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八十一章 太老實了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一道劍光從天際劃過,轉瞬來到了峰頭之上。


雖然這道劍光來勢洶洶,但峰上之人卻已經是見怪不怪,沒什麽人在意了。


劍光收斂,正是元霏。


“大師兄,您回來了。”院落中,鄧汝疾步而出,笑著道,“這一次又勞累您了。”


“不算什麽。”元霏揮了揮手道,“徐毅給我煉製極品破境丹,讓我得以突破九階成功,這份情我必須要還,否則劍心無法通明,難以晉升地階。”


鄧汝緩緩點頭,他也是劍修一脈,自然明白其中道理。


雖說元鼎已經付出了足夠的酬勞,可是元霏本人卻並不這麽以為,所以他才會自告奮勇,擔任徐毅遊曆之時的守護者。


“大師兄,徐師弟這一次突然心血來潮要去遊曆,莫非是發現了什麽好東西?”鄧汝順口問道。


“嗬嗬,他上次去發現了一些猴兒酒。”


“猴兒酒?”


“嗯,一些低級的天材地寶。”元霏頓了頓,解釋道,“不過,這一次徐師弟進去可不是取猴兒酒,而是救了那隻猿猴一命。”


“啊,怎麽回事?”


元霏也不隱瞞,將自己跟蹤徐毅,發現搏鬥,竇計想要暗算徐毅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然後道,“我這就去朝陽峰走一趟。哼,竟敢對我們第一峰弟子下手,這件事情絕不能這麽算了。”


鄧汝的眉頭略皺,道:“大師兄,那朝陽峰的竇計與徐師弟此前可曾相識?”


“肯定不認識的。”


“既然互不相識,他為何會突然心生歹意,對徐師弟下毒手呢?”鄧汝一臉迷惑的道。


“哼,他是見財起意,為了幾顆上品破境丹就想要殘害同門,罪不可恕。”


鄧汝嘴角微微抽搐,大師兄,那可是上品破境丹啊。你以為誰都是你,有一個那麽好的師傅? 極品破境丹都是一瓶瓶的給你準備。


要知道,哪怕在第一峰之中,為了一顆上品破境丹? 師兄弟們也有爭得頭破血流呢。


“二師弟? 你在想什麽?”


鄧汝連忙道:“我在想? 徐師弟也太不小心了,竟然把上品破境丹拿出來給人知曉。”


“是啊,徐師弟才十六歲? 閱曆不足? 更不知人心險惡,並且為人敦厚老實,所以才會做錯了。不過? 我已經說過他了? 經過此事? 想必他會懂得財不露白的道理。”元霏瞅了眼天色? 展開身形道? “家中的事情你多照顧著? 我去去就來。”


鄧汝心中微微一驚,連忙叫道:“大師兄,去了朝陽峰不要逼迫太緊,畢竟還是同門一場啊。”


“我有分寸,放心。”


聲音瞬間遠去? 鄧汝則是暗自苦笑? 以大師兄那雷厲風行的性子? 怎麽著都難以讓他放心啊。


眉頭莫名的皺了起來? 他回憶著大師兄的那番話,總覺得其中有些不太對勁。


徐毅這小子沒有見識,混亂中拿錯了丹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 他真的這麽老實麽?


用力的搖了搖頭,鄧汝自嘲一笑,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麽啊,徐師弟今年才十六歲,哪裏可能有那麽多的花花心思。算了,還是祈禱大師兄不要鬧出太大的動靜了吧。


…………


…………


朝陽峰,巧器門正峰之一。


雖然峰內從未誕生過天位強者,但打從峰頭自立也有千年,曆代都有地階強者坐鎮,也算是一個不容小覷的勢力了。


峰內山路崎嶇,但半山腰上卻有著一座巨大的建築物,平坦的大路上有著兩人正在交手切磋,旁邊更是有著十餘人旁觀。


倏然間,一道光芒從山腳閃現,以疾快的速度飛馳而來,僅僅是數個呼吸之間便已來到了這處平地。


場中一位老者眼神一凝,厲喝道:“哪位師兄闖山,難道不知禮數麽?”


這是一道劍氣,那淩厲之勢衝天而起,分明就是來者不善。


劍光收斂,元霏雙手背負,冷然看著眾人。


“元師兄?”


“第一峰元師兄。”


場中切磋的兩人早已停了下來,他們跟著眾人都在默默戒備,但是在看清楚此人麵容之後,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紛紛上前見禮。


元霏大袖一揮,道:“朝陽峰劉師叔可在?”


當先那位老者連忙走了過來,他雙手抱拳,臉上堆滿了諂媚的笑容道:“元師兄,家師外出訪友,尚未回峰。您怎麽來了,可是元師伯有事吩咐?”


他的年紀明顯比元霏大了許多,但卻是口口聲聲以師兄相稱,而且不見半點勉強之色。非但他本人如此,就連他身周的其他人亦是一般無二。


元霏眉頭略皺道:“劉師叔竟然出去了。”


“正是,家師不知元師兄要來,否則絕不會離開。”老者陪著笑臉道,“您有事隻管吩咐,小弟這就通知家師。”


“不用了。”元霏沉聲道,“我今天來,是想要討個公道。”


他手腕一抖,空間中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之後,竇計的屍體頓時出現在廣場中心。


眾人先是一怔,隨後一個個驚呼起來。


“竇計師弟?”


老者臉色大變,道:“元師兄,這是……”


元霏冷笑一聲道:“你們朝陽峰教的好弟子,此人在靜馨秘境與我們第一峰弟子相遇,他竟然利欲熏心,想要謀害我峰弟子性命,被我一劍斬了。”


老者等人瞠目結舌,他喃喃的道:“這,這怎麽可能,是不是有些誤會……”


“此事本人親眼所見,怎麽會有誤會。”元霏目光一轉,道,“你莫非在質疑我。”


“小弟不敢。”老者苦笑著擺手嗎,突然間臉色一正,“元師兄,此子如此喪心病狂,該殺。”


“殘害同門,自然該殺。”元霏眼眉微揚道,“待劉師叔回來,請他給我們一個交代。”


“您放心,此事我們必將追究到底。”老者低眉順眼的道。


元霏滿意的一點頭,轉身化作一道劍芒疾飛而去。


當劍芒消失,眾人才紛紛開口。


“大師兄,元師兄欺人太甚了。”


“是啊,竇計師弟怎麽會謀害同門,不會是他栽贓嫁禍,殺……”


“閉嘴。”


老者厲喝一聲,其餘人頓時噤若寒蟬。


“哎,那可是第一峰的劍修一脈啊。”老者歎道,“劍修一脈,講究劍心通明,元師兄除非是想要自斷前途,否則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撒謊的。這竇計……真是該死,連累師傅了。”


眾人麵麵相覷,都是不知如何是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