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七十一章 探底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致知堂,正廳前。


郝益東笑嗬嗬的讓人奉上香茗,然後道:“鄧汝,你找老夫何事?”


鄧汝雖然坐在了他的對麵,但態度卻是極為端正,並沒有因為自己是第一峰的核心弟子而有所怠慢。


“郝師叔,我家二師兄讓我來谘詢一件事情。”


“哦,是靳涼師侄?”郝益東的臉色稍稍的凝重了一些。如果隻是鄧汝一個人來辦事,哪怕看在第一峰元鼎的麵子上,他也可以輕鬆的應付過去。隻要不至於雙方難看,他可以選擇的空間極大。


但是,如果鄧汝是代表了靳涼而來,那就有些不同了。


雖說如今靳涼也隻是人階九級的修為,尚未突破地階。但是,這位的修為極深,很有可能今天還是核心弟子,明天就要閉門衝擊,後天出來就是與他同等修為和地位的地階護法了。


呃,若是靳涼真的衝擊地階成功,那麽他的地位或許還要在自己之上呢。


誰都知道,靳涼是一個鍛造天才,這樣的天才竟然沒有被鍛造峰搶走,而是落到了隻會玩飛劍的元鼎手中,確實是讓人扼腕。


而在巧器門中,鍛造才是他們的根本。所以,一旦靳涼晉升地階,他在門中的排位肯定會有著不可思議的提升,至少郝益東知道,他自己是遠無法與靳涼爭鋒的。


所以,聽了鄧汝的話,他也是一陣頭大如鬥。


“不錯,正是靳涼師兄。”鄧汝拱手道,“還請師叔行個方便。”


“嗬嗬,有事盡管說,能幫的我一定幫。”郝益東微微點頭。


“我師兄想要看一個人的資料。”


“這個……”郝益東的眉頭略皺,道:“賢侄應該也明白,致知堂自有規矩,內門弟子的資料不可外泄啊。”


鄧汝笑道:“小侄自然知道,不過小侄今日前來詢問之人,也算是本峰弟子,所以不算破壞規矩了吧。”


“第一峰弟子?”郝益東怔了怔,目光突然間變得有些詭異起來,“賢侄要詢問的,不會是徐毅此人吧。”


鄧汝一怔,道:“正是徐師弟。”


“嗬嗬,這徐毅究竟做了什麽事,竟然要你這一脈三番五次的詢問啊?”郝益東反問道,“據我所知,他雖然內定為第一峰弟子,但應該是……那一脈的吧。”


鄧汝一仰頭,道:“第一峰弟子不分家,我們都是一脈相承。”


郝益東輕輕的咳嗽了一聲,道:“也是,也是。”他好奇的問道,“那這小子幹了什麽事?”


鄧汝沉吟片刻,看到郝益東的模樣,知道不泄露一點底子,他肯定不會透露給自己的。


輕歎一聲,道:“郝師叔,二師兄覺得,徐師弟有煉器的天賦,所以想要詢問一下他的體質。”


“煉器天賦?”郝益東幾乎是不假思索的搖頭道,“不可能。”


“什麽不可能。”


郝益東這才察覺他的失態,搖了搖頭道:“我是說,徐毅的體質不可能與煉器有關。”他頓了頓又道,“與劍修一道也是無關。”


鄧汝狐疑的道:“劍修?郝師叔,我可不曾問過這個啊。”


“你沒問,但你師兄問過了。”


“我師兄……”鄧汝的臉色倏然一變,“大師兄也來詢問過?”


“是啊,你家那位大師兄風風火火前來,說什麽這徐毅耐力驚人,膽大心細,勇猛直前,最適合劍修之道,所以想要詢問他是否有劍修體質。”


鄧汝的臉色也是變得頗為古怪,那小子明明是修行符籙之道的天才,為何又與劍道牽扯到一起了呢?


再說,自己與徐毅也有過接觸,可是一點兒也不曾覺得他有什麽修行劍道的天賦。但是,他相信大師兄絕不會無緣無故的過來探查,天知道徐毅在什麽時候展現出了什麽樣的資質,竟然連大師兄也為之所動了。


不過,再想想如今徐毅的背景,鄧汝頓時打消了某個念頭,章家是絕不可能放過這孩子的。


抱拳一禮,鄧汝肅然道:“多謝郝師叔告知,不過,二師兄的意思是,想要討要一份他的天賦記錄,不知……”


郝益東沉吟片刻道:“也罷,既然是你們師兄弟都開口了,那就破例一次吧。”他頓了頓,又補充道,“這是你們第一峰的內部資料,所以我才破例的。若是其它峰頭,那就萬萬不行了。”


“是,小侄明白。”


郝益東轉身離去,片刻之後取來一個牛皮袋,不動聲色的遞了過去。


鄧汝誠懇道謝之後離去,郝益東輕捋長須,心中湧起無數疑問。


這個徐毅還真是一個怪人,無論走到哪裏,似乎都能招惹麻煩。這……也算是一個特殊體質麽?


鄧汝急匆匆的回到了峰頭,進入了鍛造房,果然看到靳涼還在打磨著那個地階丹爐。


目光凝視丹爐的那一刻,就連鄧汝的眼眸中都閃過了一絲羨慕之色。


雖說這並不是什麽神兵利器,也不是防禦至寶。但卻依舊是一件地階法器啊,想想自己擁有第一件地階法器是什麽時候,再想想如今徐毅的修為,他就覺得自己的心中有些酸意了。


靳涼搗鼓了片刻,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活計,緩緩點頭,笑道:“完成了,不錯不錯,稱得上是傑作了。”隨後轉身,道,“鄧師弟,你回來了。”


“是。”鄧汝將牛皮袋遞了上來道,“二師兄,這是郝師叔給的。”


靳涼打開一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道,“這是哪個白癡評測的,沒有任何特殊體質?放屁,有沒有特殊體質難道老子就在身邊還感覺不到麽。若是沒有特殊體質的話,他是如何經受得住烈焰熏烤的。”


鄧汝早就知道會有這副模樣,他淡笑道:“二師兄別急,聽郝師叔說,大師兄也曾去問過,並且說徐毅適合劍修之道。”


“什麽,大師兄也去過?劍修之道……”


靳涼再看手中紙張,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鄧汝沉聲道:“或許,那徐毅真的沒有什麽特殊體質,但是,他獲得了某種神通。”


靳涼的眼眸一亮,道:“神通?神通也行啊,就是不知道他得到的是哪種神通。哎,我這就把丹爐送去,若是合適的話,便讓他跟著我學鍛造吧。”


話音剛落,他一把抱起丹爐,大步流星的離去了。


鄧汝瞠目結舌,無奈搖頭,二師兄自然是一片好意,但也不想想徐毅的情況。現在的他,哪裏還能顧得上什麽鍛造之法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