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十八章 開爐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在下陽猗洞天範毅,煉製完成,請幾位前輩品鑒。”這位陽猗洞天的煉丹師捧著搓好的丹藥,恭敬的說著。


他的臉上有著一絲疲倦之色,很顯然,煉製這一爐丹藥,耗費了他極大的精力。


安滄身為地主,微微點頭,品鑒了片刻,緩緩地道:“破境丹,上品,很不錯。”


說完這話,他下意識的朝著徐毅的方向瞅了一眼。


品丹大會不愧是三大宗門五年一度的丹道比拚啊,在這個階段,還是有人能夠煉製出高級丹藥的。


如果徐毅隻能煉製出上品破境丹的話,那麽這一次就算沒有了房輪這個變故,也未必能夠確保頭名呢。


或許,並列第一,才是最佳的選擇。


但如今嘛,看著場中僅剩的兩個人,他的心慢慢的提了起來。


範毅心滿意足的回到了人群之中,在這兒,他身邊的都是自家師兄弟。


“範師兄辛苦了。”


“範師兄勞累了。”


“幸好有著範師兄保底,我們起碼能夠獲得前三。”


“是啊是啊。”


眾人議論紛紛,一陣恭維。


範毅一怔,前三?


他茫然轉頭,朝著場地中央看去。


範毅是一個真正的煉丹師,在他的世界中,唯有煉丹才是唯一。所以,他在煉丹之時都是全神貫注,不管別人怎麽做,他都是半點也不會分心的。


直至此刻,當他徹底放鬆下來之時,才想起看一眼別人。


場中,竟然還有兩個人。


等等,兩個人?


範毅的目光從房輪身上一掃而過,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家夥,他並不陌生。


而且,他也深知房輪的能力? 所以無論範毅如何有自信,也絕不會以為自己能夠在此次品丹大會上獲得頭名。


但是,除了房輪之外? 他並不以為還有其他人能夠與自己爭鋒。


可如今場中竟然還有兩個人未曾結束? 而其中一個竟然是所有煉丹師中最為年輕的那個大孩子? 這就讓他有些奇怪了。


眾人看他注意到徐毅,那議論的聲音頓時低了許多,很多人看他的眼神也是頗為怪異。


範毅突然開口:“那是什麽人?”


他雖然沒有點名?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問的是誰。


旁邊一人低聲道:“範師兄? 那是巧器門的煉丹師,我剛打聽了一下,他叫徐毅? 今年僅有十七歲。”


“十七歲?”範毅驚訝地道? “這個年紀……為何不去見習組呢。”


眾人麵麵相覷? 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


片刻之後? 先前那人苦笑著道:“範師兄? 你專心煉丹? 所以沒有看見他擇藥的過程。”


範毅心中微動,道:“他選擇了什麽藥材。”


“陰陽霖,血手果,藍田雪蓮……”


聽他一樣樣的報了出來,範毅的臉色也是逐漸變得凝重和震撼。


“他? 他想要煉製焚筋洗髓丹?”範毅難以置信的道? “這又怎麽可能?”


“範師兄? 我們也覺得不可能? 他這個年紀,怎麽可能接觸地階丹藥啊。但是……從他處理藥草開始,直到現在? 僅有三味藥草尚未投放了。”那人長歎一聲道,“迄今為止,幾位前輩都不曾阻止或判輸啊。”


範毅頓時失聲,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了。


此時,他終於明白眾人的眼神中所包含的意思。


原來,在這一次的品丹大會上,不僅僅有著房輪這個異軍突起的家夥,還有著一匹黑不溜秋的大黑馬啊。


“嗡。”


片刻之後,一道嗡鳴之音響徹峰頭。


房輪身形微微一動,已然揭開丹爐,他出手如電,迅快的將丹爐中的藥液搓成丹丸。


這一刻,他的臉上微微發白,就連眼神也沒有了最初的明亮。


從身上取出一顆丹藥,房輪吞了下去,臉色頓時好看了許多。


他環目四顧,眼眸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傲然之色。但是,當他突然看到徐毅之時,卻是忍不住停滯了那麽一下。


怎麽還有人沒有煉完?


房輪所煉製的可是地階丹藥,遠不是人階丹藥能夠比擬的。所以,他的專心程度比起範毅來,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注意到徐毅,或者是身邊的人,那是常情。


目光在徐毅身上多瞅了兩眼,他收斂心神,將煉製的丹藥取出,拿到幾位地階大佬之前。


“晚輩倪和苑房輪,煉丹完畢,請各位前輩品鑒。”房輪肅然說道。


安滄檢查了片刻,不動聲色的道:“好,中品九轉護心丹,這已經是地階丹藥了。宓兄,倪和苑人才輩出,恭喜恭喜。”


宓季勉強一笑,道:“哪裏,安兄過獎了。”


如果沒有徐毅的話,他肯定是心安理得,並且心滿意足的收起這份恭維。但是此刻嘛,他的心情卻是頗為複雜。


我是應該高興好呢,還是不高興好呢?


房輪看著老師的麵色,不由地心中訝然,但僅僅片刻間,他便拋之腦後了。


拿起盛放丹藥的玉瓶,房輪突然轉身,竟然是筆直的走向了章妙嫣。


章鑫鑫的眉頭微蹙,道:“姐,壞蛋來了。”


章妙嫣無奈的看了她一眼,但那眼神中卻是滿滿的寵溺味道。


“章姑娘你好。”房輪行了一禮。


章妙嫣淡然點頭,美目凝望,並未回答。


在同輩修者之中,很少有人能夠迎著她的目光對視而不落下風的。


但房輪的自信心遠勝常人,他毫不在意的躬身一禮,道:“章姑娘,初次相遇,房某身無長物,僅有一瓶丹藥奉上,還請姑娘笑納。”


說著,他將手中玉瓶遞了過去。


眾人頓時一片嘩然,他們都知道,這玉瓶之中可是九轉護心丹啊。


這是地階丹藥,雖說隻有地階強者才能用得上,但誰還沒有個地階長輩呢?


特別是巧器門的諸多修者,看向那玉瓶的眼神都有些發直了。


巧器門的煉丹術力量其實並不強,普通丹藥峰內勉強能夠自給自足,但涉及到高級丹藥就要爭奪了。至於地階丹藥,那永遠都是處於稀缺狀態的。


如今,房輪得見麵禮就是一瓶地階丹藥,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然而,章妙嫣的目光卻是看也不曾看上一眼,她冷然道:“不必。”


短短兩個字,就像是冰雪拂麵,讓人的一顆心哇涼哇涼的。


章鑫鑫嘻嘻一笑,道:“一瓶地階丹藥,有什麽了不起,也值得賣弄啊。”


房輪眼神一凝,他輕笑一聲,道:“是在下冒昧了。”說完,他抱拳一禮,轉身退回。


雖然被拒絕了,但他卻沒有絲毫氣餒和尷尬,單是這份風度,就足以讓人讚歎不已了。


“呼……”


一股疾風突然傳來,眾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場上最後一人。


徐毅,已然開爐。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