嫣所釋放的符籙之強? 已經強到了讓他們都無法興起抵抗念頭的地步了。


這……還是一位人階修者麽?


她不會是一位地階強者偽裝的吧。


“好? 早就聽聞第一峰多了一位千年難得一遇的符籙之道的天才? 今日一見才知果然名不虛傳。”


一道朗朗的聲音從後院傳來。


隨後? 一位老者雙手背負? 緩步走了出來。


在見到此人之後? 所有人都是站了起來。


鄧藝臨連忙道:“見過劉師叔。”


“劉老安好。”


“拜見劉老。”


劉老一擺手,對於眾人的恭維毫不在意,而是看向章妙嫣道:“章師侄,老夫劉攀,坐鎮鹽城巧器閣奉供。”


章妙嫣放下了手指? 肅然道:“師叔安好。”


“嗬嗬? 你來到鹽城? 老夫早就該出麵相迎? 但恰逢老夫煉器正在關鍵時刻,剛剛才出關,想不到竟然讓老夫見到了這一幕。”


眾人心中大驚? 這位老者可是貨真價實的地階強者啊,在鹽城內那可是數一數二的絕頂強者。但是,他對於這個女娃兒卻是這般客氣,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事實上,除了品寶闇和慈信堂的主管隱約的猜到了章妙嫣一點兒的來曆之外,其餘人都是懵懂無知的。


不過,在章妙嫣瞬間攔阻熊符,並且將之冰凍,以及堂堂地階強者的恭維之後,哪怕是傻子也知道,這位女孩子肯定是大有背景,得罪不起的。


章妙嫣微微一笑,道:“劉師叔太客氣了。”


她的語氣淡淡的,哪怕在一位地階強者的麵前,她也沒有絲毫的激動。


以第一峰的底蘊,一位下山坐鎮巧器閣奉供堂的護法,還不值得她低下頭去結識。


劉攀點著頭,轉頭看向熊符,突然歎了一口氣道:“此子我也認識,他是天賦不錯,但困在人階八級也有十年了。哎,為了一顆上品破境丹,他也算是豁出一切。”


一邊說著,劉攀一邊向前走著:“但是,既然你選擇對我們巧器閣出手,那就要有承擔後果的準備了。”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熊符的身前,緩緩伸手在他那冰雕上按了一下。


“嘩。”


隻聽一陣輕響,這冰雕瞬間碎裂。


那熊符的身體碎成了無數片滑落在地,而劉攀手腕一操,已經將上品破境丹完好無損的拿了過來。


眾人都是看的噤若寒蟬,不敢開口說話了。


劉攀不動聲色的就擊殺了一位人階高級修者,這份狠辣讓人咋舌不已。


“鄧主管,熊符犯我巧器閣,理應賠償。”劉攀沉聲道,“他人雖死,但債不能消啊。”


鄧藝臨連忙道:“是,師侄明白了。”


他上前兩步,大聲喊來閣中護衛,讓他們立即前往熊府抄家。


對於熊府上的眾人來說,這絕對是天降橫禍。但是,在場眾人卻沒有人覺得鄧藝臨做錯了什麽。


正如劉攀所言,既然敢出手搶劫,那麽就要有被打死得心理準備。


不過,熊符雖然在城中有些產業,但歸根結底還是孤身一人生活,所以羈絆不多。或許,這也是他敢鋌而走險的最大原因吧。


若是換了一個產業諸多,拖家帶口的強者,就算是有這份心,也未必敢動手的。


劉攀將丹藥拿回托盤,笑眯眯的道:“章師侄,丹藥在此,請收起來吧。”


章妙嫣尚未說話,章鑫鑫就是一撇嘴道:“這顆丹藥被那家夥碰過弄髒了,我們不要了。”


劉攀臉上的笑容為之一僵,幾乎以為自己聽岔了。


至於在場的其他人,就更是目瞪口呆了。


章鑫鑫手腕一翻,從懷中又掏出一個玉瓶,從中倒出一顆丹藥,道:“這也是上品破境丹,補足三顆之數,爾等可還有人要挑戰徐毅的?”


ps:今天忙了一天,實在沒時間寫了,三章。明天四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