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神通有技術第一百零五章 滴水不漏

時間:2021-03-12作者:蒼天白鶴


外門庫房,是外門重地,在整個外門中都具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這裏始終都有人駐守。


當徐毅來到庫房之時,立即被人認出。


“徐師兄。”


徐毅抬頭一看,那是一張略微有些熟悉的麵容,或許某一天在哪裏見過了,但卻並沒有什麽印象。


“徐師兄,小弟是甲子4組的楊文山,恭賀師兄本月大比力壓群雄,獲得魁首。”楊文山恭敬的說道。


徐毅啞然失笑,想不到外門大比之後,自己還真的成為了外門中的名人了。然而,他卻不知,此次外門大比的結果可並不僅僅局限於外門之內。


一個首次參加外門大比的小組,竟然獲得了外門均分第一,這絕對是外門有史以來的第一次。


不過,如果僅是如此的話,也不至於引起這般巨大的轟動。但是,徐毅卻在丹房搗鼓出了上品破境丹,那才是真正惹人注目的事情。


徐毅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有人發話,此時他所居住的那個院子門檻怕是早就被門內的諸位強者給踏破了。


連諸多大佬都對他如此關注,就更不用說外門弟子了。


“啊,原來是甲子年的師兄,失敬失敬。”


“徐師兄客氣了,我等修者不同凡俗,以修為能力來排定長幼次序。”楊文山正色道,“您能在大比上獨占鼇頭,自然是師兄。”


“嗬嗬,楊師兄記錯了吧,獲得大比第一的應該是我們組大師姐。”


楊文山輕笑一聲,並未解釋,而是道:“徐師兄,您今天來外門是……”


“哦,我想見於敦執事。”


“徐師兄,於敦執事告假三月,正在閉關。”楊文山一臉羨慕的道,“等於執事回來,或許就是人階七級的強者了。”


人階四級可以進入內門修行,但若是到了人階七級,那就等於再度跨上一個巨大的台階。


核心門人!


人階七級以上,地階以下,都是宗門的核心成員了。


譬如外門總壇執事曲晨、龔紅,外門藏書閣執事呂仃,就是這般人物。


雖說於敦也是外門庫房執事,但執事與執事之間,還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閉關衝級三個月啊。”徐毅喃喃的說著,看來於敦對於此事確實是無比的重視了,為了衝級前的調理,竟然要花費三個月之久。


“徐師兄請放心,於執事離開之前曾經交代過,隻要是您來了,所拿的一切都記在於執事的賬上。”楊文山連忙道,“而且於執事也給您開啟了最大的權限,隻要是外門庫房中有的,您都可以拿取。”


徐毅眼眸微亮,笑道:“那多不好意思。”


“這是於執事的一片心意。”楊文山低眉順眼的道。


徐毅目光一轉,道:“對了,我記得張海師兄也在這兒當差,為何不曾見到?”


楊文山眼眸中妒忌之色一閃而過,道:“張海師兄被於執事點名帶入了內門,應該在服侍於執事做衝級前的準備事宜吧。”


“哦,張師兄運氣不錯啊。”


外門弟子想要進入內門,一般而言就隻有通過不懈努力,進階到人階四級的這條路。


但是,有時候如果被內門某位弟子看中,也有可能被帶入門內做些打下手的活。不過,想要帶外門弟子進入內門,肯定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錯非是於敦這種把持了外門庫房多年的老牌內門弟子,否則一般人肯定沒有這個權利和能耐。


修者對資源的渴求是無窮無盡的,有那麽多資源用在自己的身上不好麽?沒有足夠的底蘊,一般的內門弟子還真沒膽子做出這種事情呢。


楊文山陪著徐毅也是感慨片刻,不過他看向徐毅的眼神卻是愈發的灼熱了。


別人不知道於敦為何如此看重張海,但是同樣在外門庫房當差的人,卻都是對此心知肚明。


徐毅每次過來,張海都是跑前跑後,從不假手於人,這兩位真正的關係無人知曉,但最起碼從表麵上來看,張海也算是徐毅的熟人了。


於敦之所以提拔張海,是否與此有關呢?


沒有人敢詢問,但卻無法阻止他們的胡思亂想。


從懷中拿出了一份單子,徐毅道:“麻煩師兄幫我準備一下,至於記賬什麽的就不需要了。”


楊文山誠惶誠恐的接過了單子,道:“徐師兄見諒,那是於執事的吩咐啊,小弟實在是擔當不起。”


徐毅微怔,隨後啞然失笑。罷了,既然是於敦一片心意,自己又何必為難他人呢。畢竟,楊文山以後還是要在於敦手下混飯吃的,自己總不能強行砸了他的飯碗吧。


微微點頭,徐毅揮了揮手,轉身離去,至於單子上的東西,自然會有人送到院子裏,無需他親自搬運了。


外門庫房中自然不會僅有於敦一位執事了,楊文山在看過單子之後,不由地麵露難色。


雖然於敦交代過,徐毅在庫房支取東西百無禁忌,但如今於敦不在,有些東西他卻是不敢自作主張。


帶著單子來到了一處偏僻之地,楊文山小心翼翼的敲門進入,將單子遞給了一個中年人。


那中年人懶洋洋的半躺在椅子中,道:“我不是交代過了,什麽事情自己看著辦,少來煩我。”


楊文山恭敬地道:“大人,這張單子上有些東西是管製物品,需要輪值執事認可方能支取。”


“真是麻煩。”中年人拿起了單子掃了兩眼,不由地微微一怔,眉頭略皺道:“這是什麽人拿的單子,竟然需要如此之多的珍貴藥材。”


他雖然不知道這些藥材搭配起來是煉製什麽丹藥的,但是對藥材的珍稀程度卻還是頗為了解。


能夠點名出這些藥材的人,肯定不是平常人,所以他也不至於口出惡言。


“大人,是外門弟子徐毅。”


“徐毅?哪個徐毅?”


“就是那位徐毅啊。”


“哦,是他啊。”中年人眼皮一翻,怒道,“既然是徐毅點名的藥材,你還拿給我看作甚,難道是想要我惡了他麽?”


“大人,這是規矩,是庫房的流程啊。”楊文山臉上冷汗涔涔,一臉的頭大如鬥。


“哼,那你快點給他準備好。哦,對了,這些藥材的耗損算在我頭上好了。”


“大人……”


“還有什麽事?”


“於執事交代過,凡是徐師兄領的東西,一切都算在他的賬上。”


“哼,這個於大頭,還是那麽的滴水不漏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