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159章 突然而來的不速之客

時間:2021-01-24作者:青銅穗


莊氏到底沉穩一些,說道:“不說這些了,還是說藥材吧。陳家妹子什麽時候把那藥商介紹給宋姑娘唄!”


話音落下,卻有馬蹄聲由遠而近,到了門口停下,然後有人快步進來:“宋姑娘何在?拂雲寺有病人,煩請你快讓李大夫隨我去!”


宋湘看見此人,倏然認出竟是晉王妃身邊侍衛,而且還正是前世替陸瞻擋劍身亡的周貽,當即頓了下,快步走出櫃台,先招呼李訴拿醫箱,然後才到他麵前:“什麽病症?怎麽回事?”


周貽道:“是拂雲寺的妙心法師生病,請宋姑娘快些安排大夫!”


宋湘聽到是妙心,又是一頓,隨後立刻又以更急促的口吻催了李訴一遍。


拂雲寺這位妙心長老是晉王妃的方外至交,她們少時就結下交情的,宋湘前世婚後未久還曾經陪著晉王妃一道去寺裏麵見過,這位妙心法師與她也極有緣分,初見麵時還曾贈過一串舍利給她。她的兩個孩子,法師也每年都會在他們生日的當口派人送來寄名符。


既是妙心病了,她自然該重視起來!


更別說她才承了晉王妃的情,認了胡夫人為義母,又順利讓宋濂進了沈家求學,妙心是晉王妃的摯友,而此番又是她的侍衛來請醫,她少不得要跟著去看看的!


李訴撇下幾個病患,扛著醫箱就與宋湘出了門。


寺院就在城中,馬車過去不到兩刻鍾,宋湘下了車,門下就有小尼姑在迎接等待,宋湘知道妙心住在哪兒,一路也不多說,與李訴快步跟隨過去。


到了地方,宋湘先看到門下的英娘,張嘴就喚“姑姑”,好在想起來今日不同往日,便隻行了個禮。


英娘目光直接就落在她身上,短暫一瞥之後,她立刻招他們到了榻前。


宋湘就看到了晉王妃。


晉王妃也在看她,反倒是一旁的李訴看到榻上的妙心之後,不拘於禮,迅速地放下醫箱喂下幾顆藥丸。


“你可是宋姑娘?”


英娘從旁打破了這尷尬。


宋湘垂首:“正是宋湘,聽說法師不舒服,我特地隨同來打打下手。”


晉王妃讓開位置,站到空地上,再看向跟過來的宋湘:“我是晉王妃。”


麵前這姑娘不過十五六歲年紀,水靈靈俏生生,她衣著樸素,身段婀娜,鵝蛋臉上黛眉星目,瓊鼻之下櫻唇緊抿,先前一進門目光便落在榻上的妙心身上,隨後又轉向她,但這顧盼流轉之間氣韻穩如磐石。


宋湘在她這番直接下也未曾多麽錯愕,她這位前世的婆婆不是愛拐彎抹角的,既是找了她來,不可能還會瞞著身份。她從善如流在跪地行了個大禮:“宋湘拜見王妃。”


晉王妃頷首:“先看病吧。回頭再說話。”


宋湘稱是,上前挽起袖子給李訴打起下手來。


晉王妃目光鎖住她一陣,示意素馨留下看著,自己與英娘去往側邊禪室。


妙心是女僧,李訴與黃金皆是男的,寺裏女尼又不懂醫術,還真就需要宋湘來幫這一把。


她一麵給妙心撩著衣袖,一麵打量她臉色,隻見滿臉蒼白,就連那片疤痕都擋不住她的虛弱之態。


但輕闔的雙眼仍然有著秀美的弧度,一雙蛾眉,一隻挺俏鼻子,外加略顯鬆馳但骨相仍然精致的下巴,仍然顯露出她原本的出色容貌。


印象中的妙心雖然瘦弱,但是並未聽說過有什麽病症,宋湘微微放了些心,猜想不會有大礙。


把完脈的李訴就說道:“是哮症發作,需要施針,少東家你來替我扶大師坐起。”


宋湘依言施行,屈膝上榻,把妙心扶著坐起,然後往她身後塞了枕頭。


李訴先取藥喂進她口中,等她氣息稍定,才取出銀針往她穴位上紮去。


宋湘問李訴:“怎麽樣?嚴重嗎?”


李訴說道:“這哮症應有多年了,很難根治,不過隻要注意保養,不過份勾動心緒便不會輕易引發。”


宋湘望著虛弱的妙心,心下生起了疑惑。


晉王妃似乎對這女尼十分牽掛,她記得前世看上去她們之間也就是一般融洽的關係,難道說人前尋常,人後卻不一樣麽?


她看著妙心臉上那塊傷疤,總覺得突兀。卻又不敢深想,畢竟這傷疤後頭定然不會是什麽愉快的事。


看著妙心搖搖墜的身子,她提裙上榻,在背後扶住了她。


卻忽然覺出膝下硌著了什麽,信手一摸,卻是張折起來塞在枕下的輿圖,信目一掃,輿圖上方的“洛陽”二字立刻鎖住了她的目光……


……


陸瞻出宮後去了大理寺,把皇帝要找的柳純如之死的案卷抽出來。


由於是意外死亡,沒扯上官司,所以這份案卷沒有被封存。他便順道抽出來看了看。


柳純如娶的是沈宜均的大妹妹,育有兩子。進士出身,十八年前在西安府任同知,掌管捕盜一項,一次夜出辦差的途中,腳下踩著了青苔,自樓閣頂層摔下來,頭部正中地麵的突石,當場死亡,死時僅二十七歲。


事實柳家人告官,要求官府徹查,但案卷最末寫著“死因:墜亡”幾個字,看來是不會有疑了。那麽皇帝何以還要複核?


跟駱纓有關,難道說柳家參與過駱纓落馬一案,柳純如是死於滅口?


把案卷送進宮,再出來時他就在宮門下見到了景旺。


“世子,王妃去拂雲寺了。”


原來她先前出府是去寺裏了!但今日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如何今突然往拂雲寺去?


他問:“王妃今日是不是遇到什麽事?”


景旺抓了下頭,然後道:“昨夜王爺在棲梧宮留宿,這算不算?”


陸瞻也不知道算不算……


晉王其實朔望之日都必定會在王妃宮中留宿,並且平常時不時都有,這不算什麽稀奇事,以往王妃也不至於因為這個第二天起來沒精神。但父母房裏的事他也不好深究,便打發了景旺下去。


想想出都出來了,便打算去藥所尋尋宋湘,問問宋濂這幾日在沈家的情形。
小說推薦