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十一章 外門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領了令牌和被褥,來到了居住的院子安頓下來。


至此,徐毅才真正的成為了巧器門諸多的外門弟子之一。


也不知道章鑫鑫是何來曆,一句話大師姐之後,就連曲晨都親自出麵為她托底,於是眾人辦理手續一路暢通,短短一個時辰就全部搞定。


外門弟子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單人獨院,位置自然也有好壞之分。徐毅在挑選時故意落後,最終選了一個最為偏僻的角落之地。反正對他來說,這裏隻不過是一個過渡的地方,越安靜越好。


進入外門之後,自然有人教導他們一切。


巧器門除了每年一次的廣收弟子之外,每一個月也會有部分額外的外門弟子加入。這一部分人數不定,多者一月數十人,少者一月十餘人。


前者手持黃牌,代表著身份正統,他們天資過人,每個月都能從宗門領到豐厚的修煉資源。


而後者就不同了,他們手中所持的隻是黑牌,雖然每個月也能領到一些修煉資源,但與黃牌弟子相比,那就是差之甚遠了。


為了方便管理,每個月上山的黑牌弟子都歸納為一組,每組選一組長。


初上山之後,他們可以挑選功法和戰技學習,但三個月之後,就必須參加外門每月一度的考核。考核之時,以個人為單位,人人必須出戰,但成績卻會平攤到小組每個人的頭上。


成績越是靠前,小組所享受到的資源也就越多。


宗門雖然會不斷投入,但也不會永無止境。黃牌外門弟子若是在五年內無法達到人階四級進入內門,將會失去黃牌資格,貶入黑牌行列。


而黑牌弟子因為天資略遜,所以他們必須在入門十年內晉升到人階四級,進入內門成為正式弟子。


無法做到的外門弟子會被宗門勸退,或是從此混跡天下,或是分派到巧器門遍布世間的各地產業中擔任管事、護衛、教頭等等職務。


而因為與宗門有著淵源,所以他們的子孫後代也保留了晉升外門的可能。


“安頓好了快點出來。”門外,小蘿莉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你們的時間很短,隻有三個月的修行,然後就要與那些修煉了快十年的師兄較量,所以一點時間也不能浪費。”


徐毅一怔,放下了包裹,整理了一下衣衫立即出門。


眾人陸陸續續的在空地上匯合,章鑫鑫看著眾人到齊,朗聲道:“你們現在隨我去藏書閣挑選修行功法和戰技,再去領一份資源。此後三個月努力修行,我可不希望在月度比武之時,我們小組名次墊底。”


徐毅聽父親說過,他在外門弟子期間,可沒有人如此督促。單是了解外門的各種規矩,都用了三日之久,白白浪費了許多時日。如此看來,雖然頭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大師姐,但似乎並不是什麽壞事啊。


在章鑫鑫的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了藏書閣。


大門處坐著一位身穿黃袍的中年男子,他麵色威嚴,表情冷峻,默然的看著進出的外門弟子。而所有的外門弟子在出入之時都會向他遙遙行禮。


章鑫鑫疾行到他的麵前,道:“呂師兄,你好。”


男子眼神一閃,立即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你怎麽來了。”


這一刻,附近進出的那些外門弟子眼珠子幾乎都要瞪出來了。


這位藏書閣的冷麵門神竟然也會笑?


“我來挑選功法呢。”


“你要什麽功法,遣人打個招呼就是,何必親自過來啊。”


“謝謝師兄,不過這一次我要的功法有點多,隻好親自過來了。”章鑫鑫笑眯眯的道。


男子微怔,訝然道:“要多少?”


章鑫鑫朝著身後一招手,道:“你們過來,這位是藏書閣呂仃執事,你們以後要借閱功法和戰技,隻管找他。”


徐毅等人大喜過望,連忙行禮大聲道:“拜見呂執事。”


呂仃一臉懵懂,看著三十餘人向自己行禮,更是大惑不解。


“這是……”


“呂師兄,我如今在外門修行,他們是本月新入門的外門弟子,都是我的師弟。我帶他們來挑選功法和戰技,讓他們盡快修煉,爭取在三個月後的月度比武上不要墊底。”章鑫鑫拉著呂仃的衣袖,楚楚可憐的道,“呂師兄,你幫他們挑選合適的功法戰技吧,我第一次當大師姐,可不能丟人啊。”


呂仃瞠目結舌,看著三十多雙充滿了期待的眼神,頓時覺得亞曆山大。


“這個,外門的月度大比,大都是第一次參加的小組墊底。”呂仃斟酌著道:“不過,隻要他們熬過第一個次,基本上就不會了。”


章鑫鑫嘴角一撇,道:“不,我不要墊底,師兄你想辦法。”


呂仃倒抽了一口涼氣,你也太看得起師兄我了吧……


苦笑一聲,他無奈的道:“也罷,為兄盡力就是。”說完,他看了眼眾人,道:“你們之中在山下修煉之時,可有人學過戰技。”


“有。”


三個人相繼站了出來,其餘人卻是默不作聲。


徐毅對此並不奇怪,他們這些人在入山之前,一門心思都投入到了大周天搬運之上,因為隻有在二十歲之前完成這一步,才有資格進入外門修行。所以很少有人會將精力分散,修行其它功法。


呂仃眉頭略皺,又道:“除了戰技之外,你們可有人學過雜藝。”


這裏的雜藝可不是什麽貶義詞,而是指煉器、煉丹等各種高大上的技藝。想要學習這些技藝,除了天賦之外,還需要更為豐厚的資源,遠不是一般人能夠接觸的。


徐毅在巧器閣中也算是管事之子了,但也沒有資格接觸這些技藝。


然而,此時他的心中微動,卻是站了出來,道:“執事,小子曾跟隨丹房管事學過一點煉丹技巧。”


“哦,這倒是少見,好極了。月度大比,除了比鬥之外,雜藝更可獲取大量積分。”呂仃從身上取出一張名帖和白紙,寫了幾個字一同遞了過去,“你先入內挑選自己喜歡的功法戰技,然後去丹房找我侄兒呂方學習煉丹之術,爭取在三月後有上佳表現吧。”


“是。”徐毅恭敬接過名帖,心中暗自忐忑,也不知道自己這一步是否走對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